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为什么能在与西方的战争中取胜?都是学习的功劳

2021-04-08 15:52:45 首页

  说到明朝,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各位介绍一下相关的历史事迹。

  说起近代以来的反侵略战争,清朝真的让人费解,为何她如此固执,明明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有10几年的喘息,却不思进取,不图变革,直到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才开始向学习西方科技,直到八国联军侵华,才放下架子学人家的制度,这个过程竟然经历了60年!反观明朝,在1521年中西(指西方)爆发了世界近代史(以1500年为起点)上第一次正式交战,明军虽胜,但仍旧反思战争的教训,找寻中国与西方的差距,努力学习西方技术,在不久后的中西第二次大战中,明军轻松取胜。这不得不说是学习之功。

image.png

  一、屯门之战,中国小胜

  1521年,在广东的葡萄牙人勾结海盗、欺男霸女、拐卖人口,无恶不作,朝廷下旨驱逐。当时的世界已经处于地理大发现之后,葡萄牙是欧洲海洋强国,航海造船技术十分高超,建造了新式大船,加上西方火炮反超中国,被普遍装备在这种新式大船上,所以其头目西芒依仗坚船利炮拒绝了明朝官府的通报,反而将战舰开进东莞屯门港,并率一部分军队、流氓登陆屯门,设立了防御工事,武力逼迫中国答应通商和设立殖民据点等要求!

  明朝是个硬骨头。广东巡抚、镇守太监、总兵三巨头合议之后,认为祖宗疆土寸土不可与人!加上现在是新皇帝嘉靖刚刚登基,所以必须将这些番鬼驱逐出去,以给新皇颂扬武功。最终广东三巨头全力支持巡防海道的汪宏对葡开战。

  正是高层的全力支持,汪宏才无后顾之忧。1521年初,明军发动了收复屯门、驱逐番鬼的屯门之战。但此战明军打得很不顺利,从出师到彻底班师,足足打了一年多,该战具体战法不明,但诸多史料都认为,葡军只有战舰5艘,前期明军屡战屡败,后期汪宏采用策略,才勉强驱逐了葡萄牙人。

image.png

  二、屯门之战的教训

  明军虽然取胜,但是西芒率部分战舰成功逃走,当时的明军将领就已经意识到对付5只战舰就这么费力,我军战力实在太弱。王守仁也说此战“尽力捕剿,仅能胜”,为何“胜”前加“仅能”,这说明明军只是战场上将敌人打退了,而没有歼灭他们,所以名为胜,实际上不值得庆贺。

  就是因为汪宏一开始不知道葡萄牙人火器的威力,最开始的战争,汪宏采取水路并进,企图毕其功于一役,结果葡萄牙战舰强大的炮火让明军水师还未靠近就被击沉或被浪掀翻,陆军也因葡萄牙火器的猛烈攻势而受阻。汪宏自己就说葡萄牙的战舰和火器“他国无敌”。

  在战后反思会上,汪宏说:“强番佛朗机驾船在海为患”,他们的船长10丈,阔3丈,船两侧有大浆40多支,其船低而尖,面平,不畏风浪,每船有200多人撑浆,即便无风也能快行。船身上人立之处,用板捍蔽,不畏矢石。船上左右各有火铳30多管,下有暗仓内藏火炮;一旦敌船接近,火铣举发落如雨,火炮一弹则敌船尽碎,实为海中要塞。于是汪宏首倡“师夷长技以制夷”,表示明军也要掌握这种新式火器和战舰。

  三、明军火器之谜

  为了尽快让明军掌握先进技术,防止敌人再来,汪宏可谓操碎了心。

  屯门之战后期,他就多次给嘉靖皇帝上疏,言明掌握战舰火炮技术对海防的重要,说:现在明军的火器远差于佛朗机(葡萄牙),一旦贼寇袭来,我军“无制远之具”,只能被打,这是广东防御的缺失。而佛朗机火器犀利,射程远,一旦沿海哨塔全部安置火器,每瞭望台一门20斤的大炮,只需3人防守,远攻可达600步;每防御堡垒放3门70斤的大炮,10个人守护,射程达6里。如此5里一瞭望台,10里一防御堡,海患无忧,不战可收其功。“帝悦,即从之。”明朝的皇帝是很开明的,没有认为洋人的技术是奇技淫巧不屑于学习,也不认为远在广东的番鬼是皮癣之患,放任自流,反而听从了海防一线官员的建议,对他们的备战大加支持。

image.png

  我们这里说的火器是新式火器,是葡萄牙人的西方科技,这种火器比中国的传统火器先进,但具体什么时候被明朝引入的,还是个谜。《明史纪事本末》中说:正德十三年(1518年),朱宸濠为了造反,秘密联系了葡萄牙人购买火器。但一般说法都认为在屯门之战后期,巡检何儒策反葡船上的中国工匠,从而掌握了核心科技。但不论如何吧,至西草湾之战爆发,明军已经大规模装备了新式火器和战舰。

  四、西草湾之战

  西草湾之战的主角是哥丁货,中国人称“别都卢”。这货的到来是个意外,他原本就是来洗劫南洋藩国的,但他听到屯门舰队被明军攻击,毅然北上,要“制裁野蛮”的中国人,所以他是主动来讨打的。

  1521年,自恃“巨统利兵”的哥丁货率领葡萄牙战舰鸣炮进入了新安县西草湾,威胁新安县令马上供给物资和通商。此举使本已交战的双方关系火上浇油,当时广东三巨头已经下令不准国人与葡人接触,明军水师一遇葡舰即刻歼灭,新安县马上上奏番鬼到来的消息,最终爆发了西草湾之战。

  西草湾之战,史书记载的比较多,但也不具体。

  按照《世宗实录》所说,西草湾之战是由备倭指挥柯荣和百户王应思率水师打的海战,“截海御之”,在双方展开接舷战时,“向化人”潘丁苟首先登陆葡船,军士一齐跟进,最终生擒了哥丁货,俘虏42人,斩首5人,俘获葡萄牙战舰2艘,救出被掠夺的10名中国人。接着明军和剩余3舰战斗,王应思殉国,“余贼遁”,哥丁货被枭首。此战中的战斗模范潘丁苟,从“向化人”三字来看,他应该是少数民族或者是明军征募的藩国越南人,从这也能看出明朝的开放性和包容性。

image.png

  西草湾一战和打了一年的屯门之战不同,短短一次大海战,俘获对方战舰2艘,抓住了敌方头目,真正做到了毕其功于一役,一次彻底击垮了葡萄牙人。西草湾之战,沉重打击了葡萄牙殖民者,直到嘉靖二十年(1541年),沿海再也没有关于葡萄牙人掠夺的记载,“自是,佛朗机诸番夷舶,不市粤”。再通过传教士关于“哥丁货……失败后,葡萄牙的历史记载中很少有人提到他们的公民到达中国海岸的情况”可以侧证,明军真是把葡萄牙人打怕了。此后,佛朗机的番鬼之患逐渐让位于日本的倭患。西草湾之战和屯门之战一道,是自地理大发现以来,中国首次和西方交战,中国善于学习,迎头赶超,成功取得了反侵略战争的胜利。

  总结

  西草湾之战从兵力配置上看,葡军和屯门时期大体相当,而屯门之战是专管海道的汪宏指挥的,居然打了一年,而且前期是屡战屡败。到了西草湾之战,备倭指挥轻松取胜,原因何在?这就是火器之功了。汪宏的时候,明军对葡人和西方火器极度陌生,根本不了解葡军的战法和武器,所以屯门之战以“仅能胜”的教训给西草湾之战提供了经验。屯门战后汪宏总结教训,大力发展和推广火器和蜈蚣船,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西草湾之战明军装备的就是和葡萄牙一样的战舰和火炮,正是武器大体相当,明军才能取得如此战功。到了嘉靖三年(1524年)兵部全国军事会议上,兵部就说:佛朗机铳,宜从广东取匠,于南京造之。这实际意味着新式火器已经开始向全国普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