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瑗的情感生活如何?两次婚姻都不完美,却是一位好母亲

2019-02-25 10:47:55 首页

  《我们仨》 是钱钟书妻子杨绛所著散文集,作品讲述了一个单纯温馨的家庭几十年平淡无奇、相守相助、相聚相失的经历。作者杨绛以简洁而沉重的语言,回忆了先后离她而去的女儿钱瑗、丈夫钱钟书,以及一家三口那些快乐而艰难、爱与痛的日子,《我们仨》写尽了她对丈夫和女儿最深切绵长的怀念。钱钟书先生和他的妻子杨绛的婚姻可谓佳偶天成,不但夫妻恩爱,还白头到老,是那个时代的真正幸福婚姻的楷模。也许是因为他们的婚姻太过幸福了,他们唯一的女儿的婚姻却总是不那么尽如人意,也许这世界不可能把所有的幸福集中在一家子里。

image.png

  钱瑗,1937年5月生于英国牛津,是钱钟书和杨绛唯一的女儿,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教授。 钱瑗出生之时,钱钟书与妻子杨绛正在法国巴黎大学从事研究工作,次年即带着一岁的女儿回国,被清华大学破例聘为教授。钱瑗没有兄弟姐妹,钱钟书早就对杨绛说了,“我不要儿子,我只要女儿——只要一个,像你的。”女儿出生后他又说道:“我们要是再生一个孩子,如果比阿瑗好,我们喜欢那个孩子,不喜欢阿瑗了,阿瑗若不是太可怜?”于是他们夫妻就决定只要钱瑗这一个孩子,他们家就“他们仨”。钱瑗小时候十分乖巧、听话,思维灵活,视野开阔。长大后,她会照顾、陪伴父母,会像“妈妈”一样管着母亲,始终是父母的安慰和骄傲。

  钱瑗的第一任丈夫名叫王德一,两人是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时认识的,当时两人都是学校美工队的成员,负责画画,并且都非常有才情。毕业后,两人又同时留校做了老师,1968年两人结婚,婚后钱瑗夫妇俩的婚姻生活非常幸福,王德一是个老实人,与钱钟书、杨绛夫妇的关系也非常亲密,杨绛还亲手帮王德一理过发。但之后被安上罪名不断地遭到批斗,最终不堪其辱在隔离室北面窗户的暖气管上自杀身亡。

image.png

  王德一去世后,直到1974年,钱瑗才与第二任丈夫杨伟成结婚。杨伟成出身名门,其父杨宽麟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结构工程师。杨伟成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是全国知名的建筑设备专家,他比钱瑗大十几岁,在跟钱瑗结婚时,他已经有了一儿一女,他和前妻生的的儿子已经18岁了。都说组成家庭矛盾多,相见容易相处难,继母的确不好当。但是当上了继母的钱瑗努力和杨伟成的两个孩子处好关系,她的继子、继女都很爱她。继子还写文章赞扬她,在《我们的钱瑗》 中,她的继女、继子分别撰文深情回忆了与钱瑗在一起度过的二十多年的幸福生活。两人在文章中同时回忆了在钱瑗生病前的“温馨周末”:“钱瑗是个很随和的人,说话柔婉。那时候每到周六,钱瑗都会从北师大到灯市口一路买好吃的东西给他们吃,为了不跟子女们产生代沟,每当没时间看电视时,钱瑗就会提前看好电视报,然后“一本正经”地与子女们讨论电视剧情节”。

image.png

  1997年3月4日,北师大博士生导师钱瑗教授病逝,终年59岁。钱瑗的两次婚姻都没有子女,第一次婚姻太短暂,第二次婚姻她和第二任丈夫年纪都很大了,不适合生育。但她无疑是一位负责任的好母亲。1998年,杨绛的丈夫钱钟书逝世。杨绛送走了女儿,送走了挚爱的丈夫。她曾感叹道:“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在人生的伴侣离去四年后,92岁高龄的杨绛用心记述了他们这个家庭63年的点点滴滴,结成回忆录《我们仨》。2016年5月25日,杨绛逝世,享年105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