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剥人皮的纳粹女魔头伊尔斯·科赫,她的最终结局是什么?

2019-02-12 11:17:01 编辑:qy 首页

  千万不要被这位德国少女的外表所迷惑,美国无罪释放了这个恶魔,但是德国人却不会饶恕她。

  在纳粹德国为,种族屠杀建立的集中营中,从不缺少灭绝人性的刽子手。阿道夫·艾希曼,约瑟夫·门格勒这样的名字早已为大众所知。事实上,纳粹集中营并不缺少女性看守以及服务人员。而伊尔斯·科赫是这群人中的“佼佼者”。她的残忍与罪行令人发指,被集中营受害者们称为“布痕瓦尔德的娼妇”以及“人皮夫人”。

image.png

  1906年9月22日,“人皮夫人”出生在德累斯顿——一个日后因毁灭而闻名于世的城市。她的身世并不显赫,其父是一个工厂的小领班。和很多德国女孩子一样,她待人有礼貌,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在她15岁的时候她去了会计学校。待到其毕业时已经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在德国重振经济的大潮中作为一个会计谋生。

  她人生真正的转折点是在30年代。当希特勒独掌大权开始搞事时,她和当时许许多多的德国青年一起被希特勒的谎言所迷惑,加入了纳粹党,在即将爆发的战争中成为纳粹的走卒。起初,他们的斗争目标是魏玛共和国政府人士以及其它民主政党人员,而当纳粹党大权独掌的时候,他们的矛头便直指德国境内的少数人,尤其是犹太人。

  作为一个会计,德国经济的疲软自然无法逃脱伊尔斯的眼睛。和千千万万德国人一样,她已经对魏玛失去了希望,而是听信希特勒的话,投身所谓的“复兴德意志”之中。也正是在纳粹党中,她认识了卡尔-奥托·科赫——她未来的丈夫,同样是十恶不赦的刽子手。1936年这一对魔鬼正式结婚。

image.png

  次年,卡尔-奥托成为了德国境内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指挥官。这个集中营是德国境内最早,最大的集中营之一,仅仅比同样臭名昭著的达豪集中营稍晚投入使用。而其标语“每个人都能得到他该得到的”,同奥斯维辛那句“劳动创造自由”一样是纳粹分子无耻的谎言!科赫跟随他的丈夫一道去了布痕瓦尔德,在那里她顺理成章成为了女性看守以及指挥官夫人。

  在随后的数年中,这个名字代表着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最令人恐惧的纳粹魔头。她在任上第一件事便是动用25000美元的巨款修建了一座室内体育馆,以便她能在那里练习骑马。而这笔钱毫无疑问是从囚犯那里抢劫,搜刮而来。早年的会计学业以及工作生涯没有教会她勤俭节约,反而助长了其奢靡作风。

  然而,尽管她兴建了一座体育馆,她却并不常使用它,同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馆内纵马比起来,这个女人更喜欢骑着马像女王一样在营地里晃悠。据布痕瓦尔德的幸存者们战后指控,伊尔斯会对任何她看不顺眼的囚犯举起她的马鞭,同时嘴里夹杂着各种难以想象的污言秽语。仿佛这些囚犯是古代领主的奴隶。而更让人生气的是,当她连哄带骗地将儿童送进毒气室时,你无法从她脸上观察到一丝的不安,她的脸上挂满了同亲朋好友聊天时那样的笑容。

image.png

  当集中营于1945年4月11日被美军解放的时候,美军发现了数目不菲的精致“工艺品”包括装帧精美的书籍,花纹绚丽的灯罩,以及栩栩如生的缩小人头像。可是谁又能想到,每一件这样的艺术品上,都有一个或多个被迫害致死的囚犯冤魂!灯罩以及书本的封皮,全都是用人类的皮肤制成,而那人头像则更为恐怖,它是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工艺,用一颗苏联战俘的头颅做成。

  而这些毫无疑问都是伊尔斯·科赫的“杰作”。她也成了现实版的“人皮夫人”。幸存者们发现,他们中一些身上有纹身的同伴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失踪”,这些人自然是伊尔斯的猎物。更有囚犯认为当集中营司令官卡尔-奥托不在时,伊尔斯会将这些有纹身的囚犯带走,在强迫同她发生关系后割下他们的皮肤,然后将尸体扔进焚化炉烧毁。

  1943年8月,伊尔斯同她的丈夫在布痕瓦尔德被德国当局逮捕,这当然不是法西斯发善心,认为他们有悖人性,而是因为他们挪用从囚犯身上抢劫到的钱款中饱私囊。然而,即使是负责搜查取证的纳粹人员也没有发现伊尔斯那些不同寻常的“藏品”。伊尔斯宣称这些灯罩和书本封皮是用山羊皮做的。

  ▲image.png

  她的丈夫卡尔-奥托被德国法院判处死刑,1945年4月5日在布痕瓦尔德执行枪决(6天后布痕瓦尔德被美军解放)。此时的伊尔斯已经在1944年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她搬到路德维希堡的一个小镇上生活。当1945年胜利日到来,盟军开始清算纳粹所犯下的战争罪行时,伊尔斯·科赫由于幸存者的举证而重新遭到美军逮捕。

  在1947年受审时,她宣称自己已经怀有八个月身孕。此时她已经41岁了,而在受审之前她几乎没有接触过任何人。有鉴于此,美军宣称其“教唆并参与了在布痕瓦尔德的屠杀”,事实上很多令人发指的罪行都是由她提出,而更多时候她是执行者。因此她被判处终身监禁。

  早在他们夫妻二人被捕之前,她就同卡尔-奥托育有一子,第二个孩子的父亲是谁仍没有定论,为了避免孩子因为父母的原因遭人唾弃,他们都被送到别的家庭。而他的第一个儿子在德国战败时自杀。

  仅仅在她被定罪两年后,美军当局就以“证据不足”为名对伊尔斯减刑。这名纳粹著名女魔头在被关押仅仅两年后就被释放。然而天理昭彰,已经看清纳粹本质的德国人重新逮捕了她。在1951年1月15日的审判中,法庭用长达111页的审判书缺席判处伊尔斯犯有“反人类,屠杀,故意伤害罪”,终身监禁不得保释。1967年9月1日,犯下罄竹难书罪行的伊尔斯在监狱自杀,她的儿子第二天发现了她的尸体。而伊尔斯本人被埋葬在监狱内一个不起眼的土坑里,就这样被慢慢遗忘在历史的角落。

image.png

  如果说门格勒和艾希曼这样的人尚且可以用所谓“遵守命令”来勉强为自己开脱,那么“人皮夫人”的所作所为则是完全出于自己的病态心理。因为即使是希特勒那样的魔头,也很难想像他会将人皮灯罩放在床边安然入睡。

  美国人把她放了,最后还是德国人把她抓了,这是德国让人佩服的地方,优秀的民族。这篇文章我们想要表达的不是这个女人有多么的凶残恶毒,而是德国在战后的反省,他们的这种做法是对二战中自身过错的承认和改正。就像如今德国仍然在严格禁止法西斯思想和标志出现在任何地方一样,而有些国家却厚颜无耻的把他们供在了某个神社。不去反思过错,也不敢正视过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