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京剧艺术大师高庆奎的最后结局

2018-12-24 09:54:03 首页

  名须生高子君(庆奎)之嗓败,只于报纸上见到这种消息,至于实际上是否“塌中”或“塌中”以外的病态,因为咱们不是“闻人”“第一流”,没有同名伶交接的机会,所以不很清楚。常常设想着,子君之嗓,也许只失败于台上,在台下或者不至败得怎样不可收拾,哪知道实际上竟会惨得那们厉害呢?是那天到“牛肉湾”口儿上去买两包茶叶,在“栏柜”外看见一位“仿佛相识”的先生。经过神经过敏的作用,啊,他是高子君(庆奎)!虽然把深咖啡色美色帽推在脑后,挽着高白袖头,未减“大”老板气概,不过面貌黧黑的那么太已难想!临“末了儿”付过一元之后,说了一句:“来三盒黄金,一盒刀牌儿!”这话一说,使我意外震惊,怎么“子君”会哑得这个“份儿”上了!根据我听见他说话的声音,他这嗓子的毛病,或者不是内行所谓之“塌中”,然而破败得那们严重,不知胡为而形成的。使得苦了吗?也许别有其病源在!

image.png

  过去的高庆奎,以痛快“给吃”着称,刘派以及刘派以外的,他全能忠实学两下子,以与程砚秋合作于华乐时为最具体整饬。《七擒孟获》连满三天,或非全以“联弹”、“跳舞”始如是也。从上海回来再见之于“中和”,以“三斩一探”演于首四日,试问彼时之须生,那个有此魄力!于谭、刘之精彩腔调外,有一次听《三国志》的后部“关羽”,实创“红脸的”之新纪录。记得高台上那“耳边厢又听得曹瞒来到,睁开了丹凤眼用目观瞧”两句,其高其俏,简直学不了来不及也。自是以后,即渐入排新戏一路,而“败”亦自是作成。观其嗓不成声之状,令人纳闷,不知受祖师爷支配,抑“老庆”命运中注定即如是也!

  人以“杂拌儿”讥“子君”,实则亦是“偏见”。今日以“五人联弹”入添头加尾之重排老戏中者,何以无人置一词?曩闻某花脸谈高之所以被讥为“杂拌儿”,乃最早从上海回来,演《珠帘寨》于三庆园,于“一礼全收往后抬”中,使一“摆”腔,于是台下哄然,谓高“杂”矣。事实是否如此,暂先不必考定,因偶遇高子君,忆及附记于此。以我代表全体戏迷来说,甚愿意“名伶高庆奎嗓音,经医治已完全恢复”有实现可能之一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