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赵氏灭族是因为赵庄姬通奸?

2019-02-14 11:04:15 首页

  历史上著名的“下宫之难”,让赵氏遭受族诛之祸,几乎是全族覆灭。

image.png

  而这一春秋史上的重大事件,在《左传》和《史记》中的描述却有着很大的出入,《左传》在记载春秋史事上是极具权威的,而《史记》一直都是以信史而著称。

  《左传》的版本:

  赵朔死后不久,赵庄姬与赵婴齐有奸情的事情败露,赵婴齐被赵同、赵括兄弟逐出晋国。赵庄姬因此怀恨在心,在晋景公面前诬陷赵氏说,“赵同、赵括将要作乱”。与此同时,与赵氏家族早有矛盾的栾氏郤氏家族趁机出面为赵庄姬作证。于是,晋国诛杀了赵同、赵括,并灭其族。当时,赵武跟着赵庄姬住在晋景公宫里。

  《史记》的版本:

  奸臣屠岸贾,为己谋利,屡次刺杀正卿赵盾,未遂。暗中记恨赵氏,但惧于赵盾的权威,不敢作乱。赵盾死后,屠岸贾得势,于是借当年赵盾族弟赵穿弑灵公于桃园的事情,诛杀赵氏。赵庄姬当时已怀有赵朔的孩子,她逃至公宫(晋宗室的宫殿)藏了起来。

image.png

  两个版本,到底哪个是实情呢?

  首先,我们来看“下宫之难”发生的时间。

  《史记·赵世家》记载这一事件发生在晋景公三年,即公元前597年。《韩世家》中也有相同的记载。然而,《晋世家》中却将这一事件记载在晋景公十七年条下,即公元前583年。《史记》自己都自相矛盾了?《左传》记载这一事件是在鲁成公八年,即晋景公十七年,公元前583年。与《史记·晋世家》所载相吻合。此外,据《春秋经》的记载也是公元前583年。我们甚至可以依据《左传·成公八年》的记载,将这一时间精确到晋景公十七年(公元前583年)夏六月。

  其次,关于“下宫之难”发生的原因。

  屠岸贾这个人,《赵世家》言其原为晋灵公宠臣,时任司寇之职,从“贾不请而擅与诸将攻赵氏”一语来看,他应是专擅国政的权臣,但记载晋事甚详的《左传》及《史记·晋世家》中从未有过他的事迹,就是《赵世家》与《韩世家》中除其“灭赵氏”一事外,也不再见有他的踪迹。这么牛的一个人,在史书上居然没有其它的记载,只能说,确实让人起疑。

  而庄姬通奸进谗是否就真的能让赵氏灭族呢?鲁成公六年赵同、赵括参加了晋楚桑隧之役,并积极主战,为晋国争夺霸权尽力。时隔一年,晋景公就因赵庄姬空洞无物的一语而痛下杀手,族灭赵氏,似乎不近情理。它反而使人坚信晋景公之举别有深意,“孟姬之谗”只是他利用的一个借口而已。赵氏遭受“族灭之祸”的原因到底何在呢?

  (1)是赵氏与栾、郤诸旧族的矛盾。

  赵盾独掌晋政二十年,赵氏家族从总体来说发展迅速,然而具体到细节问题,赵盾还是相当谨慎的。在他执政期间,赵氏家族只有侧室赵穿出任卿职,而赵穿又有“晋君之婿”的身份。因此赵穿为卿,赵盾不必过多地承担培植私家势力的责任。

  赵盾去世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赵氏家族势力的发展呈现急躁冒进的势头。赵氏一门三卿,加上能力颇强的赵婴齐,其势在晋国诸卿中仍是首屈一指。赵氏势力的膨胀,未免为其他卿族所侧目,尤其是受到栾、郤二氏的嫉视。赵氏虽然一门三卿,却无任为晋国主要执政者。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赵氏不自检点,就极容易与其它卿族,特别是与执政的栾、郤二氏发生冲突。

  然而,赵同与赵括兄弟恰恰未意识到本家族所处的微妙地位。著名的邲之战,尚未为卿的赵同、赵括公开拂逆众卿之意与楚国贸然交战,结果大败。晋景公十五年,为争夺郑、蔡二国,晋楚之师遭遇于绕角及桑隧,赵同与赵括再次主战,而与荀首等众将佐对立。赵氏在晋国诸卿中已日益孤立,而当政的栾、郤二氏首当其冲地成为赵氏的政敌。所以,当赵庄姬向景公诬告“原、屏将为乱”时,栾、郤二氏便乘机为之出具假证,以图挤垮赵氏。

  (2)是赵氏与晋公室之间的矛盾。

  晋景公三年,邲之战,晋败失霸,赵氏兄弟难辞其咎,但并未受到追究。个中原由,除赵氏与晋公室之间的姻亲关系外,赵氏势力强盛恐怕也是初登君位的晋景公对之容忍的一个重要原因。邲之战后,晋景公鉴于国内卿大夫势力急剧膨胀的形势,产生与楚媾和结盟的愿望。晋景公十二年,晋国把在邲之战中俘获的楚公子羠臣与连尹襄老的尸体送还,楚国也将晋俘知’放还晋国,这显然表明双方均有求成的意愿。然而,赵氏兄弟似乎并不领会景公的意图,张扬跋扈,一味主战。这就难免加剧景公对赵氏的反感。晋景公十三年,晋国擢拔下军将栾书为执政正卿,公室旧支的突兴显然是景公深思熟虑的结果,借此遏制作为异姓卿族代表的赵氏之意图相当明显。到景公十五年,晋国又做出迁都新田的重大政治举动,史书中没有记载晋国迁都的原因,然而据当时的局势来分析,很可能是由于旧都为赵氏等卿族势力所盘踞,景公为打破被动局面而有此迁都之举。很显然,晋景公在谋求与楚结盟的同时,已开始处心积虑地对付国内卿族,族大势盛却不懂得审时度势的赵氏无疑成为景公首要打击的目标。迁都二年后,“下宫之难”爆发。

  (3)是赵氏内讧。

  赵盾让嫡引发了赵氏家族内部嫡庶地位的变化,赵盾一支从此自居于赵氏庶子的地位。而庄姬出身公室,身份高贵,从以后事态的发展来看,她对于沦落为赵氏支庶显然心怀不满。赵同、赵括与赵婴齐兄弟的反目,显然是因为赵婴齐与赵庄姬的亲密关系引起了赵括兄弟的猜忌。赵氏内讧不休,遂为他人所趁,“孟姬之谗”点燃了“下宫之难”的导火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