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衡宝战役

  衡宝战役是横跨开国大典的唯一大战,历时34天(1949年9月13日至10月16日),歼灭国民党军4.7万余人,解放了湘南和湘西大部地区,为尔后第四野战军主力进军广西全歼白崇禧集团和第二野战军经湘西进军西南创造了有利条件,对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华南、西南地区起到关键作用。

  衡宝战役,又称中南战役,与海南岛战役、西南战役并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后的三大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中南地区以来的首次重大战役,向中南地区进军的决定性战役。

blob.png

  是横跨开国大典的唯一大战,历时34天(1949年9月13日至10月16日),歼灭国民党军4.7万余人,解放了湘南和湘西大部地区,为尔后第四野战军主力进军广西全歼白崇禧集团和第二野战军经湘西进军西南创造了有利条件,对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华南、西南地区起到关键作用。

  战役简介

  衡宝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三个兵团和第二野战军的两个兵团与白崇禧集团在衡阳市、宝庆地区进行的一次运动战,双方投入兵力达百万之众,战役进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1949年10月1日前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各地中共组织与游击武装的积极支持与密切配合下,发动了衡宝战役,歼灭了白崇禧集团的主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消灭了衡阳市境内的国民党反动武装和反动政权,解放了衡阳全境。

  战役背景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中南地区,华中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将华中军政长官公署、总司令部由武汉南迁衡阳。

  1949年10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主力及第二野战军一部在湘南对国民党军进行的山地进攻战。

blob.png

  1949年9月,人民解放军挺进湘中、赣南后,国民党军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白崇禧集团所辖5个兵团11个军20万人,撤至湘南衡阳、宝庆(今邵阳)公路两侧和粤汉铁路衡山至乐昌段一线,重新布置防御,构成一条东起粤北与华南军政长官公署余汉谋集团相衔接,西至湘西与川湘鄂边绥靖公署宋希濂集团相呼应的半弧形湘粤联合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向华南进军,并准备在战况不利时退至广西或云南、贵州。

  为迅速解放华南,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第一政治委员罗荣桓、第二政治委员邓子恢,遵照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关于对白崇禧集团取远距离迂回包围,插至敌后,然后回打的方针,指挥第12兵团、第13兵团、第15兵团、第4兵团分三路向华南进军。西路:以第13兵团2个军由常德取道沅陵,攻占芷江,而后进军桂西,完成右翼战略迂回任务,切断白崇禧部退往云、贵的道路,另以一个军在湘西钳制宋希濂部。东路:以第15、第4兵团5个军直取广东,尔后第4兵团向桂南挺进,成为围歼白崇禧集团的南路军,完成左翼战略迂回任务,切断白崇禧的海上逃路。中路:以第12兵团6个军向衡宝地区实施正面攻击,牵制白崇禧部主力,力求歼其一部,迫其向桂林撤退,尔后以3个军尾其向广西追击,会同西、南两路军围歼白崇禧集团于广西境内。

blob.png

  1949年9月13日,人民解放军西路军主力自湘中常德、桃源地区向芷江挺进,10月2日攻占湘西要地芷江,从右翼突破了国民党军湘粤防线,切断白崇禧集团西逃贵州的道路。与此同时,东路军向粤北进军,中路军向衡宝地区攻击前进。白崇禧发现解放军南下后,急忙由耒阳、乐昌等地调兵加强衡宝沿线,企图迟滞解放军南进。据此,林彪、邓子恢判断白崇禧有决战企图,遂令中路军停止前进,同时令西路军由芷江东进至宝庚、祁阳地区。10月5日晚,中路军主力停止于衡宝线以北。但其第45军第135师因在前进中未接到命令,已进至衡宝公路以南,楔入白崇禧部纵深。6日,白崇禧发现解放军第135师攻占其侧后要点灵宫殿后,集中数个师向第135师猛烈攻击,该师在极困难情况下,激战竟日,终将敌人击退。当日,西路军进逼宝庆,东路军威胁韶关,白崇禧感到形势对其十分不利,遂于午夜下令所部向广西方面撤退。

blob.png

  7日凌晨,林彪、邓子恢发现敌已全线收缩,立即命令第135师在灵官殿顽强阻击白崇禧部,令中路军发起追击,至9日,中路军将白崇禧部第7军2个师及第48军2个师合围于祁阳以北地区。10日,解放军集中第40军、第41军、第45、第49军等4个军,从东、北、西三面向被围之第7军等部发起总攻,激战至11日,将其大部歼灭,并乘胜解放了衡阳、祁阳、耒阳等湘南广大地区。与此同时,西路军攻占武冈,随后又与中路军一部在石下江地区歼灭逃跑之白崇禧部第62师。留在湘西的第47军解放了大庸、桑植等地。此时,白崇禧大部已逃入桂境,中路军随即于祁阳地区停止前进,衡宝战役遂告结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牵制敌军

  1949年8月长沙和平解放后,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主力和第二野战军一部挺进到江西省南部和湖南省东北部地区。由湖北省南撤的国民党军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集团被迫调整部署,将其主力5个兵团11个军31个师共20万余人退据以衡阳、宝庆(今邵阳)为中心的湘南地区,与华南军政长官余汉谋集团组织“湘粤联合防线”,企图在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集团呼应下阻止人民解放军南进,战况不利时再退向广西、海南岛或贵州、云南或逃往国外。其部署是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及第3、第10、第11兵团部位于衡阳;第46军位于广东省乐昌;第97军位于郴县、汝城;第48军和第7军分别位于耒阳、泉溪;第58军位于衡山;第103军位于湘乡西南永丰(今双峰);第71军位于宝庆东北界岭、青树坪一线;第1兵团部及第14军位于宝庆及其以北新化、桃花坪地区;第17兵团部及第100军位于芷江、安江(今黔阳)地区。此外,第10兵团第126、第56军分别位于零陵(今永州)以东白果市和广西省桂林;宋希濂集团第122军位于大庸(今张家界)、桑植地区,牵制人民解放军从湘西进军。

blob.png

  迂回作战

  为歼灭白崇禧集团,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遵照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关于对白崇禧集团取大迂回动作,插至敌后,先完成包围,然后再回打的方针和部署,统一指挥第四野战军第12、第13、第15兵团和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分成中、西、东三路进军华南,同时发起衡宝战役和广东战役。参加衡宝战役的中、西两路军共约40万人。中路军以第12兵团部指挥第40、第41、第45军组成,自长沙地区、株洲镇南下,向衡宝地区白崇禧集团主力正面攻击,求歼其一部,尔后进军广西,配合东路军、西路军围歼白崇禧集团。留置湘东的第12兵团第46军、第13兵团第49军及暂归第12兵团指挥的第二野战军第5兵团第18军配合中路军作战。西路军以第13兵团部指挥第38、第39军组成,由常德取道沅陵攻取芷江,尔后沿湘黔桂边进军桂西,切断白崇禧集团西逃云、贵的道路,完成右翼战略迂回任务。另以第13兵团第47军和湖北军区独立师留置湘西北永顺、大庸以南地区,牵制宋希濂集团,保障第四野战军南进部队的翼侧安全,并掩护第二野战军主力西进四川前的集结。此外,以经湘准备入川的第二野战军第5兵团部指挥第16、第17军集结于常德、邵阳一线为预备队,随时准备协同中路军作战。同时,以第4、第15兵团和两广纵队组成东路军,发起广东战役,歼灭余汉谋集团,封闭白崇禧集团的海上退路,并由第4兵团插向广东西部、广西南部,完成左翼战略迂回任务。

  9月13日起,西路军第13兵团主力沿常德至芷江公路南进,至同年10月5日解放沅陵、泸溪、溆浦、辰溪、怀化、芷江、黔阳、会同等地,歼国民党军第103军一部,其第17兵团部与第100军主力从芷江南逃。至此,人民解放军从右翼突破国民党军“湘粤联合防线”,切断了白崇禧集团主力退往云、贵的道路。

blob.png

  胜利结束

  中路军第12兵团于9月中、下旬先后西渡湘江,集结于衡宝以北娄底至湘乡一线。配合中路军作战的第46军和第18军亦展开于安仁地区,牵制衡阳地区之国民党军。同年10月2日,中路军以主力分路向青树坪、永丰、白果市等地展开正面攻击,突破守军第1线阵地,守军第71军后撤。第12兵团遂派部队向敌后穿插,防其主力南逃。3~4日,白崇禧发觉人民解放军主力南下,急从乐昌、耒阳、郴县等地调第46、第48、第97军等部北上加强衡宝防线,企图会同原在该线的第7军及第1兵团迟滞人民解放军南进。第四野战军领导人判断,白崇禧集中主力似有在衡宝一线反击的企图,遂于5日令已进至衡宝线以北的中路军主力在现地停止待命;令西路军停止南进,由黔阳、芷江折向宝庆、祁阳之间地区;令第46、第18军西进耒阳、常宁;令预备队第16、第17军向衡阳以北渣江地区机动。准备在衡宝地区迎战白崇禧集团主力反击。

  5日晚,中路军主力停止于衡宝线以北待命;而第45军第135师在急行军中未接到停止前进的命令,已楔入宝庆东南灵官殿地区白崇禧集团防御纵深,对其侧后造成严重威胁。6日,白崇禧集中5个师向第135师猛烈进攻。该师在极困难情况下激战数日,将敌击退。此时,东、西两路军已分别逼近曲江(今韶关)、靖县,威胁广州、桂林。白崇禧发现人民解放军突破其“湘粤联合防线”左右两翼,并已楔入腹心,即于6日午夜令所属主力向广西方向撤退,改守湘南新宁、零陵、新田、嘉禾一线。在衡宝地区仅留第14军第10、第62师等部于桃花坪、宝庆间警戒,掩护主力撤退。7日晨,第四野战军发现白崇禧集团已全线收缩,即令第135师在灵官殿地区坚决进行阻击;令中路军疾速追击,第41军向新宁方向追击第71军,第45军向武冈方向追击第7、第48军,第40军分别向洪桥、白地市方向追击。另以第49军第146师向水东江追击,第145师向水东江以西追击;令西路军迅速占领武冈、洞口一线,堵击退却的白崇禧集团第71、第14军;令第46军主力向衡阳、耒阳前进,第18军加速向零陵方向发展,第5兵团主力向衡阳、宝庆之间地区疾进。楔入灵官殿地区的第135师,连日英勇抗击数倍于己之国民党军的多次攻击,有力地扼阻了第7军等部的撤退。8日,中路军各部向白崇禧集团压缩攻击。第46军占领耒阳和衡阳,第49军占领新化。9日,将白崇禧集团第7军军部及其所属第171、第172师和归其临时指挥的第48军第138、第176师等4个精锐师合围于祁阳以北白地市、黄土铺地区。10日,集中第46、第41、第45、第49军从东、北、西三面展开向心攻击,激战至11日上午,将其4个精锐师基本歼灭(仅第138师师部率1个团逃跑),解放新宁、宝庆、隆回等湘南广大地区。西路军于10日攻占武冈,13日在石下江地区围歼由宝庆西逃的白崇禧集团第14军第62师。留在湘西北的第四野战军第47军等部,于14日发起湘西战役,进攻宋希濂集团第122军,16日俘其军长张绍勋以下5100余人,解放大庸、桑植两县,使湘西全部解放。此时,白崇禧集团大部已逃至广西。中路军于祁阳地区停止前进,战役结束。

blob.png

  战役意义

  这一战役,共围歼白崇禧精锐主力第七军和第四十八军大部,与此同时,西路军主力在右下江歼灭敌六十二师。桂军此次虽然逃脱了全军覆灭的厄运,但桂军精锐共四个师全被“包了饺子”,白崇禧挨了林彪一记闷棍。

  主要战场

  位于黄土铺、石亭子、马杜桥、白地市、官家嘴等乡镇方圆数百平方公里范围内。此役系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之最大一次战役。

  1949年8月,湖南和平解放,人民解放军四野和二野一部,兵分邵阳、衡阳方向向溃逃广西的白崇禧部队进行追歼。

blob.png

  10月初,人民解放军与白崇禧桂系部队在我县黄土铺、马杜桥、白地市等地遭遇,衡宝战役打响。敌我双方展开后,在祁东境内的三个昼夜激烈战斗中,在黄土铺、张飞岭、土地堂、鹿门前、桃子园、老屋塘、严家庙、松山岭、腊冲山、玉峰山、茅草岭、七星岭、井冲山、秋塘坪、寿岺冲、炳溪冲、珍珠塘、廖家岭等地发生大小战斗20来次,其中最为惨烈的要数鹿门前、桃子园、土地堂、黄土铺和七星岭、玉峰山一带的战斗。

  战役结果

  此战,人民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47490人,其中俘敌38290人,毙伤7010人,投诚2190人,解放了湘南、湘西大部地区。衡宝战役,我军虽一度受白崇禧以进为退的临时部署所迷惑,延误了追击时间,但由于第135师在敌纵深奋勇抗击,有效地迟滞了敌人的撤退行动,又由于我军发现敌人撤退时,当机立断,立即迅猛追击,因而最后仍然消灭了白崇禧的精锐部队近4个师,沉重地打击了白崇禧集团,为尔后进军广西全歼桂系主力,以及第二野战军经湘西进军西南创造了有利条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老话说得好,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虽然夸张了点儿,可一个人点背的时候,这种事儿也是见怪不怪。在1949年的衡宝战役中,白崇禧就深深体验了一把。

  当年在衡宝一线,白崇禧布置了5个军的兵力,四野主力部队也临阵待命,眼看摆开阵势就要开打的时候,135师跑得太猛直接插进了白崇禧防御腹地。慌乱中调过来四个主力师,原本以为轻松解决的战斗,白崇禧部队硬是被干趴下了。

blob.png

  逃跑途中,桂军王牌钢七军也遇上了大麻烦,这回让白崇禧叫苦的是另一位开国少将徐国夫。

  徐国夫是安徽六安人,在历史上这是有名的将军县。1955年的时候授衔少将,徐国夫的战争经历也颇为传奇。红军时期是许世友麾下的骑兵师团长,解放战争是韩先楚旋风部队的王牌师长。许世友、韩先楚打起仗来百里挑一,徐国夫这方面也没的说。

  《亮剑》中有这么一个片段,李云龙不按套路出牌俘虏了敌军将领。对方不服气,认为摆开架势,真正你来我往打起来,自己未必会输。结果被李云龙几句话呛得哑口无言,这事儿就取材于徐国夫。

  在成为三纵9师首任师长之前,徐国夫是3纵9旅副旅长,秀水河子战斗后,迎面就和敌新六军22师对上了。

blob.png

  军史上这个新六军可不一般,堪称国军五大主力之一。抗战时期远征作战,该军在缅甸接受的是美军的训练和装备,成为二战以来实力最坚强装备最优良的新式陆军,其22师更是廖耀湘的起家部队。可是在混战中,徐国夫硬是从一个侦查小分队,顺藤摸瓜找到了该师一个营。趁着夜色突袭作战,一场仗下来,毙伤敌人200余人,俘虏300余人。

  当年在国外出尽了风头,现在吃了败仗,有个被俘的军官不服气,认为要是摆开阵式较量较量,对方根本不是对手。说什么一个国军可以打十个民主联军。

  徐国夫一听火大了:扯淡!你们一个能打十个,怎么还当了俘虏?两军作战就是要避敌之长,击敌之短,乘其不备,攻其不意。你们自称王牌军,连这样起码的军事常识还不懂得吗?对方哑口无言。

  3纵9师是在山东地方部队的基础上成立的,原本战斗力较弱,可是在徐国夫的带领下,硬生生成为三纵王牌师之一,人称7师拱(攻),8师顶,9师转。就是这样一支顽强擅攻坚的部队,在衡宝战役又立了大功。

blob.png

  当时徐国夫是第40军119师的师长。在白崇禧被135师打乱针脚后,四野首长下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命令,各兵团及各军军部只能收听给135师的命令而不能直接给135师下达命令,并且下令全线进军。

  经过了三昼夜的急行军,徐国夫到达了杨家桥。一开始没有发现敌情,正停下了做饭,突然响起了一阵机枪声。

  徐国夫跑出去一瞧,好家伙,原来自己的119师跑到了白崇禧第7军的前面了。这第七军是桂系的主力,有钢七军之称。曾参加统一广西、滇桂战争、北伐战争、宁汉战争、蒋桂战争、中原大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

  肥肉在前,岂有不吃之理?先斩后奏,林彪也乐坏了,回电称:“119师,来电获悉,甚喜,甚慰。坚决堵敌南逃祁阳,战战至一人一枪一弹,也要守住阵地,坚守到主力到达,围歼该敌。” 一场激烈的战斗下来,135师和徐国夫的119师在功劳簿上名列前茅。

  朝鲜战争期间,徐国夫先后参加了五次战役,率领119师共歼俘敌军13000多人。后在1955年授衔少将,堪称赫赫有名的四野名将之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衡宝战役,我军虽一度受白崇禧以进为退的临时部署所迷惑,延误了追击时间,但由于第135师在敌纵深奋勇抗击,有效地迟滞了敌人的撤退行动,又由于我军发现敌人撤退时,当机立断,立即迅猛追击,因而最后仍然消灭了白崇禧的精锐部队近4个师,沉重地打击了白崇禧集团,为尔后进军广西全歼桂系主力,以及第二野战军经湘西进军西南创造了有利条件。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