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富英的唱段有何特点?京剧大师的生平故事

2018-12-25 10:37:29 首页

  谭富英(1906年10月15日-1977年3月22日),中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大师,谭派老生表演艺术家,谭门第四代嫡传人,四大须生之一,"新谭派"创立者。

image.png

  本来艺术是相通的,做些比较或许对谭富英先生艺术的理解更加深入些。以诗坛李杜作比:谭自然不是杜甫,他更像李白杜诗是有严格规范的人工美;而李白是极富浪漫色彩的天才美。诗评家说:"李杜二家其才华无优势,但工部体裁明密,有法可寻;青莲兴会标举,非学可至"。这也许正是谭的后继者少的原因。形似不易,神似更难。谭富英先生的艺术是很有个性的艺术,不仅需要天赋的歌喉和深厚的武功底子,更要有空灵洒脱,大智若愚的精神气质。这就是所谓的"非学所至"吧。如果说早年还有人模仿谭鑫培灌唱片可以以假乱真。到了谭富英,要模仿他混淆视听,几乎不可能。精神气质是难以模仿的,他太独特了。窃以为这一点颇具现代艺术特色:只能欣赏,不能模仿。见有些模仿秀,自恃嗓子痛快,为求形似,将其漫画化,卡通化,听了很难受,真是"毁谤圣贤"。

  以书法作比:谭富英先生不是法度森严的唐代楷书,更像是宋人尚意的行书--流畅、跳跃、潇洒。是宋四大家中的米芾。他们有着许多共同之处--倜傥纵横,跌宕多姿,摆脱拘束,所向披靡。以前曾写过一篇《漫谈谭腔和米书》的短文,这里不再赘言。说到潇洒,公认以马(连良)为最。而谭富英先生的潇洒与马不同:马的甜美,谭的甘冽;马的俏巧,谭的率直;马的酷,谭的爽;马似葡萄佳酿,谭则如饮冰啤。感觉不同,耐人寻味。

  以绘画作比:谭是写意,不是工笔。工笔画严正匀整,一丝不苟;写意画更重意象,意到笔随,笔断意连。绝不处处着力,面面俱到。您听谭富英先生唱的《大登殿》那句"薛平贵也有今一天",把平贵此时此地踌躇满志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无以复加--主题、情绪、力度、效果俱已到位,一句足矣,旁的都不算重要。若把每一句唱得都很满,而没一句唱到家,或每一句都强行要彩,那绝非谭所为,当然也不是有修养的演员所为,优秀艺术家的处理手段讲究惜墨如金。不幸总有人认为"惜墨如金"是经济原因,是因为买不起墨,或以为那已经过时,而如今是挥金如土大制作的时代了,奈何!如今或许是真的?!但有朝一日,社会上的浮躁奢华心态沉淀下去后,人们定会重新认识"惜墨如金"这一中国传统美学的审美价值和艺术魅力。

  同他的唱一样,谭富英在念白时并不单纯追求韵味,也很注意语气的流畅自然,贴近生活,这是谭富英念白的又一特点。如他在不少戏里闷帘的一句叫板"马来"时,并不过于侧重和强调"马"字,而是将"马"与"来"两字稍加拖长,这样看似不太经意,但却给人以吻合生活、近似常人说话的感觉,这也正是谭富英的美学追求和艺术特点所在。此外还可举个例子。谭富英晚年在新编历史剧《赵氏孤儿》里饰演老臣赵盾,在深夜花园焚香祷告、祈求上天保佑晋国君正臣贤时有大段二黄成套唱腔,而在唱之前有两句叫板:"家院,香案伺候!"谭富英在这里把"家院"二字念得与"马来"差不多,很生活化,而"香案伺候"四字,则又念得极有韵味,并在"伺"、"候"之间垫了一个"喏"字,这便使韵与情能很好地结合起来,如过于强调韵味,那就会使念白失之缓慢和僵化,从而游离于剧情之外。又如《桑园会》一剧,秋胡在戏妻后回家受到老母责骂,只得向罗敷赔罪下跪,夫妻才得以和好,最后秋胡有几句向观众抓哏的念白:"列位不要笑话,我们做外官的,回得家来,在娘子面前俱是这样的规矩哟,哈哈!哈哈!"谭富英念得很洒脱,很风趣。特别是他把"娘子"改为"太太"就更显得俏皮有趣,一下子将剧中人与观众大大接近,他每演到此处,总能获得极佳的剧场效果。

image.png

  谭富英的戏路很宽,各类老生都演得出色当行。《空城计》诸葛亮的镇静自若、胸有成竹;《南天门》曹福的蹒跚步履、龙钟老态;《坐楼杀惜》宋江的紧张愤怒、咬牙切齿;《桑园会》秋胡的嘻笑调侃、抓哏逗趣等等,全有真切生动、维妙维肖的做表。由于谭富英坐科时学过武生。武功基础扎实,因而特别擅演武老生的靠把、箭衣以及象《打棍出箱》这类有繁重做工的戏,他演得总是那么得心应手,举重若轻,工架优美,气势不凡。象《定军山》中黄忠三次开弓的神情架势,交战的刀花,行军途中边唱边舞的挥马鞭与弹髯口等身段动作都极边式大方;《战太平》中花云表现痛哭之状的疾如流星的连续甩发与被擒时状如蝴蝶的虎跳显出特色独具;《打棍出箱》中范仲禹出箱时的铁板桥与表现精神失常的眼随棍转更是非同一般(他的眼神足,眼尾长,是为凤眼,据吴性栽《京剧见闻录》中说,在并世艺人中只有杨小楼、王凤卿、谭富英、白玉昆四人有此眼神)。

  谭富英既有深厚的艺术功底,也富于艺术创新才能,这主要来自于对古典文学的熟悉、研究和对历史人物性格的深入理解与准确把握。他几十年一直潜心于京剧艺术,有很深的艺术修养,他家中的会客室挂满了历代帝王像和历代名臣像,案头常放着《东周列国志》、《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文学作品,除演出外,他平时深居简出,不断予以揣摩、研究,因而,他才能在新编历史剧目里结合历史人物的性格特点,灵活地运用传统程式和技能,在舞台上塑造出众多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形象。

  戏服被盗

  2013年3月22日,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第四代谭派艺术传人谭富英逝世36周年的纪念日。北京市档案馆的档案里记载了1945年12月至1946年1月,在北平谭富英的家中所发生的戏衣被盗案件。

  1945年12月,北平京剧界都在忙着进行抗战胜利后的演出,作为同庆社的班主,谭富英此时正忙着在北平怀仁堂、华乐戏院、长安大戏院等各戏院的演出,演出日程安排得满满的,他并没有过多的时间打理家中的事,家中的事情,都由他的父亲谭小培帮着打理。

  谭富英的家,位于北平正阳门外大外廊营门牌1号。该院是谭家的祖产,这套坐西朝东的四合院,为东、中、西三进的院落,东西约40米,南北约20多米;共有40多间房,总占地面积有1100平方米,谭家全家老小都在此居住。

image.png

  四合院的西院有南北两座相通的二层西式楼房,楼房内的装修风格则是中西结合的风格。1924年,谭富英的婚礼就是在这幢楼的南楼二楼举行的,但后来据说此楼风水不好,很少有人在南楼居住,一直被用于存放戏箱等杂物。

  1946年1月16日晚,谭富英准备去位于大栅栏对面鲜鱼口胡同内华乐戏院(今为大众剧场)演出夜场戏,当他来到西院南楼底层行李房中准备行头时,突然发现戏箱里的戏衣不见了。仔细清点一下,他发现丢失的戏衣和道具有"蓝彩绣白缎蟒一件、圈金加绣古铜蟒一件、白缎彩绣开敞一件、青缎彩绣马褂一件、黄缎平金加绣黄靠一件,库金边白缎箭衣一件、白缎青边白缎箭衣一件,宝蓝缎褶子一件、白缎绣青花围掉椅披六件,杏黄缎彩绣帐子十一块"等。

  在京剧行当里,每名演员出场都要有一身行头,包括头面、戏衣、靴子和道具等。演员的穿衣戴帽都有讲究,"宁可穿破,不可穿错"。京剧戏衣的颜色分成"上五色"和"下五色","上五色"指红、黄、黑、绿、白色,为主要演员专用;"下五色"是分为蓝、粉、紫、秋香、皎月色,为其他演员所用。这些颜色组成戏班中的"十蟒十靠",就是十种颜色的蟒衣和靠。京剧中同一个人物扎靠与穿蟒的颜色是一致的,谭富英是班社里的主要演员,全套的戏衣必不可少,其中蓝色彩绣缎蟒为猛将专用,由于戏衣采用原料是真丝绸缎、手工刺绣,工艺非常考究。这些戏衣究竟到哪里去了呢?

  1946年1月28日深夜,谭富英在长安戏院演出结束后回到家中,在收藏戏衣时,他又发现行李房中的戏箱中少了若干件衣服。其中有"红龙箭衣三件、古铜色缎抱衣一件,青缎彩绣披一件、天蓝缎彩绣披一件、红缎龙蟒一件、蓝缎官衣紫缎官衣彩绣绿缎蟒一件、白缎子开敞一件、红缎官衣一件、花龙衬纱箭衣一件、杏黄彩绣边门一件、平金绣白长寿字蓝缎披一件"等。1月29日,谭家又发现家中丢失了小孩衣物,计有"白布单一块,士林单裤两条,府绸短袖大褂两件,灰条布袄裤一条"等。

  1946年1月29日早8点,北平市警察局侦缉队抓住了这个屡次盗窃谭富英家中戏衣的贼,他叫王锡泉。北平市警察局侦缉队在王锡泉的房中发现了15件各色的戏衣,反复询问后,他又答不出戏衣的来源;后经讯问,这个名叫王锡泉的窃贼交代了他的盗窃事实。

image.png

  1946年2月4日,在北平市警察局侦缉队的审讯笔录中,王锡泉交代了盗窃谭富英家中戏衣的经过。王锡泉时年21岁,曾在前门外西鸿记茶庄学徒,后来因在店中打架被辞退。一次,王锡泉以交友为名,经人介绍认识了谭富英的长子并经常去谭家串门聊天。由于常去谭家,善良的谭家人将他当成朋友,毫无戒备之心。由于经常出入谭家,王锡泉将目光锁定了谭家的行李房。由于谭家的行李房常年无人居住和看管,但见搁有戏衣的柜子门上都上了锁。为了能够找到开锁的钥匙,他开始留意起各种锁的样式,并观察到谭家戏衣箱上的锁是圆形洋锁。一次,他在串门时,在谭家的桌子上寻到一把洋锁钥匙并带在身上,伺机作案。

  1945年12月26日晚,王锡泉在谭家串门时,乘谭家人不备,潜入谭家行李房中,用他事先准备好的洋锁钥匙打开了戏衣箱,窃得戏衣三件,然后藏在腰间携带出门。过了几天,他将窃得的戏衣送到蒋家胡同一旧货铺内,当得银圆5.5万元。第一次盗窃得手后,王锡泉的胆子更大了。第二次,他又去谭家行李房中,窃得七件戏衣,怕被发现,他携戏衣逃到天津的一个朋友处,分别在天津华安大街顺昌估衣铺卖得2.5万元,在天津荣华大街杨家柴厂东的一家商行卖得9万元,后又回到北平。回北平后,他接连几次到谭富英家的南屋,窃得小孩衣物,并在蔡家胡同变卖后得赃款7000元。

  1946年1月28日晚6时,乘谭富英外出演出夜场戏未归时,王锡泉第三次冒险来到谭家,前后分四次从戏衣箱内窃得戏衣15件。他将这些戏衣存在他的暂住地大安栈,准备伺机再一次变卖,没想到很快就被拿获,谭家三次失窃的戏衣均被追回。在北平市警察局侦缉队的审讯笔录中,王锡泉交代了屡次盗窃谭富英戏衣共24件、小孩衣物若干件变卖的事实。北平市警察局起获衣物后,经谭富英父亲谭小培辨认后,发现正是谭富英丢失的戏衣。王锡泉转售天津的戏衣,经北平市警察局追回后由谭家人认领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