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亚特洛夫事件的过程是什么的 迪亚特洛夫事件的证据有哪些

2019-01-10 14:46:03 编辑:lgd 首页

  详细过程

  图一从左至右,Lyudmila Dublinina、Rustem Slobodin、Alexander Zolotaryov和Zina Kolmogorova,拍摄于1959年初。

image.png

  九位有经验绝非菜鸟的越野滑雪者在半夜里突然匆忙离开他们的帐篷,连滑雪板、食物和各自的保暖衣服都没来得及带上。

  这些年轻人穿着睡觉时的衣服,急速沿着积雪的山坡向下,朝一片浓密的森林跑去,可是在零下30摄氏度左右的刺骨严寒中,跑到森林也毫无生存希望。

  当年困惑的调查员说,这个滑雪探险队死于“一种极强大的未知力”——然后突然终止了案件调查,将文件列为最高机密。

  这场发生于57年前的一个周六的死亡事件依旧是乌拉尔地区最神秘的事件之一。虽然和此事有关的记录在20世纪90年代初解密,但是死者的友人们仍然在寻找答案。

  “假如我有机会问上帝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会是,‘那天晚上我的朋友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滑雪探险队唯一生还的队员Yury Yudin说。

  1959年1月28日,Yudin和其他九名乌拉尔工业学院(Ural Polytechnic Institute)的学生开始滑雪探险乌拉尔北部的Otorten山。Yudin在Vizhai附近生病,于是离队折返。Vizhai是去山区路上最后一个居民点。

  1959年1月下旬,图二Yuri Yudin因病离队时拥抱Lyudmila Dublinina,旁边是Igor Dyatlov。

image.png

  根据探险队其他成员的日记和拍摄的照片,重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本文写作时参考了调查员报告中的日记和照片的副本。

  滑雪队员们,在23岁的Igor Dyatlov率领下,2月2日晚在邻近Otorten山的Kholat-Syakhl山的山坡上建立了营地。他们大约在下午5:00时支起帐篷,调查员说,这是根据在队员们遗弃的物品中找到的一卷胶卷中洗出来的照片推断的。

  图三在营地找到的一卷胶卷中洗出的照片,显示滑雪队在1959年2月2日下午5点时建立营地。

image.png

  为什么九位滑雪者挑选这个位置宿营不清楚。其实探险队本可以朝山下走1.5千米去一片森林扎营,森林可以提供遮蔽,帮助他们对抗恶劣天气。

  “Dyatlov可能是不想走回头路,或者他决定实战演练山坡扎营。”Yudin在靠近叶卡捷琳堡的一个名叫索利卡姆斯克(Solikamsk)的城镇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叶卡捷琳堡。

  滑雪队离开学院出发去探险的时候,Dyatlov答应只要从Otorten山回来抵达Vizhai就会立即发送一封电报,他说不会迟于2月12日。

  不过Yudin说Dyatlov在分别时告诉他,滑雪队可能会比计划的晚几天返回。

  因此,2月12日时,虽然滑雪队没有出现,但是并没有人担忧。

  一直到2月20日,在队员亲属们发出警报之后,学院才派出一个由教师和学生组成的搜救小组。警方和军方稍后也派出了飞机和直升机。

  证据

  志愿搜救人员在2月26日发现了废弃的营地。

  “我们发现帐篷半倒,而且被雪覆盖。帐篷空无一人,但全队的物品和鞋子都留在了帐篷里。”发现帐篷的学生Mikhail Sharavin在叶卡捷琳堡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调查员们说帐篷是从里面割开的,而且在厚度以米计算的雪上数到8至9个人的足迹。这些足迹是穿着袜子、一只鞋子或光脚的人留下的。

  调查员们把足迹和滑雪队队员们进行了匹配,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发生过搏斗,也没有证据证明有外人进入过营地。

image.png

  足迹往山坡下走,指向森林,但是500米后即消失不见。

  Sharavin在森林边缘的一棵高大的松树下发现了最早被发现的两具遗体。这两具遗体是24岁的Georgy Krivonischenko和21岁的Yury Doroshenko,光着脚而且只穿着各自的内衣。

  附近有一个火堆的烧炭痕迹。那棵大松树有树枝折断,折断痕迹最高的在5米高处,说明一名滑雪队员爬上了大树试图张望什么,可能是试图寻找营地,Sharavin说。折断的树枝散落在雪上。

  接下来发现的三具遗体是22岁的Dyatlov、Zina Kolmogorova以及23岁的Rustem Slobodin,他们在大松树和营地之间被发现。遗体倒地的姿势显示这三人去世时正在试图返回营地。

  当局立即动了一个犯罪调查,但是尸检没有发现有犯罪行为存在的证据。医生说这五位队员死于体温过低。Slobodin的颅骨有骨折,但是那个伤害不认为是致命伤。

  寻找余下的滑雪队员们又花了两个月。最后在离那棵大松树75米远处的森林沟谷的4米深的雪下找到了他们的遗体。这四位队员是24岁的Nicolas Thibeaux-Brignollel、21岁的Ludmila Dubinina、37岁的Alexander Zolotaryov、25岁的Alexander Kolevatov,看起来他们是受伤而死。Thibeaux-Brignollel的颅骨被击碎了,Dubunina和Zolotarev有很多肋骨折断,Dubinina失去了舌头。

image.png

  不过这些遗体也没有外伤。

  这四人穿着比其他人要好,看起来他们把先去世的人的衣服脱下来给还活着的人穿。Dubinina的人造革外套和帽子被Zolotaryov穿戴着,而Dubinina的脚上裹着一块Krivonishenko羊毛裤。

  使事件更加神秘的地方是对衣服的测试发现它们含有高水平的放射性。

  不过几个月后调查就结束了,调查员们说他们没有发现存在任何犯罪者。案件的文件被送往一个秘密档案。有3年工夫,滑雪者和其他探险者都被禁止进入这个地区。

  “当年我12岁,虽然当局努力使死者的亲属们和调查员们都闭嘴不再吭声,但是我记得公众对这个事件反响很大。”正在试图揭开神秘真相的叶卡捷琳堡的Dyatlov基金会的主席Yury Kuntsevich说。

  调查员们首先研究了当地的曼西人因为滑雪队员们闯入领地而报复杀死他们的假说。不过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支持这个假说,而且Otorten山和Kholat-Syakhl山都没有被曼西人视为神圣或禁止进入的地区,案件文件中说。

  一位在1959年检查队员遗体的医生说,他认为没有人类能造成这样的伤害,因为打击的力量太强,居然没有损伤软组织,这进一步推翻了曼西人谋杀假说。

image.png

  据案件文件记载,Boris Vozrozhdenny医生说,“和被小汽车撞的效果一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