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渡江战役

  渡江战役,又称京沪杭战役,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为占领当时中华民国处于长江中下游流域政治、经济中心,强渡长江并向中华民国国军发起大规模战略进攻之战役。在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之后,在和平谈判的烟幕掩护下,国民党军队积极布置长江防线。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最后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上签字。21日,毛泽东和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1949年4月20日晚和21日,人民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和总前委的《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先后发起渡江。此役共歼国民党军43万多人,解放了杭州、上海、南京、武汉等大城市。这一胜利,加速了全国的解放。

  4月23日,越来越近了。

  今年是渡江战役胜利66周年。66年前这场意义重大的渡江战役,解放了南京,更为中国历史掀开新的篇章。毛主席一首“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让这场战役永远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在渡江纪念胜利日到来之际,南京市双拥办、共青团南京市委、市少工委、南京市档案局、金陵晚报联合发起的“留住红色记忆、寻访红色足迹”口述历史大型采集行动,带着金陵小记者们走访亲身参加过渡江战役的历史见证者,回顾那段重要的历史记忆。

  昨天,记者带着四位金陵小记者走进了刘奎基老英雄的家。向小记者们介绍老战斗英雄时,刘奎基老首长风趣地说:“现在你们不是都会上网吗?回去搜索我的名字就知道了!”小记者们都笑了:“原来爷爷这么时髦啊!”

  刘奎基和夫人侯慧中都是渡江战役的亲历者,当两位老人讲起渡江战役的历史时,四位小记者都听得目不转睛。当刘奎基老英雄挽起衣袖,小记者们看到他被敌人的子弹打断的右手时,眼中都流露出了又钦佩又敬重的神情。而刘老的夫人侯慧中拿出了珍藏多年的“渡江战役纪念章”,小记者们全都围上去看,这枚珍贵的纪念章来之不易,只有当时亲历过的人才有,小记者们新奇地看着:“为什么是黑色的呢?”侯慧中告诉了孩子们答案:“因为渡江战役是在夜晚打响的。”

  采访结束时,两位老人语重心长地寄语小记者:“你们现在要好好学习,掌握科学知识,要想使国家强大,使军队强大,不被外来人欺负,就要靠你们了。”告别两位老人的时候,王子衿小记者还把自己精心准备的一份礼物送给了爷爷奶奶:她亲手画的一幅画。画上几位解放军叔叔威武地骑在马上昂首前进,老人非常开心:“这真是一份珍贵的礼物!”

  刘奎基告诉记者,渡江战役时不仅是解放军,还有很多老百姓,民兵一同参加,渡江战役的胜利是军民同心的结果。

  渡江时刘奎基是营长,带了一个营的部队渡江。他回忆说,过长江时涌现出很多英雄人物,其中一个叫戚进虎,当时是侦察兵,他是刘奎基所在的27军侦察营的。在渡江战役前,戚进虎穿着便衣过江侦察,因为怕暴露目标,他就坐着老百姓洗澡的木盆,一边划一边漂,在长江上漂划了几十公里,不可思议地渡过了长江,上了岸。侦察完了返回时刚到江中就被敌人发现了,他就躲到了岸边的油菜花地里,晚上到附近的老百姓家里去,一藏藏了十几天。后来他偷了一个划子,克服千难万险回到了大部队,把宝贵的情报汇报给了部队。

  刘奎基又说起了他所在的27军“济南第一团”三连,这个三连在渡江时是最先过的,被称为“渡江战役第一船”,但是反而差点受了处分。他回忆说,当时出发前,船都在岸边准备好,本来是晚上八点渡江,战士们坐在船上,士气高涨,都想抢先过江,生怕落后,船身摇摇晃晃,焦急地等待着出发的命令。当时为了不暴露又不能吹号,也都没有手表,在大家等得焦急的时候,营长所在的船开动了,刘奎基说,当时营长的船是看到战士们的船老在摇晃,想过来看看怎么回事,没想到营长的船一动,营里其他的船都以为出发了,顿时“万箭齐发”,营长急得喊“不准走!”可是在那高昂的士气下战士们不畏艰险争先恐后地冲向对岸,比规定时间提前了八分钟。这件事违反了纪律,当时由于三连冲在最前面,伤亡也是最大的,但是英雄的战士们勇敢地冒着炮火成功登上了对岸。

  刘奎基的夫人侯慧中当时在医疗队,也参加了渡江战役。渡江战役发起的当天晚上,她和医疗队的同志一起坐在一艘小船上,船很小。“我们当时想,这就是长江呀!终于到了长江了,一定要喝一口长江水!”他们就用随身带的小钢碗每人舀了一口长江水喝,这成了侯慧中一辈子的珍贵回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毫无疑问,百万雄师过大江是党史军史上恢弘的一章,肯定是滚滚长江有史以来最壮观的一日——1949年4月20日晚至21日晚上,我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以及华东和中原的地方部队,兵力总计上百万,分别从南京以东的江阴到安徽的安庆千里江面,开始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决战。从那时起,恰如毛泽东同志所说:就连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我们的胜利了。

  然而,历史是由细节组成的。大江东去,惊涛拍岸,那些鲜为人知的细节与故事,应当成为我们永远的记忆——

  谁是真正的“渡江第一船”

  我们都敬仰“渡江第一船”上的英雄,可是,当时船上的三连副指导员宋孔广还等着受处分呢。从安徽无为县渡江的某团三连担任突击队,大家早就铆足了劲。一班的“渡江第一船”担心耽误时间,就在下命令之前就把船头调整好方向,没想到后面的一看以为行动开始了,全营都跟了上来。岸上的团长一看,担心重新调整部队暴露目标,于是随机应变命令全团开船,于是,一船抢先万船齐发。事后,有人问该军军长聂凤智谁先过的江?他巧妙地一笑而答:肯定是解放军先过的。是的,各个江段、各个部队都有先过的,都有自己的“渡江第一船”。

  某团渡江突击营由副团长宋家烈指挥,临过江的那一刻,突然有人快马加鞭赶来报:“你有儿子啦!你们宋家有后了!你大胆地往前冲吧!”原来,当时宋家烈的妻子在后方医院生下儿子,部队赶紧派人去前方送信。喜讯在全营官兵中迅速传开,他们拉满帆篷,趁着东北风,冲向长江南岸,成为“渡江第一先锋营”……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就像陈毅诗里写的那番豪迈:“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这实际是两面锦旗上的口号。值得骄傲的是,某部的“渡江第一船”同时获得了这两面锦旗。后来这个部队组建为空降兵部队,在汶川大地震中,15勇士为探查灾区情况,在5000米高空纵身一跳,感动了中国,写下新的英雄篇章……

  《渡江侦察记》的原型在哪里

  说到渡江战役,不能不提电影《渡江侦察记》和孙道临饰演的李连长,而这一角色的原型之一就是渡江某部侦察排排长曹兴德。

  战斗打响前,曹兴德和战友们乘上木船,只用20分钟就过了江。一到南岸,他们发现有3个敌兵。曹兴德命令四班长带一个小组包抄准备活捉。3个敌军一边逃,一边朝他们放枪。曹兴德一听声音是手枪,便判断“可能是当官的”。

  将其抓捕后,从身份证发现其中一个是上校团长,另一个则是副团长。曹兴德利用这个身份,多次化装成国民党军官闯入敌营侦察敌情。撞上敌人查问身份,他反被动为主动,气势上首先压倒对方,并在离开时顺手牵羊抓“舌头”……

  千里长江、百万大军,这样的侦察员、这样的传奇故事还有很多。曹兴德说得好:李连长是我们英雄侦察兵的代表。

  南京地下党的贡献

  南京被人民解放军攻占那天清晨,一位身着红色旗袍的中年妇女来到某军驻地,指名要见该军政委。待政委何克希小跑着赶过来,老远就开始惊喜地呼喊:“修良同志,我们终于胜利了!”

  这时人们才惊讶地获知,这个平日总是爱搓麻将的“张太太”,竟然是中共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

  1946年4月,陈修良被任命为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从1927年蒋介石“清党”以来,南京地下党组织连续8次遭到敌人的毁灭性破坏,先后有8名市委书记献出了生命。

...查看更多

     87岁的季凌,渡江战役时任第三野战军司令部电台台长。曾参加苏中地区反扫荡、天目山、苏中、莱芜、孟良崮、豫东、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战斗。当季凌得知和记者一同采访的4名金陵晚报小记者都是12岁时,他说“我12岁的时候,刚入伍!”

  12岁看到布告去参军

  “1940年,新四军一路从江南打到江北,到了东。这一年我12岁,已经读初中了,看到布告就去参加了新四军。”季凌告诉记者,当时自己身体很好,是校足球队队长。入伍后,加入了战地服务团做宣传。一年半后,前往抗大学习通讯技术,从此一生和通讯结缘。

  在抗大的学业结束后,季凌回到部队,负责通讯。“当时条件艰苦,电台都是稀缺物品,就是宝贝,一般不会深入战场。”相对于在前线作战的战士们,负责电台的通讯人员等于进入了保险箱。

  季凌回忆,1948年在几次大战役之前,同乡战友嘱托他,“如果我牺牲了,你一定要到我家里去看望我的家人。”对于这样的视死如归,季凌至今难忘。

  毛竹架天线保证通联

  1945年,部队到了江南,新四军军部转来了文件,要求苏浙军区和延安要保持联络。当时的季凌因为操作电台通讯技术好,台长指定他负责尝试联络延安。按照文件中事先约定时间、频率和各类要求,季凌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调校机器、更换电池,架设天线。当晚,仅用了10分钟,电台中就听到了延安的呼叫,季凌立刻回应。然而整整三个小时过去了,延安的电台始终没有回应他。

  “延安的电台功率是我所使用电台功率的3倍还多,我们可以收到它的号,但是我们电台功率小,信号无法传送到延安。”季凌一夜难眠。次日,季凌到山上砍来了长长的毛竹,把天线再次升高,并仔细调整了方向,就在这日前半夜,他负责的电台顺利联系上了延安电台。“当听到延安方面的回答时,整个房间的人都沸腾了。”

  12小时不断收发

  “在战时,要求能准确快速将计划以及情报发出。有时候晚一点,就会导致战局的走向。”而季凌在当时的通讯技术非常好,发报快而准确,练习时可以达到每分钟140个小码,而在实际战时发报中也可以达到100个以上。“最担心的是天气状况影响通讯效果。”季凌表示,淮海战役时他在在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在高级机关工作,电报多,要求技术好的人连续10多个小时上机,由于人员稀缺,时为电台台长的他经常是12小时不下机。

  指挥部通常也正是敌军打击的重点对象。在1946年夏天,由于指挥部8部电台在不断工作,敌人动用了先进的无线电测向部队,确定了指挥部的位置,动用八架轰炸机轰炸。“这一次有惊无险,因为我们的情报部门截获了这个消息,我们带着电台提前撤到了山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渡江战役是在三大战役之后发生的一场战役,众所周知,在三大战役之后,蒋介石的势力几乎已经土崩瓦解,在这种情况下渡江战役依旧发生了是为什么呢?其实这和当时的背景有关。下面就来看看渡江战役背景。  

渡江战役图片

  渡江战役图片

  渡江战役背景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国民党方面依旧不死心。虽然国民党方面军力几乎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蒋介石仍然不死心的和外国人勾结,希望重新组装军队和共产党抗争。而当时国民党的最大支持者就是美国,在美国的强力支持下,国民党一方面假装和共产党和谈,一方面却依旧对自己的兵力进行部署,希望能阻止共产党前进的步伐。而蒋介石的这种意图被共产党发觉,于是共产党坚决的发起了渡江战役。

  而渡江战役另一个背景是因为当时共产党正在准备筹备新中国。在新中国成立时期,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新中国的成立时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代表着中国从此独立,所以一定要保证没有任何失误的完成。因此,共产党领导人在当时做出了决断,将国民党反扑的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以确保新中国顺利成立。

  以上两个就是渡江战役背景,渡江战役之所以在三大战役之后依旧会发生,是因为国民党依旧想要东山再起的野心,另一方面也是共产党在新中国成立前夕为新中国的成立扫平一切障碍的决心。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渡江战役非打不可。 ...查看更多

结语

渡江战役历时42天,人民解放军以木帆船为主要航渡工具,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长扛防线,并以运动战和城市攻坚战相结合,台围并歼灭其重兵集团。此役,人民解放军伤亡6万余人,歼灭国民党军11个军部、46个师共43万余人,解放了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以及江苏、安徽两省全境和浙江省大部及江西、湖北、福建等省各一部,为尔后解放华东全境和向华南、西南地区进军创造了重要条件。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