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为什么日本出现过那么多位女天皇?

2019-03-14 13:19:21 首页

  古代女性的尊崇地位

  日本的原始社会素来盛行女性崇拜,女性也经常处在权力的核心位置。中国人最熟悉的日本神明——“天照大神”,就是一位女神。她被尊崇为日本皇室的祖先,也是神道教的最高神明,天皇家族的始祖就被归为一位女性。

image.png

  玩过《三国群英传》的朋友可能都熟悉位于东瀛三岛的一股势力的领袖——卑弥呼。这伙势力就是在大和王朝与天皇制度出现之前,日本列岛实力最强的邪马台国。中国史书《魏志·倭人传》记载卑弥呼“事鬼道,能惑众。”,她应是一位女巫出身的一国之主。据传卑弥呼死后,立了男性为王,国内大乱,人们似乎认为女子为王更为合适,于是又立卑弥呼的宗女台与为王,国内又恢复平静。

  在天皇制度确立之后(当时叫“大王”,689年第40代天武天皇制定《飞鸟净御原朝廷令》始有“天皇”一称)又有神功皇后、间人皇女、饭丰青皇女摄政代行天皇之职,不过这一现象并不奇怪,中国也有吕后慈禧等女强人代摄国政。

  变化出现在592年,第33代推古天皇(在位592-628)即位,她是第一位正式的女性天皇。从592年到770年第48代称德天皇病逝,不足200年的时间里,日本先后出现了8代6位女性天皇,共计在位近90年,这一时期也被称作“女帝时代”,其中皇极天皇孝谦天皇更是在退位后重祚皇位。要注意到,这一时期大致处于飞鸟时代(6世纪末-710)与奈良时代(710—794),该时期天皇还是掌握实权的,不同于后世幕府时代,天皇只是架空的虚君。

image.png

  第一位女帝——推古天皇雕塑

  女帝多出的原因大致是因为当时的皇位继承制度尚不严格。兄终弟及和父死子继两种继承方式并存,继承制度混乱。而皇室的婚姻制度也相当混乱,叔侄婚、舅甥婚、兄妹婚非常常见。女帝往往以皇后或准皇后的身份,当皇子年龄太小,不能马上即位时,起到皇位继承中的过渡作用,因此人们也习惯称女帝为“中天皇”。

  比如第一位称帝的推古天皇,她是第29代钦明天皇的皇女,31代用明天皇的同母妹妹。十八岁时被异母兄第30代敏达天皇纳为妃,23岁被立为皇后,30岁敏达天皇去世。用明天皇也在即位不足两年后去世。推古天皇的异母弟,第32代崇峻天皇被苏我马子暗杀后,皇室面临无人继承的危机。这样推古天皇以先帝皇后的身份即位,成为第33代天皇,从而保证了政局稳定和皇统延续。推古天皇之后理应是她的侄子,中国人非常熟悉的“圣德太子”即位,结果推古女帝过于长寿,活活把圣德太子熬死了,这使得圣德太子始终以“太子”身份闻名于世。

  女帝即位带有明显的母系社会遗存的特点,但它使得皇权不至于落入旁支,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皇室内部权力斗争中的自相残杀

  女帝执政所取得的成就并不比男性天皇少。还是推古天皇,在位36年间,极力支持以圣德太子为主导的改革,603年颁布《冠位十二阶》、604年制定《十七条宪法》,确立了以天皇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制度,抑制地方豪强;同时,607年派出小野妹子一行作为遣隋使,学习大陆的先进文化。一系列改革也被称为“推古改革”。

  又如,第41代持统天皇(在位686-697),着手完善其叔父亦是丈夫的天武天皇制定的《飞鸟净御原朝廷令》,并正式颁布实施,任太上天皇时期又颁布“大宝律令”。一系列法令主要包括,完善全国户籍编制工作,落实“班田制”的基本土地制度。建立国、郡、里三级地方行政体制,设置京城左、右京职,及摄津等重要地区的特别行政机构,基本上完成了日本律令制的建设,让国家走向制度化道路,巩固了中央集权。持统天皇还下令迁都藤原京,这一日本最初按照条坊制布局的中国式都城。

  进入平安朝后日本长达859年没有再出现女性天皇。江户时代又出现109代明正天皇(在位1629-1643)和117代后樱町天皇(在位1762-1770)两位女性天皇。两位女天皇政绩均不多,但明正天皇是德川家康的曾外孙女,任内缓和了朝廷与幕府之间的紧张关系。后樱町天皇是目前为止最后一位女天皇,她是著名的歌人,有上千首和歌传世。

  未来会再出现女天皇吗?

  明治维新后围绕女性能否继承皇位问题,争论持续不断。按1876年起草的《日本国宪按》与1884年草拟的《皇室制规》,都表示当皇族中男系断绝时,皇族女系可继承皇位;男系断绝时,先传皇女,无皇女再传皇族中其他女系。但反对女性即位的声音一直存在,主要理由如下:

  1.日本历史上的女性天皇不过是一时代理皇位而已,如果女性天皇即位,则皇子将继承女天皇配偶者姓氏,皇系旁移。

  2.当时女性没有选举权,而最高权力却可由女性担当,不合法理。

  3.历史上的女帝或终身不婚,或丧偶,其即位均是等待未成年皇子长大,与欧洲女王制度有本质不同。因此诸法均可学习欧洲,唯独皇室继统之事,不可模仿欧洲制度。

  4.若女帝不许结婚,违背天理人伦;如果结婚,则有皇婿存在,男尊女卑的情况下,皇婿的存在有损女帝尊严,同时存在皇婿干政的隐患。

  反对女帝即位的意见得到了首相伊藤博文的支持,1889年《皇室典范》确立,否定了女帝即位的可能性。

  战后1947年又颁布了新《皇室典范》,新典范同样规定“皇位由属于皇统的男系男子继承之”,依旧否定女性即位的可能。不仅如此,出于现代一夫一妻制的考虑,新典范相比旧典范,否定庶出子孙继承皇位的权力,惟有皇嫡男系子孙能继承皇位,这无疑使得皇位继承人的范围更小了。

image.png

  如果严格按照如今的新典范,日本皇统断绝的风险随时可能发生。按照现在的皇位继承顺序,德仁皇太子将于2019年即位,其次是秋筱宫文仁亲王,第三顺位是文仁的长子2006年出生的秋筱宫悠仁亲王,第四顺位是皇弟现年82岁的常陆宫正仁亲王。德仁太子和雅子妃再诞下皇子,目前来看已不大可能,甚至相传雅子妃因为没能生下皇子而患抑郁症。如果悠仁亲王将来无法给皇室带来新的男性成员,则日本皇统将面临断绝。因此小编认为将来更改《皇室典范》允许女帝再次出现势在必行,而随着社会逐渐男女平等,人们也已普遍接受女天皇的出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