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里的“老种经略相公”是谁?他虽然没有什么战绩却把敌人玩坏了!

2019-11-07 17:37:04 首页

  古代历史上英雄人物辈出,种世衡的故事大家听过吗?

  这个名将没有光辉战绩,没有攻城略地,确保的边疆平安,他就是种家军的创始者种世衡。看看他是怎么把敌人给玩坏的。

  写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发现种世衡是个人才,奏请皇帝把种世衡调到西部边地。

image.png

  初到这里,满目荒芜,城墙破旧废弃,根本抵不住敌军来犯,种世衡一边战斗一边沿废城筑城。

  地险的地方没有水源,凿地碰到石头,石工认为石头不可凿穿,很多人都说这里无法防守,种世衡下令一簸箕碎石付酬一百钱,终于得到泉水。城筑成后,赐名青涧城。

  城池有了,但粮草又成了一个大问题,种世衡一面命士兵开垦营田一面用官钱借给商人,供他们至内地买粮谋利,完全不加以干涉。不久,城里仓库的粮食都满了。

  守备的军力薄弱,种世衡深知调动百姓的力量才是根本,但喊口号或强行征兵只会把民众推到敌人的阵营。就命人用银子作箭靶,并派教官指点百姓练习箭术,射到箭靶的就可以把银子拿走,碰到诉讼或争执的问题,也是用射箭靶来解决,射中的有优先权,当射中箭靶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就将箭靶改成厚而小,但重量没有变化,久而久之,连妇孺小孩僧侣都精于箭术。敌酋来犯的时候,种世衡下令射中敌酋者赏金多少,民众即可获利又能保家,纷纷踊跃上城守卫。数年间,敌酋不敢侵犯,虽是边城但平安富足不亚于内地都市。

  羌族部落酋长牛奴讹,平时非常倔强,种世衡和他约定,第二天一定到他的帐幕去,慰劳部落百姓。这天晚上,天上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积雪足有三尺深。左右侍从说:“牛奴讹凶狠狡诈,难以信任,况且道路险阻,不易行走。”种世衡说:“我正是以信义结交羌人,怎能错过约定的日期?”于是,他冒着大雪前往。到达以后,牛奴讹大为吃惊,说:“我世世代代住在这个山上,汉人的官吏没有敢到这里来的,你一点都不疑心呀!”于是率领全部落的人向种世衡行礼,全部落感动得口服心服。由此,各部族逐一归附,种世衡还不时送给个部族首领礼品。有人得知敌情来报告,就送给他礼品,由于这样所属羌人部族都乐于为其所用。这样种世衡获得大量敌方消息,知己知彼,立于不败之地。

  部族中有还是有不服从的,种世衡了解到苏慕恩是这一族最为强大的。且苏慕恩最大的弱点就是贪恋女色。有天晚上邀请苏慕恩来他的营帐喝酒聊天,并召漂亮的侍女出来劝酒,喝酒间种世衡借故离开,并在暗处偷偷观察,等待苏慕恩上钩。苏慕恩哪里知道什么美人计,本就是色鬼,美酒美色下可想而知。种世衡在恰当的时机出现,苏慕恩因而惭愧地请罪。种世衡笑着说:「你很想要她吗?」就把侍女送给他。从此以后,各部落间有二心的,只要派苏慕恩出马,没有不能平定的。

  有一伙贼人总是骚扰掠夺边民,官兵们早就想抓住他们的首领,但苦于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子,迟迟不能抓获。种世衡从抓获的同伙口里知道这个首领特别爱好击鼓,就命人打造一匹马,上有战鼓,外层镶银,极其华丽,暗中命人装扮成商人贩卖。卖出去以后,种世衡挑选好几百名精壮善战的勇士,告诫他们说:“只要见到一个身上背着银鼓的人,就予以活捉。”一天,有一羌人背着银鼓外出,于是种世衡终于逮到这个首领。

  了解对手的喜好,利用他们的弱点,张好网下好套挖好坑,只待时机成熟。最好的案例就是对付他的老对手西夏之主李元昊

  李元昊雄才大略,统一西夏,不时侵扰北宋边境,而他仰仗的正是他的左膀右臂,两名外号分别是“野利王”和“天都王”各统领一精一锐的部队,令官军头痛不已。时间一久,两人的队伍不断壮大,李元昊感受到隐隐的威胁。而此时的种世衡也在谋划怎样除掉这个心头之患,一系列的反间计,苦肉计,离间计,瞒天过海,无中生有,连环组合拳打出,李元昊这个狡猾的老狐狸所有的举动竟都在种世衡的计算之中。

  野利王曾派遣浪里、赏乞、媚娘三名手下,向种世衡投降。种世衡知道他们故意诈降将计就计就派他们为监税官,跟随在种世衡的左右,好像非常信任的样子。

  紫山寺有个和尚,法名法嵩,刚毅果决有谋略,以敢于为忠义献身自称。世衡招纳他为门下客,任其恣意放纵,供他挥霍的钱财无数。法嵩酗酒赌博,无所不为,世衡对他愈厚待。过了一年多,法嵩也对世衡深深感恩,不怀疑世衡对他的信任。有一天,世衡忽然发怒,对法嵩说:“我对你如此厚待,而你竟暗地里与羌人勾结,为何负我?”命人拽下去铐上刑具,囚禁起来,捶笞拷掠,极其严酷。一月之内,法嵩几次被折磨得要丧命,而到底不认罪,说:“我法嵩是大丈夫。府公您听信奸人之言,要杀我您就杀,我也不过一死,但决不会招供没有的事,接受您强加给我的这种不义之名。”种世衡仍坚称法嵩是李元昊派来的奸细。

  野利王派来诈降的三名手下将此情报秘密传给野利王,情报中详细阐述:种世衡抓住了一个叫法嵩的西夏奸细的经过和始末。

  半年后,种世衡感到时机已经成熟,法嵩仍一如当初,毫无怨尤,于是为他脱去绳索刑具,让他沐浴更衣,引他到自己的卧室内,深切安抚道歉,说:“你没有过错,我不过姑且试试你。想让你做间谍,万一你被胁迫不能承受,将会泄露我的机密。假如羌人也像我这次试你一样对你穷尽折磨,你能不能不负我?”法嵩默然不语,然后说:“我为府公试试。”世衡告诉他几条军事机密,说:“你就以这几条机密为借口下手,假装西投是为了把机密报告给西羌人。”法崧临行时,世衡厚赠钱财又脱下所穿的丝絮棉袍送给他,说:“胡人之地酷冷严寒,我就以这个作为分别的礼物。到了那里,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求见野利王,除非此人,你无法得到他们的心腹机密。”法嵩按世衡的布置,偷渡边关到了西夏,要求见野利王。

  野利王有所提防而怀疑他,怀疑他是李元昊派来试探自己的,为表示自己的忠诚把法嵩抓起来送到了李元昊处。

  过了几天,有人扯破他的棉袍搜查,在棉袍的领子中发现了世衡给野利王的书信,言词十分真诚亲密。大意就是:朝廷早知野利王有归顺之心,已经任命野利王为夏州节度使,俸禄每月一万缗,皇帝赐给的旌旗节都到了。说的是有鼻子有眼,比真的还真。李元昊令人严刑拷打,法嵩原先并不知道衣领中有这书信,始终不讲实情,其实他也讲不清楚。李元昊因此怀疑野利王,但也不能仅凭一封书信就断定野利王有反叛之心,李元昊既怕上了种世衡的离间计,又害怕野利王真有二心,到时悔之晚矣。

  李元昊的心腹李文贵愿意冒充野利王的使者去会一会种世衡,去查明这件事的真相。

  种世衡猜测他是李元昊派来的使者,没有马上接见,只令属下每天到宾馆探问使者起居,并闲话家常。当问到兴州的情势时,使者回答得很详尽,而对野利王的动向却知道得不多。

  正好这时俘虏了好几名西夏兵,种世衡命人在暗中观察俘虏和使者见面时的情形,俘虏果然叫出使者姓名,种世衡确知是李元昊所派遣的人之后,就立即召见,把他当作是野利王的使者,赠送他许多贵重的财物并约定一起出兵把李元昊给灭了。

  李文贵回去不久,野利王被李元昊除掉了。而天都王因此事对李元昊产生怨恨和惊惧,李元昊也有所察觉,不等事态扩大,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天都王也灭掉了。西夏王朝产生巨大震动,李元昊费尽心机才稳住政局,但此时西夏元气大伤无力与北宋抗衡请求讲和。

  事情吊诡的是,两边谈和的中间人居然是大难不死的法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