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鸿志的出身如何?本可以成为长乐的骄傲,却因为选择了另一条路而臭名昭著

2019-02-19 10:04:38 首页

  宝宝们都知道,咱长乐人杰地灵,历史上的名人不在少数,除去像冰心郑和这样的代表人物不说,也有许多令人骄傲的英雄。他们代表了长乐,传递了正能量。

  但今天,小编要讲的这个长乐人很特殊,作为典型的反例,他遗臭万年。他便是历史上最著名的汉奸之一——梁鸿志。

  1

  他的出身

  梁鸿志,字众异,暮年号迂园, 祖籍福建长乐。梁鸿志是清末两江总督、楹联大师梁章钜的曾孙,也像其曾祖父一样,梁鸿志于1882年出生于福州城里。可惜的是,梁章钜官声、文名都很好,梁鸿志却是臭名昭著的大汉奸。不知梁章钜九泉之下有知,当作何感想?

image.png

  梁鸿志的父亲梁佟年(为福州大收藏家林寿图长婿),也是清朝官员。梁鸿志6岁那年,梁佟年受清政府派遣,到日本长崎领事馆任职。自幼聪明好学的梁鸿志跟随父母来到长崎,开始在梁佟年督促下读书习字,成绩优异。在长崎居住了大约两年时间,梁鸿志随任满的父亲,全家又回到中国。不久父亲梁佟年病故。

  1903年,梁鸿志参加清政府举行的乡试,一举夺魁,高中举人。

  1904年,梁鸿志进京参加全国会试,却名落孙山。

  1905年,正当梁鸿志准备参加下一次会试时,清政府废除了科举考试。

  就是自1906年起,取消科考。

  于是,在中国实行了1300年的封建社会选拔人才制度被废除,梁鸿志企望通过科举做官的想法落空了。他只好打点行装,来到北京,进入当时中国的最高学府——京师大学堂求学。

  2

  他的汉奸之路

  1905年末

  在京师大学堂学习的梁鸿志,开始涉猎大量文史典籍,学业日益精进。他曾师从著名的福建诗人陈衍学诗,所作诗词在当时诗坛颇负诗名。由于梁鸿志才华出众,为人狂傲,很快成为京城学界的名人,故以苏东坡自许。

  1908年

  梁鸿志自京师大学堂毕业后,历任学部职员、山东登莱胶道公署科长。

  1909年

  梁鸿志调往奉天优级师范学堂任教员,很快又回到北京学部任职。

  1912年1月1日

  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孙中山被选为临时大总统。2月12日,清帝宣布退位,孙中山依约解职,让临时大总统一职给袁世凯。3月13日,袁世凯任命唐绍仪为国务总理。梁鸿志重回北京,在唐绍仪的国务院内任职。

  1916年4月23日

  袁世凯任命段祺瑞为内阁总理。6月6日,复辟失败的袁世凯在全国人民唾骂声中死去。这样,段祺瑞继1913年两度代理国务院总理之后,再次担任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组织责任内阁,皖系势力逐渐形成。此时,梁鸿志经同乡曾毓隽和陈征宇的举荐,投靠到段祺瑞的门下,出任国务院秘书。

  1918年

  梁鸿志任参议院议员兼秘书长,次年9月,兼任京畿卫戍总司令部秘书长,成为安福系骨干分子。

  1919年5月4日

  中国外交在“巴黎和会”上失败的消息传到北京,“五四”学生爱国运动爆发,段祺瑞袒护卖国的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三人,并主张在“巴黎和约”上签字。

  1920年7月14日

image.png

  直系军阀吴佩孚讨伐段祺瑞,第一次直皖战争爆发。仅仅数日,段祺瑞战败下野,被迫退出北京。7月29日,直系首领曹锟、吴佩孚通过徐世昌大总统下令通缉徐树铮、段芝贵、梁鸿志、李思浩等“十大祸首”。梁鸿志提前得到消息,躲进了东交民巷日本使馆内。

  1922年10月,梁鸿志逃往天津避居。有一天,梁鸿志家里,经朋友介绍来了一个古董商。古董商从随身携带的小皮箱里,取出一件宝物,送给梁鸿志鉴定。这件宝物放在一个匣子里,被一方黄色的锦缎包得严严实实。梁鸿志打开仔细看,是一幅古画:唐代大画家阎立本的《四夷朝贡图》。阎立本的画能传到民国初年的不多,特别是这幅《四夷朝贡图》,梁鸿志以往只在史书上看到一些记载,懂得这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但在古董商面前,梁鸿志故意贬低此画,轻描淡写地指出:《四夷朝贡图》是一幅名画,但不过是一幅后人临摹的赝品,收藏价值不大。那个古董商因为急于出手,便请梁鸿志代为寻找买主。

  结果,梁鸿志以半骗半买的方式,将国宝级《四夷朝贡图》弄到了手。没过几天,梁鸿志又将这幅画转卖给一个叫岩崎的日本富商,从中轻松赚得巨款30万银元。加上之前段芝贵任京畿卫戍总司令、梁鸿志任秘书长时期,梁鸿志在司令部分赃获得50万元巨款,转眼就成了百万富翁。这使梁鸿志拥有了南下苏杭、北上大连,四处游玩的资本。

  梁鸿志作为一介文化人,除《四夷朝贡图》外,还收藏颇多古代珍籍秘集。他的藏品中最为珍贵的是33封宋朝人的书信,其中甚至有稀世珍品——苏东坡和辛弃疾的亲笔信。按今天的市价,价值应在数亿人民币之上。为此,梁鸿志颇为自得地把自己的书斋命名为“三十三宋斋”。很遗憾,梁鸿志的33封宋人书信据说后来落入戴笠手里,不知所踪。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皖战争爆发。这一次战争,由于直系将领冯玉祥阵前倒戈,从前线撤回军队到首都,发动北京政变,驱逐逊帝溥仪出宫,导致直系崩溃,战局逆转。说起来,冯玉祥虽为爱国人士,北洋时期,也算“春秋无义战”。可作为军人,他不止一次在关键时刻,临阵倒戈,充当叛将,亦为人所不耻。也由此,冯玉祥可是害惨了直系首领,结果是曹锟尴尬被囚,吴佩孚仓皇逃跑。

  1924年11月24日,曾经落败的段祺瑞东山再起,又进北京城,宣誓就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临时执政(相当于总理)。志得意满的段祺瑞上台后,任命梁鸿志为政府秘书长。爱做官的梁鸿志非常高兴,立即把家从天津搬到北京,在城西租下一套宽大的四合院住下来。凑巧的是,梁鸿志租住的这套房子,是原清末名士杨度在给袁世凯当幕僚时——帮助袁世凯复辟称帝——住过的房子。梁鸿志听说后,赶忙自写了一副对联挂在大门口:

  “旁人错认杨雄宅;日暮聊为梁父吟。”

  这真是口气不小,因为谁都看得清,梁鸿志在这副对联中,把杨度比作汉代的才子杨雄,把自己比作三国的才子诸葛亮。梁鸿志的自负由此可见一斑。

  1925年11月28日,由于梁鸿志在秘书长任上积极协助段祺瑞执行亲日政策,北京工人学生举行大示威,梁鸿志在北京的住所被北京市民捣毁。

  1926年4月9日,冯玉祥手下的鹿钟麟派兵包围国务院,宣布段祺瑞罪状,电请吴佩孚入京主持一切。段祺瑞及安福系要人逃入东交民巷法使馆,段祺瑞执政府被推翻。4月20日,段祺瑞通电再次下野。梁鸿志也随段祺瑞之后被迫辞职,再次避居天津、上海、大连等地。

image.png

  1937年“七七”事变后,梁鸿志在此国难当头之际,却避居杭州,两耳不闻窗外事,整天在寓所内读书做诗。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军侵占南京,推行“以华制华”的政策,准备在南京成立傀儡政权。梁鸿志急不可耐地通过其好友李思浩的关系,与日军当局挂上钩,在上海新亚酒店成立筹备处。因此,有人说梁鸿志是像周作人一样,稀里糊涂当汉奸,这是不确的。应该说,梁鸿志是心甘情愿,在上海主动找上日本人去当汉奸的。因为梁鸿志这人在政治上总是爱出风头,不甘寂寞。

  1938年3月28日,在日本人的直接操纵下,以梁鸿志为首的“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在南京宣布成立,梁鸿志、温宗尧、陈群等三派人马粉墨登场,管辖苏、浙、皖三省和宁、沪两个特别市。“维新政府”下设行政、立法两院,没有设主席。行政院是首院,梁鸿志任行政院院长,下设八部一厅三局。

  但是日军顾问部与梁鸿志签订的机密协定确定了法则:“维新当局”未经与顾问和谈,不得施行其政务。行政院集会内容及决议案,均由顾问事先按日方定见定调,甚至连伪政权这群汉奸的饮食起居,也要受到日本顾问的监督。

  1938年9月22日,梁鸿志的伪维新政府和以王克敏、王揖唐等为首的华北伪临时政府又在北平成立“中华民国政府联合委员会”,王克敏任主席,梁鸿志任委员,筹备成立中央政权。“联委会”宣布实行反共方针,及不承认国民政府,与日本紧密合作的政策。

  1939年5月,梁鸿志向日本借贷基金,设立华兴银行,大量发行华兴券,搜括民财,造成沦陷区内人民生活痛苦不堪。同年,梁鸿志“升职”,出任汉奸组织“大民会”总裁。聘日本人松室孝良为顾问,标榜“恢复旧道德,振兴民德主义”,提倡“反共、倒蒋、救国”主张,企图化解中国人民的反日情绪。梁鸿志还先后签署了出卖中国铁矿、铁路、航空、电气、通讯、水电等权益的“纲要”和“协定”,使日本帝国主义得以控制华中的工业、交通和运输,为日本侵略者掠夺中国各种资源及人力、财力提供方便。

  1940年3月,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后,伪维新政府解散,梁鸿志出任汪伪政府监察院院长。

  3

  被枪决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汪伪政府解散。9月,国民政府在全国范围内肃奸,梁鸿志名列通缉名单,梁鸿志带着两妾和幼女匿居苏州浒墅关。

  1945年10月2日,梁鸿志被国民党军统局特工发现踪迹,在姑苏被捕,押解上海,送到福履理路楚园关押作了“楚囚”。

  1946年6月25日,梁鸿志以汉奸卖国罪被判处死刑。梁不服上诉,10月24日被驳回,维持原判。

image.png

  1946年11月9日中午11点钟左右,主办检察官戴荣铎去提篮桥监狱负责行刑。当法警进入“忠”字监,通知梁鸿志外出时,梁误当是家属接见。于是他把衣裤换得整整齐齐,外穿黑条哔叽夹袍,灰绸扎里长裤,脚穿浅色麻纱丝袜,外登黑布缎鞋来到监狱刑场,这才明白死期已到。梁鸿志要求让他回牢房整理遗物,不被批准,但是戴荣铎检察官表示,可以留下遗言。于是梁鸿志走到布置好的书桌旁,在身上摸出精美的“茂娜”挂表一只,置于桌上,戴上老花眼镜,磨墨凝神,提笔疾书,写下遗书共计10行纸3张,并标出每页页数。遗书写毕,梁鸿志又给蒋介石写信,两者共花去时间1小时15分突然收笔,因为梁鸿志看见表上时间快到12点:

  “马上掷笔而起,对法官说:‘快12点了,不敢误法官用饭。’于是对法警说:‘走吧,谢谢你们。’”

  提篮桥监狱照惯例为临刑囚犯准备了酒菜,梁鸿志哪有心思动筷子?他直接进入执行区,慢慢坐入行刑椅上。梁鸿志面南背北,仰天闭目,口中喃喃自语:“快到六十四,行步移法场......”

  这时,上海高等法院检察处警长李洪英、胡庭华立于梁鸿志的行刑椅两旁,法警王骏骅用驳壳枪对准梁的后脑,“叭”的一枪,梁应声倒于行刑椅之左侧,时间为13时20分。梁鸿志的尸体于当天下午送往沪西胶州路上海验尸所检验后,发还梁鸿志的家属处理。

image.png

  1946年11月9日梁鸿志被押赴提篮桥监狱刑场枪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