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界不可多得的人才:京剧高派的创始人高庆奎

2018-12-24 09:51:15 首页

  高庆奎,京剧艺术大师,他所创造的高派剧目成为京剧老生流派中重要的一个分支。高庆奎的嗓音高亢嘹亮,唱腔荡气回肠。他所创造的高派剧目也是高派艺术中的不可不提的精品剧目。今天咱们就来说一下高庆奎的高派剧目。

image.png

  说到高派剧目咱们首先就会想要的就是“三斩一碰”当然也有说法是“三斩一探”。对于这个“三斩一碰”或者是“三斩一探”现在的说法就是那么几出戏,那就是《斩子》、《斩黄袍》、《斩马谡》(也有说是《斩红袍》),《碰碑》、这个探指的是《探母》或者是《探阴山》。除了这个三斩以外的戏,那就是高庆奎的《逍遥津》,对于高庆奎来说想《逍遥津》也是高庆奎当年十分叫做的剧目。对于这几出戏咱们简单的谈一下。

image.png

  首先咱们说的就是《逍遥津》,说道《逍遥津》这个剧目现在咱们能从唱片中听到大概其高庆奎的声音。但是很可惜的一点就是由于唱片时间的关系,导致《逍遥津》这张唱片唱的不是很全面。当时直录到“欺寡人好一似猫鼠相随”。虽然唱片不完整但是咱们能够听到高庆奎演唱这段时候的状态,这一句二黄导板可以说是老生导板中最长的一个导板,当初有人把过去掐去,对这句导板的时长做了一个测定,这一句导板的时间在3分钟左右。在高庆奎唱来给人一种一气呵成的感觉。这出戏的唱腔也是从龚云甫的《游六殿》中演化而来。也是舞台上前辈名家都演唱的一出剧目,也是一出老生代表的唱功戏,不仅仅高庆奎唱这些,比如双处、时慧宝、姚玉兰、唐韵笙等人都唱这戏。但是真正把戏唱火了,能把这戏唱出特色的就是高庆奎。唱这戏跟高庆奎的嗓子跟唱功分不开。这也是适合场高庆奎戏路子的唱段,所以对于一个演员来说,选择一个合适的剧目相当重要。

  其次咱们说一下三斩。高庆奎的三斩剧目基本都是继承高庆奎的老师刘鸿声。高庆奎的老师刘鸿声也是好嗓子,跟高庆奎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高庆奎聪明的就是在刘鸿声的基础上再一次的发展了刘鸿声的唱腔,虽然降低了刘鸿声唱法的调门,但是在听觉上让人听着比之前更动听。在保持了原来风格的情况下能展现原来的风格,这也是高庆奎独特的创新之处。可以说对于老生来说,这三出戏对于天赋的要求比较高,对于演员的嗓音条件是一个考量。当初有人这么评价高派:‘有嗓子不一定能唱高派,没有嗓子一定唱不了高派。’所以说对于一个有嗓子的好演员来说,如何运用自己的嗓音条件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高庆奎就做到了这样。高庆奎唱三斩的时候调门虽然高,但是让人听着不刺耳。咱们可以听《辕门斩子》中的娃娃调。这一句唱的时候婉转多变,给人一种一气呵成的感觉。

image.png

  在三斩之中,最有特色的一张唱片就是《斩马谡》。高庆奎的斩马谡还是唱老谭的词“翻来覆去难消恨”。快板字字珠玑。但是到了“若不是画图来的紧”这一段的时候,高庆奎该唱了摇板。这个时候把诸葛亮对王平那种不听话的愤怒,并切一字一句告诉他这个后果的可怕性告诉了王平。这样的处理确实是一种合情合理的处理。对于唱腔来说这样缓了一下,对于整个戏来说给人的感觉确实平衡了不少。对于整个唱段来说,高庆奎这个地方确实是十分的巧妙。可以说,在三斩的唱片当中咱们能够听到高庆奎这种“楼上楼”的唱法,比如《辕门斩子》的导板,《斩黄袍》的头一句跟最后一句这都是这种“楼上楼”唱法的最好体现。观众听起来十分来感,能够让人立马精神过来。

image.png

  不过,高庆奎虽然在老生行里颇有建树,但是高庆奎并不是一个只唱老生的演员。最难能可贵的就是高庆奎《探阴山》跟《掘地见母》的唱片,一张是反串花脸的唱法,一张是反串老旦的唱法。所以说高庆奎在内行的眼里还有一个外号叫“高杂拌”。这个意思就是说高庆奎会的多,会的广。他的戏路子宽。在高庆奎的演出中咱们竟然看到高庆奎在一出戏当中演两个行当,比如在《伍子胥》中前面演伍子胥,后面演姬僚。在《群借华》中饰演诸葛亮、鲁肃关羽。这都是高庆奎戏路子的体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