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维尔十字之战是什么战役?僧侣部队是个什么样的部队?

2019-10-17 09:53:56 首页

  内维尔十字之战是什么战役?僧侣部队是个什么样的部队?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说到内维尔十字之战,这是欧洲中世纪时期英格兰与苏格兰之间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发生的时间是1346年10月17日,地点位于英格兰王国北部杜汉附近的内维尔十字。英格兰以少胜多击败了入侵的苏格兰大军,并且将苏格兰的国王大卫二世给俘虏了。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对这场战争进行了解一下吧。

image.png

  在一路向南的远征中,大卫的队伍如同滚雪球一般越聚越多。 他们大约在10月7日左右,穿越两国边境。又花了大约4-5天时间,攻克了卡莱尔以北10英里,位于里德尔河和艾斯克河交汇处的一座要塞,并将所有守军屠杀。这时已经受封这座要塞的权臣威廉·道格拉斯爵士建议,苏格兰军队见好就收。但这个建议被心高志大的大卫拒绝。人望不高的年轻君王,希望以军功确立自己的威望,并通过掠夺与封赏收买人心。

  由于坚信不会遇到大队英军,放松警惕的苏军向着东南方进军。 一路上走走停停,连续攻占了一些小城堡和乡村,并向沿途城市征收保护费。他们在10月16日下午三点左右,来到了位于德拉姆以西1.5英里的一处猎场——贝尔帕克沼泽。在当地扎营后,又洗劫了当地小修道院院长的库存,盗取了一些“最珍贵的稀世珍宝”。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英格兰北部的重镇德拉姆。

  10月16日,杜汉(德拉姆)许诺向苏格兰军队支付巨额保护费一千英镑,但是要到10月18日才能与付。苏格兰军队同意建议后,当晚在周围驻扎。

image.png

  与此同时,被惊动的英军开始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 一直神经紧绷的英国人,早就预料到,从法兰西回国的大卫会在边境挑衅生事。

  所以从1346年初开始,军官、神职人员、军需官、王家使者,就在伦敦与北方前线之间穿梭不息。北方各个堡垒的塔楼,城墙都被翻新加固。军需官们负责给堡垒,瞭望塔配齐腌牛肉、猪肉、鸡肉、啤酒、干面包等食品和简单的草药。国王也命令镇守北疆的亨利·珀西向苏格兰境内派出间谍收集对方的情报并进行敌后破坏行动,并在北疆安排了出色的指挥官来应对紧急情况。他们就是内维尔之战中的英军指挥官:约克大主教威廉·佐奇(William Zouche),亨利·珀西,拉尔夫·内维尔还有托马斯·罗毕克。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英军中有一些十分特殊的教会部队——僧侣部队。

  在整个百年战争期间,英国教会不仅以捐款和祈祷支持前线。僧侣们还多次组织武装保卫边疆,对内镇压异端教派,并维护地方治安。 他们不是骑士团那样的职业武装教团,仅仅是临时组织起来的普通信众和神职人员。但根据教义,教士们在被袭击时可以还击。所以约克大主教威廉·佐奇(威廉·得·拉朱什),在内维尔之战前组织了不少教士入伍。

image.png

  根据编年史的记载,这些投笔从戎的神父,退去法袍,摘掉教士的头巾。腰间别着利剑与箭矢,臂下夹着长弓。雄赳赳地奔赴战场。 他们会根据级别与身体状况,领取不同的武器,加入不同的兵种。根据15世纪的数据,教会临时部队中仅有10%·20%的骑射手和重骑兵,弓箭手的数目则占了80%·90%。这和教士们定期练习射箭的传统密不可分。

  不仅是教士,英格兰的王公乃至平民都热衷学习箭术。 爱德华三世在1363年下诏,要求在16—60岁之间所有身体健全的男子都要练习长弓。各个地区都有箭术大师组织箭术训练,每个周末与宗教节日,他们都应当前往靶场练习射箭。

  所以在国难当头的危机时刻,贵族们想在北方组织起一支有习武传统的队伍并非难事。 不过在这支由普通平民和教士为主力构成的队伍中,弓箭手的比例占到了惊人的70%以上。少数近战部队是乡绅骑士和地主组成的重骑兵。同时期,在法国征战的英军重骑兵和弓箭手比例也不过在1:3左右。

image.png

  在初步征集了人马之后,英国人大约集合了两部人马: 来自坎布兰、诺森伯兰、兰开夏郡的约4000人和来自约克郡的约3000人。

  10月14日,由于军情紧急,约克大主教威廉·佐奇没有等待来自约克郡的兵马,就带领着第一部4000多人率先从里士满出发一路北上。 在10月16日,不断壮大的队伍来到了距离德拉姆10英里,枢机主教的住所毕晓普奥克兰继续等到援兵,并在德拉姆大主教的猎场里扎营过夜。

  10月17日早晨,英军从毕肖普奥克兰开拔,向北面的德拉姆进发。 在德拉姆以南6英里处,英军后卫遭遇了一支500人的苏格兰劫掠队。大意的苏格兰人,完全没有料到大队的英军会出现于自己的军营附近。他们吓得掉头逃跑,结果被英军骑士和重骑兵大举追杀。

image.png

  在遭遇战中损失了300人后,带队的威廉·道格拉斯爵士带着惊魂未定的残兵逃回位于贝尔帕克的大营,并唤醒了睡眼惺忪的大卫和还在睡梦中的其他战友。侥幸捡回一条命的道格拉斯告诉大卫国王,一支庞大的英军正在靠近己方营地。建议携带了大量财物而且意志并不坚定的苏军及时撤退,保住现有的战利品。但是大卫却坚持认为,英国人难以在几周之内集结起庞大的抵抗力量。志大才疏的他自信的认为,那些人只是一支小打小闹的地方武装而毫不在意。

  趁着苏格兰人疏忽大意之际,英军继续全速向北进军,抢占有利地形。 经过斥候的侦察与将领们的部署,全军来到了德拉姆以西1英里的一片高地上,并在它的南部布阵。这块南北走向的狭窄高地南高而北低,地面有一定起伏。所以英军的营地是坐南朝北,俯瞰北敌。高地两侧有十分陡峭的洼地和沟谷,其中西部的山坡更加陡峭,近乎垂直。苏格兰军想从西侧仰攻高地,必须先小心翼翼地走下坡路,然后爬一段上坡。

  这样的地形不仅能缩小英军的受敌面,延缓敌军的前进速度,还很好地保护了英军侧翼。英军营地里有一块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的内维尔十字石碑,整场大战将因为这个地标而名留青史。

image.png

  相比之下,姗姗来迟且盲目乐观的苏格兰人,从贝尔帕克出发向东南方前进。直到在白茫茫的晨雾里看到了英军的影子后,才接受即将大战一场的事实。他们还只能在对手挑剩的穷山恶水间摆开阵势。

  英苏两军都把军队分为三阵:

  苏军约有10000-15000人。

  中军的主力是国王大卫王亲帅的国王卫队、重装骑兵队和长枪兵。

  左翼指挥官是马奇伯爵和罗伯特·斯图亚特。他带领2000-3000名来自高地和北方各海岛的轻装部队。由于他本人与国王的矛盾,实际上处于保护营地的后卫位置。

  右翼有全军中一半的低地的重骑兵和经验丰富的苏格兰长枪兵。他们将负责发起首攻。

  苏格兰全军的缺陷在于缺乏强有力的远程火力,而且由于是仰攻险地的对手,很多骑兵被迫下马步战。

image.png

  英军只有6000-7000人(另说3000-3500人,来自约克郡的约3000人是否赶到并投入了战斗有争议)。

  这支临时组建的平民队伍里,弓箭手的比例高得惊人。此外全军阵后有一队后备骑兵随时待命,准备在平坦的高地上居高临下地俯冲对手。

  由于英军已经抢占了高地上最有利的位置,人马也没有集结完毕。所以决定以逸待劳,等待对手来攻。相比之下,苏军人数众多但在前哨战中失利。同时巨大的军人数量意味着后勤体系和指挥体系要承担更大的压力。所以,英军一直不断在远距离内向对手射击,终于迫使苏格兰人在下午发动攻击。

  威廉·道格拉斯指挥的苏格兰右翼拉开了战役的帷幕,带头向英军左翼发起冲击。 但是苏军右翼距离英军距离最远,行军路程最长。而且正如英军所期待的那样,苏军骑兵和长矛兵所经过的地区起伏太大,所以骑兵被迫下马步战。他们也不得不改变前进方向,从坡度略缓的左侧爬坡。这一过程不仅使苏格兰军的队伍更加混乱,而且也延长了英军放箭的时间。

image.png

  在战场上,一名英格兰弓手一般携带60-72支箭。在不瞄准的情况下,如果不能在一分钟里射出10支箭,就不是一名合格的射手。而优秀的射手只用3-4分钟就能射光所有的箭矢。有着如此高超战技的他们,敏捷地拉开弓弦,弯弓搭箭。无数披着皮甲、铜钉甲、皮盔和武装头巾的苏格兰士兵,在如飞蝗般落下的箭雨里倒在血泊之中。脆弱的生命如秋天的落叶般在寒霜中零落。

  最终,右翼的苏格兰人还是在甲胄精良的贵族带领下顽强地杀上山坡。 英军也不甘示弱,在步行骑士和重步兵的带领下,挥舞着近战武器与敌人短兵相接。由于苏格兰兵在爬坡时消耗了太多体力,并被长弓大量杀伤,所以过险而不整的苏军阵线已经是一团烂泥。他们只能三五成群,毫无章法地冲向敌阵。英军左翼成功地扛住了苏格兰右翼的进攻,两条战线粘着在一起动弹不得。

  但在中路和左翼,苏格兰军的攻势则顺利得多。 由于地形坡度比较平缓,两路苏军更能维持阵线,一度杀得英军向后退却。其中斯图亚特带领的左翼轻步兵进展更加顺利,亨利·珀西的右路,被压迫到了比英军中军更靠后的地方。幸亏英军有后备重骑兵杀出,及时填补了中军和右军之间的空隙。其他的骑兵则前去增援中路与左翼。

image.png

  平坦的地形与较高的地势,十分有利于骑兵施展他们的冲击力。 在英军骑兵的强力反击下,战局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先是斯图亚特带领的左翼轻步兵,迅速被打得节节败退。然后是道格拉斯的右翼在精疲力竭后经受不住骑兵的打击而崩溃。他本人也在乱军中被俘虏。罗伯特·斯图亚特见状不妙,在撤退时居心可疑地卷走了中军的战马和驮马。

  一部编年史里收录了一首歌谣嘲讽斯图亚特的逃跑行为:

  不论一个人多么孬种,都不可能比罗伯特·斯图亚特更没种。

  他违背了对上帝的誓言,完全不能忍受沉重的打击,和马奇伯爵背对战场逃跑了。

  他们带着人马,毫发无损把家还。

image.png

  他们开始了舞蹈,最后却把大卫国王一人留在舞台上。

  当两翼部队都出现溃退,有国王坐镇的苏格兰中军,还凭借较好的装备与素养,与英军顽抗。有许多忠于大卫国王的骑士、伯爵、家臣以及他们的亲属,决定以血战报答君王的优待。但是随着露西领主带来的英军预备队从东杀到,苏军中军最终崩溃。

  苏格兰的皇室总管、大法官、皇家侍从以及三位伯爵和许多骑士战死。许多将士则被英军俘虏,包括国王本人在内的许多贵族,因为乘马被卷走,而无法及时逃离。

  大卫看到兵败如山倒,明白大势已去,于是也丢盔弃甲逃离战场。 据说弃军逃跑的他,曾躲在布朗尼河的一座桥下躲避搜捕。但是英军看到了他在水中的倒影,从而发现了这个昂贵的战俘。大王还在反抗的过程中,被弓箭颜射破相。整场战役里,大卫的面部两次被弓箭射中。事后外科医生试图将锋锐的箭头取出,但还是有一个箭头深深地嵌入了脸骨,让大卫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深受头痛的困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