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亚特洛夫事件飞行球体说法 关于事件的后续介绍

2019-01-10 14:51:37 编辑:lgd 首页

  飞行球体

  1990年,首席调查员Lev Ivanov在一次采访中说,他得到地区高级长官的命令结束案件调查而且调查结果全部被列为机密。他说,官员们因为1959年2月至3月期间在案发地区出现多起“明亮的飞行球体”目击报告而担心,包括气象部门和军方都有目击报告。

  “我当时怀疑现在几乎可以确信那些明亮的飞行球体和滑雪队的死亡有直接联系。”Ivanov告诉一家名叫Leninsky Put的小型哈萨克报纸说,Ivanov在哈萨克斯坦退休然后去世。

  秘密文件中包括事发当晚在事发地南侧50千米处宿营的另一个探险队的领队的证词。他说他的探险队看到Kholat-Syakhl山方向的夜空里漂浮着奇怪的黄色球体。

  Ivanov猜测一位滑雪队员在晚上走出帐篷,看到球体,就大喊叫醒了其他人。Ivanov说,在他们跑向森林的时候,球体可能爆炸了,杀死了那四位遗体上有重伤的队员,而且使Slobodin的颅骨骨折。

  Yudin说他也认为是一个爆炸杀死了他的朋友们。他说这个事件享受的保密级别说明滑雪队可能无意中进入了军方的一处秘密试验场。他说衣服上的辐射支持他的说法。

image.png

  Kuntsevich同意这种说法,说和死亡事件有关的另一个线索是先被发现的那五具遗体有明显的灼晒痕迹。“我参加了第一批找到的五位受害者的葬礼,我记得他们的面孔看起来好像是被晒成的那种深褐色。”他说。

  Yudin还说,公开的文件中没有包括任何滑雪者内部器官情况方面的信息。“我确定我知道当时用专门的盒子装了他们的器官送去检验的。”他说。

  不过,在Kholat-Syakhl山周围地区没有发现任何爆炸痕迹。

  没有记录

  虽然在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Baikonur Cosmodrome)发射的导弹可以掉到北乌拉尔地区,但是当时没有任何记录说有过发射,苏联导弹历史学家同时也担任科罗廖夫能源火箭航天公司(Korolyov Rocket and Space Corporation Energia) 高层的Alexander Zeleznyakov说。而且苏联另一个发射场普列谢茨克发射场(Plesetsk)也只在1959年下半年才开过。Zeleznyakov还说当时这两个发射场的地对空导弹发射阵地也尚未建好。

  国防部和叶卡捷琳堡地区检察官办公室说,他们一时没有信息可告知,因为这个案件很有年代了。

  Kuntsevich说,他曾带领一个小队去那个区域,发现了一处金属废弃物的“墓地”,说明军方在某个时候曾在那里进行过试验。

  “我们也说不准试验了什么军事技术,但是我们认为1959年的惨剧是人为造成的。”他说。

  一块从Igor Dyatlov山径发现的金属块,Kuntsevich认为这是证据。

  Yudin说,军方可能在志愿搜救者之前发现了帐篷。他说他曾被要求识别在事发处找到的每一件物品的主人,有几件东西他找不到相应的主人,其中包括一片看起来似乎来自于士兵军服的布料,一副眼镜,一副滑雪板和一片滑雪板的碎片。

image.png

  Yudin还说,他曾看到过一些文件,这些文件使他认为犯罪调查从2月6日就开始了,这个日期比搜救队找到帐篷还要早14天。

  Dyatlov的朋友们也研究了死亡事件是否会是雪崩造成的。在山坡上建立营地可能会扰动上方的积雪,导致几小时后积雪突然奔涌而下。雪崩可以解释为什么帐篷被割开,那是因为雪崩时,滑雪队员们不得不割开帐篷逃出去。

  对此理论的怀疑观点指出滑雪者徒步离开营地而且在零下30摄氏度中行进了超过1千米。

  Thibeaux-Brignollel因为颅骨碎裂当时应该是失去知觉的,S.M. Kirov Russian Medical Military Academy(基洛夫俄国军医大学)的医生Mikhail Kornev说。

image.png

  但是他的朋友们可以背负他。别忘了,调查员们也无法判断雪上的足迹到底是8个人还是9个人。

  后续

  1959年2月26日救援者找到帐篷时的照片。帐篷被从里面割开,大部分滑雪队员只穿着袜子或光脚跑出帐篷。

  此外,Dubinina和Zolotarev虽然肋骨折断但依旧可以行走,Kornev说,“我同意有可能当时遭遇了极其危险的情况。”

  周五,六位当年的救援队员和31位独立专家会聚在叶卡捷琳堡,试图探询事件的真相。他们的结论是军方在那个区域进行了试验,无意中造成了死亡事件。

  但是“一些文件仍然缺失,已要求国防部、航天局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向我们提供这些缺少的文件以弄清来龙去脉。”与会者在一份声明中说。

  这次会议是乌拉尔国立技术大学、Dyatlov基金会和若干个非政府团体组织的。

image.png

  1959年2月2日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但是Dyatlov将会被人们牢记。

  这个登山队最后建立营地的地区已经正式命名为Dyatlov山径(Dyatlov’s Pass)。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