韩兰英中国后宫中的第一位女博士,被逼无奈参与政治斗争

2018-12-14 10:00:17 首页

  没有人知道韩兰英是为什么要入宫,正如没人知道韩兰英在进宫前是否还有家人而他们后来又怎样了。

  世人所能知道的就是南朝宋时,孝建年间的一天,吴郡有位民妇进献了一篇《中兴赋》给当时的皇帝刘骏

  虽然这位宋孝武帝的名声就算放在列朝历代里看也算得上是比较荒淫的一个皇帝了,但这并不代表刘骏除了肆无忌惮地取乐外就没有足够的慧眼识别才能。尤其是在敢于献赋以搏取皇帝青眼相待的人只有男子的当时,这样一篇出自女性之手的文章不论文采与否,就已足够引人瞩目,何况韩兰英的文笔自是不凡。

  所以刘骏对这篇文章一见之下大为赞赏,随即就下旨要召这个颇有文采的妇人进宫——自然不是让她当自己的嫔妃,以刘骏的审美观,这样一个妇人与其充做嫔妃,不如让她到自己的后宫提升一下众人的文学素养。

  俗话说,一入宫门深似海。虽然进宫一事可以说是韩兰英主动献赋时就已预料的,甚至可以说是她主动追求的结果,但难以想象若是一个女人能从之前的生活中感受到点滴幸福,她怎么会舍得离开那个温馨美满的家,又怎么会有这份毅然决然的勇气彻底离开家人只身入宫呢?

  而彼时的韩兰英固然如愿以偿,但她并不完全清楚刘骏的这份诏书将会如何改变她的命运。而日后无论朝代怎样变迁,龙椅上的皇帝怎么换人,她都将如同那颗亘古直指北方永不改变的星子一样,就此栖身在这座皇宫里再不离开。

image.png

  在和太后有丑声外闻的刘骏驾崩后,接着继位的是狂悖无道的前废帝刘子玉外加历史上以荒唐出了名的山阴公主刘楚玉,再接下来是昏庸好猜忌的明帝刘彧、凶狠残暴的后废帝刘昱、傀儡顺帝刘准。南朝宋灭亡后,则是更加风雨飘摇的南朝齐——偏安淮河以南的几个割据小王朝跟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短命,而比王朝更短命的,恐怕只有这些一个赛一个的昏君了。

  不过好在韩兰英到底是个颇有阅历的妇人,所以尽管在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身处这样一个恶劣的宫廷环境,韩兰英依旧能成功地保全自己,甚至还在慢慢地提升着自己在后宫中的地位。

  宋明帝刘彧时,韩兰英正式在后宫中拥有了一席之地,虽然只是含糊其辞的一句“用爲宫中职僚”,但于韩兰英而言,这是一个好兆头,是她平步青云的开端。

  齐武帝萧赜时,韩兰英被任命为博士。虽然是位只能对后宫授学的内博士,而且并无明确的品级可言,但至此,韩兰英也算得上是古往今来后宫中的第一位女博士了。

  随着皇帝逐渐重视的态度与韩兰英日渐增长的年岁,宫里人开始愈发敬重起这位上了年纪而又颇有学识的女子,一律尊称为韩公。

  齐郁林王萧昭业在位时,韩兰英终于有了在后宫的正式品级,一个二品的司仪。即便是在等级森严的后宫中,一个二品司仪也是职位甚高的女官之职了,何况韩兰英还颇受萧昭业的器重,被委派了总知内宫之事的重任。

  而这时后宫中正好有一位颜氏女,身世颇为可怜,嫁的丈夫是个嗜酒的,她的父母心有不甘,索性强行带走了她并将她送进了宫里。

  这位颜氏女的遭遇一时间惹得在座众人唏嘘不已,就连萧昭业都忍不住让一旁的韩公为之赋诗。文思敏捷的韩兰英不过一沉思,一首五言诗便脱口而出:

  “丝竹犹在御,愁人独向隅。弃置将已矣,谁怜微薄躯。”

  萧昭业固然算不上是一位多好的皇帝,但怜悯之心还是有的,所以在听了韩兰英做的诗后十分感慨,当即就决定将颜氏女放出宫,准许她回到自己的家去。

  这事自然流传为了一段佳话,只是不知道韩兰英在为这位颜氏女作诗时,又是否有过那么一瞬间也为自己的身世感怀过呢?颜氏女的悲惨遭遇尚且还得到了众人的同情与皇帝的恩赦,而当年的她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献赋进宫,为了什么如此毅然地与家人诀别,又有谁来怜惜她这具微薄的身躯呢?

  不过韩兰英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悲春伤秋,因为很快皇帝便给她出了一道难题。

  尽管名气远远不如上官婉儿这种弄权的后宫才女,但不可否认的是,说到女性以才学影响后宫的第一人,韩兰英绝对是当之无愧——虽然这种头衔并非出自韩兰英的本意,毕竟不同于野心勃勃积极参与朝政的上官婉儿,韩兰英入宫三十多年,一直如履薄冰,若非是晚年迫于无奈,恐怕终其一生她都不会与前朝政治有半点瓜葛。

  身为后宫的内博士与司仪,平日里教后宫中人一些简单的书学,闲暇是与皇帝谈天说地一番,韩兰英从容应对起来自是不在话下,但这并不代表她在后宫里的生活一直都能如此舒坦与顺遂,尤其是当她所侍奉的陛下并不是一个实权皇帝,而另有一位位高权重的宗室亲王把持朝政时。

  皇帝萧昭业在位不到一年,他与权倾人主的尚书令萧鸾之间的斗法人尽皆知,而情势也几乎是一边倒。萧昭业所仰赖的心腹大臣们不是被杀,就是不堪文笔之用,令韩兰英一个内博士兼后宫司仪的女人来写废黜尚书令萧鸾的诏书,也是萧昭业万般无奈之下的举动。

  如果可以选择,参与到这种政治斗争里来自然并非韩兰英所愿。

  但数十年来浸淫在这种复杂的后宫环境中,历经了两朝九帝皇权变迁的韩兰英又如何不知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身份与地位不过是皇帝的一句话?有了皇帝的欢心,上至后宫嫔妃下至公主驸马都要尊称她一声“韩公”,而一旦违逆了皇帝的圣意,一卷草席也许就是她的最终归宿。

  所以面对这场君臣之间的斗法,除了遵从皇帝陛下的意志外,韩兰英根本别无选择。

  在萧昭业殷切的注视中不得不执笔而书的韩兰英有着怎样复杂与忐忑的心情,几乎可以想见,而这次铤而走险的结局,最终也未能如萧昭业与韩兰英所愿。

  替萧昭业写过废黜萧鸾的诏书后,萧昭业的结局是被萧鸾所弑,至于韩兰英,则再无一字的记载。

  韩兰英后来如何了,她是卒于何时,因为何故,无人知晓。正如当初没人知晓韩兰英是因为什么原因而选择了献赋入宫。

  “兰英绮密,甚有名篇。”

  这个来去成谜的女子,史书最终只用了寥寥八个字的笔墨勾勒出她的文采,然后连同她残留于史书上只言片语的一生,就这样交付与后人,任由想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