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腊子口战役

  腊子口战役是军事史上以弱胜强、出奇制胜的著名战役,也是红军长征进入甘肃境内最关键的一仗。腊子口战役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企图阻止红军北上抗日的阴谋,腊子口也成为中国革命史上举世闻名的革命胜迹。此役也载入了中国革命史册。

  1935年6月,两河口会议之后,红军分为左右两路军沿若尔盖巴西,班佑继续北上。蒋介石急调军阀进行围追堵截,并命甘肃地方军阀鲁大昌部在腊子口、岷州一带阻击,妄图把人困马乏的红军消灭在此。另外,它的另一侧则是卓尼藏族土司的2万武装。而正在此时,时任红军总政委的张国焘却坚持南下川康,最后竟达到了以武力相威胁的地步。9月10日,毛泽东率8000余红军壮士孤军北上,在俄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不打下天险腊子口,红军在军事、政治上将十分的被动”。因此,俄界会议的另一议题,就是组织开展攻打天险腊子口的战役。

  1935年9月13日,党中央率陕甘支队(由红1方面军第1、3军和军委纵队改编)由俄界出发,沿白龙江东岸。爬高山,穿密林,歼灭了一些敌人堵击部队,于17日到达岷山脚下的腊子口。

image.png

  腊子口是岷山山脉的一个重要隘口,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门户。腊子”在藏语里有“山坡、陡峭”之意,腊子口则由藏语“腊子库”演变而来,意思是“山脚的深谷”,口宽约30米,周围是崇山峻岭,地势十分险要。两个悬崖绝壁间夹着一道窄窄的山沟向上延伸,两边绝壁峭立。山中一道河水急流而下,隘口处的河上架着一座木桥,横跨于两岸陡壁之上,是通过腊子口的唯一通路。蒋介石在岷县、腊子口地区配置了两个师,妄图凭借天险挡住红军的出路。鲁大昌两个营的兵力驻守在腊子口,1个营扼守隘口,1个营配置在隘口后边的三角形谷地,师主力配置在隘口以北至岷县一带,可随时增援。他们在长30米,宽8米的口子内一座木桥桥头和山崖上构筑了碉堡,形成了交叉的火力网。

  毛泽东清楚地知道,腊子口再险,红军也要攻下来,否则就得重回草地去。乌江、金沙江、大渡河没有挡住红军的前进,雪山草地红军都走过来了,撕碎敌人在腊子口的封锁、打通北上通道成为红军当时唯一的选择。毛泽东果断地下达了“两天之内拿下腊子口”的命令。

  1935年9月16日下午,腊子口战役打响,红军先后发起了五次猛攻,因山势地形异常险峻,兵力无法展开,都未成功。红四团指挥员王开湘和杨成武趴在前沿阵地上观察敌人布局时,发现了敌人的布防漏洞。原来,敌人在桥头建了一个碉堡,但修碉堡利用腊子口的山势地形,以及后方的悬崖峭壁,碉堡上并未修建盖子。当时,敌人将所有的兵力都放在前方,而两侧却没有部署兵力,王开湘与杨成武想,如果有人能从悬崖峭壁爬上去,红军上下两面夹击,就可能会打下隘口。

  在半夜时分,部队暂停进攻,重新研究作战方案。根握新侦察到的情况和战士们的建议,他们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政委杨成武率领第6连从正面进行夜袭,夺取木桥;如果偷袭不成就连续发动进攻,达到疲劳敌人,消耗敌人弹药,造成敌人恐慌的目的。另一路由团长王开湘率领第1、第2连,悄悄地迂回到腊子口右侧,攀登陡峭的崖壁,摸到敌人后面去。

image.png

  战斗再次打响了,正当正面战斗激烈进行的时刻,迂回部队已摸到腊子口右侧峭壁下。迂回部队中的一个贵州籍苗族战士(人称“云贵川”)手持带铁钩的长杆,顺着陡壁最先爬了上去,然后将事先接好的绑腿缠在树干上放下来,后来的战士拉着绑腿一个接一个地全部爬上悬崖。不久,腊子口背后的半山腰先后升起一白(表示迂回成功)一红(表示总攻开始)2颗信号弹,他们突然出现在敌人的后方,从敌人头顶用手榴弹轰击敌人没有顶盖的碉堡,红军战士犹如神兵天降,两面夹击,令敌人魂飞魄散,扔下枪支仓惶逃命。

  红军在腊子口的关键一招——攀登绝壁侧翼迂回,必须与正面进攻相结合才能奏效。正面看似是“佯攻”,实则“虚中有实”,一旦突击队侧翼迂回成功、威胁到敌人侧后,正面红军主力就可趁敌防线动摇之际,发力猛攻。而侧翼部队看似是“主攻”,实则居高临下投掷手榴弹,压制碉堡火力,以掩护正面主力突破防线。

  “腊子口上降神兵,百丈悬崖当云梯”。敌人万万没有想到红军会从悬崖峭壁上打下来,弹药库又被摧毁。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战,腊子口被智勇双全的红军攻克。成为长征途中出奇制胜,以弱胜强的战例。

  攻下腊子口的第二天,新任的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司令员彭德怀经过这里时非常感叹,他说:“不知道昨天我们红一军团这些英雄,是怎么爬上悬崖峭壁投掷手榴弹的。”因为腊子口前面一段50米的崖路上,手榴弹的弹片、木柄铺满了一地。

image.png

  腊子口战役后,中央红军越过了征途上的最后一道天险,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凭借天险消灭红军的最后一次尝试。也打破了张国焘企图分裂红军、火并红军、篡夺最高领导权的阴谋,使中央红军摆脱了张国焘的威胁,转危为安。腊子口战役为红军进入甘南,开赴抗日前线打开了通路,以后红军迅速地走出了岷山山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甘肃腊子口两面山崖,山势非常陡峭。1935年,腊子河两边的山,距离最近只有八米,呈V字型。国民党守军在山脚和两边山腰都布有碉堡,凭借这样的天险,硬生生拖住了红军北上的步伐。

  当时,红军左侧是卓尼杨土司的上万骑兵,右侧是胡宗南主力,后方还有从四川追来的刘文辉的川边军侧翼。如果不能很快突破腊子口,就会面临被敌人四面合围的危险。1935年9月16日,红军正面强攻腊子口,却没能突破国民党军防御阵地。

image.png

  最后,毛主席的警卫战士甘人用一根长杆上面系住钩子,利用悬崖峭壁的缝隙爬上去。

  布防最严密的碉堡,唯一的弱点就在顶部,但是红军从上而下扔手榴弹却被树枝遮挡。红军小战士腰间捆着手榴弹,跳到敌人最猛在碉堡中,那场战役虽然胜利的结束了,但这个小战士却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云贵川"来自贵州,是个苗族孤儿,牺牲时只有17岁。遗憾的是,他没能留下任何照片。还原腊子口战役模型,也只能依靠后人的想象。他甚至没有留下姓名,大家只知道他的外号,就是"云贵川"。毛主席给他取的外号,毛主席对林彪,聂荣臻说,“他出生在云南,随母亲讨饭到贵州,现在随部队到四川。你们说是不是叫云贵川?”

image.png

  红军成功拿下腊子口,"云贵川"是当之无愧的功臣。聂荣臻元帅曾经这样评价腊子口战役:腊子口一战,北上的通道打开了。如果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现在好了,腊子口一开,全盘棋都走活了。

image.png

  多少无名英雄,为了人类和民族解放,他们牺牲宝贵的生命,比喻飞夺泸定桥时十七勇士,他们大多数名字都没留下。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民族脊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1935年9月,毛泽东、周恩来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到达迭部县腊子口。当时甘肃军阀、国民党陆军新编第十四师师长鲁大昌奉命在腊子口部署了两个营的兵力,妄图凭借这道天然屏障把红军消灭在崇山峻岭之中。

  “腊子口自古就是甘川两省咽喉,是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的天堑,整个隘口上面宽约三十米,下面只有六七米,两边是悬崖陡壁,崖壁下是湍急的腊子河,河上隘口处一座一米多宽的小木桥成了腊子口唯一的通道,敌人当时在此设了两道防线,第一道在小木桥后面,第二道在朱立沟口,小木桥后的东山坡上修筑了坚固的碉堡群和三角形的封锁工事,往后是纵深工事。东面突出的山腰上也修筑了几个大碉堡,重火力居高临下地控制着小桥隘口,连只小鸟都很难飞过,红军如不能尽快突破腊子口,就面临被敌人三面合围的危险。”迭部县党史部门工作人员介绍说。

image.png

  1935年9月14日,毛泽东在茨儿那村向红一方面军二师四团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当面下达了“在三天之内夺取腊子口”的命令。9月16日下午4时,红四团先头营试探性地发动了几次进攻,但均未成功,傍晚毛泽东一行20多人来到离腊子口二三公里的黑多村,立即派人去和一军团及红四团取得联系,并让通讯部队专门从黑多村到腊子口一军团二师前沿指挥所拉了一条电话线,他亲自指挥战斗。

  夜幕降临,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和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左权及二师首长们接到毛泽东的电话指示后,立即赶到前沿阵地商定采用正面进攻和侧翼袭击相结合的作战方案。由王开湘团长率领两个连渡过腊子河,攀登悬崖绝壁袭击东面山顶上的敌人和摧毁大碉堡,杨成武政委指挥4个连从正面发起攻击。至晚11时许,林彪、聂荣臻等军团首长返回黑多村向毛泽东汇报红四团战斗的情况。而敌人增援部队如若在天亮时赶到,将会使全军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毛泽东通过电话向红四团反复强调无论如何要在天亮前攻克腊子口。

  接着,他又和林彪、聂荣臻联名向断后的三军团发出了“腊子口守敌一营未退”的电报,命令彭德怀指挥后卫部队坚决截击侧袭腊子口红四团的敌军,保证前沿先头部队顺利夺取腊子口。至晚12时,担任主攻的六连发动了5次猛攻,只因路窄施展不开兵力,未能冲过小桥,便暂停了攻击。

image.png

  次日凌晨2时许,红四团指挥员决定改变策略,以政委杨成武指挥二营继续实施正面进攻;同时,由团长王开湘带领一营的两个连从腊子口右侧攀登崖壁,迂回到敌人的背后进行突袭。

  正当正面进攻受阻时,突然腊子口上空升起一颗白色信号弹,迂回到山顶的红军官兵如神兵天降,居高临下,向敌人没有顶盖的碉堡和阵地投掷手榴弹,敌人死伤大片。正面进攻的敢死队,手持大刀,身背马枪,勇猛地冲向敌人。官兵们上下夹击,打得敌人丢盔弃甲,仓皇而逃。9月17日清晨6时左右,红军占领了天险腊子口。

  “腊子口战役是军事史上以弱胜强、出奇制胜的著名战役,也是红军长征进入甘肃境内最关键的一仗,腊子口战役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企图阻止红军北上抗日的阴谋,因此腊子口也成为中国革命史上举世闻名的革命胜迹。”迭部县党史部门工作人员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腊子口是川北进入甘肃的唯一通道,是甘川古道之“咽喉”。整个隘口长约30米,宽仅8米,两边是百丈悬崖陡壁,周围是崇山峻岭,抬头只见一线青天。其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自古就有“天险门户”之称。

  “木桥把两边的绝壁连接起来,要通过腊子口,除了通过这小桥别无他路。桥东头顶端丈把高悬崖上筑着好几个碉堡,4挺重机关枪对着我们必须经过的三四十米宽、百十米长的一小片开阔地……”1935年红军激战腊子口的场面,在开国上将杨成武的笔下跃然纸上。50年后,美国著名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沿红军长征路实地采访后,在所著《长征——闻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也发出这样的感叹:“今天任何一个能亲眼见到腊子口的人都会认为,这个据点是坚不可摧的。”

image.png

  8月21日,记者来到当年的腊子口战役旧址,除了不远处修复的炮楼外,很难将这个白云缭绕、风景如画的地方与“天险腊子口”画上等号。随行的定西军分区政治部干事谢飞告诉记者,当年的天险,因上世纪70年代修公路被炸开了,现在这儿成了风景区。

  地形可以被改变,但历史不会被遗忘。

  1935年9月17日,红军奇夺天险腊子口,成为我军军事史上“以弱胜强”的又一战例,被广为流传。

  以弱胜强,胜在深得民心。长征大军来到腊子口,担负堵截红军职责的当地土司杨积庆早就对国民党的压迫恨之入骨,与此同时,他通过报纸了解了红军,并认可了其北上抗日的主张,进而心生好感。于是,他佯装围堵,实则暗地里帮助红军过境。他修复已毁的达拉沟、尼傲峡绝壁栈道,让红军通过,并开仓供粮30余万斤,为红一方面军突破天险腊子口向洮岷胜利进军,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障。

  以弱胜强,胜在百折不挠。“腊子口就是刀山,我们也要打上去”,这是腊子口战役主攻六连突击队的信念。在敌人的反击中,该连队死伤多人,前面的战士倒下了,后面的又跟了上去。50米的桥面上留下的弹壳没过脚背,但没有一个人退缩。

image.png

  以弱胜强,胜在群策群力。进攻陷入困局,指战员们共同研讨制胜战法,有人建议由六连佯攻吸引火力,另一支部队从腊子口右侧翻过悬崖,摸到敌人背后实施突袭。这是一个好办法,可眼看着笔立陡峭的崖壁,如何上得去?这时,一位外号叫“云贵川”的从贵州山区入伍的苗族小战士主动请缨。他使用一个带铁钩的长竿子钩住岩缝,像猴子一样灵活地爬上了悬崖,然后放下绳子将官兵一个个拉了上去。这支“天兵天将”般插到敌后的部队后来成了战役胜利的关键。

  回顾这一个个故事,记者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更多的长征过往浮现眼前:湘江战役、四渡赤水、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哪一个不是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时候取得的艰难而又非凡的胜利?

  80多年前,腊子口战役的“以弱胜强”,是长征的缩影,80年后,“以弱胜强”依然是我们不能忽视的主题。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世界民族之林中不可小觑的一员。但由于人口多、底子薄,发展中国家的这一现状至今仍没改变,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仍然不小。因此,怎样赶上发达国家的发展步伐,在新时代中脱颖而出,以弱胜强刻不容缓。

  以弱胜强,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弱,说明我国还存在一些大大小小的问题;强,则要求我们迎难而上,克服困难。习总书记说,中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我们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疾开刀。

image.png

  在腊子口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谣,“人过腊子口,像过老虎口”。过了老虎口绝处逢生的红军和共产党人还有什么困难过不去?今天的中国,已站在改革的十字路口上,不论是发展经济,还是强军兴军,我们要做的依然是以弱胜强、迎难而上,在凤凰涅槃中浴火重生……

  站在腊子口战役纪念碑下,仰望高耸入云的山峰,记者坚信:经历战火和灾难洗礼的中华民族,必定会走向一个个新的胜利,迎来更加辉煌的明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17日,红军两个连翻越悬崖陡壁,穿插国民党军侧背,一举将守敌击溃。天险腊子口突破后,中央红军进入甘南开阔地带,北上陕甘地区的通道开辟出来了。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