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扶眉战役

  扶眉战役,全称扶风、眉县战役,是指在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陕西省扶风、眉县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作战。在扶眉战役中牺牲了30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伤亡合计4700多人。

  1949年 6月,整个关中、陇东地区热如蒸笼,敌我双方数十万大军枕戈待旦箭在弦上。

  胡宗南从西安撤退的兵力达 17万之多,以 65军、 38军位于扶风以南、渭河以北陇海铁路两侧,以 36军(欠 1个师)、 90军位于渭河以南眉县金渠镇、槐芽、哑柏镇地区,以 57军一部守备宝鸡,以 17军、 36军、 69军各一部控制西安以南土地岭至宝鸡一线秦岭北麓诸要隘。马步芳部 119军位于武功至扶风一线, 82军、129军位于长武、彬县、永寿地区。马鸿逵部 11军、128军位于崔木镇、麟游地区。胡马两集团企图凭借有利地形,联合作战,阻止我军西进和南下。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胡宗南军而言,我军已经与之屡屡交手,深知底细,虽困兽犹斗,但其军心动摇,增援无望,无异于坐以待毙。但是,我军面临最大的强敌不是胡宗南军而是马家军,如何引诱马家军南下,进入我军的包围圈,又要防备马家军中间突破甚至背后一刀,便成了整个战事的重中之重。

  耐心待机—— 6月 9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诱敌深入俟兵力集中再打》,仍然强调:“就现有兵力与胡马全力作战,似觉无全胜把握,不如诱敌深入,俟兵力集中再打较为适宜。”

  兵不厌诈—— 6月 15日,毛泽东又电告彭德怀《充分注意敌人中间突破的战法》,要求注意马匪利用我军分置泾渭两路,中间薄弱,采取中间突破进取西安,使我两路不能联系之可能,甚至要考虑放弃西安或引敌进入西安然后歼击。

  定下决心—— 6月 20日,毛泽东终于定下《钳制马继援等部消灭胡宗南的作战部署》:一、根据马继援拟向泾阳、三原进攻的情报判断,马匪不知我 19兵团将到三原,故有先击破我许(光达)兵团,灭除侧翼威胁的计划……二、当你们举行对胡匪三个军( 38军、 65军、 90军)作战时,马继援全部、马敦静一部因受我许兵团威胁是不能增援的,但你们应以一部由咸阳向马敦静佯动,使马敦静完全不能增援。三、在你们歼灭胡匪三个军的作战获得胜利后,只要我军伤亡不大,尚有追击的能力,就应以王(震)周(士第)两兵团主力迅速向凤、宝、千、陇方向前进,以期继歼胡匪余部及甘肃王治岐军并占领凤、宝、千、陇,以利尔后配合许(光达)杨(得志)向两马作战。

  但是,战场情势瞬息万变,正如毛泽东预料的那样,狡猾的马家军受挫后既没有中间突破长驱西安,也没有自动钻进我军的包围圈,而是隔岸观火不战而退,准备向彬县、长武逃跑。按说马家军撤退解除了我军侧翼威胁,可是一向慎战的毛泽东却反复要求彭德怀“严防两马回击”,“此点要应严格告诉杨得志,千万不可轻视两马,否则必致吃亏。杨得志对两马是没有经验的。”“你们应当集中王周两兵团全力及许兵团主力取迅速手段,包围胡匪四五个军,并以重兵绕至敌后,切断其退路,然后歼灭之。”

  在 6月 27日《对进军西北和川北的部署》一电中,毛泽东重申“先打两马后打胡王”的计划是正确的,但打两马比打胡王较为费力,必须充分准备,从精神动员到作战技术都要准备充分,并要准备付出数万人的牺牲,以期全歼两马或歼其主力。“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7月10日至14日,彭德怀指挥一野兵分三路发起进攻。王震率第 1兵团,沿户县、周至西进,在子午口、黑山寺、哑柏、横渠击溃敌 90军后, 14日攻占宝鸡益门镇;许光达率第 2兵团攻克临平,经天度、法门、青化、益店,一夜行军 75公里,插至敌军后方的罗局镇,又夺取了眉县车站,攻克扶风。将敌65军一部及 38军、 119军大部压缩于午井以南、眉县城北至葫芦口之渭河滩,与第 1兵团围歼;担任战役正面主攻任务的 18兵团,在周士第指挥下由西凤公路、陇海铁路西进,首歼漆水河两岸及武功南北线之敌后,一部插入杏林、绛帐,击溃敌 247师,歼灭 187师主力,收复武功,继续进军至罗局镇东南与第 2兵团会师,合歼残敌;杨得志率19兵团在乾县、礼泉阻击马鸿逵,保证了扶眉战役的胜利进行。此役一举歼灭国民党 4个军 6个师和另外 6个团共 4.3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 180余门、轻重机枪 960余挺、骡马 1500余匹,完全割裂了胡马两集团之间的联系,为尔后各个歼灭两集团主力创造了有利条件,为解放大西北和大西南奠定了重要基础。

  “雄鸡一唱天下白。”在扶眉战役的宏大舞台上上演的这出战争活剧,有英勇顽强的广大指战员浴血奋战,有纯朴善良的西府老百姓踊跃支前,有叱咤风云的彭大将军横刀立马,更有伟大统帅毛泽东指点江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1949年4月底,中国革命的形势已经彻底明朗化。

image.png

  已经成为“猎物”的胡宗南自然不能坐以待毙。随着华北人民野战军在第一野战军配合下解放了阎锡山盘踞的太原,胡宗南仿佛已经听到丧钟在耳边响起,他判断华北野战军必然将主力部队调往西北,配合一野作战,便决定在此之前进行战略撤退,企图与青宁“二马”配合,以陕中、陇东为防御重点,保住西北,屏障西南,迫不得已时则退踞陕南、川北。

  蒋介石“拯救”西北战局的最后稻草

  可惜,胡宗南的动向已经被全面掌握,第一野战军立即发起陕中战役,趁胡宗南集团撤退的混乱,准备一举歼灭其主力,解放西安。战役打响之后,我军各路进展顺利,关中各地很快迎来解放。5月20日11时我军先头部队在国民党起义部队的协助下夺取西安西门,14时便全面控制了西安。由于敌人把守西安的部队已经在两天前向秦岭溃逃,因此只有2000敌人被歼灭在西安。经此一战,胡宗南集团的士气更为低落。西安古城的解放,国民党军队的败逃,说明国民党从东北开始的溃败此时已席卷到了大西北。

image.png

  1949年,庆祝西安市解放的游行队伍

  先打胡还是先打马?

  6月19日,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野战军在西安建国公园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胡宗南及马步芳、马鸿逵联合反扑的严峻形势,集中研究西安防守及打胡还是打马等问题。事后可以看出,此时西北战局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虽然胡马来势汹汹,但随着华北解放军入陕,第一野战军经过艰苦作战开辟的良好局面必然进一步向有利于我军的方面发展。在第一线兵力方面,我军3个兵团、9个军27个师共24.8万人,敌人3个兵团11个军32个师共21.3万人。不过,此时华北第十九兵团尚未到位,但从长远看,第一野战军在获得第十八、十九兵团及归建的第7军之后,野战军主力将从15万扩充到35万,整个西北地区我军主力和地方武装总数将达到42万。我军只要能够拖住胡马,未来可在西安附近与敌人进行战略决战。后来战场局势的发展也确实如我军所料,随着敌军各路反扑被我军一一化解,十九兵团等部全面入陕,至26日,胡宗南部退至武功以西,二马所部退至永寿、崔木镇。

image.png

  1949年,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司令员许光达作战前动员报告,桌前的横幅上写着“彻底消灭胡宗南”

  该向何处先开刀?彭德怀曾经考虑过“先马后胡”,因为胡宗南虽为嫡系,但连遭沉重打击,战斗力大大削弱,而青马则是敌军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歼灭了二马主力,西北问题也就基本解决。再加上二马远离老巢,补给线长,而我军背靠物产丰富、人口稠密的关中平原,距离老解放区也近,人力物力支援上比较方便。但是打马要比打胡费劲,而华北兵团经过千里进军,已经相当疲劳,特别是十九兵团刚刚到达,准备时间过于仓促。

image.png

  战前我军指战员磨刀擦枪

  从胡马两兵团的实力和特点来看,马步芳、马鸿逵虽然在咸阳、西安遭到了重创,但未遭伤筋动骨的打击,士气和凝聚力尚存,且二马手下的骑兵尚具备较强机动性,又排出了一个正面极为宽大的阵型,在作战中很难予以围歼。而胡宗南所部在面对第一野战军时屡战屡败,士气已低至极限。加上胡部极度依赖铁路和公路机动,对于解放军的穿插战术缺乏抵抗能力,战线还缩得特别短,还没有预备队,更适合作为围歼对象。

  7月6日,彭德怀司令员在设在咸阳的十八兵团司令部主持召开第一野战军前委第七次扩大会议。会上,一野主要领导根据军委关于迅速向西北进军的指示,制订了我军的战略进攻计划,明确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作战方针。7日一野正式下达扶眉战役作战计划,西北战场的战略决战终于打响。

  我第一野战军“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方针正是着眼于胡马貌合神离的关系和部队的特点,先以十九兵团等部队钳制二马,于7月10日前进至乾县、礼泉以北构筑工事。如此高调地“进攻”就是为了迷惑胡马,使敌不能确定我军主攻方向,自顾不暇

image.png

  战前我军指战员苦练杀敌本领

  在保证二马不会援助胡宗南之后,我军将兵分三路,在渭河南北分别对敌重兵集团进行围歼。渭河以北战场由一野二兵团隐蔽集结于预定位置,经胡宗南和二马之间的空隙,以秘密急行军迂回至敌侧后。这一战场关键在我第4军能否在12日拂晓拿下罗局镇,夺取眉县火车站,直接切断敌人退路。我第十八兵团负责在渭水北岸正面进攻,沿陇海路及咸凤公路向武功方向攻击前进,直插敌纵深。渭河南岸歼敌由一野第一兵团负责,计划沿长益公路和秦岭北麓向西钳击敌人,切断敌向南撤退的道路,策应渭河北岸作战。

  迂回穿插,多路并进

  7月10日,扶眉战役正式开始,虽然我军方针为“先胡后马”,其中先后指消灭敌人的顺序。而作战开始后,担任牵制和佯攻任务的我军各部首先对二马所部及西安周边活动的敌人残部进行了打击。

image.png

  第一野战军的全线出击,让胡宗南和马步芳、马鸿逵两集团陷入了混乱,二马认为解放军将向自己发起攻击,便不顾胡宗南部,迅速收缩兵力。而胡宗南部判断解放军将要攻击二马并扫清西安外围,对即将到来的雷霆攻势浑然不觉。同在7月10日,二兵团已经由礼泉出发,向临平镇以西、漆水河以东集结。11日下午4时,第4军12师夺取临平。而第10师在7月12日凌晨3时在青化镇、益店镇附近抓获敌人哨兵,借助盘问俘虏得到的口令从敌人眼皮底下通过。终于在12日早7时拿下罗局镇,并相机夺取眉县火车站。我第4军神速前进、直插敌后,经过12小时强行军150里,夺取罗局镇和眉县火车站,成功切断了胡宗南兵团退往宝鸡的生路,为围歼敌人创造了条件。与此同时,我第3军、第6军也分别完成了迂回穿插任务。

  对于一野的神兵天降,敌人竟然浑然不觉。直到我军一直攻到敌38军军部时,敌西安绥靖公署宝鸡指挥部主任裴昌会和十八兵团司令李振仍然坚持这是“地方游击队袭扰”。不过,当敌人得知自己已经被一道铜墙铁壁堵在罗局镇之后,便立刻将原来布置在东线的部队一股脑调到西面,试图攻破我军的坚强防御。正当我10师占领罗局镇时,敌160师和187师开始沿铁路向西前进。眼看敌人西逃的数路纵队接近眉县火车站,我第10师在师长刘懋功指挥下如猛虎下山居高临下直插敌群,击毙敌人一个团长,1300余人稀里糊涂就做了俘虏。

  此时,罗局镇的归属已经成为决定渭水北岸战场胜败的关键。敌65军与38军从上午8点开始展开波浪式集团冲击,至午后2时敌军炮兵营全线投入战斗。而此时我军仅有11师和10师担任阻击。面对敌人营级单位组成的突击队形,我军阵地上的各连排顽强抵抗,指战员在“堵住敌人就是胜利”,“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战斗口号鼓舞下寸步不退。30团3连坚守阵地11小时,击退敌人9次成建制冲击。30团2连在连续反冲击中仅剩下20余人,连政治指导员牺牲、连长和副指导员负伤,但仍然组成两个战斗排坚持战斗。坚守眉县火车站的10师29团2营,在三面受敌的情况下击退敌人8次集团冲击,全营4挺机枪全部因为过热无法开火,连长杨占珍带头进行白刃格斗,该营5连坚守一片坟地,打到最后仅剩5人,但阵地寸土未丢。

image.png

  1949年,人民解放军涉渡渭河追击国民党胡宗南、马步芳残部,扶眉战役的胜利,将胡宗南和二马两集团之间的联系切断

  对于坚守罗局镇的10师和11师而言,不但弹药和武器极度缺乏,甚至基本的粮食和饮水供应都无法保证。由于在抵达罗局镇之前先进行了十多个小时的强行军,各部的饮水已经完全耗尽,部分战士一天多滴水未进。据战后统计,有多名战士因为缺水导致中暑牺牲。罗局镇外一片20多平方米的小水塘,几乎被解放军指战员你一口我一口喝得一干二净,时任第10师师长刘懋功也就只分了一搪瓷缸水喝。

  正当二兵团排除万难死守罗局镇时,我军渭河北岸战场担任正面攻击任务的十八兵团于11日晚自东向西进攻,敌军望风而逃,十八兵团紧追不放,至12日,在我军第二、第十八兵团的前后夹击下,敌38、65、119三个军被压缩至午井镇以西、罗局镇以东、高王寺以南的渭河河滩上。12日下午3时我军发动总攻,结果敌人除少部分泅水逃生外,几乎全部被歼。12日夜间我军在罗局镇午井镇胜利会师。

  在渭河南岸战场上,我军同样是摧枯拉朽。7月10日一野一兵团从户县出发西进,第1军沿渭河以南长益公路以北向西攻击前进,第2军沿秦岭北麓向西挺近。战斗打响后,第2军先打掉辛口子,保证侧翼,1军与2军共同歼灭哑柏、青化镇地区的敌人,然后向槐芽镇和眉县城攻击前进。由于这一线水网纵横,我军在穿插过程中除了要与遭遇之敌进行作战,还要应付恶劣的道路条件带来的苦难。

  令我军意想不到的是,当1军进至槐芽以东时,只见渭水上仿佛放鸭子般出现了一大群泅水而来的国民党溃兵。12日黄昏时分我军进抵眉县时,又遇到了数千名从渭水北岸逃来的敌军。事后统计,1军在渭水滩先后俘获敌38军、65军及119军等部8000多人。13日拂晓,我第1军与北岸十八兵团胜利会师。

  西北战场大局粗定

  据参战指战员回忆,敌人在渭河中抛弃的武器极多,但由于敌人泅渭水逃生的范围长达百里,仍有不少敌人成为漏网之鱼。例如第38军军长李振西、65军军长李振及55师师长曹维汉等人都是游过渭河最终逃往宝鸡。

image.png

  扶眉战役期间,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王震在攻打宝鸡前,在蔡家坡动员部队

  7月13日拂晓,第2军接到上级命令,我军主力已于前一日歼灭了渭北扶眉地区的敌人,上级命令第2军在兵团司令员王震亲自指挥下于13日沿长益公路继续前进,插入宝鸡以南,控制渭河大桥。13日24时,我第二兵团第4军第12师经过130里强行军出现在宝鸡火车东站,守敌眼看解放军已经冲上桥头,便丧心病狂地炸毁宝鸡渭河大桥后溃逃,我军一个班的战士因此牺牲在桥上。随后我第12师泅渡过河,渭河南岸我第2军也终于攻到。两支部队在渭河南岸的姜城堡完成会师。14日凌晨3时宝鸡终获解放。

  从7月10日午夜我军各部开始穿插,至7月14日宝鸡解放,我军仅用4天时间消灭敌人1个兵团部、4个军部、8个师又3个团,共计4.4万余人,此战我军解放了武功、眉县、扶风、岐山等9座县城,我军伤亡失踪共计4701人。

image.png

  1949年2月1日,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改称西北军区,贺龙(左)任司令员,习仲勋任政治委员。扶眉战役期间,在贺龙、习仲勋的亲自指挥下,广大人民群众全力以赴将补给物资运往前线

  扶眉战役结束了“西北王”胡宗南在西北12年的统治。解放宝鸡,占领通往大西南和大西北的咽喉要道,为解放整个西北地区奠定了胜利的基础,也为解放军挺进西南创造了条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1949年夏,全国大陆已大部分解放,而胡宗南仍执迷不悟,妄想以其残余部队在泾河南岸顽抗解放军,保卫其西安老巢。此一迷梦很快就被打破了,胡宗南不得不撤离西安,率领伪绥署人员退居汉中。但仍在宝鸡设指挥所,由裴昌会任主任,以我统率的第18兵团的65军、90军和38军,在凤翔、宝鸡以及渭河南岸一带高地占领阵地,组织持久抵抗;以何文鼎任秦岭守备司令,指挥其他残兵败将在秦岭布防,企图争取时间,整补部队相机出击,窥复西安。

  我率领18兵团退守宝鸡期间,解放军18兵团西渡黄河与一野会师后,已在西安、咸阳地区作了新的进攻部署。

  由于胡宗南的后撤,西兰公路已敞开,使甘肃马家军防地直接受到威胁。蒋介石妄想利用还未遭受打击的马家军收复西安,保住一块西北腹地,苟延残喘。于是电令马步芳以其步兵、骑兵联合部队沿西兰公路向咸阳、西安进攻,并命令胡宗南部队协助马家军。我18兵团遂于6月初奉命向东推进,占领周至、进击户县,以配合马家军夹击咸阳。

  6月中旬的一天,我兵团进至蔡家坡高地与解放军发生战斗,相持大半天,解放军主动撤走,我率部尾追到李家村时,奉胡宗南电令:“36军在眉县附近槐芽镇以南高坡,被解放军王震部队围攻。战斗激烈,已进入村内逐屋争夺。请司令官即亲率65军驰往解围”。同时36军军长刘超寰也来电求援。因此,我即率65军星夜渡河前往。解围后,36军即在眉县休整。我率部继续向东推进。当我兵团进至周至、户县之间地区时,奉胡电令:“停止待命”。按当时情况,马步芳直扑咸阳时,如我继续向咸阳、西安挺进,并以秦岭守备部队出子午谷,胡马反动部队或有可能继续在关陇地区苟延一时。但胡宗南的在与友军协同作战时,习惯于袖手旁观,已他人的失败来抬高自己,而且借此机会排出异己,消灭杂牌部队。因此马家军在进攻咸阳时损失惨重,对胡宗南坐视不管异常愤慨,胡宗南却以自己的部队幸免于难,沾沾自喜。

image.png

  图一扶眉战役之渭河流域

  马家军挫败后,我兵团奉命移防渭河北岸,在武功、扶风之间地区占领阵地,阻止解放军西进,并掩护后勤部队在该地区抢收小麦、转运物资,其他部队在秦岭设防,当时兵力部署:

  38军(军长李振西)所属55师(师长曹维汉)、177师(师长刘孟廉)在扶风以南占领阵地;65军(军长李振兼)所属187师(师长曾颖)欠一个团在武功。160师(师长黄植虞)在绛帐镇及其北侧地区占领阵地;90军(军长陈子干)所属53师(师长张汝弼)、61师(师长陈华)在周至、眉县地区占领阵地,兵团部设在眉县马家镇杨家庄李家村。

image.png

  图二扶眉战役作战概况

  7月初已得知解放军将分头继续西进,兵团相当强大。10日夜间,与我第一线哨兵发生接触,为了集中兵力,指挥方便,我于11日命令38军之177师和65军之187师,分别由扶风、武功后撤。当晚情报证实:解放军18兵团周士弟、第一兵团王震、第二兵团王世泰等部分数路向我急进,来势迅猛。当时我根据双方兵力悬殊的情况决心向西转移,利用蔡家坡附近的有利地形。阻止解放军,于是命令:

  38军向东北方向加强戒备;90军迅速转移五丈塬占领阵地,掩护兵团右翼安全;65军工兵营掩护重炮兵营撤到蔡家坡以西地区占领阵地,掩护兵团向西转移。

image.png

  图三扶眉战役胜利纪念碑

  我将情况和部署情况,用电报形式向伪晋绥公署和宝鸡指挥所汇报,他们不同意转移,电令在原地死守。我只好再电话通知各军暂缓后撤。此时左翼指挥所直接指挥的119军王治岐和177师刘孟廉已先后远逃,38军军长隐瞒未报,原在眉县修整的36军亦已向秦岭撤退。当夜11时许,已侦查到解放军向扶风急进,对我军实施包围。遂令38军派一个团的兵力守备益店南之大沟,掩护兵团左翼安全。不料李振西阳奉阴违,大沟守卫团并未派去,以致兵团左翼发生空隙,解放军趁虚插入,占领塬上罗局镇外唯一制高点,形成东西北三面被包围。在此紧要关头,我不得不独断专行,重新部署。遂把向东防御改为向西进攻。命令:

  90军以一部兵力占领眉县继续进行阻击,主力按前令转移到五丈塬;60军160师的479团12日拂晓前出发,沿铁路西进抢占眉县马家镇杨家庄李家村西北塬上制高点,主力由李家村北侧向罗局镇进攻;187师左依渭河沿铁路向蔡家坡进攻;38军以一部堵击由南北进的解放军,主力向罗局镇以北地区进攻;各军酌派小部队向东戒备,以保证兵团能顺利向西进击。

image.png

  图四胡宗南逃入陕西秦岭山区一览

  12日佛晓,除渭河以南地区外,东西北三面均发生战斗。为了保全部队,避免被全歼,只有迅速脱离战场。因此,要求160师479团迅速抢占塬上制高点,掩护187师沿铁路向西进,与塬上部队向西进攻能顺利进展。不料该团在李家村西南遭到渭惠渠水坝附近高地解放军的伏击,团长廖建英被击毙,官兵伤亡很大,再难担任抢占制高点的任务。于是只好改派187师559团以营为突击队向制高点强攻,交相猛扑。经过激烈争夺,虽然攻占了制高点,但官兵伤亡残重,团长张让初亦在几次猛扑中重伤毙命。559团占领塬上高地后,虽能有效地运用火力支援,各方面进展较为顺利;可是右翼38军与解放军接触不久,即不断呼救求援,不能并肩前进,并一度向右侧后溃退,以致解放军插入,隔断前后联系,造成一、二线间的混乱,不得已又派160师480团进行支援,夹击解放军;虽然恢复了与38军的联系,该团因横截火线行动,官兵伤亡很大,团长官家谋也受了重伤。65军的6个步兵团,现已有3个团损失很大,2个团长被击毙,1个团长受伤,士气受挫,继续进攻已成问题。坚持到午后4时许,解放军的围攻越急,堵击我军西进的炮火和轻重机枪火力更加密集;正面的罗局镇地势较高,要继续西进须进行仰攻。在炎热的天气中,已经进过一天的激战,既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官兵都很疲乏。此时唯一的想法是打条出路,突围出去。曾考虑向北向东打,出乎解放军的意料,可能突出重围;但尔后行动,困难更多。又想抽调兵力重新组织突击队,继续向西硬打出去。但当时各方面都成胶着状态,无兵可抽。最后决定南渡渭河。仍用电话征询李振西的意见,他很赞成。我遂派65军特务营先行渡河,占领眉县城,掩护兵团主力南渡。渡河前企图就已暴露,解放军从罗局镇方面集中炮火轰击渡河点并封锁河口。河水深而流速急,部队在解放军猛烈炮火轰击下,进行强渡,军队序列异常混乱,伤亡很大,不会游泳的官兵被水淹没的很多,重武器、各种弹药及辎重损失殆尽。渡河后,兵团及65军军部各处、科室人员在眉县城西侧集结时,65军特务营已在城东与解放军发生战斗。为了迅速脱离战场,我决心经斜峪口入秦岭,行动不久,又遭到解放军伏兵袭击,官兵不待命令均自动利用高粱地掩护向西奔跑。我和兵团付参谋长王杰、65军副军长张琛、参谋长何汉西在向西溃逃中重新聚在一起。将近黄昏,路过一个小镇(名字记不清了),看见177师师长刘孟廉带领部队在休息,也是临阵脱逃出来的。当晚通过五丈塬,连夜后退,于13日中午到达距宝鸡三十华里的一个小镇(地名已忘记)时,胡宗南的宝鸡指挥所的主任裴昌会已知道我们突围出来,派了一辆吉普车来接我们。到了指挥所,大家见面,会心苦笑,齐叹:完了!

image.png

  李振(1900--1988)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字载宏,广东兴宁县人。陆军大学特别班第3期毕业。长期在粤军任职,1936年7月任第4路军第151师451旅少将旅长,1937年10月任第65军186师师长,1938年4月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二集团军总部少将高参,1941年11月任第65军副军长,1947年初任整编第65师师长,1948年10月任国民革命军第18兵团司令官兼国民革命军第65军军长,1949年12月25日率部在成都起义。后任解放军川东军区副司令员,西南军区高参室副主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主任,民革四川省委副主委,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委员,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委。1988年1月20日在成都病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回忆扶眉战役

image.png

  张宗逊(上将)

  扶眉战役之前,周士弟率领的第18兵团和杨得志、李志民率领的第19兵团由晋入陕到达西安、三原以后,为了适应向大西北进军的需要,6月中旬经中央军委同意,第一野战军成立第一兵团和第二兵团。第一兵团由王震任司令员兼政委,辖第一军、第二军、第七军;第二兵团由许光达任司令员,王世泰任政委,辖第三军、第四军、第六军。第一野战军和西北军区的总兵力已达到41万人,彻底改变了敌强我弱的状况,我军已占相对优势,加上我军士气高昂,敌军士气低落,解放大西北的条件已经具备了。

image.png

  胡宗南和二马反扑西安失败后,胡宗南理应撤出关中地区,退守秦岭以南,避免被聚歼,二马也应回平凉。而胡、马却在渭河之滨的狭长地带布成一个“口带阵”,二马的82军、129军在彬县、永寿以东;第11军、第128军驻永寿、麟游以北地区。胡宗南在武功以西渭河两岸守备。他们作出这样安排,是因为任何一方都需要联合,才能苟延残喘。如胡不联马,即使退守秦岭,亦不能阻挡我军重点追歼;马不联胡,即使退守平凉,也难以阻挡我军长驱直入甘肃,只有在麟游、扶风和眉县山区并肩作战,才能避免被我军各个击破。但是他们又各怀鬼胎,都幻想用对方的力量削弱我军,保存自己的力量。

  胡、马都希望对方首先遭到我军攻击,所以两军的部署,都是既可联合作战,又可以保存自己。所不同的是胡宗南被歼而兵力集中、马家军怕被歼而兵力分散。胡宗南集团以五个军兵力配备在扶(风)眉(县)地区的渭河两岸,宝鸡只留一个残师,防御第一线兵力集中,纵深力量薄弱。胡宗南估计我华北两个兵团入陕以后,至少要整训一个月,他不退守也不致马上受到进攻;万一遭到我军进攻,二马不来援,我军一下子难以歼灭他五个军,他一边抵抗一边撤退也不迟;如果我先打二马,他可以全力向我军侧翼进攻,从中取胜。二马则东起土桥镇西至崔木镇,前哨活动在永寿以东,主力集结于长武、彬县,分散兵力避免被我军包围聚歼;有利时进入关中援胡,不利时就退守平凉。

  7月6日,野战军在咸阳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各军军长、政治委员参加。彭德怀司令员经中央军委同意,在会上提出“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方针。因为我军只占相对优势,二马尚未遭到过我军歼灭性打击,战斗力较强,对胡马二敌不能分兵去对付,必须集中力量一个一个地消灭。若是“钳胡打马,先马后胡”从战场上考虑,把二马歼灭在陕西比让它逃回老窝再打有利。但是打马比打胡费力,敌军兵力分散,不易聚歼。我先打马,胡宗南会逃往汉中;若我南下追击,也不容易全部歼胡,而二马必然趁机进入关中地区,威胁我军后方,增加补给困难。钳马打胡,先胡后马,则较为有利,胡宗南在扶眉地区兵力集中,若我包围该地区,其秦岭以南没有战役后备队可以支援,我军能全歼该敌;虽然胡、马可以南北策应,然而胡马之间有较大空隙,我军可以迂回其侧后;二马在咸阳突击时损失惨重,故我围歼该胡部,二马不会轻易出援。另外,胡部有三个军在渭河以北,两个军在渭河以南,渭河沿岸没有大军渡河设备,我军发起攻击的时候,南北敌人无法相互支援。权衡利弊,野司决心先打胡宗南集团。

  会议研究了全面进攻敌人,发起扶眉战役的作战计划,并向全军发出了战斗动员令,决定在完成扶眉战役后,主力转向甘肃兰州、继续歼灭青宁二马。第一野战军司令部部署:第19兵团附骑兵第二旅,于7月10日进到乾县、礼泉以北地区一带高地,构筑工事,牵制青、宁二马,确保主攻部队右侧安全;以61军卫戌西安,并向西安南山子午镇地区的敌人发起进攻。第二兵团在7月11日,隐蔽集结在武功以北的临平镇已东地区,12日向扶风以西的益店镇攻击前进,迅速占领扶风西南的岐山罗局镇,协同18兵团将渭河北岸的敌119军、38军、65军压缩包围聚歼。18兵团附第七军,7月12日沿咸(阳)凤(翔)公路和陇海铁路,向武功以南、以西的敌人进攻,协同第二兵团聚歼敌人。第一兵团沿渭河南岸、秦岭北麓西进,在7月12日开始各个歼灭周至、眉县地区的敌90军、36军,然后向宝鸡以南发起进攻,切断敌人南退的路,策应渭河北岸作战。

  会议以后,各部队立即组织侦查人员,深入敌后活动,弄清各自进军路线的敌人守备情况,各部队领导深入动员,向指战员讲清楚粉粹胡马“口袋阵”的作战计划,要求大家克服盲目轻敌思想,提出了战役指挥和技术要求,号召发扬猛打猛冲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敢于刺刀见红,坚决打好这一仗,有些部队对各类人员都提出了不同口号,政工人员“人人开口,个个鼓劲,提高士气,瓦解敌军”;炮兵战士“弹无虚发百发百中”;侦查人员“胆大机智,准确及时报告情况”;通讯人员“迅速准确完成通讯联络任务”;医护人员“发扬救死扶伤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救护负伤战友”;炊事员“做好饭菜,烧好开水,及时把饭菜送到前线”;后勤人员“保证弹药粮草供应”;担架人员“英勇抢救伤员,保证不丢掉一个伤员”;要求每个共产党员“冲锋在前,处处作表率,保证完成上级赋予的战斗任务”;还要求全体指战员认真执行民族政策,俘虏政策。经过广泛深入动员,军人大会进行了热烈讨论,极大地鼓舞了士气,推动了战前的准备工作。

  7月10日,扶眉战役开始,担任牵制二马的19兵团,首先行动,按时进入指定地区,修筑工事,扬言要发动进攻,以迷惑敌人,掩护主力行动。第61军当晚向西安以南的子午镇发起进攻,守敌12师向南逃跑,被歼千余人。

image.png

  7月10日晚,第二兵团第3、4、6军从礼泉、乾县突然出动,越过漆水河绕道西进,冒着伏天酷暑,长途强行军。7月11日拂晓,部队来不及休息,即攻占岐山县青化镇和益店镇,由此向南猛然迂回到敌38军、65军和119军侧后,于12日3时攻占罗局镇,7时占领眉县火车站,截断了敌军的退路。我第18兵团11日分三路由东向西进攻,第62军12日攻克武功,歼敌一部;第60军12日插入武功、扶风之间的杏林镇和绛帐镇,歼敌一部。第一兵团从渭河南岸攻击,一部将辛口子、黑山寺守敌歼灭了一部分;主力由长益公路(今西宝南线)和秦岭北麓齐头并进,12日歼灭敌第90军一个师另两个团,并占领哑柏镇、横渠镇等要点。战役发展顺利而迅速,一天之内我军已在西面断敌退路,北面、东面已插入敌人纵深,将敌人三个军压缩在罗局镇以东、午井镇以南渭河河滩上,敌人只剩下渭河南面眉县一个缺口。

  敌人本应从眉县这个出口突围,为什么他不那样做呢?这是一方面敌人在渭河北岸没有大规模的渡船设备,如果南渡就会被我军压在渭河边,形成背水作战的危险处境,所以敌人不可能渡河从眉县突围。更主要的是敌人未曾预料到我军那么快就迂回到他的侧背,而且将其扶眉地区的兵力全部包围。当我军从敌119军阵地侧翼隐蔽通过的时候,敌军王治岐认为这只是我们的小股地方部队;待我军已插到38军后面并发起攻击的时候,敌18兵团司令兼第65军军长李振,也认为是我们解放扶风是留下的武工队,趁夜间袭扰;这一情况报告给在宝鸡坐镇负责总指挥的裴昌会,他也不相信会有解放军部队跑到38军的后面去,攻击38军军部。这样敌军就处于非常被动境地,当我军在向纵深发展时,敌军也没有料到是我军的大举进攻;当判定是我军大举进攻时,也没有料到已被我军全部包围。

  胡宗南万万没有想到,他给解放军设计的“口袋阵”反而形成了装自己几个军的口袋,他急忙命令敌第65军、第38军和第18兵团沿陇海铁路向宝鸡撤退,他们进到罗局镇就遭到我第四军的阻击。坚守罗局镇是这次战役能否全歼渭河北岸三个敌军的关键,第四军向部队发出命令“寸土不让,与阵地共存亡”的口号,第四军第10师和第11师连续打退敌38军、第65军的10次轮番冲击,打的敌人横尸遍野,我第29团5连,最后只剩下5个人,仍坚守阵地;第30团的3连和7连连续9次打退敌人的冲锋,没有后退半步,第30团3营干部伤亡,下级干部自动代理,负伤的都坚持不下火线,失掉联络的连队自动归并。第四军虽然伤亡大一些,但是打出了顽强战斗的作风,为战役的胜利立了大功。

  12日中午,野司下令发起总攻,野战军的炮火向渭河北岸的敌军袭击。接着,2兵团的第三军、第六军和18兵团各部队向敌人猛攻,敌军被打的一片混乱,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敌军前线指挥官李振、王治岐等都丢下部队各自逃命。南岸的第一兵团通过连续不断的在沼泽水网地带长途行军,追赶南岸的敌军,12日下午占领眉县,迅速派出部队控制渭河河滩。这时渭河北岸的敌军已面临被全歼,一些退到眉县对岸的敌官兵,纷纷跳入渭河,拼命向南泅渡,想夺路逃跑,正好被南岸的第一兵团的部队截住,被俘8000多人。午夜,第二兵团和第18兵团全歼敌军,胜利会师。

  南岸的敌军第36军和第90军残部向南窜入秦岭。我第二兵团乘胜向西挺进,第四军在14日攻克宝鸡,敌向南逃跑;第三军占领凤翔。第一兵团也向南向西追击,13日在马营镇地区歼敌第53师一部,14日攻占益门镇。

  在扶眉战役进行中,马继援虽曾集中在永寿、崔木镇,派出的小分队和小股骑兵侦查兵骚扰,都被我19兵团大部分歼灭了,当胡宗南集团通过电台求援时,马继援便迅速后退到泾川、长武、灵台一线。

  这次战役共歼灭敌第18兵团部、第38军、第65军第119军三个军部、第241师、第55师、第106师、第117师、第178师、第191师、第244师、第247师、第177师部和一个团、第61师两个团,共44000余人,解放了8座县城和八百里秦川西部广大地区,这是西北战场的空前胜利,根本改变了敌我力量对比,我军已完全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

  附件:

  张宗逊(1908-1998),陕西省渭南县(今渭南市)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革命生涯中,历任红军军长、红军大学校长、中央军委第一局局长兼富甘警备司令、八路军旅长、第一野战军第一副司令员等职,参加了北伐战争、秋收起义、中央苏区一至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冀中抗日、百团大战以及解放战争中的扶眉战役,解放了西安、关中、兰州、青海等地区。

  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兼军委军校部部长、总后勤部部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98年9月14日在北京病逝,享年91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扶眉战役,全称扶风、眉县战役,是指在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陕西省扶风、眉县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作战。在扶眉战役中牺牲了30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伤亡合计4700多人。

image.png

  历史背景

  概述

  1949年7月10日至14日,彭德怀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与从西安败退的17万国民党军,进行了著名的“扶眉岐战役”,完全解放了关中。一野兵分三路发起进攻。王震率第一兵团,沿鄠县(即户县)、盩厔(即周至)西进,在子午口、黑山寺、哑柏、横渠击溃敌90军后,14日攻占宝鸡益门镇;许光达率第二兵团攻克临平,经天度、法门、青化、益店,一夜行军75公里,插至敌军后方的罗局镇,又夺取了郿县(即眉县)车站,连续击退敌军十余次突围。后又激战十余小时,攻克扶风。将敌65军一部及38军、119军大部压缩于午井以南、眉县城北至葫芦口之渭河滩,与第一兵团围歼;担任战役正面主攻任务的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在周士第指挥下由西凤公路、陇海铁路西进,首歼漆水河两岸及武功南北线之敌后,一部插入杏林、绛帐,击溃敌247师,歼灭187师主力,收复武功,继续进军至罗局镇东南与第二兵团会师,合歼残敌;杨得志率解放军第19兵团在乾县、醴泉(即礼泉)阻击马鸿逵,保证了扶眉战役的胜利进行。此役一举歼灭国民党4个军6个师和另外6个团共4.3万余人,再次解放了宝鸡和九个县城,为解放大西北和大西南奠定了基础。扶眉战役壮烈牺牲30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伤亡合计4700多人。

  转入防御

  1949年6月,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长官马步芳、副长官马鸿逵等部联合向进军陕西省中部的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反扑,在咸阳、西安地区受挫后,被迫西撤转入防御。胡宗南以所属第18兵团部指挥第65、第38军位于扶风以南、渭河以北陇海铁路(今兰州—连云港)两侧,以第36军(欠1个师)、第90军位于渭河以南郿县、金渠镇、槐芽、哑柏镇地区,以第57军一部守备宝鸡,以第17、第36、第69军各一部控制西安以南土地岭至宝鸡一线秦岭北麓诸要隘。马步芳部第119军位于武功至扶风一线,第82、第129军位于长武、邠县(即彬县)、永寿地区。马鸿逵部第11、第128军位于崔木镇、麟游地区。胡宗南、“二马”两集团企图凭借有利地形,联合作战,阻止第一野战军西进和南下。

image.png

  部署作战

  简述

  6月下旬~7月初,由人民解放军总部直辖的第18、第19兵团改归第一野战军建制,先后入陕,使第一野战军总兵力增至40万人。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解放大西北的战略部署和先钳“马”打“胡”,后钳“胡”打“马”的方针,决心发起扶郿战役,以1个兵团牵制“二马”集团主力,集中3个兵团歼灭位于扶风、郿县地区的胡宗南及马步芳两集团各一部,迫使胡宗南集团退往汉中,进而孤立“二马”。

  认真部署

  其部署是:以第2兵团由醴泉经乾县、青化镇迂回至益店镇、罗局镇,切断武功、扶风地区国民党军西退通路,尔后向午井镇、扶风发展进攻;以第18兵团(欠第61军)附第7军,由咸阳、兴平沿渭河北岸西进,歼灭武功、杏林镇一带守军后,向午井镇发展攻击,会同第2兵团聚歼罗局镇地区守军;以第1兵团(欠第7军)由鄠县地区西进,攻占盩厔、郿县,歼灭渭河南岸守军,策应渭河北岸作战,然后向益门镇、宝鸡发展进攻;以第19兵团附骑兵第2旅由三原进至醴泉、乾县地区,牵制“二马”所部;以第61军警备西安,并以一部兵力向西安以南子午镇方向出击,保障主力侧翼安全。

  乘胜西进

  第19兵团先行进入阻击阵地,并以一部兵力逼近“二马”所部,修筑工事,佯示进攻。当日,第61军向子午镇地区守军发起攻击,歼其第17军第12师和第69军第84师各一部。11日,第一野战军主力发起进攻,第2兵团西渡漆水河,从胡宗南、“二马”两集团之间楔入,迂回至胡宗南所部第18兵团部侧后,于12日晨先后攻占罗局镇和郿县车站,截断了国民党军退路。与此同时,第18兵团分路由东向西实施攻击,相继占领武功、杏林、绛帐等城镇,歼灭第65军第187师大部和第119军第244、第247师各一部;第1兵团一部在盩厔以南黑山寺歼灭第36军第123师一部,尔后主力沿渭河南岸西(安)益(门)公路西进,在哑柏镇、横渠镇及其以南地区歼灭第90军大部,并向郿县急进。至此,第一野战军从东、西、南三面完成了对扶风、郿县地区国民党军第18兵团部及第38、第65、第119军的战役包围。该地区守军仅第36军和第90军残部自郿县撤入秦岭山区。12日拂晓,被包围的第65、第38军全力向西突围,企图经罗局镇撤向宝鸡。第2兵团第4军顽强阻击,连续打退国民党军10余次轮番攻击;第3、第6军在相继攻克扶风县城和午井镇、高王寺诸要点后,即向罗局镇地区国民党军侧后攻击。至12日中午,国民党军3个军被压缩在午井镇以西、罗局镇以东、高王寺以南的渭河滩上。是日15时,第一野战军各兵团对被围之国民党军发起总攻,激战至20时,歼其大部,余部南渡渭河,被第1兵团歼灭于郿县地区。随后,第18兵团进至罗局镇一带,准备迎击“二马”集团反扑。第1、第2兵团乘胜西进,至14日,先后攻占蔡家坡、岐山、凤翔、宝鸡和益门等城镇。退守永寿、彬县、崔木镇等地的“二马”集团未敢出援,后撤平凉地区。

image.png

  创造有利条件

  第一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3个军和马步芳部1个军共4.4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80余门、轻重机枪960余挺、骡马1500余匹,解放了陕中广大地区,完全割裂了胡宗南、“二马”两集团之间的联系,为尔后各个歼灭两集团主力创造了有利条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第一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3个军和马步芳部1个军共4.4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80余门、轻重机枪960余挺、骡马1500余匹,解放了陕中广大地区,完全割裂了胡宗南、“二马”两集团之间的联系,为尔后各个歼灭两集团主力创造了有利条件。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