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南宋词人生平简介,人物成就介绍

2019-01-15 10:00:38 首页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宋史》无传。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杭、越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后“困踬以死”。

  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人物生平

  吴文英(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鄞县(今浙江宁波)人。《宋史》无传。宋人笔记方志亦绝少言及。然《梦窗词》若干词题小注,犹可钩稽其生平崖略。周密《浩然斋雅谈》卷下谓吴文英与翁元龙为“亲伯仲”。盖本为翁姓,乃翁逢龙弟,翁元龙兄,过继为吴氏后嗣。翁逢龙为嘉定十年进士,官至平江通判。吴文英则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州、杭州、越州三地居留最久。集中词纪年最早者有绍定五年(1232)所作之《声声慢》,题云:“陪幕中饯孙无坏于郭希道池亭”。又《木兰花慢》注:“陪仓幕”,《八声甘州》注“陪庚幕诸公游灵岩”。

image.png

  宋时各路设提举常平司分管财赋,简称仓司、庚司。吴文英时为江南东路提举常平司幕宾,流连吴门凡十二年。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苕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吴文英提到家乡四明则仅《木兰花慢》“凝望久,鄮山苍”一语,而作于苏州之词,可考者至少有五十余首。盖苏州冠盖往来,名胜荟萃,而吴文英正值华年。裙屐诗酒之际,“重罗红字写香词”,警拔艳发,业已惊世。吴文英客居杭州的时间,前后累计或许比苏州更长。他早年倘佯于六桥烟柳。淳祐三年(1143)离开苏州后,与翁逢龙又续断桥并马之游。其过西湖先贤堂(《西平乐慢》)过都城旧居(《三姝媚》),追念“十载西湖”往昔情事(《莺啼序》),皆旧梦重寻,伤今感昔。淳祐十一年(1251),涌金门外西湖边丰乐楼重建,吴文英作《莺啼序》长调“大书于壁”,一时满城传颂。其杭州词作年可考者,以此为最晚。

  吴文英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赵与芮为宋理宗赵与莒弟,度宗赵禥之生父。景定元年(1260)赵禥立为皇太子后,吴文英又上嗣荣王及荣王夫人寿词。赵与芮后于咸淳二年(1266)晋封福王,吴文英则未及见,盖已先卒。清全祖望答万经《宁波府志》杂问,谓吴文英“晚年困踬以死”,殆得其实。夏承焘《吴梦窗系年》姑定吴文英生于宁宗庆元六年,卒于理宗景定元年,享年六十岁左右。夏普考索甚精,其生卒年限或略可移动。杨铁夫《梦窗事迹考》谓吴文英卒于德祐二年(1276)元兵入杭之后,则并无实据,未可信从。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编订于淳祐九年(1249),卷十录吴文英词九首,时吴文英正在越州,年约五十。

  黄升并引尹焕《梦窗词叙》云:“求词于吾宋者,前有清真(周邦彦),后有梦窗。此非焕之言,四海之公言也。”尹焕与吴文英交往已久,为梦窗词的最早评论者。周济《介存斋论词杂着》称尹焕所论为“知言”,然非“公言”。沈义父《乐府指迷》亦谓“梦窗深得清真之妙”。他于淳祐三年(1243)初始吴文英,吴文英为之传授词法,略云:“盖音律欲其协,不协则成长短之诗。下字欲其雅,不雅则近乎缠令之体。用字不可太露,露则直突而无深长之味。发意不可太高,高则狂怪而失柔婉之意。”沈义父所述词法,吴梅《乐府指迷笺释序》称之为“吴氏家法”。张炎《词源》评梦窗词“质实”,与姜夔“清空”有别。“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段。”后人谓张炎过尊白石(姜夔),未免贬损梦窗。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云:“若梦窗词,合观通篇,顾多警策。即分摘数语,每自入妙,何尝不成片段邪?”近代词论家多以姜词清空,吴词密丽,为二家词风特色。张翔龄《词论》云:“词至白石疏宕极矣。梦窗辈起,以密丽争之。”蒋兆兰《词说》谓梦窗词“英思壮采,绵丽沉警”,“佳处正在密丽,疏快非其本色”。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二又云:“近人学梦窗,辙从密处入手。梦窗密处,能令无数丽字,一一生动飞舞,如万花为春;若非琱璚蹙绣,毫无生气也。”《梦窗词集》有四卷本与一卷本两种。毛氏汲古阁所刻《梦窗甲乙丙丁稿》为四卷本,《彊村丛书》刻明太原张廷璋所藏为一卷本。

  人物成就

  纵观吴文英的一生,没有任何重大的政治活动可言,游历范围也大致局限于江、浙两地,他之所以在南宋驰声传名,主要是由于他那些哀艳动人的词篇。吴文英的《梦窗词》存词三百余首,在南宋词人中仅次于辛弃疾。其内容除部分酬酢之作外,有不少是抒发“绵绵长恨”的恋情词,其中著名的长篇《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极言相思之苦,所表达的低回缠绵、生死不忘之情催人泪下,其艺术感染力远非那些描写幽会欢情的艳词可比。在措词、用典、结构上无不刻意求工,因而在古今长调中享有极高声誉,广为后人传诵。

  恋情词以外,《梦窗词》中还有不少哀时伤世的作品。吴文英生活的时代,元已代金而起,南宋政权已岌岌可危。面对风雨飘摇的时局,吴文英既不能奋起呐喊,只能通过写景咏物,伤今感昔,表达对国事的忧思。在他的词中,或伤戚宋室的衰微,或隐喻南宋君臣的偷安,或描写山河的凋敝荒凉,或痛悼被迫害的忠臣良将。同时,又夹杂着对人世沧桑的感叹,把家国之感与身世之痛融为一体,其沉郁哀伤之情随处可见。当然,较之于陆游、辛弃疾等人的爱国诗词,吴文英的忧怀国事之作显得苍白、消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