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仑关战役

  昆仑关战役为抗日战争的大型战役之一,也是桂南会战国民革命军投入战力最强规模部队的一场战役。地点位于中国广西战略要点昆仑关,起始时间为1939年12月18日-1940年1月11日。1939年11月15日,日本军在北海湾龙门港登陆,攻占钦州、防城后,以一个师团又一个旅团的兵力于24日沿邕钦公路北犯侵占南宁。12月4日进占昆仑关,桂南会战打响。国民政府调集四个战区五个集团军的兵力参加桂南会战,以确保桂越国际交通线的安全。第三十八集团军中央军第五军奉命主攻昆仑关,12月18日凌晨战斗开始打响。12月30日第五军第三次攻克昆仑关,歼灭第21旅团5000余人,21旅团班长以上的军士官死亡达85%以上,击毙敌少将旅团长中村正雄。

  中村正雄手中的那把指挥刀,非同一般。在日军中,指挥刀的规格,代表着指挥官的级别。这种差异主要反映在指挥刀的把手上:镶金、镶银、镶铜、镶铑,不同的军衔不同的刀。日军的指挥刀,不单是用来指挥,它还体现一种日本的武士文化,是历史和民族精神的一种象征。

  中村正雄手里这把刀,刀柄是镶银的,论级别,他应该佩挂镶铜的军刀,侵华日军除冈村宁次外,极少有人佩挂镶金的指挥刀。就是镶银的指挥刀,一般师团或旅团级军官也不多见,大多使用的是镶铜或镶铑的。日本天皇为表彰皇军作战部队的优秀指挥官,专门制作了20把镶银柄的军刀,赠予他们。中村正雄的部队号称“钢刀”,有无坚不摧的作战精神。中村得了20把中的其中一把,是当之无愧、顺理成章的。今村赞誉中村正雄的部队“能劈开钢铁和顽石”;安藤利吉则说他是“折不成的军刀”。

  12月24日上午,九塘方面,中村正雄增援支队主力,经过一夜冲杀,终于冲入七塘附近公路以西的山地,但又陷入国民党军队的包围之中。在国军节节阻击之下,经过数小时强行突破,终于接近九塘,与被围在昆仑关的三木吉之助的部队遥遥相对。 中村正雄满脸缠着绷带,穿著布满血迹的少将军服,在九塘西面3公里的水橙西北高地上,用望远镜观察敌情。了望了一会儿,他疲惫不堪地坐了下来,伸直两条穿著皮靴的腿,用拳头在腿上砸了砸,然后出了一口长气,抬眼良久地仰望着天空。

  中村正雄对身旁的参谋说:“我们20日早晨从南宁出来,在不到50公里的路途上,我们在重庆军层层阻击下,整整走了5天,牺牲那么多勇敢的士兵,现在终于离九塘还有3公里,下一步我们只要强行冲过公路,就可以和三木的守军会合,然后增援昆仑关了。”

  中村正雄说完,又从地上站起来,往高处走了走,继续用望远镜观察。中村身后的参谋对他说:“中村阁下,你现在处的位置很危险,请你快下去,还是让我来观察吧。”中村没有理会参谋的劝告,当参谋再次提醒他时,他说:

  “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就应该随时亲自掌握敌情,而不是在指挥所听汇报”。参谋仍旧对他说:“中村阁下,敌人子弹是不认人的,它不是只打士兵,不打将军的,请你下来。”中村正雄扭脸冲参谋笑了笑:“我们皇军与重庆军的差别是,他们机枪手的射击,用的是食指尖扣扳机,既打的子弹多,又不灵活,只会扫射而不会点射。一个优秀的军人在对方机枪响成一片时,完全用不着害怕。而我们皇军的机枪手,是以食指的第一关节扣动扳机,射击灵敏,又不浪费子弹,优劣太显而易见。这是点射的威力,我在士官学校时专门学的就是点射。”

  此时,担任阻击的荣一师第一团和第三团一部分别在六扒、六寻附近和枯桃岭阻击阵地上向中村的部队猛烈开火。中村“嗖”地抽出指挥刀,向前一举,命令部队:“前进!拿出心,不要怕牺牲,一定要冲过公路,前进!”中村再次用望远镜了望部队冲锋时,突然他发现望远镜中对方的火光似乎对着自己闪了一下。他脑子里当即闪过一个念头:“机枪点射!”

  刹那间他只觉得腹部一热,低头一看,鲜血伴着肚肠涌了出来,他手捂肚子哼了一下,说:“重庆军学会点射了。”话音未 落,他一下子蹲在地上,手里的指挥刀扎进泥土里,但他的手并未放开。他用指挥刀支撑着想站起来,没做到,他两眼一黑, 栽倒地上。中村正雄的部队,像潮水一样涌上公路,但在中国军队机枪的点射声中,成批成批的士兵,和他们的司令官一样,横七竖八地相继栽倒下去。

  近在咫尺的中村部队,无疑给三木联队树起了最后的信心,他们苦苦死守,就是盼望中村到来。尽管三木手下士兵已经所剩无几,不断有人中弹或因饥饿而倒下,处在四面包围中,但是他们还是凭借有利地形作困兽之斗。短短的3公里啊,对增援部队和防守部队来说,简直像万水千山。公路上到处横着尸体,看上去这么多的尸体就能挡住日本士兵的路。三木吉之助绝望了。

...查看更多

  1938年10月,日本占领武汉和广州。但日本非但没有达到迫使中国政府投降的目的,反而遭遇到更顽强的抵抗。日本军部“南进”派即认定:必须切断中国对外最后的交通线,以期实现一举解决“中国事变”的计划。1939年4月15日,日本海军部《情况判断》认定,仅靠陆军已很难进行内陆方面的大规模积极作战,“在此情况下,由陆、海军协同尽快占领华南沿海的最大贸易港口汕头。成功之后,即以一个兵团向广西方向挺进攻占南宁,以切断敌经法属印度支那方面的海外最大补给交通线。” 日本决心发动桂南战役,为的是彻底切断中国抵抗其侵略的最主要补给路线。据日本军事侦察所得情报,中国获得外援最重要的路线即法属印度支那线,仅1939年9月运进中国总吨位14700吨中的12500吨即经此路线,达85%。6月,日本参谋本部《兵要地志》也强调“一旦进入南宁,以该地为基地,则交通四通八达,远可通往广东、湖南、贵州、云南。所以南宁――谅山的道路,形成了蒋政权联络西南的大动脉。为了直接切断它,首先必须夺取南宁。南宁一旦占领,无须置重兵于东京湾附近即可以完成作战目的。”

  同年9月1日,德国进攻波兰。9月3日,英、法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更急于解决中国问题,以便腾出兵力抢占西方列强在亚洲和太平洋的殖民地,以配合德、意两个盟国,并缓解德国对其解除了对苏联威胁的不满。认为:“中国事变的解决之所以如此拖延,是由于苏联和英、法、美对蒋介石政权的支援”,“藉欧战发生各列强无力顾及中国的时机”,“解决中国事变”9月4日,日本内阁首相、陆军大将阿部行发表声明:“值此欧洲战争爆发之际,帝国不予介入,决定专向解决中国事变迈进。

  日本随即在南京设立以西尾寿造大将任总司令、坂垣征四郎中将任总参谋长的“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统辖华北方面军、第60军、第70军、第80军。日军大本营发出“准备迅速处理中国事变”的命令;又发出《大陆命令第375号》:“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应以一部协同海军迅速切断沿南宁至龙州之敌补给路线。”同日,还发出“大陆指第582号”陆、海军中央协定:“本作战之目的,在于直接切断沿南宁――龙州敌补给联络路线,并强化切断沿滇越铁路及滇缅公路敌补给联络路线之海军航空作战。”并规定作战时间为11月中旬。19日,西尾寿造下达作战命令,开始广西作战,命令参加作战的部队为:第五师团、台湾混成旅团、其他配合部队、第五舰队(11月中旬改称第二派遣支舰队)、海军第三联合航空队。其兵力总共约三万人;军舰70余艘;航母2艘、飞机约100架。

  日军广西作战的主力第五师团为日本陆军第一流精锐机械化部队,号称“钢军”。参加过南口、忻口、平型关、太原、上海、台儿庄、广州等战役,屡次担任主攻任务。坂垣征四郎原为该师团长,他升任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后,师团长由今村均中将接任。可见日本方面何等重视这次战役。日本认定,切断这条路线将必然使中国丧失抵抗能力,从而可以立即结束在华战争,完成它对中国的侵略任务。大本营陆军部作战部长富永恭次更宣布:“这是中国事变的最后一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第5军第三次攻克昆仑关,并歼灭了第21旅团的两个主力联队之后,本以为可以顺利进军,一举收复南宁。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第21旅团的剩余部队、台湾混成旅团的第一、第二联队仍在九塘至八塘间。1940年1月1日中午,及川支队数千主力抵达八塘,今村均命令及川少将接替被击毙的坂田元一担任前线总指挥。

  第5军向南宁方向继续进攻的第一仗便在昆仑关至九塘间的441高地打响。攻打昆仑关时荣一师便攻昆仑关阵亡将士纪念碑占了高地北侧,日军顽强守卫这高地的南侧。1日,日军飞机对高地北侧狂轰滥炸,步兵大举进攻。荣一师守卫高地的一个团加一个营,战至仅剩百余人,但仍坚守阵地。2日拂晓,荣一师举全部残余兵力反攻,激战一整天,毫无进展,双方仍旧维持原有阵地。3日,杜聿明调集200师主力及新22师一部协同荣一师继续战斗,战况更为惨烈,双方死伤都极为惨重。入夜,日军抵挡不住败退九塘,战斗结束。 4日,荣一师因伤亡惨重,奉命撤出战斗移师思陇休整。第5军继续进攻。而败退九塘之日军也奉及川源七命令,于4日拂晓放弃九塘撤退至八塘固守。国军新编第22师进驻九塘。第5军继续进攻八塘,日军拼死抵抗,战至12日,毫无进展。而第5军在经过苦战之后,伤亡甚重,人员疲惫,已经不适合战斗,于12日奉命转移至思陇、黄圩、太守等地休整。攻击任务移交姚纯的第36军接替。这样,国军第5军正式退出战斗序列。有人认为这是老蒋保存嫡系部队的举措,其实说不过去。第5军激战经月,伤亡惨重,本应休整。而战场上尚有20万中国军队,但这20万生力军上阵却毫无建树,只因日军固守待援,他们才得以维持原来的阵地。

  蒋介石于7日飞桂林,10日亲临迁江,与白崇禧陈诚、张发奎、徐庭瑶、林蔚等讨论下步作战计划。白提议:乘敌新败,援军未到,倾新到广西的李延年第2军、甘丽初第6军、姚纯第36军、傅仲芳第99军会同第5军等部队,发动攻势,一举收复南宁。蒋批准了这个计划。第二天,正当白崇禧发布部署命令准备开战时,返回柳州的蒋致白一封,推翻头一天的会议上的决定。这样,白崇禧只好发出改变作战部署的新命令,中国军队全部进入固守状态。日本方面赢得时间从容部署直至发动反攻。

  日本军部被中国军队的攻势震撼,派大本营参谋次长泽田茂从东京赶到广州;第21军于派军副参谋长佐滕贤了、作战主任藤原五,陪同日军参谋本部作战主任荒尾兴功、中国派遣军副参谋长铃木宗作等到达南宁,但未能改变第21旅团的失败命运。鉴于今村均企图亲自上阵并以第5师团全力为第21旅团报仇,并打算与中国军队开始决战,21军军长安藤利吉命令其固守南宁待援:“波集团(第21军)企图将有力兵团调至南宁,歼灭聚集于南宁方面的敌军。第5师团仍应确保南宁及附近要地,以利转用兵团之挺进。7日起,调往桂南的第18师团(师团长久纳诚一中将)、近卫混成旅团(旅团长樱田武少将)共1.5万人从广州上船。10日日本第21军制定《宾阳会战指导方案》,定于1月下旬在以宾阳以南地区决战。

  如果没有蒋介石的临时干预,白崇禧趁敌援军未到,全歼第5师团的计划是有可能实现的。近卫混成旅团第4联队3000余人在钦州登陆。一部千余人于16日在钦县、灵山交界的泗合坳与46军175师524团(团长巢威)激战三昼夜,日军被击毙二百余人,并致使日军整个联队被46军包围。但日军虽伤亡惨重但主力仍由飞机掩护突围而去。顺便说一句,这个团在12月配合昆仑关战役的打援战斗中,指挥果断,士气高昂。该团主动出击,尽管日军有飞机助战,且施放毒气,渡边联队仍被击溃,联队长渡边大佐亦被击毙。残部逃回钦县,未能及时支援昆仑关之战。 ...查看更多

  1938年10月,广州失守后,中国由香港到大陆的主要国际交通线被切断。但中国仍能由华南沿海西江地区,深圳、汕头以及桂越公路、滇越铁路、滇缅公路,输入部分补给物资。因此,日军占领海南岛、深圳等地之后,准备进攻桂南,实现对中国的彻底封锁。

  1939年1月到8月,日军先后侵占了中国东南沿海的海南岛、汕头、深圳等地,中国只剩下西南几条国际交通线,桂南的战略地位凸显重要。广西省会南宁位于桂越公路上中国境内的终点,并扼守西部云南境内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越南当时为法属殖民地;缅甸为英属殖民地),处于防御前沿。但中国方面对日军的进攻企图判断失误,造成了战局的被动。

  1939年11月,日军为切断桂越国际交通线,迫使国民党政府投降,派第五师团、台湾混成旅团及海军陆战队共3万余人于15、16两日在钦州湾多处登陆,占领防城、钦州后向北挺进,24日占领南宁,据守外围高峰隘和昆仑关两个战略据点,切断了桂越交通线,对国民党政府造成了严重威胁。于是蒋介石从四川、湖北、湖南、广东等省调军队入桂,连同广西两个军共约20余万人,想趁日军立足未稳一举把它歼灭。遂命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指挥桂南会战,派陈诚、李济深为监军。12月28日,国民党军向日军发起反攻,战线环绕南宁数百里,主战场在昆仑关。守昆仑关日军为第五师团一部,攻关的国民党军以杜聿明第五军为主力。战斗异常激烈,彼此伤亡惨重,第五军经10多天苦战,至31日攻破天险昆仑关。歼灭日军4000余人,击毙日少将旅团长中村正雄,取得了抗战以来中国军队攻坚战的重大胜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日本认定切断这条路线将必然使中国丧失抵抗能力,从而可以立即结束在华战争,完成它对中国的侵略任务。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