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柳的后人朱长龄与昆仑掌门何太冲武功谁高?

2019-03-13 14:41:13 首页

  朱长龄于1352年大年初一首次出场,其时四十余岁,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儿朱九真。此时,离神雕结束已将近百年,大理也已国破数十年。朱长龄是一灯大师坐下高徒四弟子朱子柳的曾孙,外号“惊天一笔”,在整个江湖都小有名气。(朱长龄道:“我朱家世代相传,以侠义自命,你高祖子柳公辅佐一灯大师,在大理国官居宰相,后来助守襄阳,名扬天下,那是何等的英雄?……”)

  朱长龄一家与武修文的后代武烈一家隐居昆仑山,结成“朱武连环庄”(朱家庄僻处西域昆仑山中),在西域小有名气。虽然是射雕前五绝硕果仅存的一脉,朱长龄却带着妻小住在遥远的昆仑山,远离纷争中原,足见其归隐之心颇重。但是,张无忌的意外出现,却唤起了这位“隐者”对“武林至尊”的期盼,引出一场阴谋。

blob.png

  张无忌将杨不悔交给杨逍后,一路狂奔,慈悲之心一发收藏了一只受伤的小猴,却遭致一群恶犬的围攻,阴差阳错的到了朱武连环庄,成为小姐朱九真的仆役小厮。在日夕相处中,又阴差阳错的暗恋上了朱九真,但却在大年初一那天卷入了朱九真、卫璧、武青婴之间的感情纠纷,不小心使出“武当长拳”,被闻讯赶来的朱长龄看见,并轻易的被问出了来历,迅速陷入了朱长龄所设计的局中。

  虽然阴险狡诈,但朱长龄一出场的举动和言语,却是发自内心的,我们可以看到两雕侠义精神在其身上的遗风,也能感受到其作为一灯传人的自豪:

  ——蓦地里听得一个威严的声音喝道:“且慢!”蓝影晃动,有人窜到,举手挡开了卫璧这一掌。……朱长龄横眼瞪着女儿和卫武二人,满脸怒火,突然反手拍的一掌,打了女儿一个耳光,大声喝道:“好,好!朱家的子孙越来越长进了。我生了这样的乖女儿,将来还有脸去见祖宗于地下么?”(朱长龄应该是看出了张无忌的“武当长拳”的,但肯定猜不到张无忌就是张翠山的儿子,不知道张无忌知道屠龙刀,知道谢谢下落吧,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救人是出于真心,掌掴女儿也完全是对祖宗和自己颜面的维护)

  ——朱长龄道:“我朱家世代相传,以侠义自命,你高祖子柳公辅佐一灯大师,在大理国官居宰相,后来助守襄阳,名扬天下,那是何等的英雄?那知子孙不肖,到了我朱长龄手里,竟会有这样的女儿,三个大人围攻一个小孩,还想伤他性命。你说羞也不羞,羞也不羞?”他虽是呵责女儿,但这些话卫璧和武青婴听在耳里,句句犹如刀刺,均觉无地自容。(言语之间,流露出了朱长龄对于“一灯大师传人”、朱子柳后裔身份的自豪和珍惜)

  ——朱长龄道:“这位小兄弟拳脚不成章法,显然从未好好的拜师学过武艺,全凭一股刚勇之气,拼死抵抗,这就更加令人相敬了。你们三个却如此欺侮一个不会武功之人,平日师长父母的教诲,可还有半句记在心中吗?”(对张无忌的评价是中肯的,对朱九真等人的批评也是恰当的,直到这个时候,朱长龄是还没有将张无忌和屠龙刀联系在一起的)

  但是,在得知张无忌的真实身份后,朱长龄侠义的一面迅速消失,阴险狡诈的一面开始展现,并成为主导,可见朱长龄虽有侠义之心,但却是有限的:

blob.png

  ——朱长龄越听眉头越皱,听女儿述说完毕,厉声喝道:“这位张兄弟义救小猴,大有仁侠心肠,你居然拿他当做厮仆。日后传扬出去,江湖上好汉人人要说我‘惊天一笔’朱长龄是个不仁不义之徒。你养这些恶狗,我只当你为了玩儿,那也罢了,那知胆大妄为,竟然纵犬伤人?今日不打死你这丫头,我朱长龄还有颜面厕身于武林么?”(皱眉头、厉声喝、张兄弟,这些细节生动的展现了朱长龄的心理变化,他已经开始在设局了)

  ——朱长龄忙道:“小兄弟,你怎可叫我为老爷?我痴长你几岁,最多称我一声前辈,也就是了。”张无忌道:“是,是。朱前辈。这件事须也怪不得小姐,她确是并非有意的。”朱长龄道:“你瞧,人家小小年纪,竟是这等胸襟怀抱,你们三个怎及得上人家?大年初一,武姑娘又是客人,我原不该生气,可是这件事实在太不应该,那是黑道中卑鄙小人的行径,岂是我辈侠义道的所作所为?既是小兄弟代为说情,你们都起来罢。”(如果是杨过,面对朱长龄反差巨大的前倨后恭态度,可能已经生疑的,并开始思考为什么,可惜这里是张无忌)

  ——在这二十余日的养伤期间,朱九真常自伴在张无忌床边,唱歌猜谜、讲故事说笑,像大姊姊服侍生病的弟弟一般,细心体贴,无微不至。张无忌伤愈起床,朱九真每日仍有大半天和他在一起。她跟父亲学武之时,对张无忌也毫不避忌,总是叫他在一旁观看。朱长龄曾两次露出口风,有收他为徒之意,愿将一身武功相传,但见他并不接口,此后也就不再提了,但待他极尽亲厚,与自己家人弟子丝毫无异。(如果是杨过,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只怕早已经明白对方想从自己这里获取什么了)

blob.png

  ——朱长龄放声大哭,叫道:“真儿,真儿!咱们的大恩人张五爷,张……张五爷……他……他……已死了!”朱九真惊道:“那怎么会?张恩公……失踪了十年,不是已安然归来么?”姚清泉呜咽着道:“咱们住得偏僻,讯息不灵,原来张恩公在四年多以前,便已和夫人一齐自刎身亡。我还没上武当山,在陕西途中就已听到消息。上山后见到宋大侠和俞二侠,才知实情,唉……”张无忌越听越惊,到后来更无疑惑,他们所说的“大恩人张五爷”,自是自己的生父张翠山。(张恩公、失踪十年、和夫人一齐自刎身亡,如果是杨过,只怕不但已经明白朱长龄想从自己这里套取谢逊和屠龙刀的下落,而且已经开始“反设局”)

  也很奇怪,武家祖先是郭靖的徒弟,朱家也是守襄阳的助手,都不知道屠龙刀的真正秘密吗?

  抢屠龙刀难道只是图屠龙刀的锋利?

  可就算知道秘密,就算降龙十八掌给他们,依他们的水平,能学降龙十八掌吗?

  毕竟他们祖先是郭靖弟子,却一掌都学不会啊!

  人贵自知之明啊!

  可见这两家人都没有自知之明!

  ……

blob.png

  客观而言,朱长龄所设的这个局实在一般,从一开始就漏洞百出,如果遇到杨过,朱长龄一定会死得很惨,更不用说遇到带着蓉儿的郭靖了。很遗憾,他所对付的是张无忌,如此破绽百出的陷阱,也只差一步就达成了目标。如果不是朱九真怀春太深,张无忌肯定会乖乖的带着他们上冰火岛,虽然这些人不一定对付得了瞎了眼却握着屠龙刀的谢逊。但是,朱长龄的“侥幸”成功,却彻底埋葬了“两雕”,也断送了自己的老命。

  朱长龄是会一阳指的,自然也兼具一灯大师所传的内功根底,也许还有先天功。

  这些,在一灯大师那里都是称雄一时的绝学,足以和天下任何英雄抗衡。但是,就是这些能和当年东邪西毒北丐中神通并驾齐驱的武学,到了朱长龄(其实也包括一灯大师坐下四大弟子)手里却变得平庸无奇,由此可见,能不能成为绝顶高手,好武功并非充要条件。

  如果一阳指的四品是六脉神剑的基础,一灯大师登峰造极一阳指是一品,二品的话,朱长龄最多5品一阳指啊!

  屠龙刀里的降龙十八掌,甚至包括九阴真经,其实也不过和一阳指基本一个级别。所以,即便朱长龄拿到了屠龙刀的秘密,也不见得能提升到哪里去。

  朱长龄的问题,印证了王重阳周伯通的那句话:功夫练不到绝顶,不是武功问题,而是胸怀问题,是境界问题。

  这个扶不起的朱长龄,在张无忌面前彻底埋葬了两雕的辉煌,却引出了属于倚天江湖标志的全本九阳神功。

blob.png

  但是好歹金庸亲笔写了朱长龄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朱长龄住在昆仑山,昆仑山有魔教,有昆仑派!

  朱长龄能在这里安家一百多年,显然武功还是不错的!

  朱长龄,一阳指,一流高手,与昆仑派何太冲武功大致相当,远差灭绝师太!武烈,不如朱长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