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奥十世为什么会遭人质疑 他都了什么事情

2019-03-15 13:31:54 首页

  尽管利奥十世的品位惹人质疑,他却始终是一个值得尊重的恩主。他把欧洲最顶尖的唱诗班带到了西斯廷教堂,还大力扶持罗马大学,增加了教授和教职工的人数。他对罗马学会予以保护,积极鼓励学习拉丁语和希腊语。他结交了马尔科·吉罗拉莫·维达和阿里奥斯托这样的朋友,还把贾诺·阿斯卡里斯请到了罗马,示意他可以编辑他手头的希腊文手稿。他还请来了马科斯·穆索罗斯,后者带着至少十个年轻人来教意大利人希腊语。此外,利奥十世还将其家族涵盖领域极广、价值极大的藏书都搬来了罗马,虽然这些藏书后来又被他的堂弟运回了洛伦佐图书馆,但是它们保存在罗马期间都是对利奥十世请来的那些学者和作家免费开放的。利奥十世以优厚条件吸引了这些学者和作家齐聚罗马,为的就是将罗马打造为西方世界文化层次最高的城市。利奥十世也很想努力将罗马建设为欧洲最美的城市。

image.png

  他授权圣索维诺去设计佛罗伦萨圣约翰教堂,该教堂位于金色广场,而金色广场当时是佛罗伦萨人在罗马最主要的聚集区。他建了小岸大道,有了这条大道,人们前往人民广场又多了一种选择,而不必再挤在已经非常拥堵的那条老路上。他修复了皇家圣母教堂,巴尔达萨雷·佩鲁奇给教堂建了带有柱廊的壮观外观。他还筹集资金继续圣彼得大教堂的重建和梵蒂冈宫的装修工作。他让拉斐尔在十幅挂毯上画画,后来又把这些挂毯挂到了西斯廷教堂的墙上。不过利奥十世无法忍受烦人的米开朗琪罗。他称自己非常喜爱米开朗琪罗,一说起他童年和米开朗琪罗一起生活在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宫的经历,还会忍不住流泪。据瓦萨里说,利奥十世的父亲因为在年幼的米开朗琪罗身上看到了他的天赋,就让米开朗琪罗住进了美第奇宫,把他当成了自家人。尽管利奥十世承认米开朗琪罗的才华,但他和米开朗琪罗就是处不来。“米开朗琪罗是个让人心烦的人,”利奥十世说,“根本无法与他相处。”

image.png

  他说服米开朗琪罗回佛罗伦萨去发挥建筑才华,在那儿,他为布鲁内莱斯基所建的圣洛伦佐教堂建了一个新的外观。在佛罗伦萨,利奥十世的堂弟朱利奥·德·美第奇安排的任务让米开朗琪罗忙得不可开交。朱利奥后来当上了教皇,不过在他之前还出现了一任教皇,即佛兰德人阿德里安六世。默默无名的阿德里安六世奉行苦行清修,他在位时间不长,也没什么建树。他大部分时间都用于祷告和私下里的学习,对教会事务过问甚少。而年轻、富有的朱利奥此前是红衣主教,做了教皇后取称号为克雷芒七世。他在罗马生活时住在文书院宫,这座府邸是从红衣主教拉法埃莱·里亚里奥那里查抄来的。因为里亚里奥参与了一场试图推翻利奥十世的阴谋。朱利奥·德·美第奇长得一点也不像他的堂兄,他高大、英俊,一头黑发,肤色泛黄,眼睛是褐色的,眼眸很深,有一只眼有一点斜视。他的风格也和利奥十世相去甚远,他冷漠、疏离,不大可能会像利奥十世那样慷慨而友好。

image.png

  弗朗切斯科·圭恰迪尼曾经在一篇文章里描述过克雷芒七世的性格,文章没有故意恭维,但对他的性格概括得却很准确,称“他一点儿也不和善,总是闷闷不乐、很难相处;他不值得信任,也不乐于助人;做起事来谨慎持重;他极为自律,能力出众,对事物往往能做出很好的判断,但有时候会因为胆小而影响他的判断”。尽管克雷芒七世看上去很阴郁,本人也确实很内敛,但他最终被证明是个对艺术家和音乐家都十分慷慨的恩主,对于这些文艺人才也独具慧眼。同利奥十世一样,克雷芒七世对各种慈善事业都非常支持,他也很热情好客,对客人很慷慨,但是从不炫耀。虽然天性不善交际,也不算个大方的人,但克雷芒七世深深意识到做人乐善好施的好处。克雷芒七世经历的教皇选举会议是史上用时最久的一次会议,其间,为当选教皇,克雷芒七世贿赂了很多人,完成了多笔交易。成为教皇后,他继续拉拢权贵,对有才华的人也不吝赏赐。

image.png

  他推进了一个旨在清理和改造罗马街道的庞大工程,对于成功大道、弗拉米乌斯大道、连接人民广场和威尼斯广场的拉塔大道以及纳沃纳广场周边的街道进行了重点改造,这项工程后来取得了圆满的成果。他继续聘请拉斐尔留在罗马,让他设计了一幢别墅,也就是后来被称为夫人别墅的地方。这幢别墅位于马里奥山的山坡上,周围漫山柏树,在别墅里可以俯瞰米尔维奥大桥,桥下的台伯河水蜿蜒曲折。他让拉斐尔最得意的两个学生朱利奥·罗马诺和吉安·弗朗切斯科·彭尼在梵蒂冈工作。他还对尼古拉·哥白尼的引发争议的研究持支持态度,在哥白尼来到罗马后还出席了他的讲座,并要求哥白尼发表他的研究理论。在自负、脾气暴躁的本韦努托·切利尼那里,他还买了几件艺术品。克雷芒七世很少有时间再去关心他曾经交代下去的工作任务,在他还是红衣主教的时候,他可以晚上悠闲地听听音乐,参与神学和哲学话题的讨论,然而如今教会的外交事务以及教会内部分裂的势头让他无暇旁顾。对于从德意志传来的要求教会改革的呼声,利奥十世曾经置之不理,打算让德意志的传教士在激烈争论之后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然而,一个奥古斯丁会的讨厌教士却不会善罢甘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