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帝国皇帝保罗一世简介 他的生平及婚姻子女情况如何

2019-03-15 11:53:06 编辑:lgd 首页

  保罗一世·彼得罗维奇(俄语:Па́вел I Петро́вич;1754年10月1日—1801年3月23日),史称保罗一世(英语:Paul I),是俄罗斯帝国皇帝(1796年11月17日—1801年3月23日在位)。

image.png

  在俄罗斯历史上,保罗一世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人物,他重复了父亲彼得三世的命运,最后死于宫廷阴谋。关于保罗一世的相关资料流传甚少,而且后世对其评价也有失公允。从历史记载上来看,保罗一世并非是他同时代人描绘的那样,精神不正常,举止怪癖,而是一个诚实,严厉,追求秩序的君主。但他所处时代的限制,其本人决策失误和个人政治智慧的缺乏导致了最终的悲剧。尽管叶卡捷琳娜二世曾暗示保罗一世是她和情夫格里戈里·格里戈里耶维奇·奥尔洛夫的儿子,格里戈里是罗曼诺夫家族第一代沙皇的妹妹塔蒂阿娜·费奥多罗芙娜的后裔,因此他也有具有罗曼诺夫家族的血统 。但在官方上,保罗依旧是彼得三世和叶卡捷琳娜大帝的唯一的儿子。

  保罗的一生因他的母亲而蒙上了一层阴影。他的统治持续了五年,最后死于政治暗杀。在位期间最重要的成就是采用了俄罗斯王位继承法,这项法律一直沿用至俄罗斯帝国罗曼诺夫王朝统治的结束。保罗一世即位后的所作所为以全面维持君主专制为目标。他自认是救世主的化身,希望重新统一天主教和东正教,并为此在圣彼得堡修建了与罗马圣伯多禄大教堂相似的喀山大教堂。

  人物生平

  童年生活

  1754年10月1日,保罗在圣彼得堡伊丽莎白一世的宫殿中出生。她是叶卡捷琳娜大公夫人,即后来的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儿子。叶卡捷琳娜是伊丽莎白女皇的继承人和侄子,彼得大公,即后来的彼得三世的妻子。

  在他幼年时期,保罗一出生就被伊丽莎白女皇从他母亲的身边抱走,然而,伊丽莎白压倒一切的关怀可能对他来说弊大于利。据说,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时就十分的聪明英俊,在以后生活中他之所以看起来鼻子扁平则是因为他在1771年患上的斑疹伤寒所导致的。有些人认为他的母亲叶卡捷琳娜十分讨厌他,一直克制着想把他处死的愿望。罗伯特·金洛克·马西则更加同情叶卡捷琳娜,在他2011年出版的关于叶卡捷琳娜的传记中认为一旦叶卡捷琳娜已经完成了她提供一个王位继承人的使命,她将不会再为伊丽莎白所使用,并且,保罗一出生就被从母亲身边带走,除了极其少数的受到限制的短暂的时刻才能与母亲见面。保罗受到深受信赖的家庭教师尼基塔·伊万诺维奇·帕宁伯爵的监管。有趣的是,帕宁的侄子成为了暗杀保罗的刺客之一。俄罗斯帝国的宫廷,从一开始的伊丽莎白再到后来的叶卡捷琳娜,对于一个孤单寂寞,需要帮助并且体弱多病的男孩来说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家。叶卡捷琳娜费尽心思才安排了他与黑森-达姆施塔特伯爵路德维希九世的女儿,黑森-达姆施塔特的威廉明娜·路易莎公主(后来的娜塔莉亚·阿列克谢耶芙娜)的婚姻。1773年,可能是为了训练他成为皇帝后的工作,保罗被允许参加议会。他的导师波罗申抱怨他“总是匆匆忙忙”,举止和说话不加思考。

image.png

  母子关系

  当保罗的第一任妻子因生产去世后,1776年10月7日,他的母亲又安排了他与美丽的符腾堡的索菲·多萝西娅女公爵的第二桩婚姻,她后来更名为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反叛者叶米里扬·普加乔夫以保罗的名义模仿他的父亲彼得,这也毫无疑问使叶卡捷琳娜二世将皇位归还给保罗变得更加艰难。1777年,保罗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女皇将巴甫洛夫斯克宫赐给了他。保罗和他的妻子也获得了在1781年至1782年期间出游欧洲列国的机会,这次旅行也彻底改变了保罗的很多想法。在普鲁士,保罗被纪律严明,俭朴高效的普鲁士军队所折服。和他父亲彼得三世一样,保罗成为了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三世的忠实崇拜者。在法国逗留期间,他看到了法国革命给社会带来的动荡,得出了必须全力维护君主制的结论,为此需要全社会各阶层严格遵守规章制度,军队也要严格遵守军纪,而所有这些社会阶层都要严格接受君主的领导。

  保罗认为,母亲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统治方式过于自由化,而且她拥有众多情夫,造成裙带关系严重,朝政松弛,社会风气腐化堕落,对此保罗颇有微词。从欧洲回来后的1783年,女皇又将加特契纳宫赐给了他,尽管在当时倾向普鲁士是一个不受欢迎的立场,但他依旧被允许在那继续操练他那一队模仿普鲁士军队的士兵。

image.png

  叶卡捷琳娜大帝和她的儿子及继承人,未来的保罗一世,在前者统治时期关系疏远。叶卡捷琳娜丈夫的姨母伊丽莎白女皇当初带走孩子只是一时兴起,因为伊丽莎白没有自己的孩子,她对孩子过分痴迷并且也照顾无方。保罗受到各种各样照料者的监督,罗德里克·麦可格罗简述了继承人在婴儿时期总是被疏于照顾:“有一次他从婴儿床上摔了下来,因为未被觉察所以在地板上睡了一晚。”即使在伊丽莎白去世后,他与叶卡捷琳娜之间的关系也几乎没有改善。保罗经常会嫉妒叶卡捷琳娜对她情人的关切宠爱。有一个例子就是,女皇在她的生日上给了她一位最喜爱的一位宫廷官员五万卢布,而保罗只收到了一块廉价的手表。保罗早年与母亲的隔离使他们之间存在距离,但是之后的事情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再度恶化。叶卡捷琳娜从来没有考虑过与他一起统治俄罗斯,并且当保罗的儿子亚历山大出生后,叶卡捷琳娜似乎发现了一位比保罗更好的继承人。叶卡捷琳娜绝对的权利和朝臣们心中天平微妙的倾斜都极大的影响了叶卡捷琳娜与保罗在宫廷内的关系,因此,保罗会公开地无视他母亲的意见。保罗坚决反对母亲的政策,在他的一篇军事改革论文中含蓄的批评了他的母亲,并且直截了当的表明抵制军事扩张而是支持防御性的军事政策。他的母亲漫不经心的接纳了,叶卡捷琳娜从保罗的论文感受到了他对她权利的威胁并且加深了她对保罗正在其中心策划一个内部阴谋的怀疑。一位曾经公开支持或被证明与保罗之间关系密切,特别是发表了这些观点的朝臣,都因政治斗争自杀了。

  保罗之后过了几年远离帝国宫廷的生活,他在加特契纳宫与妻子和越来越多的孩子们一起度过家庭生活并且继续操练他的士兵。随着叶卡捷琳娜二世日益衰老,她对儿子在宫廷中行使职责变得不那么担心,她把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保罗的儿子,未来的亚历山大一世身上。

  直到1787年,叶卡捷琳娜二世决定将保罗排除在继承人之外。在保罗的儿子亚历山大和康斯坦丁出生后,正如伊丽莎白对保罗所做的一样,她立即将他们置于她的掌控之下。相较于保罗叶卡捷琳娜更加偏向于亚历山大作为俄罗斯的最高统治者是不足为奇的。她秘密会见了亚力山大的导师弗雷德里克-凯撒·德·拉·哈尔佩讨论如何提高他学生的能力,并且试图说服亚历山大的母亲玛丽亚签署一项授于她儿子继位合法性的提案。她甚至曾把这个方案拿到枢密院去讨论,但是遭到了多数大臣的反对,所有的努力都无果而终,尽管亚力山大同意了他祖母的愿望,他仍然尊重他父亲作为俄罗斯王位第一继承人的地位。

  继承王位

  1796年11月17日,叶卡捷琳娜患上了中风,在还未恢复知觉的情况下便去世了。保罗成为皇帝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叶卡捷琳娜二世是否留下了遗嘱,如果有的话,能否销毁它,因为他十分担心他会被排除在继承权之外并且将王位让予亚历山大。这些忧虑在之后也促进了波林法的颁布,这项法律规定了罗曼诺夫王朝严格的长子继承制,将王位留给下一位男性继承人。

image.png

  按照叶卡捷琳娜最后的计划,之后准备攻击波斯的军队,在保罗继位后的一个月内被召回了首都。他的父亲彼得三世被重新以盛大的仪式埋葬在彼得保罗大教堂的皇家墓地内。保罗通过炫耀他拥有彼得一世的血统回应了关于他是私生子的谣言。35年前曾参与过彼得三世的谋杀案的年老的阿列克谢·奥尔洛夫伯爵,被迫在运送彼得三世的棺木前往新的安葬地的路上,在棺木后面搬运皇冠。圣米迦勒城堡附近的俄罗斯第一位皇帝的纪念碑上的铭文用俄语写道:“从曾祖父到曾孙”,这句话来自一个拉丁语典故“PETRO PRIMO CATHARINA SECUNDA”,这也是叶卡捷琳娜对彼得大帝青铜骑士像的题词 。

  统治时期

  保罗皇帝是一位才华出众的理想主义者,但是他的性格反复无常并且具有报复心理。尽管有人怀疑他的合法性,但他与他的父亲彼得三世以及其他罗曼诺夫家族的成员都有着极其相似的性格:暴躁易怒,胆小多疑,而且做事情没有连续性。叶卡捷琳娜大帝并不具有罗曼诺夫家族的血统,而是留里克王朝的后裔但保罗却是一位虔诚的东正教徒,每天都要花大量的时间来作祈祷。至今在俄罗斯的博物馆里还可以看到当年保罗祈祷跪拜时膝下的那块小地毯,地毯的中间部分已几乎被膝盖磨破。在他执政的第一年,保罗果断的推翻了他母亲制定的严酷的政策。尽管许多信奉雅各宾主义的政客受到他的指责,他依旧让叶卡捷琳娜身边最著名的评论家亚历山大·拉季谢夫从流放地西伯利亚返回。随着拉季谢夫的返回,他又将尼古拉·诺维科夫从施吕塞尔堡要塞释放出来并且塔德乌什·柯斯丘什科也得到了释放,但是他们都在警察的监视下被囚禁在自己的庄园。鉴于俄罗斯贵族的堕落腐败,他下定决心要让他们变得有纪律,有原则并且等级森严类似于一个中世纪的骑士团。对于那些极其少数的符合自己观点的现代骑士(例如他最喜欢的米哈伊尔·库图佐夫,阿列克谢·阿拉克什耶夫和费奥多·罗斯托普钦),保罗在他统治的五年时间里赐予了他们比他的母亲在三十四年中赐予她情妇的更多的奴隶。那些宫廷中与他崇尚的骑士观点相违背的贵族们则被剥夺了职位或者丧失了土地:七元帅和三百三十三名将军受到了处罚。这使得保罗受到了波兰民众的支持并且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敬意。

  保罗授予军事检察官很大权力,军事检察官的权力甚至相当于政府首脑、内务部司法部和部分财政部的权力之和。另一方面保罗还大力提升宗教在社会中的地位,许多教会的领导人也开始插手世俗政务。

image.png

  保罗的构想是把社会各阶层和各地区的权力压缩到最小,通过严格的规章制度来保障君权的至高无上。最后事情甚至发展到连贵族的穿戴、发型和跳舞时的动作都有了明确规定,国家各个机关的公务人员都有不同的制服,以此来严明等级和阶层。保罗时代立法频繁,在他统治的短短五年多时间里,竟签署了2000余项法律,平均每个月就有40项法令出台。保罗签署的最重要的法令就是1797年的皇位继承法。保罗一世改变了彼得大帝时代的做法,规定君主不得擅自指定皇位继承人,君主的长子自然而然地就是皇位继承人。这项法令一直有效到1917年爆发革命时为止。

  此外保罗还下令,没有枢密院的批准,禁止军队中贵族出身的服役人员转业,禁止非贵族出身的人获得贵族身份,而且以后贵族名号只可世袭,不得册封。此外,贵族子弟不准去欧洲学习,同时还禁止进口欧洲的商品,包括书籍,甚至包括乐谱。诸如此类规定繁多,无非是想把整个贵族阶层和整个俄罗斯变为准军事化的驯服工具。

  保罗曾经尝试过几次不同寻常但不得人心的军队改革,开始了所谓普鲁士化。首先是明确了军队操练大典,规定了军纪守则,对军人的着装和言行做出严格的规定,在叶卡捷琳娜的统治下,格里戈里·波将金引进了物美价廉并且实用舒适的以明显的俄罗斯风格设计的新式军装,但是保罗决定按照他的父亲彼得三世的想法引进普鲁士军队的制服。保罗一世每天都要亲自检阅自己的近卫部队,严格检查近卫军的着装和出操是否规范整齐,稍有怠误,就会受到保罗的严厉惩罚。大量经常性的严格出操训练,不但使士兵们感到难以忍受,就连军队的很多指挥官也对工作量加大颇为不满,甚至像苏沃洛夫这样的著名将领都开始消极对抗保罗一世的法令,认为军队的普鲁士化只能导致军队的士气和实战能力下降。

image.png

  在外交方面,保罗的政策明显缺乏连续性和远见。为了显示和母亲叶卡捷琳娜二世的不同,保罗一世刻意强调对邻国友好,坚持不干涉欧洲事务。但当拿破仑在法国夺权,在1798年率军横扫欧洲,逼近俄罗斯统治下的波兰,最终导致波兰再次独立时,保罗一世又放弃原来主张,急忙和英国结成反法联盟。这一年保罗还宣布自己成为马耳他骑士团团长,以此保卫马耳他不受拿破仑的进犯。在1798至1800年间,保罗一世的军队接连取得了几个重要的胜利。乌沙科夫率领的地中海舰队成功地在意大利登陆,相继攻克那不勒斯和罗马,而苏沃洛夫率领的陆军也成功地完成了著名的翻越阿尔卑斯山的军事行动,从北部进入意大利境内。

  但是,俄罗斯军队的辉煌胜利,却因为保罗一世的外交缺乏连续性而葬送。当俄罗斯军队在意大利取得一连串胜利后,引发了英国和奥地利的不安。脾气暴躁的保罗一世没有通过外交努力保存军事成果,而是情绪化地转而与法国接近,这个举动导致了俄罗斯和英国的关系破裂。最后俄法两国甚至决定组织联军,向英属殖民地印度进军。和法国尚未签订协议,在缺乏军需和弹药的情况下,保罗一世就迫不及待地派出大军,独自向印度进发。军事和外交政策上的反复,造成军队的疲于奔命,招致了大部分军事将领的公开反对。

  遇刺身亡

  保罗之所以会有自己会被被暗杀的预感是有充分根据的。他试图迫使贵族阶级接受骑士制度,这使得许多忠心耿耿值得信赖的大臣都离他而去。皇帝还发现了俄罗斯财政部内充满着巨大的政治阴谋和贪污腐败。尽管他废除了叶卡捷琳娜允许对自由阶级进行体罚的法律,通过指导改革的进行使农民阶级获得了更大的权益,并且提高了农业庄园农奴的待遇。他的大部分政策极大的损害了贵族阶级的利益,保罗的政敌也因此开始策划政变。

image.png

  在保罗被遇刺的前几个月,彼得·路德维希·冯·德尔·帕伦,尼基塔·彼得罗维奇·帕宁和西班牙和那不勒斯混血的里巴斯海军上将策划了一场阴谋。里巴斯被判了死刑,但是延迟执行。1801年3月23日晚,保罗在他新建的圣米迦勒城堡的房间中被一伙被解雇的官员谋杀,其中包括贝尼格森将军列文·奥古斯特,一名在俄罗斯服侍的汉诺威人,弗拉基米尔·米哈伊洛维奇·雅希沃和一位格鲁吉亚人。他们一起喝了酒,满脸通红的冲进他的卧室,在窗帘背后的角落里发现了保罗。他们把他拉出来,把他逼到桌子旁并且试图逼迫他签署退位声明。保罗开始反抗,一个人向他刺了一刀,之后他被造反者掐死和踩死。之后,他的王位由他的23岁的儿子亚历山大一世继承。至于保罗一世长子,亚历山大一世是否参与这次阴谋,至今史学界没有定论。但比较通行的观点是亚历山大迫于压力,同意发动政变,推翻保罗一世,直到他签署了秘密文件,同意阴谋策划者的行动计划后,众人才动手。但是亚历山大可能不知道,众人发动政变的目的不光是推翻保罗一世,而且是要弑君,故而在得到保罗死讯后,亚历山大大为震惊,躲在自己的行宫号啕大哭,不肯出来面见众人。但从另一方面来讲,皇子亚历山大和他的谋士们不可能不知道,宫廷政变的结果一定是弑君,否则保罗一世是不会同意逊位的。

  婚姻子女

  保罗一世有过两次婚姻:

  1)1773年9月29日,与黑森·达姆施塔特的威廉明娜·路易莎公主(娜塔莉亚·阿列克谢耶芙娜)结婚,1776年4月15日,娜塔莉亚·阿列克谢耶芙娜因难产去世。

  男婴,胎死腹中(1776年4月15日)

  2)1776年9月26日,与符腾堡的索菲·多萝西娅女公爵(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结婚,两人育有10名子女,其中有9名子女活至成年:

  亚历山大一世(1777年12月12日-1825年11月19日),1793年9月28日与巴登的路易丝·奥古斯特公主(伊丽莎白·阿列克谢耶芙娜)结婚,无成年子女。亚历山大一世还与七名情妇共育有九名私生子。

  康斯坦丁·帕夫洛维奇大公(1779年4月27日-1831年6月15日),1)1796年2月26日与萨克森-科堡-萨尔费尔德的朱利安娜公主(安娜·费奥多罗芙娜)结婚,无后代。2)1820年7月8日与乔安娜·格拉德琴斯卡贵贱通婚,有一子。他还与两名情妇育有三名私生子。

image.png

  亚历山德拉·帕夫洛夫娜女大公(1783年8月9日-1801年3月16日),1799年10月30日与奥地利的约瑟夫大公(匈牙利总督)结婚,无后代。

  埃琳娜·帕夫洛夫娜女大公(1784年12月13日-1803年9月24日),1799年10月23日与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储弗雷德里希·路德维希王子结婚,有后代。

  玛丽亚·帕夫洛夫娜女大公(1786年2月4日-1859年6月23日),1804年8月3日与萨克森-魏玛-爱森纳赫大公卡尔·弗雷德里希结婚,有后代。

  叶卡捷琳娜·帕夫洛夫娜女大公(1788年5月21日-1819年1月9日)1)1809年8月3日与奥尔登堡的乔治公爵结婚,有后代。2)1816年1月24日与符腾堡国王威廉一世结婚,有后代。

  奥尔加·帕夫洛夫娜女大公(1792年7月22日-1795年1月26日),早夭。

  安娜·帕夫洛夫娜女大公(1795年1月7日-1865年3月1日),1816年2月21日与荷兰国王威廉二世结婚,有后代。

  尼古拉一世(1796年6月25日-1855年2月18日),1817年7月13日与普鲁士的夏洛特公主(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结婚,有后代。

  迈克尔·帕夫洛维奇大公(1798年2月8日-1849年9月9日),1824年2月20日与符腾堡的夏洛特公主(埃琳娜·帕夫洛夫娜)结婚,有后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