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周天子的诸侯们有多看重血缘?

2019-04-26 11:38:46 首页

  周天子建国时有个非常关键的制度,就是分封制。周天子把那些周人的亲眷子弟封到征服的地方,以这种血缘关系维护着整个王朝的统治基础。这些封国们,大多数都是周天子沾亲带故的亲戚。周天子和列国诸侯们都极度看重这种关系,认为基于血脉相连的关系是最为稳固的。但事实上,这种关系真的牢固吗?当然不是,史书中有:“世道衰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弑君者而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孔子惧,作春秋”,在孔子看来周王朝似乎正是从亲戚关系的破裂走向崩溃的。

image.png

  纵观整个春秋战国,所谓“世道衰微”之事比比皆是,齐桓公称霸一时,最后也被儿子们关了禁闭囚禁而死;楚成王振楚国,临死之前只是想吃一口熊掌也被无情的儿子拒绝;王子带与后宫眉来眼去,还从外面引来了戎狄,将高高在上的周襄王逐出都城,就更别说卫国内政混乱,郑国诸子争位,就是向来以礼仪之邦自诩的鲁国,终春秋战国也出现了多次弑君篡位事件,鲁伯御篡位国君、鲁公子允弑杀息姑而为鲁桓公,鲁庆父成为鲁国新君,可见亲戚关系并不利于稳定,至少在王室之家如此。

image.png

  但那些纵横在春秋战国史书中人物,依然有很多人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可以把周天子们所推崇的那种亲戚政治当成某种战略工具。周天子和诸侯们或者以为两国联姻而后,双方就成为了盟约实质上的友好盟国,但有的人却能通过联姻把属于自己的力量部署到敌人阵营之中。这里也就要说到我们今天的主人公祭仲。祭仲是郑庄公身边的重要谋臣,跟随郑庄公南征北战,立下过汗马功劳,只是郑庄公时代祭仲的光环还没有完全呈现,更多彰显出的是辅臣的角色。属于他的时代在庄公后。

  当时的郑庄公有十一个儿子,其中最厉害的有四个,分别是子忽、子突、子亹、子仪,按照郑庄公的说法,就是这几个儿子都有“王侯之相”,这就出问题了,即是作为一国之君没有把控好亲疏关系,一味的纵容诸子发展自己的力量,这就直接导致了后来郑国的衰败。而郑庄公在开荒拓土之时,更是不注重周人的亲戚关系,很多时候无视天子,周天子直接跟郑国开战。算起来郑庄公还应该是周桓王的叔叔,因此郑国人与周天子的这场繻葛之战就是周人血缘政治开始破产的标志性事件。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不说祭仲呢?不要急,马上他就会上场了。由于郑庄公的表率作用,祭仲这个人对亲族关系也是极度不重视的。当年郑庄公在询问祭仲“储君人选”时,就是已经在感叹“郑国自此多事矣”,祭仲也对即将发生的诸子争位无动于衷,还是以“知子莫如父,惟君命之”搪塞推辞,又把皮球踢回给了郑庄公。公子突的母亲是宋国雍氏之女,后来公子忽即位而后,祭仲出使宋国,本来是受公子忽的嘱托 “察子突之变”的,哪里知道宋人先下手为强,直接拘禁了祭仲,威逼利诱,成功说服其扶持公子突归国即位。

image.png

  当时的宋国人,包括公子突对祭仲都是不放心的,在他们的内心,依然推崇亲族血缘政治,就是要把祭仲拴到一根绳子上才会放心。“闻祭足有女,使许配雍氏之子雍纠,就教带雍纠归围成亲,仕以大夫之职。祭足亦不敢不从”,祭仲签订的这份合同权且可称作为“宋国盟约”,公子突母家为雍氏,祭仲的女儿又嫁给了雍氏,也就是说公子突已经与祭仲成为一个战壕里的伙伴了,至少公子突是这么想的。可是祭祀不这么想,什么亲戚关系,不过是周天子和列国诸侯们欺骗人的把戏,后来祭仲闻知公子突要派自己的女媳雍纠暗杀自己时,就毅然决然的杀掉了雍纠。

  这里还得说到祭仲的家教之事,祭仲的女儿在得知丈夫雍纠要暗杀父亲之时,向母亲询问解决办法,结果祭仲的老婆说“父一而已,人尽夫也”,什么意思呢?那就是父亲只有一个,而只要是男人都可能成为丈夫,这是对周人姻亲政治的极大讽刺,更是极其大胆的想法。所以祭仲一定是个敢想敢做的人,但也不缺乏阴险狡诈之意,即便身遭囚禁于宋国,也能拿女儿的终身大事来换取郑国君位、换取自己的人身安全。从此而后,祭仲独揽郑国大权,扶持郑庄公的几个儿子,轮转着当了几年郑国国君,郑国国政也在此后而变得乱七八糟。这一事件,即是周人亲族血缘政治的破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