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为什么到翁同龢死的时候都没原谅他?原因是什么

2019-04-18 10:17:36 首页

  同治帝驾崩后,刚满4岁的载湉入嗣皇统,成为大清第11个皇帝。从这一天起,曾经血浓于水的父母兄弟,都成了光绪的臣子。且在慈禧的干预下,光绪的生母被禁止入宫探视,生父醇亲王奕譞虽被批准辅导光绪学业,但也不得逾越身份,做出任何越轨的行为。这一切,都导致光绪与家人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慈禧对小时候的光绪非常严厉,稍有不如意,便大声呵斥。这让本性敏感柔弱的光绪变得更加内敛和孤单。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那位在毓庆宫给光绪传道授业解惑,又颇为和善的翁同龢师傅,便不出意外地成为小皇帝最为亲近和依赖的人了。

  光绪与翁同龢亲密到什么地步呢?

image.png

  《崇陵传信录》中记载,光绪小时候很害怕打雷,“上幼畏雷声,虽在书房,必投身翁师傅怀中。”两人在毓庆宫中,在学习之余,也经常有亲昵的玩耍举动,“(光绪)或捋其髯,或以手入怀抚其乳”,“故常熟在书房二十五年,最为上所亲”。

  当然,其时光绪还是一个小孩子,上面这些,都是出于本能的童真之举,我们亦无需过度解读。

  到后来,光绪甚至到了一日都离不开翁同龢的地步。有一次,翁同龢向光绪请假,想回江苏常熟老家扫墓,小光绪坚决不同意他离开。但是回乡祭祖,人之常情,翁同龢这个休假的权利,皇帝也不能剥夺。无奈之下,光绪只好答应让他休一个月假。但翁师傅临走前,光绪还耍小孩子脾性,要他立誓。

  “下月今日,朕与师傅相见於此矣。”

  或许在那时候,光绪也只能从这位老师身上,寻找些许缺失的父爱。对小光绪而言,翁同龢已经成为了亦父亦师的存在。

  然而,这位曾经陪伴着光绪走过了孤独的童年和青年,在其心目中占据重要分量的翁师傅,为何最终却被光绪视为仇雠,即便过世后,也得不到光绪的原谅呢?

  实在是有几件事,翁同龢不够靠谱,把光绪坑得太惨了。

  第一件事情,是翁同龢在甲午年间对日本坚决主战的态度。

  在大战之前,掌管北洋水师淮军李鸿章心知大清的军队有几斤几两,因此一直建议皇帝不要轻战端,而寄希望于用外交手段平息纷争。

image.png

  但在当时,主战派们也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说辞。

  第一个原因,是太过高估自己。这一点其实李鸿章也有责任,他长年一手把持北洋军务,不让别人插手,导致朝中许多大臣并不清楚北洋的真实实力。加上老李以前整天向别人吹嘘他的水师什么“东亚第一,世界第九”,大家更以为大清的军队真的非常厉害。所以翁同龢也说,“合肥治军数十年,屡平大憝,今北洋海陆两军,如火如荼,岂不堪一战耶?”

  第二个原因,则是太低估对手。一些未办实务的大臣如徐桐等人,看不到日本明治维新后日新月异的变化,以为日本还是过去那个落后的小岛国。张謇更直言称,“以日本蕞尔小国,何足以抗天兵,非大创之,不足以示威而免患。”

  那么到底打不打?当时慈禧忙着过她的六十大寿,没心思理这档子事,决定权落在了光绪手上。任凭李鸿章苦口婆心地哀求,但翁同龢是光绪的师傅,有和皇上“独对”的权利。当时光绪还年轻,被翁同龢慷慨激昂的耳旁风吹多了,一腔热血上头,咬咬牙就决定打了。结果大清惨败,赔了许多银两不说,还割掉了台湾、澎湖和辽东。

  李鸿章在《马关条约》上签字的时候,光绪把肠子都悔青了。

image.png

  若说翁同龢是公事公办,这仗打输了其实也主要不是他的责任。但有资料表明,翁同龢之所以一力主战,或是出于私心。

  在甲午战端开启前,翁同龢的学生王伯恭曾入京拜见老师。王伯恭是了解北洋水师实力的,向翁同龢建言不可开战,反被翁嘲笑胆小。王伯恭进一步劝谏道,“临事而惧,古有明训,岂可放胆尝试。且器械阵法,百不如人,似未宜率尔从事”,“知己知彼者,乃可望百战百胜,今确知己不如彼,安可望胜?”

  王伯恭此言,颇有过去郭嵩焘“循理而战”的意味。但面对学生的凿凿之语,翁同龢却回答道,“吾正欲试其良楛,以为整顿地也。”

  这一则对话,记录在王伯恭撰写的《蜷庐随笔》中。从中可见,翁同龢主战的初衷,乃是为了“陷李”而整顿之,而不是以大局为重。这不论是因党争(帝后两党)还是私仇(翁同书被流放之仇),都绝非是出于公心。

image.png

  当光绪得知自己从小敬爱的翁师傅,竟是如此心胸狭隘之人时,想必是十分失望。从那时起,翁同龢在光绪心目中的美好光辉形象,开始出现了裂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