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际昌跟袁崇焕同科考试,因为马屁拍的好,被万历皇帝定为状元

2019-04-23 11:37:51 首页

  袁崇焕的大名无人不知,俨然明朝晚期的第一名将。不过,袁崇焕其实是文人出身,当年还考上过进士

  以袁崇焕的实力,您觉得他应该考第几名?其实还真不高,只考了个三甲第40名,别说状元了,连二甲都没进去。

  当然,咱今天要说的不是袁崇焕,而是跟他同科的状元:庄际昌。

blob.png

  那是在明朝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殿试结束后,庄际昌同学名列第一,万历皇帝也同意了。但有一个考官不知道是真的认真负责,还是故意显示自己,又给提了个毛病:庄际昌卷子里有个“马”字,本来下面是四个点(繁体字“馬”),他却写成了一个横,分明是在暗喻我大明朝被捆住了马脚,动弹不得!

  越是大人物,对一些忌讳越是在意,万历一看,还真是,这样的人哪能当状元?就把小庄的卷子扔在了一边,继续看第二名。

  第二名叫孔贞运,是孔夫子的第62代孙,万历大喜,这样的人先不管卷子如何,光这个名字和身份就很吉利,于是就有心把他列为状元。

  这时候,主考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对万历说:“皇上,庄际昌的水平是最高的,不能因为一个字就否定他,不如让他进殿,解释一下那个字是怎么回事,要是答不上来再定他的罪也不迟。”

  万历对这位主考官很尊重,就同意了。

blob.png

  庄际昌也吓出了一身冷汗,我就是一时疏忽写错了,哪儿有那么多说道儿啊?不过,人家皇上都这么认为了,总得说个理由出来,不然不光这状元没了,连小命儿都难保!

  于是,小庄灵机一动,解释说:“皇上啊,草民其实是故意那么写的,因为在皇上您的英明领导下,现在的大明朝国泰民安,天下太平,再也没有战乱之苦,所以那些战马也应该歇歇脚了。”

  这番话一出,万历心里也乐开了花,自己在宫里这些年,经常有大臣危言耸听地说哪里又打仗了,哪里又叛乱了,其实哪有那么多仗打啊?还是小庄肯说实话,不换了,状元就他了!

  好险!小庄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多亏我的马屁功夫还不错!

  不过,万历也跟他开了个小玩笑:“既然马都歇脚了,那你也别去骑马游街了,都歇歇吧。”按惯例,新科状元要骑马游街,据说从这以后,这个项目就取消了。

blob.png

  说起来是“马屁”,但背后也体现了庄状元的急智和对文字的精准概括。其实这个才能在他小时候就体现出来了。

  庄状元小时候曾寄居在一座庙里读书,离开时,为了表达谢意,就做了块匾,送给庙里的老和尚,匾上面只有两个字——“弗去”。什么意思呢?小庄没解释,老和尚也没问,出家人嘛,一问就俗了,尽在不言中。

  直到清朝末年,才有人解释说,“佛”字去一边为“弗”,“法”字去一边为“去”,“弗去”即“佛法无边”。

  庄状元虽然会拍马屁,但也不是谁都拍的,比如大太监魏忠贤,几次想拉拢他,他都没干,让魏公公很没面子,就撤了他的职。

blob.png

  崇祯上台后,庄状元又重新被起用。为了表达对新皇帝和大明朝的忠心,经常“病不假,劳不休”,最后积劳成疾,累死在了工作岗位上。

  而险些替代他当状元的孔贞运,混得比他要好,干到了内阁首辅,为大明朝奉献了毕生的精力。崇祯上吊后,已70岁高龄的孔贞运还跑去哭灵,最后竟然哭死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跟庄际昌、袁崇焕同科的考生中还有两个牛人,一个是跟李自成打了好几年仗的孙传庭,名列三甲41名,跟袁崇焕紧挨着。

  另一个就是大奸臣马士英,名列二甲19名,后来官至南明弘光政权的内阁首辅,《明史》评价他“为人贪鄙无远略,复引用大铖,日事报复,招权罔利,以迄于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