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人掌机要:南朝统治阶级内部的一种普遍现象

2019-05-07 11:23:42 首页

  魏(曹魏)晋以来,统治集团定了九个等第来评选人才,列在上等的叫上品,下等的叫下品。评选的标准,主要是门第。上品为高门所独占;寒门出身的人,只能列入下品。等第不同,担任的官职也不同。上品由清官出身,一直当清官;下品由浊官出身,一直当浊官。由浊官出身的寒门,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有转做清官的可能。评定人才等第的官,叫做“中正”;州有大中正,郡有小中正。中正这个官,不是门第显赫的人是当不上的。这就是所谓的“九品中正”制。“九品中正”制是门阀统治的产物,也是门阀统治的护身符统治阶级中的寒门,在这个制度下,处于被高门排挤的地位。

image.png

  这种情况到南朝发生了变化唐朝李延寿写过一部南刺的历史书《南史》,其中有《恩幸传》,记述了二十多名“恩幸”(皇帝宠爱的人)。这些“恩幸”,为皇帝所爱,宫位不高,却“势倾天下”。所有的“恩幸”都是寒门出身。寒门在南朝的地位,说明了南朝政治上的一个重要变化。这个变化,是从宋朝开始的。江南地方经济的发展,增强了寒门的地位。寒门中,有些人成了地方豪强,有些人成了富户。宋朝皇室的“崛起寒微”,又为这个变化准备了重要的条件列在《恩幸传》的第一人叫戴法兴。他出生在会稽郡的山阴县(现在浙江绍兴县)。这个地方的生产力,东晋以来,一百多年中有了相当大的提高。

image.png

  戴法兴的父亲以贩丝麻为业,所以他年轻的读书,一个长于书法;他自己呢,历史书上说颇知古今”,当然也是家财三千万。人们说戴家三个儿子,抵得上这家富户的三千万钱人值一千万,身价的确不小。戴法兴开始在健康做仓部令史的小官。当然,这是个浊官高门出身的人,根本瞧不上眼。可是戴法兴这个人,从小小的仓部令史起家,一直到操纵国家大权。宋文帝时,宰相彭城王、刘义康把他从仓部令史中提拔出来后来在宋朝皇室内部争夺中,得到了宋孝武帝刘骏的信任。等刘骏做了皇帝,他便参与用人行政和赏罚大事了。前废帝刘子业(孝武帝的儿子)时,有人说,宫中有两个皇帝,一真一假,真的指的就是戴法兴。戴法兴是南朝“恩幸”的一个典型。

image.png

  宋明帝和阮佃夫,齐武帝和纪僧真、刘系宗、茹法亮、吕文度,梁武帝和朱异,陈后主和沈客卿、施文庆之间的关系,与宋孝武帝和戴法兴的关系,差不多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阮佃夫这些人,籍贯、出身和戴法兴差不多,经历也差不多,都做过中书舍人,权力中书舍人这个官,本来是中书省的僚属,地位并不高。宋孝武呢,又一个个都“势倾天下”这种情况,到南朝发生了变化。唐朝李延寿写过一部南朝的历史书《南史》,其中有《恩幸传》,记述了二十多名“恩幸”(皇帝宠爱的人)。这些“恩幸”,为皇帝所爱,官位不高,却“势倾天下”。

image.png

  所有的“恩幸”都是寒门出身。寒门在南朝的地位,说明了南朝政治上的一个重要变化。这个变化,是从宋朝开始的。江南地方经济的发展,增强了寒门的地位。寒门中,有些人成了地方豪强,有些人成了富户。宋朝皇室的“崛起寒微”,又为这个变化准备了重要的条件。列在《恩幸传》的第一人叫戴法兴。他出生在会稽郡的山阴县(现在浙江绍兴县)。这个地方的生产力,东晋以来,一百多年中,有了相当大的提高。戴法兴的父亲以贩丝麻为业,所以他年轻的时候也在山阴市集上贩卖细麻布。戴法兴有两个哥哥,一个勤奋读书,一个长于书法;他自己呢,历史书上说“颇知古今”,当然也是知书识字的。这三兄弟在山阴县很有点名声。

image.png

  当地有一家富户,家财三千万。人们说戴家三个儿子,抵得上这家富户的三千万钱。人值一千万,身价的确不小戴法兴开始在建康做仓部令史的小官。当然,这是个浊官,高门出身的人,根本瞧不上眼。可是戴法兴这个人,从小小的仓部令史起家,一直到操纵国家大权。宋文帝时,宰相彭城王刘义康把他从仓部令史中提拔出来。后来在末朝皇室内部争夺中,得到了宋孝武帝刘骏的信任。等刘骏做了皇帝,他便参与用人行政和赏罚大事了。前废帝刘子业(孝武帝的儿子)时,有人说,宫中有两个皇帝,一真一假,真的指的就是戴法兴戴法兴是南朝“恩幸”的一个典型。

image.png

  宋明帝和阮佃夫,齐武帝和纪僧真刘系宗、茹法亮、吕文度,梁武帝和朱异,陈后主和沈客卿施文庆之间的关系,与宋孝武帝和法兴的关系,差不多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阮佃夫这些人籍贯、出身和戴法兴差不多,经历也差不多,都做过中书舍人,权力中书舍人这个官,本来是中书省的僚属,地位并不高。宋孝武呢,又一个个都“势倾天下"。中书舍人这个官,本来是中书省的僚属,地位并不高。宋孝武帝开始把国家的机密要转到了中书人的手里。齐武帝时,四个中书舍人,还各设一个办事机关,称为“四户”。皇帝的诏令,从这四个机关发出来,宰相无权过问。

image.png

  原来由尚书省管理的许多事务,也转到“四户”中来了。皇帝对于这些中书舍人,是另眼相看的。那个为江微所瞧不起的纪僧真,在齐武帝看来仪表谈吐,都比得上士大夫。齐武帝有一次送纪僧真出门端详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笑着说:“人生何必计较门户,像纪僧真这样的风采,士大夫哪里比得上对于刘系宗、吕文度,齐武帝也把他们和士大夫相比,说:“担当国家大事,一个刘系宗便够了。沈约、王融这等人,几百个也抵不上刘系宗一个。”又说:“公卿中有像吕文度这样操劳国事的,就不愁天下不太平了。”寒门和皇权的结合,是南朝统治阶级内部关系的一个特色。齐武帝和寒门的关系,又是其中的典型。

image.png

  南朝皇帝,不但用寒门控制中央的政权机关,还用寒门来加强对地方的控制从宋朝开始南朝皇帝都用宗室诸王镇守地方宋、齐两朝,皇帝又通过一个叫做“典签”的官,来监视镇守地方诸王的行动典签本来是地方上管理文书的小官,仿佛后来的文书管理员宋朝后半期,这个文书管理员,突然重要起来。戴法兴在刘骏当江州刺史的时候,做的便是这个官。但戴法兴还不是由皇帝直接派到江州去的,也不和皇帝发生直接的关系。这时候,典签还不过是刺史的亲信。宋孝武帝以后,皇帝就用亲信的人做典签,直接派往各个地方,作为皇帝的耳目。通常的情况是:一州派上几个,轮流往返建康,向皇帝报告情况。

image.png

  从此,州刺史以下的地方官吏,便在典签的掌握当中。皇帝对地方的控制,也就进一步加强了。齐武帝的弟弟武陵王萧晔做江州刺史,和典签赵握之合不来赵渥之说:“我离开江州,你的刺史也做不成了。”赵渥之到了建康,在齐武帝面前说了萧晔许多坏话。果然,萧晔的刺史被撤掉了齐武帝的儿子邵陵王萧子贞做吴郡太守,想吃熊白(熊背上的肥肉,一种美味的食物),问厨子要。厨子说:“典签不在,我不能给。”齐武帝和寒门的结合,在利用典签加强对诸王的控制这方面是很突出的。这个原来地位低下的典签,齐以后被称为典签帅、签帅或主帅。当齐明帝萧鸾翦除高帝、武帝子孙的时候典签的力量,有时胜过甲兵。

image.png

  齐武帝的儿子巴陵王萧子伦,镇守琅琊齐明帝打算派兵去收捕,典签华伯茂认为派兵去还不如把事情交给他办。后来华伯茂只用一杯毒酒,便逼得萧子伦自杀了。清朝历史家赵翼,从南朝统治阶级内部的这些变化,概括出两条:一条是“南朝多以寒人掌机要”,一条是“齐制典签之权太重”。李延寿把这些寒人叫做“恩幸”,贬了一下寒人,也贬了南朝的皇帝。经过了一千多年,清朝这位历史家,和李延寿的看法,还是相门阀统治,到南朝至少有了二百年的历史。出身寒门的皇帝,差不远。和高门之间,政治上的利害不尽相同,经常和寒门结合,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这是南朝统治阶级内部的一种普遍现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