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摩登和尚林庚白是怎么死的?

2019-01-01 13:01:20 首页

  一九七六年十月的夜里,北京一处深宅内,一群持枪的卫兵团团围住了一位妇人。妇人穿一身灰色革命装,坐在沙发上,戴着黑框眼镜,颧骨高凸,脸庞在岁月的磨砺下,棱角分明。她虽然有些错愕,但是依然目光凌厉地注视着面前这群人,不发一言。这时,从卫兵身后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神情威严地道:“我接到总理的命令,你因为参与反革命活动,中央决定将你隔离审查。”妇人见惯风波,虽然内心震动,但是面不改色,痴痴沉默片刻,方站起身来,任由持枪卫兵驾着手臂带入门外车里,往夜色深处驶去。这位神色严厉的妇人,便是权倾一时,被西人维特克称为”红都女皇“的江qing。她作为中国领袖毛泽东的夫人,在六七十年代政坛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风光无限。不晓得她是否想到自己会因锋芒太过,落得如此结局。不过在三十多年前的上海,却已有一位传奇的命理才子林庚白,通过子平术,早早推算出了她日后的人生轨迹。

image.png

  林庚白生于福建,幼年双亲早故,家道中落,由其姐姐抚养成人。他生逢乱世,见了满清统治下的中国孱弱难堪,任由洋人欺凌,因此激起爱国之心,以反清革命为毕生志愿。他十几岁便在上海成立暗杀组织刺杀清廷官员。武昌首义之后,革命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很快终结了清廷在中国的统治。这时林庚白也因革命功绩,荣任民国参议院秘书长,辅助孙中山召开国会特别会议,时年仅二十二岁。步入政坛以后,他满以为新政能再造一个朗朗乾坤,却想不到庙堂之上,政客们依旧是满口革命道德,暗地里私饱中囊,争权夺利。这种情形让林庚白十分失望,一度意志消沉,终日以诗酒自娱。后来,他在诗坛崭露头角,成为名动一时的诗人。连毛泽东的座上宾——著名诗人柳亚子也对他赞誉有加,认为他的诗有真性情,假以时日,诗坛成就必然不可限量。但是也就在这一阶段,林庚白却对中国传统的子平命学产生了浓厚兴趣。他自幼身世飘蓬,又逢时世动荡,国运艰危,渐渐感到世事绝非仅仅人力就可以简单左右。一九一四年,林庚白忽从朋友口中听到袁世凯即将称帝的消息,十分震怒。他与无数同志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数千年帝制的终结,如何能眼看无数人的功业毁于一旦呢?

image.png

  一九一五年年底,袁世凯果然称帝。林庚白忧心忡忡,托人找到袁世凯的八字,经过一番推算以后,却不尽展颜而笑。友人见他喜忧无常,十分诧异,林庚白镇定道:“项城(袁世凯)寿命将终,是断然熬不过明年上半年的,这些趋炎附势之徒四处为他称帝鼓吹,只怕终不过是空欢喜一场。”友人们认为命理之说茫如捕风,纷纷摇头不信。一时激起林庚白任性意气,非要找一家报纸将预测结果公布于众,以待后验。诸人都认为不妥,最后好说歹说,劝他顾惜声名,方才作罢。林庚白说:“既然你们不相信我的话,那么我就写在纸上,以求日后验证真伪,并让诸位为我做个见证。”想不到到了第二年正月底,袁世凯就发急病暴亡了,众人纷纷对林庚白的推命术佩服不已。此事一经传开,立刻京中许多权贵纷纷登门,请求为其推命。林庚白目睹了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政坛乱象,自此便索性以命相为生,倒过得比从政时轻松富足许多。

image.png

  1925年的一个晚上,林庚白正解衣欲睡,门外忽响起了敲门声。他只得掌灯复起,开了院门,却原来是京中官员梁鸿志。梁鸿志时任北京政府秘书长,为人圆猾,善于钻营投机。在袁世凯未称帝时,他便四处奔走,阿谀献媚,为其复辟造势。林庚白原本对此人全无好感,但是梁鸿志与他是同乡,又俱为诗人,此时深夜来访,想必是有什么关切的事情,倒不好将人拒之门外了。两人入得客厅,落座奉茶以后,宾主免不了一番寒暄,发一些无关痛痒的时局感慨。林庚白生性坦率,见梁鸿志迟迟未道来意,倒是先忍不住了,道:“世兄此时来访,想必不是为了谈诗论艺,感慨时世的。如有什么话,倒不妨直说。”梁鸿志歉然一笑,喝了口茶道:“深夜叨扰,实在唐突,但是有件事情常常困惑于心中,需要仁弟费费心。”林庚白不答话,且让他说下去。梁鸿志见他不语,兀自道:“如今时世动荡,我常生朝不保夕之感。京中盛传世弟精通禄命之学,烦请为我推算一番,以决前程吉凶。”林庚白听他说明来意,总算知道为何要选在深夜来访:原来梁鸿志经过多年钻营,此时正是京中新贵,风光无限,一言一行备受报界关注。算命向来是不入庙堂的江湖之学,如果大白天到访,让记者知道堂堂北京政府秘书长“迷信”算命,则明天各大小报纸头版又是一番热闹景象了。一般依惯例,来求林庚白算命者,一向是等三天以后,上门取命书的。但是林庚白不喜这位同乡品行,不想再多有交接,问了他年月生辰,当场推算起来。约莫等了一盏茶功夫。梁鸿志见林庚白时而皱眉苦思,时而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了:“世弟不妨直言,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自是定数。只能聊尽人事,安受天命罢了。”林庚白并不回答,只是说:“世兄可否将手伸来,我看看手相。与八字同做一个印证。”梁鸿志依言,将手伸了过去。林庚白端详一阵,正色道:“你我为同乡,就不巧言恭维了。恕我冒昧直言,世兄手上有一道极恶的纹,生此纹者,将来必死于官非。而查你八字大运的话,只怕在六十多岁的时候,有一劫难以逃过,必将明正法典。”梁鸿志知道林庚白算命神验,听了这番话,脸色登时变得惨白,杯子也因为双手颤颤发抖,失手跌落地上,摔得粉碎。林庚白见他如此失态,继续道:“仁兄八字伤官吐秀,文思过人,言谈高远。只是日后凡事当求行正道,对得起天地良心,或可避得过此次劫难。”这时的梁鸿志惊惶不安,强作镇定,如何再顾得听进去这句话。只是奉上推命润金,匆匆起身告辞。1946年,梁鸿志因为曾通敌卖国,被国民党政府以叛国罪处以死刑,时年63岁。不过这是后话了。

image.png

  1946年6月,梁鸿志以叛国罪被判处死刑。图为梁鸿志被押出法庭,他的女儿在其后大哭。1937年,林庚白在林徽因处结识了她的表妹林北丽。二人皆醉心于旧诗,相谈甚欢。没过多久,两人深感得遇知己,举行了婚礼,结为夫妻。一天,林北丽的女伴登门,闲谈间拿出一张白色的纸,上面写着一个人的生辰,笑眯眯问:“林先生,久闻你的子平术奇验,不知道能不能推算下这位女士八字,教我开开眼界呢?”林庚白看看生辰说:权当消遣,只是出生时间是否准确呢?”“我是从她一位熟人处问来的,想是不会错。”林庚白沉思一阵道:“依我看,这位女士目前已有声明,绝非普通人,多为文艺类职业。只是食伤过旺,情路坎坷,三十岁前将数易其夫。从人生格局看,贵不可言,未来有四十年大运,可惜过了这四十年,在丙辰、丁己年(1976、1977年)将有一次极大的克冲。”女伴点点头,露出吃惊的神情:“林先生果然名不虚传,这位女士便是近来大红的影星蓝萍,她已有两次婚姻,又数度和人同居。我因是她的影迷,又对命学感兴趣,因此央人找了她的八字,来请先生看看,未曾想竟如此准确。”林庚白新的娇妻,本该是十分欣喜,然而这段天作佳缘,却令内心深处笼盖上一层厚厚的阴影。原来他推算自己八字,命中当有一喜一悲:喜的是能得如花美眷;悲的是恐将死于非命。如今得才貌双全娇妻已经应验,死于非命则更令他担心了。他无数次反复推算自己八字,都无法解开这层隐忧,直到1940年,他听到一件事情,方才觉得眼前一片光亮。原来当时镇江有一位有名的盲人算命先生,推算自己去年将死于非命,他利用八字喜水的特点,选择一处四面环水的小岛而居,一年没有离开小岛,居然最终安然无恙度过此劫。林庚白确定自己的这次死劫将发生在1941年下半年。他心中诞生一个大胆的决定:准备逆天改命!这时日寇已经深入内地,烽烟四起。1940年下半年,他因躲避战火,在重庆遇到当时相学名家陶半梅,陶半梅也看出他明年将有性命之忧,且必见血光。林庚白这时却是不以为然的,他在27岁就出版了命学著作《人鉴》,公然于书中预测当时名人命运,对自己的命理水平极为自信。尤其在听到镇江盲人算命先生的事迹后,对这次改命避劫抱着十足把握。

image.png

  1941年,他举家去了香港。因为香港为南方火地,他认为可以引火来补救这一年命理中的大克冲,以此来度过死劫。这一年12月的一天,林庚白正从外回住所,忽然迎面遇到一队持枪的日本兵士。队列为首的军官娃娃对他挥手说了些什么,他顿感不妙,刚准备举步埋头快走。忽然,枪响了。一排子弹射出,他倒在了地上,红色的血从衣衫里汩汩淌了出来。林庚白还是改命失败了!一代命理才子从此殒落,年仅47岁。据后来历史学家考证,日军之所以要杀林庚白,是为震慑当时在港的爱国反日势力。而在此之前的1937年底,那位叫蓝萍的影星受共产主义思潮影响,投奔延安,改名为江qing,取“江上数峰青”之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