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祖谋彊邨授砚,临终时把砚授于学人龙榆生

2019-02-11 09:57:15 编辑:Cls 首页

  彊邨授砚是指晚清词学宗师朱祖谋(字:彊邨)临终时把平生作词之砚授于学人龙榆生,并把毕生未竟之事托付给龙榆生,龙榆生感激彊邨师恩,先后为授砚图题诗作词,并多次请名家绘彊邨授砚图,龙榆生尊师重道之意,在文坛传为一段佳话。

image.png

  龙榆生是中国公认的20世纪词学三大家之一。1928年龙榆生前往上海暨南大学中文系任教,因为龙榆生“在暨南教词的关系,后来兴趣就渐渐地转向词学那一方面去,和先生(朱祖谋)的关系,也就日见密切起来”。1929年春夏间,龙榆生的朋友易大厂为民智书局校印《北宋三家词》、《伐檀集》、《韦斋活叶词选》,常托龙榆生向朱祖谋借书相助。因为这一层因缘,龙、朱关系逐渐深厚。从此,龙榆生开始趁着周末余暇,赶到朱祖谋的寓所里,就像学生一样向朱请教词学问题,有时也替朱祖谋做一些校勘的工作。朱祖谋则尽力指导龙榆生研究词学的方针,并帮助龙榆生广为扬誉。而当龙榆生欲执弟子之礼时,朱祖谋则婉拒了。二人虽然后来一直没有师徒的名份,龙榆生却一直以师长的礼遇敬重朱祖谋先生,而朱祖谋也把龙榆生当成了自己的学生。

  在朱祖谋的帮助下,龙榆生词学大进。先后完成多部著作,朱祖谋欣然为其中的《〈辛稼轩年谱〉订补》、《东坡乐府笺》题签,而在《风雨龙吟室丛稿》中,龙榆生则把由何维朴画的《造词图》放入,表现出尊师重道的美德。1931年夏,龙榆生在读刘半农的《敦煌掇琐》时,发现其中有《云谣杂曲》,大喜过望,马上告诉朱祖谋。朱祖谋取来以往的典籍核对,发现其中除《风归云》前2首两本是重出之外,其余整整20首都是伦敦发现的本子所没有的。朱祖谋同样大喜过望,让龙榆生和杨铁夫与自己一同参校。然而不料情长时短,12月30日朱祖谋竟然因病与世长辞。去世前把遗稿和校词朱墨以及两只砚台双手交给龙榆生,以残病之躯体交待龙榆生继续治词事宜,并委托著名词人兼画家夏敬观画成《上彊邨授砚图》,记下授砚的情景。朱祖谋病重期间,龙榆生反复前往看望。二人情意连连,令人感动。授砚之事对龙榆生影响极大,也使龙榆生终生服膺词学,并把它发扬光大,终成自己一家之学。

  关于朱祖谋为龙榆生授砚之事,又有吴湖帆1932年绘成《受砚庐图》,汤定之1934年绘成《上彊邨授砚图》,徐悲鸿1935年绘成《彊邨授砚图》,方声洞之妹方君璧1943年绘成《彊邨授砚图》,俞陛平女弟子蒋慧也于同年绘成《彊邨授砚图》,夏敬观1948年再绘《彊邨授砚图》共7幅。还有许多诗词界名宿,夏敬观、陈衍、叶玉麟、潘飞声、谭祖壬、邵章、夏孙桐、曹经沅、李宣龚、李宣倜、王兆镛、石光瑛、胡汉民、吴则虞、向迪琮、梁鸿志、俞平伯等赞许朱祖谋传承词学,龙榆生尊师重道之意,先后为授砚图题诗作词,在文坛传为一段佳话。如俞平伯《减字浣溪沙·为榆生题《彊邨授砚图》云:“白发天南旧史臣,弘文不起砚田贫。师门风义石交亲。历眼海桑如转毂,生花词笔又传薪。还教芳翰溯前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