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车桥战役

  车桥战役是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第1师兼苏中军区所属部队在江苏省淮安县东南车桥地区(今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车桥镇),对日伪军进行的进攻战役。  此役采取围点打援的掏心战术,解放了淮安、宝应以东纵横二百里地区.使苏中、苏北、淮南、淮北根据地联成一片,巩固和扩大了苏中根据地,打乱了日伪“清乡”“屯垦”计划,实现了苏中形势根本转变,揭开了苏中战略反攻的序幕。  此战,新四军共歼灭日军大佐以下460余人(内俘24人)、伪军480余人(内俘168人)。新四军伤亡200余人。在战役过程中,“日本人反战同盟”苏中支部盟员松野觉,勇敢地参加火线喊话,不幸中弹,光荣牺牲。

  到1944年2月,小林的“高度清乡”仍然无法结束,他为此不断哀叹:“江北不比江南”,“工作之困难不待多言”。这边四分区的“高度清乡”完不了工,那边新四军又借机在其它分区快速发展,小林只好再搞噱头,决定着手对一、三分区实行“扩展清乡”,对二分区实行“强化屯垦”。获悉小林的计划后,粟裕很犯愁。

image.png

  先前一师主力已跳出四分区,第三分区被“扩展清乡”后,那里的主力和机关也要转移,这样,两股人马就都只能向北移往二分区的三仓。三仓适于新四军活动,可是它的面积很小,东西和南北均不到百里,在如此狭小的区域内集中这么多的人和单位,那正是“塘小鱼大”,万一小林再来个“大扫荡”,躲都躲不开。得开辟一个没人打扰的新区,这个地方,粟裕选的是车桥。车桥是淮安城东南的一座大镇,镇前河道上有五座桥梁,可俯瞰全镇,形如一个“车”字,是以得名。此镇地理位置相当显要,日军用以分割了一、二分区,并对苏中根据地和苏北根据地进行封锁,堪称敌人的心脏区域。

image.png

  粟裕早就留意车桥了。他曾利用去军部驻地开会等机会,对车桥及其附近的敌情、地形反复进行过实地勘察,车桥有多少据点,据点里有多少鬼子伪军,周围的水路、旱路怎么走,乃至于当地买卖好不好做,都问得一清二楚,了熟于心。车桥镇的外围有灌满水的深壕,通过深壕之后,里面有许多大小围墙,沿着围墙仅碉堡就有53座,还有许多暗堡封锁地面,可构成绵密的交叉火力网。

  新四军进攻敌据点,如果该据点为纯伪军把守,相对容易攻克,有日军在里面会增加许多难度,这主要是因为日军在防守时一般都比较顽固,极少肯缴枪,而在日本兵的监督下,伪军也不敢说投降就投降。车桥据点除驻扎一个伪军大队约六百余伪军外,另有一个日军小队约四十余人。此外,车桥是驻扬州的第64师团和驻徐州的第65师团接合部,淮安则驻有第65师团所属的独立步兵第60大队,这些日军都可向车桥进行增援。出于这一堆因素,日军一直把车桥视为已经锁在保险箱里的据点,他们给进攻者出的题目实在太难了。但是这道题没能吓倒粟裕。

image.png

  五年前的官陡门奔袭战,用事实证明了一个真理,那就是“敌人认为最安全的,往往是最容易得手的地方”。当然,与官陡门相比,车桥最大的不同,还是内外都要与相当数量的日军对悍。不说倒退五年,即使是黄桥决战前后,粟裕也未必能下得了这个决心。不过事物是在不断发展的,几年过去,新四军的力量也在突飞猛进,早非吴下阿蒙。截止1944年初,全苏中的主力部队已达20个团,计3万多人,而且集中进行过冬季练兵,技战术能力都有了新的提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车桥是江苏淮安县城东南20千米的一个大镇,位于淮安城、径河镇、径口镇、曹甸镇之间。明朝末年建筑时,因镇边无桥,以水车代桥,故名车桥。1943年春,日伪军大举扫荡,韩德勤不战自溃,使几十个村镇,数十万同胞沦于日军铁蹄之下。从此,日军盘踞在这里,构筑坚固的堡垒,加筑据点50多个。日军曾叫嚣,车桥防御固若金汤,新四军若打下车桥,日军则自动退出华中。

  采取“掏心”战术

  1944年2月春节前后,敌后抗日根据地苏中地区在驻地东台县三仓河召开苏中区党委扩大会议。到会的各分区、地委和各旅的负责人和苏中区党委粟裕、陈丕显等负责同志一起,一面就着木炭盆取暖,一面讨论形势和任务,安排新一年的工作。

  1943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年。这年盟军在意大利登陆,意大利宣布投降,苏联红军发动了强大的冬季攻势,德寇已基本上被驱逐出苏联国境,德国败局已定。在亚洲,日寇在太平洋战场连续失利,又遭到中国敌后各战场军民沉重打击。华中敌后也发生了变化,苏中四分区的反清乡、三分区的反清剿已取得决定性胜利,我军已逐步取得战争主动权。“今年消灭希特勒,明年打败小日本”的响亮口号传遍各地。但斗争仍是艰苦的,日军妄图依靠大陆,作最后挣扎。苏中抗日根据地当面敌寇军事力量仍很强大,各个分区被分割的局面还没有改变,领导机关经常处于流动状态。由于没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地方,训练干部和训练部队、发展生产都很不利。

image.png

  车桥战役 —华中反攻的揭幕之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迎接大反攻的到来,参加党委扩大会的同志经过分析,认为有必要进行一次新的战役,以改变当前的局面。大家认为取得这次战役胜利的主观条件是具备的。反清乡、反清剿斗争的胜利,使军民斗志高昂;主力地方化以后,部队实力得到了加强,在斗争中又发展了一批次于主力团战斗力的县独立团;通过集中的冬季练兵,部队的战术、技术都有了新的提高。同时,政治工作也发挥了威力,部队开展了群众性的拥干爱兵运动,士气更加旺盛。

  新的战役选择在哪里呢?会议经过分析和比较,一致同意发起车桥战役。由于粟裕师长是苏中区党委书记,要继续主持会议,区党委决定由叶飞(时任1师副师长兼1旅旅长)到前线负责指挥这一战役。

  对如何夺取车桥,1944年2月,苏中军分区在车桥战役前,于东台三仑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讨论了3个作战方案:第一种作战方案是先集中力量攻占径口,然后再取车桥;第二种作战方案是径口、车桥同时攻击;第三种作战方案是先打车桥,再打径口。大家认为,第一作战方案虽然背靠新四军第三师根据地,便于大兵团运动,但日伪军对径口防卫甚严,即使攻下径口,再取车桥,定将付出重大代价。第二方案虽能达到速战速决的要求,但兵力分散,不易实施机动,一时不能得手,即陷于被动,造成整个战役失利。第三方案,利用日伪错觉,采取“掏心”战术,绕过径口、曹甸等据点直取车桥,突然进攻,出奇制胜,径口、曹甸就陷于孤立,便于我军整个战役展开。会议经过反复比较,权衡利弊,决定采取第三方案。

  战役作战方案采取“掏心”战术,避开周围据点,直取车桥,战斗打响后就可以吸引周围敌军来援。加之车桥以西的芦家滩地区地形比较有利,便于隐蔽兵力,伏击日伪军。会议又决定战役部署采取攻坚、打援并举,以打援为主。抽调新四军第1师主力第1团、第7团、第52团和苏中军区教导团、第四军分区特务团共5个多团的兵力参战。组成野战司令部,由叶飞副师长、对先胜参谋长统一指挥。部队编成3个纵队:以第1团、第三军分区特务营及太梁独立团1个营为第1纵队,担任淮安、淮阴方向的警戒,完成歼灭或击退援敌的任务;以第7团为第2纵队,担任主攻,完成攻占车桥日伪据点的任务;以第52团及江都、高邮独立团各1个营为第3纵队,担任宝应、曹甸方向的答戒,完成歼灭援敌的任务;以军区教导团和第四军分团特务团为总预备队。

  以当时新四军部队的装备情况来看,如果完全采取强攻的手段,夺取车桥,困难确实较多,付出代价也大。攻坚部队为了顺利完成战斗任务,两次派员化装进入车桥侦察。在查明敌情的基础上,确定以突袭和强攻相结合的手段攻取车桥,并依此研制攻坚器材,开展实战练兵。

  轻视新四军,付出血的代价

  车桥战役由新四军第1师担任,战役发起前,叶飞副师长将1团、7团、52团等集结于径口、曹甸一线以东的蒋营地区。师指挥部位于收成镇。

image.png

  车桥战役作战形势图例

  经过反复权衡,师首长决定先集中兵力打车桥。第一,因为车桥是该区日军指挥中心,拿下车桥则径口、曹甸孤立,便于我军尔后进攻,扩大战果;第二,车桥处于敌中心地区,又有日军驻守,敌人以为比较安全,估计不到我军会绕过外围打车桥,便于我军采取掏心战术,突然进攻,出奇制胜;第三,车桥周围地形比径口有利于攻击部队的接近;第四,车桥日军虽然来援方向较多,但距日军两个师团驻地徐州和扬州都较远,一时得不到大部队增援。而且日军主要增援的方向距车桥6千米的芦家滩一线,有良好的设伏阵地,便于我军伏击来援之敌。

  这是一场硬仗。日伪军在车桥深沟高垒,设防十分严密。四周筑有大土围子,外壕里面还有许多土围子,沿大小土围仅碉堡就设有53座,还有许多暗堡封锁地面。里面驻有日军40余名,伪军600余名。很明显,日军以深沟高垒对付我军,我军必须发扬高度的进攻精神,实行攻坚,还要准备打援。日军控制点线,交通便利,增援容易,如果没有力量消灭援敌,也就无法拔去据点。只要援敌离开据点,就便于我在运动中歼灭他们。因此,我军把参战部队分为3个纵队,确定攻坚、打援同时并举而以打援为主,以1个纵队担任攻坚,两个纵队担任打援。

  3月4日午夜,明星稀,车桥高耸的围墙、林立的碉堡,清晰可见。午夜2时许,攻击车桥的7团传来捷报,1、2营分两路向土围实行袭击。突击队员泅过外壕,同时架起数十架云梯,登上围墙,随后战士们潮涌般地过了深壕,三道流星窜上夜空,北面的1、3连首先突破围墙。

  不到1小时,1000余健儿次第攻入市镇,向街心发展。2连泅渡了两道两丈多宽的外壕,突破围墙,在伪军尚未来得及占领碉堡时就将其大部歼灭。4连由西南角突破围墙后,越过敌火力封锁,在墙上开洞,迅速打进警察局,伪军碎不及防,全部被俘。6连泅水渡壕时,被伪军哨兵发现,前卫班奋勇前进,活捉哨兵,先后占领两个碉堡,随即向纵深发展,跃过第二道面墙,攻击东南碉堡。5日上午10时,伪军补充大队驻守的两个碉堡,被7团攻占,我军冲进屋内进行白刃战,全歼守军,俘获的大队副以下80余人。11时,伪军1个中队全部投降。车桥镇上硝烟正浓,新四军3师参谋长洪学智同志率1个骑兵排,来到前线指挥部,带来了7旅部队攻克朱圩子的捷报。3师部队的策应,保障了作战部队北面侧后的安全。指挥攻坚战的3旅旅长陶勇同志陪同洪学智同志进入军桥镇里,他仔细地观察了日伪防御体系,称赞攻坚部队的勇猛、灵活。下午2时,车桥内的碉堡陆续被我占领,只剩下日军和伪军1大队部的两个小围子尚未攻克。不久,我攻击部队又以山炮、迫击炮向日伪据圩子发起轰击,将日伪军的一些大碉堡及暗堡打塌。

  正当攻坚纵队围歼凭坚固守的日军之际,车桥西北的打援战斗也在打响,成为师指挥所注视的焦点。车桥西北的打援地点选择在芦家滩一带,南有涧河,宽20余米,流水湍急,河岸险陡,不易徒涉;北面是一片草荡,宽约1里,长约2里,芦苇密布,淤泥陷入;中间形成狭窄口袋形地域,淮安到车桥的公路就由这里穿越。来援之敌进入这个地域后施展不开,有利于我军在这里歼敌。就在这里,1团3营构筑了阻击阵地,在阵地前沿埋设了地雷;突击部队主力1营、2营和特务营隐蔽于芦家滩以北和西北一线,待机出击。5日下午4时,师指挥所接到1团报告,淮安来援日军乘坐7辆卡车,于3时15分进至周庄附近。根据车辆和装载量判断,估计日军约为240余名左右。

image.png

  车桥战役新四军时任指战员粟裕(左)和叶飞(右)

  这天东北风大起,当地黄尘遮日,飞沙扑面。1团3营战斗警戒分队在周庄与日军接触后撤回,日军继续进至韩庄附近,进到我阻击阵地约500米时,3营轻重机枪猛烈开火,日军慌乱中,投入我在公路以北预设的地雷阵。触发雷、引发雷,一颗接着一颗爆炸。炸得敌人血肉横飞,伤亡约60余人,锐气大挫。日军后续部队不敢沿公路渐进,便向我3营阵地迂回,企图绕过草荡,我2营发现后,立即予以狙击,迫使日军缩回韩庄固守。

  根据情报,师指挥所查明:在我军攻打车桥后,驻淮阴、淮安、泗阳、涟水等地日军第65师团第72旅团的60大队,先后在淮安集结,由山泽大佐统率,将分批驰援车桥之敌。

  果然,不久日军第2批增援部队约200人又到;午后5时30分,第3批援敌100余人赶到。紧接着,第4批跟着到来……但由于遭我侧击,这些增援日军都被迟滞于韩庄。

  黄昏,风沙依旧,暮色浑暗。韩庄日军多次偷袭我3营阵地,7时许,日军又集结主力猛攻,企图突破我正面阵地,均被我军击退。我军愈战愈勇。由1团2营和特务营组成的突击部队犹如猛虎下山,分成4个箭头扑向日军。6连首先攻入,进占韩庄西头。闽东红军老战士3排长陈永兴,在手榴弹爆炸声中,率先冲入敌群。6班长许继胜端枪紧跟,率领战士与鬼子拼开了刺刀。日军横尸60余具。4连和特务营1连分别由北、西两个方向攻入韩庄,随后5连也自东面突破,把日军截成4段,和敌人展开白刃战。10时许,3营俘虏的日军军官中,有一名身负重伤而又狂呼乱叫的军官,身挂银鞘指挥刀,战士们把他抬到包扎所时,已经死了。经俘虏辨认:正是山泽大佐。

  正当在韩庄展开白刃战之际,草荡东侧发现一簇簇火光。原来一部分日军由伪军淮安保安团30余人带路,趁暗夜从我军阻击阵地右翼徒步偷越芦苇荡,进至草荡东北,遭到1团7连和泰州独立团1、2连的堵击。敌一部逃向三面环绕险阻河道的小马庄。晚10时许,1团1营攻击马庄之敌。3连3班长刘作勇带领全班首先飞速越过庄北小桥,抢占房屋。经过逐屋争夺,反复冲杀,我军迫使日伪退据数间小士屋。

  6日2时许,经我打击,敌援兵溃乱,四散逃窜。有的跳进芦苇淤泥里,有的窜到我打援纵队指挥所附近,被警卫员、通信员捉住。天色大明后,战士们仍在到处搜捕溃敌。“活捉鬼子呀!”“缴大炮啊!”的呼喊声,此起彼伏……

  正在此时,西面又响起了一阵马达声,汽车载着120余名日军,企图进至小五庄、韩庄一线,遭我特务营、2营拦路阻击,转身逃回周庄据点。就在汽车马达轰鸣声中,一群头发焦枯,脸目烧肿,浑身污秽的鬼子,没命地向公路奔走,被我1连跟踪追上,统统捉了回来。

  与此同时,偷渡芦苇荡的30余名伪军,绕道到师指挥部附近后,也被山炮连战士一个不剩的“照单全收”了。担任曹甸、塔儿头方向的打援左纵队,也在大施河击退了来援日军。至此,宝应城以南的日本侵略军全部龟缩在据点里了。

  车桥战役以歼灭日军465(内俘中尉山本一三以下24人)、伪军483人、缴获92式平射炮两门及其它军用品无数的辉煌胜利向全国人民告捷。第18集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在《抗战八年来八路军新四军》一书中曾经指出:“在抗战史上,这是1944年以前,在一次战役中生俘日军最多的一次。”

image.png

  延安《解放日报》对车桥战役的有关宣传报道

  车桥战役后,我军乘胜扩大战果。不久,曹甸、径口、径河、周庄、塔儿头、望直港、张家桥、扬恋桥、蚂蚁甸、蛤拖沟、鲁家庄等12乡镇日伪据点全部解放,百万人民重睹天日。人民莫不欢腾万状。

  芦家滩打援部队将俘获的日军官兵陆续押送到师指挥所。师政治部敌军工作部成了最热闹的地方,远道而来的居民和战士们围看战俘,欢快地议论着。敌军工作部部长陈超寰同志告诉师长叶飞,战俘们惊魂初定,感慨万千。日军炮兵中尉山本一三说“这次战斗失败,我们犯了轻视新四军的错误。”一等兵水野正一伸着大拇指说:“我佩服新四军作战巧妙,惊叹新四军士兵攻击精神旺盛。”伍长石田光夫感慨地说:“我现在清楚知道了,日本兵战斗意志,完完全全比新四军低下。”他们凄然喟叹:“皇军日暮途穷了!”

  车桥战役的历史经验

  车桥战役是华中抗战以来歼灭日军最多的一次,是“苏中六年抗战以来的创举”,解放了淮安、宝应以东纵横二百里地区,使苏中、苏北、淮南、淮北根据地联成一片,巩固和扩大了苏中根据地,打乱了日伪“清乡”“屯垦”计划,实现了苏中形势根本转变,揭开了苏中战略反攻的序幕。当时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新四军收复车桥的消息,赞扬“粟师以雄厚兵力”打了一个大歼灭战。延安《解放日报》也发表了社论祝贺。陈毅等军首长给粟裕师长、叶飞副师长发来了嘉奖令。

  “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来滚于周到的和必要的侦察”,并“将侦察得来的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面判断,定下决心,做出计划,这是军事家在制定每一个战略、战役或计划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一个指导战争或作战的指挥员,只有认真地掌握了这个认识情况的过程,“找出了行动的规律,解决了主观和客观的矛盾”,才能“比较地有把握,比较地能打胜仗”。车桥战役的指挥员十分重视战前认识情况的过程,他们采取必要的手段掌握和了解作战地区的日伪情况,联系自己方面的情况,认真加之分析和思索。他们还把认识情况的过程推及下级指挥员,吸收他们参与对敌我情况进行分析研究,作出判断,定下决心,正确地选择作战目标,正确地制定作战计划,正确地利用作战手段,使战役指挥员的主观认识符合战区客观实际,把战争的一般规律运用到具体的车桥战役,从而在苏中战略舞台上导演出一出“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话剧来”,取得车桥战役攻坚和打援的双重胜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抗日战争进行到1944年,国际国内的形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法西斯轴心国的意大利已经投降,德国败局已成定局,日本侵略者在太平洋战场也是节节败退,整个反法西斯战争进入到对我有利的态势。

image.png

  但是盘踞在华中的日军实力还相当强大,车桥是连接我苏北、苏南、皖北、皖南的交通枢纽,日军盘踞在此以及周围的据点,将我四大解放区无形的隔开,难于连接成片。时任新四军一师师长的粟裕,站在整个战略上考虑,决定发起车桥战役。

image.png

  经研究决定,此次战役由副师长兼一旅旅长叶飞统一指挥,集中5个多团的兵力,采取攻坚与打援相结合的战术,对车桥及附近据点的日伪军进行毁灭性打击。

image.png

  车桥是淮安城东南20余里的大镇,位于淮安城、泾河镇、泾口镇、曹甸镇之间,是日军控制淮安东南宝应地区的重要据点之一,日军在这里各个据点之间都修筑了坚固的工事,但据点与据点之间的空隙比较大,又是日军64师团与65师团的结合部,两部之间配合较差,便于我军穿插作战。

image.png

  叶飞经过反复权衡,决定先集中兵力攻打车桥。

  一,车桥是该地区日军指挥中心,打下车桥其他据点敌人将孤立无援,便于我军各个击破,扩大战果。

  二,车桥处于敌人据点的中心,又有日军把守,认为比较安全,估计不到我军会绕开外围据点来攻击,所以肯定麻痹大意。

  三,车桥的地形对我军攻击有利,攻击部队容易接近。

  四,车桥的敌军遭到攻击肯定求援,但两个师团距离较远,最近的日军增援势必要经过一个对我军有利的伏击地点,正好利用敌军来援打他个伏击。

image.png

  这是一场硬仗,斗勇的同时还要斗智。敌军在车桥垒高沟深,设防十分严密,四周有大小土围子和碉堡,里面住有80多名日军,600多名伪军。

image.png

  叶飞将部队分为三个纵队,一个纵队负责攻坚,两个纵队负责打援,攻坚与打援同时进行,以打援为主,运动中消灭敌人。

  1944年3月5日凌晨两点攻击开始,攻击的战士发扬不怕死的精神,前赴后继,猛冲猛打。神投手战士蔡心田将手榴弹准确的投入敌人碉堡的机枪眼里,突击队趁势攻进镇区。到上午解决了伪军一个补充大队,全歼守敌,俘虏大队副以下80余人,一个中队的伪军全部投降。

image.png

  车桥镇激战正酣新四军三师参谋长洪学智率领一个骑兵排赶来参战,原来他们是负责给叶飞清扫外围的,三旅在旅长陶勇的指挥下,攻克了另一个据点。

  车桥这里打的热闹的时候,打援的部队也开始了行动,有二、三百鬼子,接到车桥的救援电话,乘坐七辆卡车前来增援车桥,正好经过我军的设伏地点芦家滩。芦家滩一带,南有涧河,水流湍急,不容易跋涉,河岸陡峭。北面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淤泥陷人,中间形成一个狭窄的口袋型地域,这是淮安到车桥的必经之路。

image.png

  打援部队事先埋好地雷,等待增援的日军经过。为了迷惑和引诱敌军,我军派小股部队假装阻击,被日军击退。日军浩浩荡荡的就开进了我军的伏击圈,地雷、手榴弹,机枪、步枪一起开火,当时就撂倒了60多名敌军。剩下的敌军急忙退守在一个村子固守待援。

image.png

  不久第二批日军增援部队大约200来人,由日军大佐三泽金夫指挥前来增援车桥和被我伏击的第一批日军,接着又来了第三批100来日军增援,第四批......但都遭到我军的侧击,所有增援的日军都被压缩在一个叫韩庄的村子。

image.png

  当夜幕降临,我军发起被我军压缩在韩庄的日军的总攻,各部组成突击队,发扬我军近战、夜战的优势,犹如猛虎下山,冲进村子与日军展开肉搏战,增援的日军在我军勇猛顽强的打击下,纷纷夺路逃命,被我军活捉,日军大佐三泽金夫被击毙。

image.png

  此役,共歼日军460余人(内俘24人),伪军480余人,打通了苏中与苏北、淮南、淮北各个解放区的战略联系,巩固和扩大了苏中抗日根据地,实现了苏中抗战形势的根本好转。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战争是有其内在的客观规律的。1937年7月,朱总司令在《实行对日抗战》一文中指出:抗战将是一个持久的、艰苦的抗战。1938年中,毛在《论持久战》中指出:持久战将经过三个阶段: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防御的时期,敌之战略保守、我之准备反攻的时期,我之战略反攻、敌之战略退却的时期。

image.png

  朱毛在陕北

  战争的胜利天平也是倾向于详细了解敌情民情、早做针对性准备的指挥者的。

  抗日战争进入1943年,苏中新四军领导层依据形势的发展,一直在注意做反攻的思想、组织、军事和物质准备,准备适时把工作中心从以坚持为主转为以发展为主。

  1943年6月下旬,粟裕趁着去江苏盱眙县黄花塘军部驻地参加整风会议和汇报工作的机会,沿路侦察勘探战场、了解民情敌情、与当地部队首长谈话,以掌握更切实的情况,为计划此后开展的反攻大战做准备。

image.png

  粟裕

  6月23日,粟裕率严振衡、秦叔瑾等少数参谋、测绘人员以及1个警卫连,从东台南穿过通榆公路、串场河,经兴化地区南下到江都真武庙,从昭关坝伪军据点中通过扬淮公路,偷渡运河,渡过邵伯湖,在扬州城北15余公里的邵伯湖南岸黄珏桥上岸,越过扬(州)天(长)公路,到达黄花塘军部。

image.png

  秦叔瑾

  9月17日,粟裕向随行的作战科长严振衡交代:我们来时走的是南线,兴化、江都、高邮地区、淮南路东的南部、中部情况都比较了解了。回去想走北面,从龙岗坐帆船经闵家桥到黎城镇(现金湖县)的淮河口,这一带据了解没有大的敌情。再看情况乘船或步行到淮安、宝应以西看看,争取在平桥以南、泾河附近过运河,再向南、向东南回三仓。

image.png

  严振衡

  这条线路要穿行车桥、曹甸日伪据点附近及许多边沿区、接敌区和敌占区,敌人重兵把守、据点林立、河网交叉,又连日大雨,道路被淹,到处一片汪洋。严觉得难度很大,也不太明白首长的意图,只以为他是想多了解自己辖区的情况,但还是按照粟的指示做了具体布置。

  9月19日晨,粟裕一行从天长的龙岗乘船过高邮湖北上,经黎城(现金湖县)过淮河,然后在平桥、泾河两据点间夜渡运河,越过封锁线,接着乘船过建湖、兴化间的水网地区,再越过通榆路回到台南地区,沿途察看地形、了解敌情,同干部、群众交谈。

image.png

  粟裕去军部开会的往返路线示意图

  在临汗以北的团寨,粟裕又与第18旅旅长兼第1分区司令刘先胜探讨了这个地区的特点和军事地位,并注意到淮安、阜宁、宝应三县边界的淮宝地区,是新四军第1、第2、第3、第4师的结合部,也是日军第64师团和第65师团两支部队的结合部。车桥、曹甸地区日军属驻徐州第65师团系统,其车桥、曹甸、泾口之据点过于突出,在行政上淮安属伪淮海省管辖,系日伪两个系统之界线,正可利用。

  如能集中兵力拔除车桥、泾口等据点,敌两支部队都会因为边沿地区而互相推诿、观望,配合作战不会协调,而苏中得手后就可以获得一个相对稳定的地区,移驻领导机关、集中干部开展整风运动、集中主力进行整训,尤其是可以打通苏北、苏中、淮北、淮南四个地区之间的战略联系。于是粟形成了在淮宝地区发起以夺取车桥、泾口为目标的攻势作战的设想。

image.png

  刘先胜

  粟裕一行还和在鱼尾桥与高宝独立团首长谈话,到团庄找老7团首长谈话,并派张云龙任副团长,以接替不久前攻打塘子镇时操作七三平射炮失误牺牲的严昌荣团长。

image.png

  严昌荣

  10月3日,粟裕一行回到了东台东面的吴家桥师部。

  1944年2月,苏中区党委在东台三仓河召开第5届扩大会议,参会的除了苏中区党委书记粟裕、副书记陈丕显等负责人,还有各分区、地委和各旅负责任人,集中讨论形势和任务,并安排新的一年的工作。

image.png

  陈丕显

  此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盟军在西西里岛登陆,意大利宣布投降;苏军将德军逐出了国境;日军在太平洋战场接连失利,又遭中国战场军民的沉重打击。

image.png

  西西里岛登陆

  苏中敌后抗日根据地经过6年多的艰苦奋斗,得到了全面发展,到1943年底,新四军已经控制了苏中近86%的面积、87%的人口,县乡都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半数以上的乡有了党支部和群众组织,并进行了乡政权的基层改造,地方武装已经可以独立担负打击和歼灭日伪军,坚持原地斗争的任务,主力部队则可以随时抽调用于机动作战。四分区的反“清乡”,三分区的反“清剿”都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但当面日军兵力仍很强大,苏中各分区仍处于被分割的局面。

  为了获取一个相对稳定的地方,以训练干部、部队和开展整风,会上粟裕提出了此前构思的车桥战役设想,供大家分析讨论。

  会上有人提出:如在这一地域发起攻势作战,会不会刺激敌人,引起日军的大规模报复行动?此前延安整风时期,对百团大战引起日军报复的严重后果也多有批评,苏中此时“浪战”是要担政治风险的。

image.png

  百团大战

  粟裕全面分析了形势,认为日军已是穷途末路,我发起攻势作战后难以进行大规模报复“扫荡”。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即使有些小动作,影响也不会大。粟裕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随即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具体研究制定作战方案。

  当时提出了3个作战方案分析比较:

  一是由东向西,先攻泾口后攻车桥,可背靠第3师地区,便于我军运动和开进,但不久前我攻击泾口未克,敌伪防备甚严,而且即使攻下泾口,还需再攻车桥,付出代价较大;

  二是车桥、泾口同时攻击,会造成兵力分散,而且如一处攻击不得手便会陷于被动,甚至使整个战役失利;

  三是先攻车桥,后取泾口,打下车桥后,日伪军可能放弃一大片地区,可以得到最有利的战役效果;车桥处敌中心地区,工事坚固又有日军驻守,日伪军会麻痹大意,容易攻击得手,可以采取掏心战术,隐蔽接敌,突然进攻,出奇制胜;车桥周围的地形也较为有利。

  会议决定采用第三方案。

image.png

  华中抗日根据地斗争形势图

  此前苏中抗战主要采用游击战,这次集中5个团的兵力,还有地方武装和民兵配合,以游击战和运动战相结合,对日军举行这样大规模的攻势作战,在苏中是没有先例的。

  为了更好地达成战役目的,苏中区党委狠抓了战役前的准备,特别重视协同作战的准备:

  一、对敌情做准确了解和判断,对可能出现的各种复杂情况,作了审慎周密的预案和计划,对我方部队集中时间、地点、开进路线、攻击时间作了精密的计算和要求,以减少战时协同的困难。

  二、统一了弹药、器材、粮秣、野战医疗、运输等后方勤务工作,还根据所拟采用的战术手段,特制了一批攻坚器材,如连环云梯、单梯三角钩、爬城钩、麻绳、煤油、棉花、竹竿、土坦克、炸药、烟幕弹、沙包,还准备了火箭、灯笼、电话等通讯联络工具。

image.png

  车桥攻坚战中使用了事先准备的云梯

  三、动员群众支援前线,征集了大批船工和船只,组织群众及时配合战时勤务,战后平毁敌人据点工事。

  四、战前对部队进行编组,将互相较为了解、战斗作风特长相仿的部队,临时编成一个建制,共编为3个纵队、1个总预备队,适当调整了组织与干部。

  五、在战役发起前10余天,即由师部和各主攻部队派出得力干部,进入车桥和芦家滩伏击阵地作实地侦察,并依据实地情况,进行战前训练。

  六、政治动员工作也做得很充分,召开了各种形式的动员会,颁布了战时奖惩条例,组织了突击队、突击组,互相提出战斗竞赛。

  七、在组织指挥上,师前方司令部与一分区司令部暂时合并,组成野战司令部。粟裕和副师长叶飞也作了分工,叶飞负责战场指挥,粟裕掌握全局(后来粟裕亲自到前线指导作战)。

image.png

  叶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车桥战役是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第1师兼苏中军区所属部队在江苏省淮安县东南车桥地区(今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车桥镇),对日伪军进行的进攻战役。

image.png

  此役采取围点打援的掏心战术,解放了淮安、宝应以东纵横二百里地区.使苏中、苏北、淮南、淮北根据地联成一片,巩固和扩大了苏中根据地,打乱了日伪“清乡”“屯垦”计划,实现了苏中形势根本转变,揭开了苏中战略反攻的序幕。

  此战,新四军共歼灭日军大佐以下460余人(内俘24人)、伪军480余人(内俘168人)。新四军伤亡200余人。在战役过程中,“日本人反战同盟”苏中支部盟员松野觉,勇敢地参加火线喊话,不幸中弹,光荣牺牲。

  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第1师兼苏中军区所属部队在江苏省淮安县东南车桥地区,对日伪军进行的进攻战役。

  1944年春,日军为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陆续从华中地区抽调部队南下参加湘桂作战。驻苏中、苏北地区的日军为弥补兵力不足,遂收缩防区,强化伪军,并加强对沿海地区的控制。新四军第1师兼苏中军区,遵照中共中央关于集中力量打击日伪军、巩固与扩大抗日根据地的指示,为改善苏中地区的斗争局面,沟通苏中与苏北、淮南、淮北地区的战略联系,并为整风、整训工作创造比较安定的环境,决定于3月上旬发起以夺取车桥为主要目标的攻势作战。车桥镇是联系苏中与苏北的枢纽,居淮安县城、径口、径河、曹旬镇之间,位于日军第64师和第65师的接合部,四周筑有大土围子,驻有伪军1个大队600余人,其大土围内东南角小土围由日军40余人驻守。第1师兼苏中军区集中5个多团的兵力,由副师长兼副司令员叶飞指挥,采取攻点打援战法;夺取车桥及其周围地区。以第7团并配属师炮兵大队,担任主攻车桥的任务以第1团、第3军分区特务营和泰州独立团1个营,在车桥西北芦家滩附近构筑防御阵地,担任淮阴、淮安方向的打援任务;以第52团及江都、高邮独立团各1个营,在车桥以南崔河附近构筑防御阵地,担任曹甸、宝应方向警戒;另以师教导团第1营及第4军分区特务团2个营组成预备队。此外,第3师兼苏北军区部队在淮安县东北顺河集、风谷村一线积极活动,保障攻击车桥部队的北面安全。

image.png

        战役于3月5日凌晨发起。第7团采取远程奔袭手段,利用夜暗从日伪军外围据点之间直插车桥,以隐蔽迅猛的动作,从南北两面同时发起突然攻击,仅25分钟就突破土围,攻入镇内。随后在炮兵大队的配合下,以数个战斗小组分散突击,逐个消灭日伪军火力点。战至午后,摧毁碉堡50余个,全歼驻守伪军。接着,分两路向固守小土围的日军发起攻击,攻占暗堡、库房等处。但困火力不足,协同不够,未能最后解决战斗。车桥被攻,附近据点的日伪军纷纷出援。由宝应县城东北塔儿头、曹甸镇出动的日伪军100余人,进至大施河时,触发地雷并遭第52团等警戒部队阻击,被迫退回。驻淮阴、淮安等地的日军第65师第72旅第60团等部,共700余人,分5批乘汽车驰援车桥。其第1批增援日军240余人驶至芦家滩附近时,即遭第1团堵击,并进入预设雷区,伤60余人,阻击部队乘势奋勇出击,又杀伤一部。接着,第1团以正面防御结合侧后突击,又给逐次增援的日军以打击,迫其猬集于韩庄固守。5日晚,第1团等部对韩庄日军发起攻击,经白刃格斗,将其大部歼灭,其残部向西逃窜。其间,日伪军200余人乘夜暗绕开正面防御阵地,从右翼芦苇荡偷涉迂回,企图继续增援车桥。第1团发觉后予以堵击,歼其一部,其残部窜入小马庄后亦被歼。7日,困守车桥小土围内负隅顽抗的日军乘隙逃往淮安。第1师兼苏中军区所属各部乘胜扩张战果,至13日相继收复泾口、曹甸镇等据点十余处,战役胜利结束。

image.png

  在战役过程中,日人反战同盟苏中支部盟员,勇敢地参加火线政治攻势,松野觉光荣牺牲。此役,共歼日军460余人(内俘24人),伪军480余人,打通了苏中与苏北、淮南、淮北地区的战略联系,巩固和扩大了苏中抗日根据地,实现了苏中抗战形势的根本好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此役,共歼日军460余人(内俘24人),伪军480余人,打通了苏中与苏北、淮南、淮北各个解放区的战略联系,巩固和扩大了苏中抗日根据地,实现了苏中抗战形势的根本好转。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