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是古代著名帝王,最后为什么把江山拱手让人?

2020-05-11 10:54:25 首页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舜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一)

  放勋天资颖悟,十三佐政,十五受封,二十受禅,史称尧。后制历法,辨四时,设谏鼓,立谤木,国泰民安。

  前2170年,尧77岁。天下忽然大旱,烈阳似火,草木焦枯,庄稼无收。大旱持续三年,十河九竭,林无新绿,民无新食,饿殍遍野,又有凿齿修蛇等猛兽为祸四方。共工氏乘机放出谣言,说帝尧无道,获罪于天,故起兵为祸。尧遣大将史领兵平之,又派大将羿驰援四方,斩蛇驱兽,天下稍安。

  然大旱之后,大雨又至,洋洋洒洒不分东西,继而山洪倾倒,河水泛滥,没民居,淹平冈。民无所依,怨声又起。

image.png

  盟会上,尧问各族该派谁做治水官,大家推举了几个,都不能全票通过。后来共工氏推举了,让尧非常为难。

  鲧和尧都是黄帝的玄孙,既是世兄弟,也是好朋友,而且同样有才能,封于崇地,建城以卫君,修郭以卫民,是轩辕一脉所剩不多的人才,尧很倚重他。

  几天之后,尧私下找来鲧。

  尧问:“洪涝当前,你有好的办法吗?”

  鲧说:“目前看来,除了让各部落往高处暂避求安,别无他法。”

  “可是盟会上,共工氏推举了你,四岳也同意了。”

  “共主你呢?”

  “我相信你的才能,可我不愿意你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现在四方谣言起,鲧认为是那些叛部所为。东夷各大部落素来富有,散漫不服管束;九黎旧部感念蚩尤者甚众,时而作乱;共工氏自神农时,便常有争权之心。现在洪水成灾,正是考验共主的时候,治水有成,天下归心,治水不成,恐怕人祸尤凶。”

  “你果然知我心意。如果你是我,要怎么办?”

  “自圣祖轩辕一统以来,到现在仅仅四代六世而已,我等子孙不能将圣祖业伟业发扬光大已是罪过,岂可拱手送与他人。”

  下一次部落大会上,鲧主动请出,说道:“洪灾如虎,恶于目下,共主担忧万民,寝食难安,我辈华夏子孙当分共主忧。鲧虽不才,愿请而治水,若成功,则凭圣祖庇佑,共主祈福;若不成,则鲧能力孱弱,罪于天下,愿一力承担,以死请谢。”

  众部落欣然,共工氏愤而不语,尧心恻然。

  鲧初任时,到各地视察水患,与民同食同寝,征求意见,尝试了很多方法,都不如意。后来他想起当初建立城郭的初衷,正是为了百姓能抵御野兽的袭击,洪水猛兽实有相通之处,遂决定用设障壅堵之法治水。在他的带领下,人们筑高堤,垒长坝,围水囿患,始见成效。各部落纷纷效仿,洪水得到遏制,民皆欢颂。然而,随着大雨持续,洪水弥多,堤坝不堪重负,接连被冲溃,积水之下,水恶尤巨,很多部落惨遭灭顶。鲧心力交瘁,四方奔波,九年不得家回。

  尧得知前线汛情,明白形势紧迫,鲧一旦失败,百族迁怒,共工等部很可能会立刻起势,谋夺共主之位。为今之计,又当如何呢?

  (二)

  这一天,尧走出平阳城,来到汾水旁,见到往昔温顺的水流变得浊浪滔滔,声势骇人,就如这天下大势一样,乱象纷呈,不禁怅然。正感喟间,听路人说西边有座姑射山,山上有神仙居住,寻占问卜无有不验。尧心有所动,遂驾辇前往。到达之后,但见山峦毓秀,密林悠幽,于是弃辇而上,初时尚闻人声,行至高处,杂芜渐隐,岫云环绕间忽现一女子,白衣白裳,肌肤胜雪,绰约出尘,旁有一鹿,乖巧通灵。尧觉得这应该就是人们口中的神仙,于是施礼上前,询问天下事。几番倾谈之后,尧心中有了决断。下山之后,他便开始游走各地,寻找盛名在外的贤德之人。

  尧先来到东夷单父,拜访善卷。后者是当地有名的部落首领,带领人们弃平野,居高地,躲避洪水,深受爱戴。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他特意一个人去见善卷,面北而立,在请教了一番治水治世之道后,说明了来意:“如今天下多事之际,尧德才不济,恐贻误万民,既知先生高望,愿请出山,主持天下。”善卷一听,连连摇头说:“我现在当个小首领有衣穿,有饭吃,每天开开心心地多逍遥。你把天下给我,我就要负责治水,负责安抚百族,这太不自由了。你还是不了解我啊!”尧再三劝说,善卷坚决不同意,后来干脆举家搬迁,辗转千里,一直到枉山才止。

  尧来到阳城槐里。这里有一小部落,洪水来时,他们的首领带着人们在树上筑巢而居,既避了水患,又躲了虫兽滋扰,人们深感其德,称首领作巢父。尧寻到巢父,同样委婉地道明来意,要他执领天下,周济苍生。巢父听了,说:“天下之大,不堪其广;天下之重,不堪其负,我还是做个小首领吧。”附近另有一个部落,首领叫做许由,跟巢父是好友。尧见巢父不受,便寻许由。许由说:“我耕田砍柴习惯了,一不图名,二不为利,还是不给天下添乱了。”尧坚持请出,许由便学巢父一样躲到附近的萁山去了。尧派使者寻到萁山,对许由说:“你要是不做天下共主,那做个九州长吧。”许由听完被气到了,便到旁边河里洗起耳朵来。使者不解,许由说:“你说的话把我耳朵弄脏了。”这时恰好巢父牵牛过来饮水,看见许由洗耳便询问缘故,听过之后,生气地说:“你要躲就躲深点啊,现在你洗耳朵把水洗脏了,我的牛也不能喝了。”第二天,巢父以身作则,搬到几百里外的东边去了。

  尧来到子州,拜访一个叫支父的部落首领,交谈过后,也以天下相托,支父翻翻眼皮,说:“我本来愿意当这个共主的,可惜最近比较焦虑,也不知道是不是病了,就先不管天下了。”

  尧又拜访了王倪、齿缺、蒲伊、尹寿等人,每每以天下托,都坚辞不受。但这时,尧轻辇游四方,访贤赠天下的事迹已经流传开来。

image.png

  尧的目的达到了。

  (三)

  灾患肆虐,百族生怨,矛头都指向共主,说尧德不配其位,力不称其职。尧得到鹿仙指导,将计就计,满天下寻找所谓德行皆备之人,以天下相托。只要有人愿临危受命,就必须千方百计治理水患。

  如果侥幸成功了,其存在就不再必要,所谓飞鸟尽良弓藏。共工氏等大部落不会再容忍其继续居主位,叛乱必生。届时尧再兴正义之师,勤王平乱,功高卓著,重掌天下顺理成章。如果不幸失败了,表明其德行同样有亏,尧随时可以废而代之。

  实际情况是,那些贤人都是真正的智者,他们很清楚,不要说水患难平,即便真的成功,以他们在联盟中缺根少基的身家,也很难服众。换句话说,尧或者会因治水不力而废,但他们绝不会因治水有功而立。而且,为了避免被人怀疑他们有争夺天下之心而遭暗中迫害,他们不得不装疯卖傻,乃至远遁他乡,实属无奈。

  没人愿自讨苦吃,更没人敢自寻死路。但尧却因为这注定无果的计划,以退为进,堵住了悠悠众口。

  现在他可以安心筹备继承人的问题了。他已经快90岁了。

  尧有十子,长子丹朱跟他最久,自幼聪慧,机巧开明,尧对其最用心。后来丹朱有了封地,离尧日久,变得傲虐起来,吃穿用度极其奢豪,又结交一帮朋党,整日饮食作乐,民怨积重。尧闻知后,解天关,释地理,将满天星斗化为棋局,创造了围棋,专为教丹朱改性。丹朱一学即会,天赋非常,颇为沉迷,尧非常高兴,以为成功。谁料,他走后没几天,丹朱旧态复萌。

  尧莫之奈何。其他几子,或痴顽,或愚直,皆不开窍。

  尧苦思无果,询问四岳,四岳说:“丹朱可以。”尧摇摇头说:“不行,即便勉强让他继位,天下必乱,悔之莫及。”

  经过再三考虑,尧决定效仿几位先祖,在轩辕帝的直系后裔中寻找继任者。这时皋陶、后稷、契等都已经老了,只能从小一辈中找。经过一段时间的查证考量,四岳向尧推荐了颛顼帝的一位六世孙,重华。稳妥起见,尧决定亲自去观察一番。

  尧一个人来到历山脚下,看见山坡上有个人赶着一头黄牛和一头黑牛犁地,手里拿着拿着簸箕,偶尔敲几下。尧很奇怪,上前询问。那人说:“如果我用鞭子赶牛,打黄牛时,它受痛猛拉,黑牛显慢。打黑牛时,黄牛显慢。这一拉一扯,容易乱套。而且,它们虽是牲畜,却能帮我耕田收食,对我有恩,我很感谢它们。所以当它们偷懒时,我只用敲敲簸箕,发出声音吓一吓就好了。”

  尧听后,觉得他既善良又聪明,问其姓名,才知他就是此行的目标。

  重华以孝闻名。当他年幼时,母亲去世,其父瞽叟另娶了一女子。后母刁顽,时常虐待他,并唆使其父欲行加害。他只是设法避险,并主动承担家里所有农活,做多食寡,毫无所怨,秉持孝道。

image.png

  尧觉得重华不错,为了加深考验,把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了他,并另外派了九个仆人服侍,以便观察。三年下来,重华不骄不躁,既能与二妻相敬如宾,又不与父母交恶,德行很快播于四方。他耕作过的地方,人们不再争田;他打鱼过的地方,人们不再争屋;他做陶器的地方,人们不再粗制;他到了哪里,人们都愿意追随。

  尧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带着重华来到联盟大会上,让众官和各部落诘问。重华每问必通,对答如流。众皆倾服。随后,尧宣布退位,由重华继承,史称舜。

  这一年尧90岁。

  (四)

  舜初登大宝,诸事待立。尧暗中指点,让他把先前发下重誓,但治水失败的鲧予以流放,此顺天之举;又让他派兵平定乘机作乱的共工、驩兜、三苗,此承运之举;再让他用鲧的儿子禹作为新的治水官,此安民之举。这三件大事一定,舜的根基与威望很快建立,尧方始功成身退,隐于谷林,安享晚年,直到28年后,方逝。

  尧死之后,万民悲哀,如丧考妣。舜思尧之恩,下令三年之内,四方不奏乐,不欢庆。而舜自己,则卸共主之位让于丹朱,亲自为尧守孝三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