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升: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2019-01-11 10:02:35 首页

  (一)俞国宝:明日再携残酒

  一天,赵高宗父子乘船游览西湖,经过断桥,桥边有一家小酒店,非常雅洁,店堂内还装饰着素绢屏风,屏上书《风入松》词一首。彼时已退位的赵高宗驻足欣赏,凝视半天后忍不住问酒店主人词是何人所作。酒店主人回答说是太学生俞国宝喝醉以后写的。

image.png

  这首词如下:

  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歌舞,绿杨影里秋千。

  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馀情付、湖水湖烟。明日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

image.png

  这首词描绘了一幅春日醉游西湖图。上片写西湖美景。作者整个春季,每天都在西湖边喝醉,在他朦胧的醉眼中所见到的西湖景象是:红杏飘香,绿杨婆娑,秋千高荡,歌舞升平,酒楼林立于西湖的美景中,玉马嘶叫着穿过熟悉的道路,游春买花者人山人海

  下片则抒发作者留恋春天的情感。“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这一句承上下,正是在这暖风十里,钗光鬓影的繁华之中,春天悄悄逝去。作者觉得遗憾,只能将余情付与浩淼的湖水湖烟。他决定还要继续享受这瞬间的春光,打算“明日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

image.png

  (二)宋孝宗:明日重扶残醉

  宋孝宗赵眘笑着说:这首词很不错,但是结句却未免寒酸。他把结句改为“明日重扶残醉”,不仅如此,他还当天就下令授予俞国宝官职。相反,岳飞等力主抗金的爱国志士的生命却被无情残害。“靖康耻,犹未雪”的慷慨悲歌,竟不如“来寻陌上花钿”的寻欢作乐。

  俞国宝作为一个普通太学生,能写出“再携残酒”其实已经很雅了,但在皇帝眼里却是“儒酸”,那是因为奢糜得还不够。纵情声色,醉心梦死,本是当时最高统治者的一种心态。这种麻木的皈依,可以让其忘却往日的耻辱,仿佛如生命的超度所产生的幻觉,在香艳温柔乡里忘我地陶醉。

image.png

  (三)林升:西湖歌舞几时休

  这首词将南宋时期,杭州那种由上至下的贪图享乐的社会风气描写得淋漓尽致,偏安江南的南宋朝廷只满足于歌舞升平,未有宏图壮志。而在俞国宝写《风入松》词的时候,有一个叫林升的士人写了一首《题临安邸》: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同样是杭州美景,同样是西湖歌舞,同样是暖风游人,两个人的认知却完全不同。

  林升的诗,可以说是对俞国宝词的最针对的批评了,虽然艺术上林诗不如俞词,但思想蕴意却要远胜俞词。然而老少皇帝却只能欣赏歌舞升平的俞词而不能赏识入木三分的林诗,这大概也可从侧面看出南宋统治者不思收复中原失地,只求苟且偏安,屈膝投降的面目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