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北窑清豫通亲王爱新觉罗·多铎墓的位置

2019-04-17 14:26:18 首页

  豫通亲王爱新觉罗·多铎墓位于朝阳区国贸桥西北,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大厦的位置。

  朝阳区人民政府网站《第三十编文物》(发布于2009年,大约是朝阳志的一部分)记载:

  位于大北窑的豫王坟有两座,墓主分别为豫通亲王多铎和第二辈豫王多尼。1985年拆除多铎墓兴建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大厦,多尼墓遗址建有光华路第一小学。看有资料介绍,1947年,国民党十三军某部来到墓地,将照应坟地户住房拆毁,构筑工事碉堡,烧掉了部分树木。1950年,老百姓在这里重新盖房。1953年,人民机器厂十几个人来到坟地的东西朝房筹建工厂,许多老住户参加了工作。1958年年底,人民政府进行文物普查,对豫王坟的地面建筑做了测量登记,责成金属结构厂保管。1966年,该厂将享殿和地宫拆毁,砖瓦石片、条石木料被一车一车拉走。在地宫发现青花瓷骨灰罐和石靴等。1983年,金属结构厂来搞测量,当时有宫门三间,东西宽十四米,进深十米,为计量室使用,保护尚好。宫门西侧有墙一段,六七米长,上边的琉璃瓦还在。宫门东有残墙一段,呈直角形。东配殿三间,为供应科使用。宫门外西朝房三间在1982年夏天由朝阳区王四营公社农民拆除,砖瓦运走,木料由厂方留用。东朝房三间,顶子已换成洋灰瓦,为半成品库使用。1985年,经市规划局批准,在此兴建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大厦,经与北京市文物局洽商,同意拆除,砖瓦石片赠给了平谷县。爱新觉罗·多铎(1614 -1649年)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五子,母亲为大福晋乌拉那拉氏。阿济格多尔衮同母弟,镶白旗主,时人通称十王。清太宗皇太极时,屡有战功。崇德元年(明崇祯九年,1636年)四月,封为和硕豫亲王。先后掌管过礼部和兵部。顺治元年(1644),随清军入关。十月,南下河南、西进陕西镇压李自成农民军。二年正月,攻入潼关、取西安。二月,移师攻南明,四月陷扬州,杀史可法。五月入南京,俘福王朱由崧。六月占浙江,十月还京师。进封和硕德豫亲王。三年五月,征伐北投喀尔喀蒙古苏尼特部的腾机思、腾机特等,败之。四年七月,册封为辅政叔德豫亲王。六年三月十八日病痘死。九年,因多尔衮案株连,降为多罗郡王。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高宗为多尔衮平反的同时追复多铎豫亲王及封号。

  中国网北京新闻引2007年1月18日北京青年报《豫王坟与CBD中央商务区》摘录:

  毕竟为皇家墓地,当年豫亲王多铎的墓地,单占地面积就一百五十亩。在两道大墙内还住着马、徐等姓十户人家照应着多铎豫亲王的坟地。这十户人家每户住房三间,并“配给”养身地二十亩。以“看坟人”的身份,能有如此的“待遇”,以及“十户”人家之多,可谓皇家墓地的“等级”。而当年豫王坟的建筑风貌,则更加显示出了皇家墓地的规模和气派。据资料记载:在坟地两道大墙内,是一道子墙,南边有一座碑楼,碑楼里面立有一方驮龙碑。碑楼旁边是东西朝房各三间。碑楼北边是宫门三间。近宫门正对着享殿五间,旁边是东西配殿各三间。享殿内有一暖阁,暖阁下一条隧道直通地宫。在清朝晚期光绪年前,王爷们祭祀还需进地宫行礼。在这些建筑的周围,还种植了几排以红黄柏为主的松树,其中最粗壮的红松,竟是三人合抱都不能围过来。虽是区区百余文字,却足以让今天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们想象出三百多年前豫王坟的风貌。多铎墓地虽然很气派,但文字上却有“享殿后未见宝顶”之说,后人分析是多尔衮死后追加论罪时,已葬入坟墓的多铎亦受到牵连,致使其降为郡王,坟地工程也是“未完工,未再建。”多铎去世后,葬在当时北京城的东郊苗家地,即现在的朝阳区建国门外大北窑。按现在的地理位置应该是北到关东店,东边紧邻东三环马路,南边紧邻建外大街北侧,西侧就是现在的光华里。即现在被人们称为“豫王坟”的那趟街。也就是说,真正埋葬豫亲王多铎墓地的准确地点,应该在后来的光华东里,即现在的国贸中心。要是追溯起来,这个地点才是“正宗”的豫王坟。按照有关资料上的记载,豫王坟主要是豫亲王多铎,和第二辈豫亲王多尼的墓地。后来还葬入了多铎豫亲王的后代诸辈王爷,一些福晋、阿哥等。当然列为首位的也是地面建筑规模最大的,还是多铎豫亲王的坟墓。多铎生于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是努尔哈赤的第十五个儿子。与当朝摄政王多尔衮、英亲王阿济格为同母胞兄。多铎从小即得其父努尔哈赤的钟爱。摄政王多尔衮,对他也是厚爱有加。由于清朝开国初期连年战事不断,大多数王爷都是亲临战场杀敌。身为努尔哈赤十五皇子的多铎,长大成人后也是身经百战。多年的戎马生活,让多铎不仅经受了残酷战争的考验,也因为作战英勇、屡立奇功而被连连加封。顺治元年(1644),被授为定国大将军的多铎,率领军马转战南北,直取陕西,又平定江南。论战功可谓清朝开国诸王之首,遂于顺治四年(1647)又被加封辅政叔德豫亲王。豫亲王多铎虽然战绩累累,却在36岁那年染天花去世。时顺治六年(1649)三月十八日。其兄摄政王多尔衮当时正在山西作战,当他听到多铎染病出痘的消息时,就立刻停下战事,班师赶往京城。没想到还是没有赶上亲兄弟的“活口”。刚到居庸关时,即闻多铎已去世。多尔衮立刻“卸下盔甲,换上素服,号哭奔往京城。”足见多尔衮、多铎同母胞兄弟之手足情深。随着清王朝的覆灭,当年的皇家墓地,也就日渐没有了昔日的“风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代豫亲王端镇为了更好地保存和守护祖先坟墓,在他母亲的主持之下,将诸辈的王爷福晋阿哥等坟灵,移迁到老坟苗家地和第二辈豫王坟墓地。但终归还是没有保住皇家的“风水”。一九四七年,一拨儿国民党军队闯进了多铎豫亲王墓地。他们把照应坟地的几家住户的房子拆毁,构筑了碉堡工事,还烧毁了不少坟地的松柏树。鉴于此情,末代豫亲王端镇,遂将墓地中成材的约二百棵松柏树放掉运走。所以,在一九八五年前残留的豫亲王多铎墓地东侧,即东三环小马路边,过往的行人看到的就只是一些没有长大成材的小松树了。第二辈豫亲王多尼墓地,也遭到了和多铎豫亲王墓地几乎同样的命运。一九四八年,又一支国民党军队开进了墓地。他们在墙外四周筑起了碉堡工事。虽没有放火焚烧树木,却将树木砍掉盖碉堡,卖了劈柴。到这个时候,作为皇家墓地的豫王坟,已经是风光殆尽,一派破旧不堪的残败风貌了。据五十年代居住在这里的老住户回忆,他们曾听当时还健在的马姓看坟老人说过,早在日伪时期,豫亲王多铎的坟墓就已经挖开被盗。而第二辈豫亲王多尼的坟墓,则是在新中国刚刚建成不久,遭到了挖掘被盗,和以前不同的是,这个盗墓贼受到了人民政府的制裁。很多皇家墓地一样,豫王坟最终仍然是没能逃离盗墓贼之手。墓内所有殉葬品也是几乎被洗劫一空。解放后,国家建设这一带征地时,找到端镇,问他有什么要求,比较“识时务”的末代豫亲王端镇,将坟地贡献给了国家。

blob.png

  豫通亲王爱新觉罗·多铎墓位置

blob.png

  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大厦

blob.png

  建国门外大街,多铎墓位置南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