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常德会战

  常德会战发生于1943年11月至12月,侵华日军为牵制国军对云南的反攻,并掠夺战略物资,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对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发动的一场战役。1943年11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国军集中了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的16个军43个师21万人迎战。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迟滞日军进攻,给敌重大消耗,击毙日军1万余人。参战的国军主要将领:孙连仲、王敬久、王耀武、余程万、施中诚、胡琏、池峰城。常德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大规模的会战之一,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其中余程万将军率领虎贲师死守常德固守待援16天的经历更是为人津津乐道。美国总统罗斯福甚至都记下了余程万将军的名字,而其后余程万将军的不幸境遇更是为人唏嘘不已。

  1943年11月4日,代号“虎贲”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十四军五十七师在接到蒋介石“一定要保住常德,驻军必须与城共存亡”的命令后,从郊区河洑山开进常德城设防,一场血肉溅飞,死守孤城的恶战即将开始。

  守城司令官第七十四军中将副军长兼五十七师师长余程万,是广东台山人,以大专文凭考入黄埔一期毕业,这在国民政府高级将领中是罕见的。在1939年的江西高安战役和1941年的上高会战中他率五十七师重创日军,立下赫赫战功,尤以打坚守著称。上高会战后,第七十四军被授予军中最高奖品-飞虎旗,五十七师被命名为“虎贲”部队。所谓“虎贲”,贲和奔同音同义,《书》经中记载:“武王有戎车三百辆,虎贲三百人。”意思是说周武王的英勇战士像老虎奔入羊群一般,所向无敌。五十七师获此荣誉后,上至师长,下至士兵,每人都在军服的左臂佩戴一个品字形符号,上面印有“虎贲”二字。

  余程万将军率领的这支虎贲师,在1943年6月鄂西会战时就曾进驻常德城。当时惊恐的市民以为日军将攻打常德,大多逃避离家。五十七师入城后军纪严明,秋毫无犯,首先将全城洞开的门户妥为关闭,非经指定,一律不得擅入民房。指定征用的住所,均会同警备部、警察局、宪兵队将家具什物登记保存,以备开拨时同原主人当面点交。虚惊一场的市民们回城后,面对完好如初的房屋、家具和街道,纷纷交口称赞“虎贲”是他们的保护神。城市秩序恢复正常后,五十七师移防城郊河洑山,余程万将师部设在山上太和观内。当年收割水稻时,余将军下令全师官兵帮助当地农民割稻,并严令只能喝老乡一杯茶,不能吃老乡一顿饭。此举成为在常德民间传诵至今的美谈。

  紧急疏散-抢修工事和枪毙一个上等兵

  此番进城,军情紧急,余程万在常德泥木工人的热情支持下立即着手抢修工事。同时,让他焦虑的是如何让全城的16万百姓在半个月内撤离这座面临战火的城市。

  这天,余程万和刚从江西萍乡探亲赶回的副师长陈嘘云、参谋长皮宣猷、指挥官周义重、参谋主任龙出云等,应常德县长戴九峰之邀去赴商会举办的欢迎宴会。途经市中心大庆街、大西街一带时,只见长衫旗袍的摩登男女摩肩接踵,商号店铺的霓虹灯五光十色,一派繁荣宁和景象,余程万心情十分沉重。到了鸡鹅巷摆满酒菜的盛宴前,他婉言谢绝,并决定当场将酒宴改为常德各界人士战前议事会,商讨全城市民在最短时间内疏散到乡下的事宜。

  第二天,戴县长就贴出要求市民疏散的布告,余师长也派手下柴意新团长协助此事。五十七师除了在沅江码头用船只免费送下乡的市民过河,而且派兵义务给市民挑运行李30里,不准收取任何报酬。疏散过程中,一个名叫刘为才的上等兵给群众挑送行李后,索取了两块光洋的力资。余师长接到柴意新团长的报告后,当即下令枪毙。在下南门码头,由警卫班组成的临时行刑队,举起了冷冰冰的枪口,“叭”枪声响起,手里攥着那两块夺命光洋的刘为才,倒在血泊之中。

  事后,余程万以此向全师官兵张悬文告:“常德会战的序幕,明日便可拉开,而这里的百姓还有少数没有疏散,为了贯彻国家法令,爱护人民,减少我们作战时的顾虑,我们应尽量协助他们疏散,各团、各直属队,应随时依实事的需要,派人替他们护送行李、划船,但不能离开设防范围,尤其不能接受任何一点小酬劳,最多只能喝一杯热水。假如你们违反我的命令,有索取酬劳或其他类似事件发生,那就以这个上等兵刘为才为例,决不姑息。你们知道我们虎贲部队,一向就有良好的荣誉,我们决不能让这良好的荣誉,由一二个人断送殆尽……”

  就这样,余程万率领他的仁义之师、威猛之师,在凶残的日军兵临城下之前,疏散市民,抢修工事,以设在城西兴街口钢筋水泥结构的中央银行分行的师部为核心,向四周呈辐射状分层设立街巷、城墙、城郊和外围据点共5道防线。兵力是三个团:169团,团长柴意新;170团,团长孙进贤;171团,团长杜鼎。外加军直属炮兵团一个营,团长金定洲。

  11月13日,余程万率师部人员绕城视察了各道防线。当晚,在给妻子邝瑷的中他写道:“此次奉最高统率命令保卫常德,任务固甚重大,但余以能担负这个任务为光荣,余已决心为国牺牲,誓歼顽寇,幸勿眷念于怀……”

  第二天,余程万鼓励全师官兵都留下家书,交给师部军邮员带走发出,虽说是写家书,但很多人都像是写遗书,充满悲壮。

  在这无险可守、背水而战的小城,五十七师这个悲壮之师的八千壮士,正严阵以待。

...查看更多

  战役结束

  日军第11军接到派遣军恢复原态势的命令后,下达命令(包括对在渔洋河 以东仁和坪、暖水街一带的第39师团、古贺支队及宫胁支队等部队):“军于19日夜开始行动,准备向松滋河 右岸地区转进。”日军于22日分别到达松滋河右岸地区,在第13师团掩护下,于23、24日先后渡过长江,分别返回原驻地。第六战区及第九战区部队紧随日军之后实施跟踪追击,仅与日军后卫掩护部队发生小的战斗,至1943年12月25日,全部收复了失去的阵地,恢复了会战前的态势。常德会战至此结束。

  结果统计

  常德会战期间,日军第3飞行师团以第44、第25、第90 和第16战队参战。中国方面使用了第2、第4、第11大队以及中美混合团参战,美军第14航空队亦参加了战斗,总计使用飞机约200架,共出动216批,使用战斗机1467架次、轰炸机280架次,重点是打击常德、石首 、藕池口、华容 等地的日军地面部队。11月25日在常德阵亡的日军第6联队联队长中畑 护一就是由中国空军2 架P40 战斗机击毙的。据统计,在空战中共击落日机25 架,击伤19 架,炸毁地面飞机12 架。

  国军损失

  据中国国军参战部队上报阵亡数字:第六战区损失45000人,第九战区损失15000人,第五战区损失3000人,共计丧失6万余人,并有第150师师长许国璋 ,暂编第5师师长彭士量 ,预备第10师师长孙明谨等将军于此役中殉国。

  日军损失

  中国方面统计的数字为四万多人,日方公布的数字为:战死1274人,负伤2977人。可这个数字并不一定真实。据横山勇 所说的18%失去战斗力来说,恐怕不止这么少,日军出动了8、9万,大概损失了1万多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1943年11月初,侵华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对云南的反攻,向中国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的常德地区发动攻势。日军第11军纠集5个师团及伪军共10万余人,出动飞机130余架,在横山勇司令官指挥下,向中国军队发起进攻。中国守军集中了第六、第九战区的16个军43个师21万人,飞机100余架,在常德城及外围地区与敌接战。

  11月3日,第七十四军57师师长余程万率部进入常德城,迅速疏散全城民众,建筑防御工事,准备迎战日军。日军动用飞机大炮对常德守军实施猛烈轰炸,并施放毒气弹、燃烧弹,又发起无数次的白刃冲锋。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第57师守城官兵拼死抵抗,依托阵地节节阻击,与敌苦战16昼夜,全师官兵9000余人生还者不足百人。12月3日,常德失守。

  常德会战阻滞了日军的战略进攻,为中国主力部队完成对敌反包围赢得了主动。常德城攻防战之际,20余万中国军队在常德外围与10多万日伪军展开激战,将企图进犯常德的日第13师团牢牢牵制在常德西北。12月9日,驰援的第九战区4个军打败日军,一举收复常德。同时,第六战区转守为攻,收复失地。敌军被迫返回原地,战略攻势未能得逞。

  常德会战是正面战场大规模的会战之一,在中国抗日战争乃至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的地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常德会战发生于1943年11月至12月,侵华日军为牵制国军对云南的反攻,并掠夺战略物资,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对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发动的一场战役。1943年11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国军集中了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的16个军43个师21万人迎战。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迟滞日军进攻,给敌重大消耗,击毙日军1万余人。

  参战的国军主要将领:孙连仲、王敬久、王耀武余程万、施中诚、胡琏、池峰城。

  常德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大规模的会战之一,也是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

  战役背景

  鄂西会战之后,国际形势对日本越来越不利:苏德战场上苏军正在全线发起反攻,已推进至斯摩棱斯克和第聂伯河一带;美英联军在突尼斯击败德意联军和在西西里登陆后,墨索里尼被迫下台,意国继之投降;美军在阿留申群岛、新乔治亚岛登陆后,正在新几内亚等地进击日军。

  日军不仅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其海军及航空兵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日军大本营“从战争全局要求出发,不允许中国派遣军进行任何进攻作战”,所以日军第11军在鄂西会战结束后的4个月内没有向周边的第五、第六、第九战区进攻,而这3个战区的部队也没有对日军进攻,双方形成“和平”相峙。

  国民政府为了与盟军协同打通中印公路,先后从第六、第九战区陆续抽调7个军转用于云南及印度,准备反攻缅甸。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不再向印、滇转用,以策应其南方军的作战,再次组织进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战役起因

  一.常德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常德是湘北重镇,川贵的门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武汉失守后,这里成为重庆大后方的物资唯一补给线。

  二.动摇重庆国民政府的抗战心,以战逼降,达到所谓“结束中国事变”的目的。

  三.歼灭中国守军力量,摧毁第六战区根据地,夺取洞庭湖粮仓,达到以战养战和巩固中国占领区的目的。

  四.钳制中国兵力,迫使集结云南的中国远征军回师救援,以阻止或推迟东南亚盟军的联合反攻。

  双方形势

  日军情势

  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一向主张“必须割断重庆同英、美的关系”,并认为“除了付诸武力,别无其他方法可寻”。为了贯彻他的主张,曾向大本营建议在1943年末或1944年春进攻四川。大本营虽然承认进攻四川意义重大,但由于东南方面的战局日趋不利,而中国华北方面的“治安”形势也极严峻,兵力不敷应用,而限于国力,组建新的部队更为困难,因而拒绝了畑俊六的建议,要求“中国派遣军”把1943年后半期的作战重点放在加强占领区的稳定方面。

  日军“中国派遣军”总部根据大本营的指示精神,围绕当前的战争全局形势,特别是缅甸方面盟军的反攻、中国军队的策应和美国驻华空军的加强趋势,并针对派遣军自给情况以及华北八路军的状况等进行了分析和研究,于1943年8月28日制订了《昭和十八年秋季以后中国派遣军作战指导大纲》。其作战方针是:“派遣军努力确保和平定现有占领地区,特别是在华北方面,本年秋季以第11军及第13军主力分别进行常德作战和广德作战。来年春季,以华北方面军及第11军进行打通京汉线作战。”

  日军第11军按照总部的命令,拟订了进攻常德的作战计划,并于同年10月6日召集各参战部队的参谋长进行图上作业。计划将整个会战划分为3个阶段进行。其主要内容的方针为:首先以一部歼灭安乡附近之敌,以主力消灭王家厂周边地区之敌,继而攻占常德,同时追索该方面集结反攻之敌,予以歼灭。作战目的一经完成,即按另行下达之命令开始返还,击灭残敌,恢复原态势。

  中方情势

  鄂西会战后第六战区共有第10、26、29、33等4个集团军和江防军,计12个军、35个步兵师,防守着由监利附近至石牌,再折向汉水的V字形防线,正面长达270公里,兵力相当薄弱。由于鄂西会战并未能收复石首、华容等地,所以不但使日军仍然占领着良好的西进桥头阵地,而且使防守长江南岸的第29、第10集团军失去了长江天险之利,只能利用沿松滋河以东由南向北流向的九都大河、太平运河、松滋河等河汊障碍建立第一线防地。战区长官部仅掌握驻浏阳的第100军为总预备兵团。虽然另有第74军驻于常德、桃源附近,但该军系军事委员会直属部队,暂归第六战区督训。

  1943年9月间,日军的活动突然频繁起来。第六战区判断日军有可能再度发动进攻,遂在鄂西会战前制订的防御计划基础上,重新研究修订。修订后计划的作战方针是:“1.战区以巩固陪都之目的,配置重点于石牌、庙河两要塞,先以第一线兵团依纵深据点工事逐次予敌以打击,最后固守常德、石门、渔洋关、资丘、石牌、庙河、兴山、歇马河、南漳各要点,再由第二线兵团之机动,协同第一线兵团转移攻势,击灭进攻之敌。2.敌如以小部队向我某一方面行局部攻击时,则主要以第一线兵团击溃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常德会战结束后,时任国军74军军长王耀武将军为纪念捍卫国土而壮烈牺牲的将士们,决定在常德建造“烈士公墓”。公墓正门是一座高大的三门纪念牌坊,上方是王耀武所题“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坊”的横匾。

  纪念坊的四根水泥钢筋方柱之间的上方架有三块横匾:正中是蒋介石所题“天地正气”,左侧为陈诚所题的“碧血丹心”,右侧是白崇禧题写的“旗常炳耀”。

  进大门数十步是一座9米高的纪念塔,基座四方刻有中华民国考试院长戴传贤,监察院长于右任,立法院长孙科,司法院长居正四人题词,碑身正面为王耀武所题“陆军第74军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塔”,公墓落成当天,常德各界人士及74军代表举行了隆重集会,数十匹驰骋疆场的白马也参加了这次集会。

  历史评价

  “一只乌鸦站在一间被轰毁的货仓的焦梁上,带着严肃而满意的心情,望着已经从地面上毁灭了的常德……城东门的中国旗又在一根新的竹竿上面胜利地飘扬,两个武装中国士兵很神气地站上了新岗位。”1943年12月21日,常德保卫战后第18天,美国《纽约时报》用上述文字记录了废墟上的常德景象。

  “此一役对中国而言,是证明其士兵之作战能力;对其盟友而论,亦足证明中国虽处于极大困难之中,尤能渡过难关,击退敌人。”——美国《芝加哥太阳报》

  “这里举目尽是烧焦的围墙、残破的砖瓦和灰堆而已……要想在这个曾经有过16万人口的城里寻一未经摧残的东西,实在难乎其难。”——《纽约时报》

  “在这城墙的战斗,日渐惨烈,甚至好像在欧洲中世纪时代那样,以手格手,以颊撞颊作殊死的血战。”——英国《伦敦新闻纪事报》

  “人类的持久战争是有限度的,当战至最后的300将士,余程万将军决定退出常德城垣,以求报国于他日……假如连这少数人都不能生还,那么保卫常德的英勇事迹将随他们英勇的死友埋葬于废墟之下,泯灭而无闻于世。”——英国《伦敦新闻纪事报》

  “坟地掘得太浅了。过道行人都得要把桔皮捂在鼻尖上以避死尸的腐臭……”——《纽约时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据国民党参战部队上报的数字:第六战区损失45000人,第九战区损失15000人,第五战区损失3000人,共计丧失6余人,并有第150师师长许国璋,暂编第5师师长彭士量,预备第10师师长孙明谨以身殉国。

日寇损失:国民党统计的数字为4万多人,日方公布的数字为:战死1274人,负伤2977人。

我认为日军所公布的数字明显有水分,且不说这场大会战中的其它战斗,单指攻占常德城这一役,常德城守军为国民党57师,日本军队从11月18日开始进攻常德外围屏障徐家湖,迎战的是57师169团第三营。

11月20日,日军进攻河伏,迎战是57师171团第2营,日军猛烈进攻了3天,守军第2营营长袁自强殉国,全营500多守军,仅剩几个人。

11月21日,日军进攻德山,国民党守军主力为临时配属57师指挥的第63师188团,其团长临阵脱逃,这样守军仅为57师169团3营的第8连和188团余部。日军运用了进攻军队人数10倍于中国守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日军也只是在11月23日夜里才攻下德山。

11月23日,日军到达常德城墙外,经过5天连续进攻,11月28日,进入城内。然而中国57师并未弃城逃跑,而是转入巷战,激战到12月2日城内守军只剩下约300余人,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师长余程万决定率部突围,12月3日8时,日军宣布占领常德。

以上可见战斗之惨烈,57师抵抗意志之坚强,仅此一役,日军死亡人数都不可能低于其所宣称的1274人。有关此会战不家其它史料吗?近来互联网上很多有关此役的文章,有些人直接引用日军所宣称的数据,有人引用国民常所宣称的数据,那么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历史已经过去,真相有时很难搞得清楚,但是我想即使能能够接近真相,也不错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背景

       1.为了弥补国小人少资源少的劣势,日本对华实施细菌战是其侵华政策的一部分。

  2.常德是华中军事重镇和交通枢纽,常德位于湖南省西北部,自古就是北通荆襄、西连黔川的军事重镇。

  1940年6月,日军攻占宜昌,封锁长江三峡水道,将中国的第五战区沿江劈为南 北两半。8月,第六战区宣告成立,长官部设在靠近常德的鄂西恩施。 从此,处于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的结合部上的常德,既是第六战区长官部的屏障,又是第六战区军民的粮仓,而且扼守湘川公路,连通第六、九战区的常德,战略地位变得更为重要。

  经过:

  1941年11月4日拂晓,一架飞机从南昌起飞至常德,在城区低空盘旋三周,撒下许多杂物,又在城区东北30公里处的石公桥镇撒下杂物,当日下午军民共扫集四五百斤,均为带有鼠疫菌的跳蚤附着物。

  1941年11月12日,常德广德医院收治第一例鼠疫患者。此后,鼠疫便大流行,全城恐慌,逃亡乡下。

  19411年2月8日,日军又派9机轰炸常德,扔下50余枚炸弹,城内一片混乱,防疫工作受到严重破坏。

  1942年1月疫情再度大蔓延,至5月又达到高峰,到年底,登记鼠疫死亡已达400余人,实际超过600人。

  1943年,城内仍有疫鼠,直至年底,常德会战,常德城化为废墟,鼠疫才告结束。

  影响:

  1.投放的跳蚤构成人为的鼠疫疫源地,引发严重的鼠疫疫情,死伤无数,还留隐患。据常德市卫生防疫站和桃源县卫生防疫站的监测报告,1990年和1991年还发现当地的老鼠体内有鼠疫FI抗体阳性血清表明构成鼠疫的隐患仍未全部消失。

  2.由于鼠疫,常德军民大量死亡和虚弱,在日后的常德会战也因此饱受影响,无法全力作战。

  3.由于鼠疫扩散至农村,农村劳动力损失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影响附近区域人们的生存。

  4.防疫所需的大量资金对于其他方面的支出造成压缩,也增加了国家的负担。

  5.由于鼠疫,货物安检更复杂而严格,限制流通途径和时间等等,这些水陆交通的严厉管制,阻滞了客货运输和城乡经济交流,使商业服务业陷于萧条状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人类的持久战争是有限度的,当战至最后的300将士,余程万将军决定退出常德城垣,以求报国于他日……假如连这少数人都不能生还,那么保卫常德的英勇事迹将随他们英勇的死友埋葬于废墟之下,泯灭而无闻于世。”——英国《伦敦新闻纪事报》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