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说的是谁?李白是怎么从游侠变诗人的?

2019-12-04 11:54:57 首页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李白是怎么从游侠变诗人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唐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与李白家族世代交好的范传正在给李白迁坟时写了一篇《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的碑文,对李白的身世作了简单交代:“李白,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隋朝末年,天下大乱,李白这一支避难碎叶城,隐姓埋名。神龙初年(公元705年),举家回迁四川江油,以侨居身份暂住(因侨为郡人)。父亲名叫李客,为了逃避债务(以逋其邑),遂以客为名”。

  根据陈寅恪先生考证,李唐籍贯为陇西狄道,而非陇西成纪。“李唐先世若非赵郡李氏之破落户,就是赵郡李氏之假冒牌”。李暠孙子名叫李重耳,李重耳有个胡人名字为李初古拔。李暠八世孙为李渊,九世孙为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三兄弟。就是说,论辈分李白与李世民是同族同辈的兄弟。

  李建成“幼不拘细行,荒色嗜酒,好田猎,常与博徒游,故时人称为任侠”。李世民“虬髯,壮冠,人号须圣。少好弓矢,自谓能尽其妙”。李元吉“喜鹰狗,常曰,我宁三日不食,不可一日不猎。善用槊,力敌十夫。”

  鉴于李白这些同辈兄弟的作为,我们就不难理解李白“少任侠”(刘全白《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魏颢《李翰林集序》);“少以侠自任”(范传正《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喜纵横,击剑为任侠”(《唐才子传·李白》)的任侠作为了。而且他放荡不羁的处事作风和不拘小节的风流使气更像李建成,因此也有人考证他是李建成后裔。而李氏家族之所以有这些豪放勇武的气质,皆因他们出身六镇,有鲜卑胡人血统,“他们身上所流的,多是鲜卑胡种的血液。”(张大春语)

  当然,血统和出身并不是决定一个人日后发展的关键因素,虽然关系很大。决定一个人日后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环境。

  李白从小在碎叶城长大。碎叶地处边陲,民风粗犷,鱼龙混杂,还是大唐王朝的罪犯流放地(相当于满清的宁古塔、沙俄的西伯利亚),又与突厥人几经争夺,因此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相当奉行丛林原则,知道唯有拳头硬、手段狠,像狼一样撕咬才能活下去。弱肉强食和适者生存的概念深深烙印在小李白脑海里。迁回四川江油后,江油也是民风彪悍,人人好勇斗狠,小李白三观因此成型。有心理学家说,每个人性格的形成,其实在七岁之前就已定性了。之后漫长的人生岁月,都是对这种性格的再认识和再巩固。

image.png

  李白父亲迁回江油后,当地人对这个连汉语都说不熟练的胡商很陌生,于是直呼他为“客胡”。李白父亲于是“指天枝为姓”,恢复了自己的李姓,但是名字已不可考。李客只是别人对他的称呼,他并不叫这个名。这个称呼就如现在的“张总”“李董”之类。

  李客生意做的很大,是江油数一数二的富豪。唐时西域来华经商的胡人相当多,唐人称之为“胡商”、“商胡”、“贾胡”或“蕃客”。有唐一代,政府对胡商来华经商基本持认可态度。唐政府也尽力为胡商提供方便,保护其正常贸易活动,还通过降低关税等措施吸引胡商来华投资,并在各商业发达城市设立专门的胡人商业区。

  唐时胡人特别善于经商,累累积有巨资,“男子年二十,即远之旁国,来适中夏。利之所在,无所不到”。这些来华胡商经过不懈奋斗,往往富甲天下,“资产亿万计”。因此时人甚至流传一句戏谑之词“笑胡人缺钱”,以示该人说话多么幼稚可笑,不经推敲,跟咱们现在说的“笑海龙王缺宝,笑太行山缺石头”一样。胡商来华主要经营胡马、香料、药村、珠宝、胡食等物资,并把丝绸、瓷器等中华物资远销异域。

  李白五岁时跟随老爸回到四川江油。四川古称巴蜀,杜佑在《通典》中写道:“巴蜀这个地方的人很少愁烦苦闷,大多数人都放荡恣睢,安逸享乐。很少饥荒年景,重重高山遮阻了他们对外进取的雄心。朝廷的政令在这里的震慑效果也相当有限,跋扈之徒蜂拥而起。因此这个地方特别排外,除非你特别有实力,或者有亲朋故旧照顾,否则千万不要来这里定居”。(巴蜀之人,少愁苦而轻易淫佚。蜀地土地肥沃,无凶岁,山重复,四塞险固,王政微缺,跋扈先起。故一方之寄,非亲贤勿居。)

  当然了,李客来到江油定居,肯定是不会被欺负的。一来他很有钱,二来他还有靠。这个靠就是当时在大唐王朝非常有影响力的摩尼教,也就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面的明教前身。摩尼教刚入中国时不显,后来因其教义宣传“明尊降世”“弥勒佛转世”,一下对了武则天胃口。武则天为了篡夺大唐江山,自称“弥勒佛转世”,还让亲信薛怀义翻译了摩尼教经典著作《大云光明经》。在薛怀义的运作下,摩尼教光明使者亲自从波斯来到中土,入宫向武则天宣讲摩尼教教义,还在与佛教道教的大辩论中占了上风。武则天大喜,下令全国各地广建大云光明寺,宣讲《大云光明经》。因此摩尼教的势力当时在大唐非常强,大家看过去年大火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吧,里面的摩尼教是连贺知章这样的朝廷大佬都惹不起的存在。

  摩尼教传自西域,李客就是摩尼教徒。

image.png

  李白长到十二岁,他的人生路有三条,经商,做官,当游侠。

  李白兄弟三个,哥哥和弟弟都走了经商这条路。哥哥后来在九江做生意,弟弟后来在三峡做生意,九江和三峡分别是长江流域整个水运的起点和终点,是整个水上商道的中转站,可见李客的经商眼光是非常精准的。可是李白没开做生意这一窍。李白的弟子刘全白在《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中说老师“少任侠,不事产业”。“不事”可以是“不能事”,也可以是“不想事”,其实一个意思,没兴趣,干不了。让李二爷花钱可以,三十万金半年花个精光,想让李二爷赚钱,没门。

  不想经商,可以做官啊。但是做官也不行,因为李白拿不到准考证。大唐士子在参加考试时,必须先向主管考试的相关部门(户部和吏部)递交个人信息,其中主要包括族望籍贯、父祖官名,以及父族和母族各自的联姻状况,罪人之子和商人之子是严禁参加科考的。他们属于“殊类”,即打入另册之类。(刑家之子,工商殊类不预。)李白就犯了商人之子这一条。

  国有四民,士农工商,李白全部不能(不想)做,只能剑走偏锋,做游侠,或者出家做道士。当时大唐国力正盛,到处开疆拓土,需要大批勇武之士厮杀疆场,建功立业。因此李白练好武功,可以从军。李唐皇室认道家李耳为祖宗,非常崇信道士,因此一大批投机者都上山修道,炼丹熬药,“走终南捷径”,出入皇家居室。就连玉真公主和杨贵妃都出家当过道士,非常出名的女诗人鱼玄机,也是道士。所以李白走了这两条路。

image.png

  一说起游侠,大家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位身背长剑鲜衣怒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形象,“侠之大者”的郭靖,“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萧峰,“风流倜傥”的陈家洛,这是金庸武侠看多了。绝大多数游侠其实都是“不学有术”的韦小宝。“为侠本不过谋生之一术,勤生薄死,非其素志”。混江湖不过是为了混口饭,没那么高大上。而且绝大多数游侠都是些“民间之盗跖”“民害而已”(吕思勉语)。他们恃强凌弱,巧取豪夺,横行乡里,多端作恶。唐玄宗年间,京师里就有一帮不肖子弟,一律戴着“叠戴帽”,持剑横行闾里,时人称为“闲子”。贾平凹先生写过一个短篇小说《闲人》,说的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西安城的闾巷游侠。

  游侠这一行当由来已久。《两汉纪》作者荀悦写道:“为人傲慢高冷,好胜使气,作威作福,结交私党,在世间逞强称霸,这种人就叫游侠”。(立气齐,作威福,结私交,以立彊於世者,谓之游侠。)

  游侠的身份按照势力大小大体有四种:国侠,县侠,乡侠,里侠。国侠比如战国四公子,本人为一国之主,同时任侠养士。县侠就是一县之侠,如张耳王陵。乡侠比如刘邦,纠集一帮无赖少年浪荡闲游,打架斗殴。里侠比如跟着刘邦厮混的樊哙等人。韩信间于乡侠和里侠之间,因为他能去“亭长”家混饭吃,亭比里大,比乡小。被屠狗少年灭了威风之后,才被亭长老婆扫地出门。后两者用太史公话就是“乡曲之侠”、“闾巷之侠”。乡曲之侠比如“铜锣湾扛把子陈浩南”,闾巷之侠如“四马路刚哥”。

  李白少年时就是江油地头上的一名县侠。

image.png

  巴蜀之人彪悍民风的另一特征,就是“怯于公战而勇于私斗”,如果乡里之间发生矛盾需要解决,也不去麻烦当地政府,都是双方私下解决。(不师律法,自决胜负。)这种决胜负的方式叫做“起霸虎”。起霸虎是“跋扈先起”的民间说法。或者说,本应为“起霸虎”,但是文人学士们为了好听,就用文词“跋扈”美其名了。其实小编觉得起霸虎这个词用得好,虎为丛林之王,霸虎更是虎中之霸,起霸虎就是争当豪侠老大的意思。跋扈一词虽文,意思可就弱了。

  起霸虎就是决斗。道上豪侠为了展现实力,在道上混个名号,往往互相邀斗,给对方下战书,再找道上大佬作证,名为“敢斗”,也就是咱们通俗所谓“单挑”。起霸虎的标准方式为长兵器对仗短兵器。敢斗双方约好时间地点,有道上德高望重的前辈武士手持白杨木杆立在中间作裁判,敢斗双方必须按照仲裁人的口令进攻或者后退,任何人手中的兵器如果斩断了白杨木,就得认输。这么做目的是为了防止双方斗得兴起伤了性命,如果那样就得惊动官府,那就不好了。

  当然,上面这个起霸虎的方式虽然看上去很为高大上,其实很少发生。豪侠们最为常见的斗争方式为群殴。

  既然是游侠,那么一套拉风的装备是必不可少的,大唐的游侠们也不例外。除了一身干净利落的胡服之外,当然是趁手的兵器了。大唐游侠的常用武器是障刀。障刀形似匕首,携带轻便灵活,便于近身肉搏,平常插在靴子里,干仗时拔出来。障本意为“遮挡在前的土堆”,引申为隐蔽之物。

  李白别看个子小(“身长不满七尺”。七尺男儿的说法是从周代开始的,周代一尺相当于现在23.1厘米,七尺就是一米六多点。李白不满七尺,就是说最多身高一米六),但却谁都不放在眼里,“心雄万夫”。外表不占优势,只有修炼内涵。他的崇拜者魏颢见到他时写道,李白“目光炯炯,张开的大口像饿虎一般。偶尔腰带束起,风流肆溢”。

  而且由于家里不差钱,李白也舍得花钱交朋友。他“尚意气,重然诺,轻财好施,常为人急而不敢自为”,跟《水浒传》的及时雨宋江一样,在当地江湖上也是数得上号的人物。

image.png

  因此李白并不是不谙世事的书生,而是自小在险恶江湖摸爬滚打的练家子,他对江湖规则的运作了如指掌。但是一句话说得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李白终于有一次在和另一帮巷闾之侠的群殴中搞出了人命,而且不止一条。

  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写道,李白“少任侠,手刃数人”。《李翰林集序》是一篇可信度非常高的史料,魏颢是李白铁粉,曾经跟随李白跌宕江湖整整三年之久,李白少年杀人之事,就是李白亲口告诉他的。李白本人于开元中所作《赠从兄襄阳少府皓》一诗也对此事作了复证:“结发未识事,所交尽豪雄。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我年少轻狂不懂事,结交了一帮坏人,每天打打杀杀,杀了好几个人。

  根据《唐律》:“诸斗殴杀人者,绞;以刃及故杀人者,斩;虽因斗,而用兵刃杀者,与故杀同。”就是说,打架斗殴杀人的,判处绞刑;用锐器为了私人仇恨杀人的,斩首;虽然双方打架斗殴,但是使用锐器的一方杀了人,即使失手杀人,也跟故意杀人同罪。但是李白杀了人却啥事没有,因为他是正当防卫,见义勇为,为民除害。

  “当朝揖高义,举世钦英风。小节岂足言,退耕舂陵东”。(《赠从兄襄阳少府皓》)李白杀人之后,案子递到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开会一商量,给此案定了性:这是一件见义勇为的先进英雄事迹,应该给予表扬啊。可是李白很谦虚,也很低调,觉得自己这件事做的没啥大不了的,都是小节,不足挂齿,然后隐居起来,以避风头。

  他在《侠客行》中也对此事作了诠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杀人之后赶紧跑路,找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躲起来,改名换姓以避风头。避风头是为了防止仇家追杀。他杀的这几个闾巷豪侠在当地也有势力,虽然官府不追究,但是苦主不会善罢甘休,因此藏在了摩尼教的大云光明寺中。

image.png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李白躲在大云光明寺三年,百无聊赖,“三临《文选》”。《文选》又叫《昭明文选》,是南朝梁武帝长子萧统组织当时负有重名的刘孝绰﹑王筠﹑殷芸以及《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等文人共同编选的一部文集。《文选》以“文为本”,“丽而不浮,典而不野”,“文质彬彬,有君子之致。”大唐政府将《文选》规定为考试必读书。莘莘学子们为了能考上,只好埋头苦读这本书,一旦考上,马上将其丢在一边,概“恶其浮华,不根艺实”。换言之,这本书就是科举考试敲门砖。

  《酉阳杂俎》写道:“白前后三拟词选,不如意,悉焚之,唯留《恨赋》、《别赋》”。就这么人见人厌的一本书,李白居然三次模拟练习,然后把模拟作品全部烧掉了,只有两篇赋作感觉还可以,保留了下来。这就叫“不做无聊之事,何遣有涯之生。”李白要不是杀了人逼迫潜藏,估计也不会下这么大功夫练习写诗作赋,也就成不了铄古震今的大诗人,这就叫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