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猁怪是什么妖怪?观音菩萨为何放纵赛太岁偷睡漏睡?

2019-04-03 15:26:17 编辑:qy 首页

  在《西游记》中有两个苦大仇深却无名无姓的国王。

  一位是有眼无珠,不幸将奉如来佛祖旨意特意前来为自己「早证金身罗汉」的文殊菩萨捆绑丢入御水河水浸三日夜,自讨苦吃的乌鸡国王。

  一位是少时善射,不幸曾在落凤坡前射杀孔雀大明王之二子,从而引发佛母震怒的朱紫国王。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咎由自取,果由因生。

  主子蒙羞受辱,奴畜们岂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image.png

  一则,忠心可鉴的机会来了;二则,借机下界快活几年。

  于是,文殊菩萨的坐骑青毛狮子狮琍怪和观音菩萨的坐骑金毛犼便主动请缨,下界为妖为主分忧,惩戒两个不知好歹的国王。

  注定,乌鸡国王和朱紫国王是插翅难飞、在劫难逃了。

  可怜的乌鸡国王,在一个红杏夭桃开花绽蕊的阳春三月,被青毛狮子狮琍怪变化的钟南山全真道士推进御花园的枯井,成了一个就该「死去三年」的「落井伤生的冤屈之鬼」,一时间,无限江山,「两班文武,四百朝官,三宫皇后,六院嫔妃,尽属了」青毛狮子怪安心享用。

  可怜的朱紫国王,在三年前的端午节和一国臣民共享香粽,突然间被金毛犼变化的赛太岁腾驾妖云摄走了正宫金圣宫娘娘,惊吓中,那香糯的端午粽子凝滞体内,又昼夜忧思不息,患下了孙悟空所谓的「双鸟失群之症」,以至于在「拆凤三年」的时间里,「面黄肌瘦,形脱神衰」。

  这两个可怜虫,谁被妖怪折磨的更惨呢?

  相较之下,朱紫国王比乌鸡国王稍好那么一点点。

  首先,朱紫国王虽然落个病秧子的龙体,但毕竟还能身着龙袍,稳坐龙椅,即便不上朝,王位不至于旁落。而乌鸡国王已然被青毛狮子狮琍怪沉入水井之中,浸身三年,尽管被井龙王用定颜珠定住容颜,但毕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

  其次,朱紫国王的金圣宫娘娘刚被金毛犼赛太岁掳走,就穿上了紫阳真人赠与的五彩霞裳,每每赛太岁觊觎金圣宫娘娘,那五彩霞裳「即生一身毒刺」,也就是这蜇阳之毒的震慑,让赛太岁屡屡「沾身不得」,不能得手,从而保全了皇室名节;而乌鸡国王的后宫娘娘就未必有如此的幸运了,皇后尚且能夜夜「枕边切切将言问」,可见那青毛狮子怪变成了乌鸡国王之后,确实有纵横驰骋寂寞宫闱沙场的可能和能力。

image.png

  ——自己溺亡,王位易主,三年之久,皇后与青毛狮子怪同塌而眠,皇子认贼为父……尤其这些糗事儿再经文殊菩萨之口大白天下,传为市井笑谈,乌鸡国王估计早已在悲怆交响曲中,四处找缝。

  但是似乎有些峰回路转的意思。

  在孙悟空看来,文殊菩萨放纵青毛狮子怪与三宫娘娘「同眠同起」,此举必然会「点污了他的身体,坏了多少纲常伦理」,而文殊菩萨特意解释,「一饮一啄,莫非前定」,青毛狮子狮琍怪其实是「奉佛旨差来」,就是为报文殊菩萨那「三日水灾之恨」,而关口是——「他是个骟了的狮子」。

  不管孙悟空信不信,猪八戒确实「闻言,走近前,就摸了一把」,算是验证了文殊菩萨的论断。

  当然,青毛狮子狮琍怪被骟的事实,有待推敲。

  青毛狮子怪在什么时候被骟?来乌鸡国之前,还是之后?如果文殊菩萨只是在孙悟空一行出现前弥补疏漏,动用骟割之术,那青毛狮子怪假扮国王的三年里,或许就真的发生过「点污后宫」的事情,只不过那些见识过青毛狮子怪雄风的宫人们,会选择矢口否认而已。

  哪个妃子会傻到向真国王承认自己曾经侍寝过一个妖怪呢?尽管青毛狮子怪总是在皇后面前说自己「老迈身衰事不兴」。

  果然,漏睡了,青毛狮子狮琍怪漏睡了。

  听到这个消息,金毛犼赛太岁乐得合不上嘴巴了。——我的青狮哥哥好悲催,这一趟天上人间算是白来了。

  金毛犼赛太岁心里很明白,金圣宫娘娘有那好事的紫阳真人的五彩霞裳护体,但朱紫国回头一笑媚煞人的六宫粉黛,三千佳丽,她们没有五彩霞裳啊?难怪金圣宫娘娘被孙悟空搭救回到凤阁龙楼时,引起了「外面众官忧疑,内里妃嫔悚惧」。

image.png

  如此说来,偷睡了,至少金毛犼赛太岁有偷睡的嫌疑。

  然而,观音菩萨和文殊菩萨都在合适的时间节点出来护短,用莲花罩定自己作孽的坐骑,踏祥光,各回各家。

  原因是,他们下界为妖,都是奉旨行事,是替二位国王消灾。

  偷睡漏睡的事情,真的就轻描淡写的绕过去了?孙悟空口口声声呐喊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真格儿就被观音和文殊二位菩萨的薄面,驳回了。

  而乌鸡国王和朱紫国王在两个妖怪面前似乎龙颜扫地,但伴随着妖孽被收后的死无对证,他们大可以继续抬头、挺胸、向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