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刘裕北伐

  东晋自偏安以来,时时面临着北方的威胁。祖逖、庾亮、殷浩、桓温都曾先后北伐,但无一成功。 晋元兴二年(404),刘裕起兵击败篡晋称帝的桓玄。次年,拥戴晋安帝复位,控制东晋朝政。时南燕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益加剧,慕容超信用奸佞,诛戮贤良,赋役苛重,激起民众强烈反抗。为了晋朝的强大,刘裕决定兴师北上。刘裕为抗击南燕,外扬声威,遂欲挂帅北伐。 公元409年二月,南燕军队侵扰淮北,就正好给了刘裕一个机会。他上书皇帝,要求北伐,获得朝廷批准后,他迅速出兵,五月就到了下邳。经过激战,灭亡了南燕国。随后趁着后秦皇位之争,灭亡了后秦,收复西晋旧都长安,南北朝呈现了短暂的统一。

  拓跋嗣继位前后,北方刘屈孑(赫连勃勃)、南方刘裕同时崛起,这两个人及其后人将来都给北魏带来大麻烦。

  姚兴极力扶植刘屈孑,令其收集旧部,为后秦北面屏障。但刘屈孑是个白眼狼,杀死岳父没弈干,吞并多兰部,背叛后秦,改名赫连勃勃,自称大单于,大夏王,姚兴从此陷入与赫连勃勃的苦战之中,因此主动向拓跋嗣抛去了红线,要结婚姻之好。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拓跋珪低三下四前来求亲,姚兴留马扣使,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而今却沦落到这个份上。

  415年,姚兴女兴平公主来到平城,与拓跋嗣完婚,夫妻恩爱。后来,姚氏铸金人不成,不得为皇后,并于结婚五年后病故,拓跋嗣十分惋惜,追封为皇后。

  西平公主到平城不足一年,姚兴病死,姚泓继位,姚氏子弟多有不复者,内讧大起,赫连勃勃趁机南侵,擒杀姚军都,“遂据雍,抄掠郿城”。

  刘裕见机大喜,决定发动第二次北伐,平灭后秦。刘裕是这一时期的第一牛人,少年贫苦,以贩卖草鞋为生,399年应征入伍,在镇压孙恩的战事中崭露头角,表现出非凡的军事才能。403年,军阀桓玄杀入建康,废白痴晋安帝司马德宗,自称大楚皇帝。404年,刘裕与刘毅、何无忌等二十七人在京口起兵,次年击溃桓玄,迎晋安帝复位,自此大权在握。410年,刘裕进行第一次北伐,一举消灭了南燕,慕容超被押送建康,斩于菜市口,鲜卑慕容部建立的政权自此全面谢幕。411年,又镇压了神棍卢循的造反,413年,又派兵西攻谯纵,收复了巴蜀。

  东晋义熙十二年(416年)八月,刘裕出兵讨秦,五路并进。第一路是先锋主力,由龙骧将军王镇恶与冠军将军檀道济率领,从淮北直扑许昌、洛阳方向;第二路是偏师,由新野太守朱超石、宁朔将军胡藩率领,自襄阳向北,攻略南阳,这两路的战略目的是尽收黄河之南。

  第三路是诱敌之师,兵力很少,但声势造的很大,由振武将军沈田子、建威将军傅弘之率领,自襄阳向西北挺近,进攻武关(今陕西商州附近),威胁关中,使后秦主力不敢东出潼关,救助中原。待收复中原之后,第三路待机再动。

  四路、五路为水军,建武将军沈林子、彭城内史刘遵考率领第四路,出石门(今河南荥阳西北),自汴水入黄河,保障先锋军团的粮草后勤。由征虏将军王仲德统领第五路,开通巨野泽(今山东巨野北),率舟师自泗水入黄河,巡视河防,防止北魏干涉。高手出招,法度森严,无懈可击,这样的战略部署,是东晋历次北伐最高峰。

  刘裕自己驻扎在彭城,总督五路,待北魏态度明朗之后,再行西进。

  王镇恶是前秦名相王猛之孙,前秦灭亡后移居江南,刘裕委之以先锋之任,王镇恶慨然发誓:“我若不能攻克关中,誓死不渡江回乡!”

  王镇恶与檀道济所向披靡,连战连捷,秦军望风而降,顺利攻克许昌,擒获后秦颍川太守姚垣及大将杨业。沈林子的一路水军进入黄河后,得到了襄邑(今河南睢县)豪强董神虎的协助,很快就攻克仓垣(今河南开封西北)。

  从巨野进入黄河的王仲德水军溯河而上,一路无阻。当时,魏军占据黄河以北,只有滑台(今河南滑县)一城孤悬在黄河南岸,滑台守将是北魏的兖州刺史尉迟建。尉迟建见晋军水陆并进,声势浩大,吓得心惊胆战,弃城北渡黄河,王仲德兵不血刃,白捡了一座滑台城。

  拓跋嗣与西平公主新婚燕尔,见后秦有难,岂甘心袖手旁观?最关键的是,拓跋嗣担心刘裕行假途灭虢之计,顺道攻打北魏,因此立即派叔孙建、公孙表引军南下,先杀了畏敌如虎的尉迟建,然后渡河兵临滑台城下,质问王仲德为何入侵魏国。

  关于与北魏的关系,刘裕在出征之前就定下基调:全力灭秦,暂不惹魏,先礼后兵,因此王仲德让司马竺和之在城头答话:“刘太尉借道黄河,只是想到洛阳清扫先帝皇陵,并无针对魏国的军事行动,魏军自己弃城而去,我们也倍感意外。王征虏(王仲德)只是借空城稍做停留,很快就将西进,你们何必扬旗鸣鼓、虎视眈眈呢?”

  刘裕比王仲德还能装,亲自给北魏河北镇将于栗磾写了封:黑矛公阁下,本太尉的敌人只是姚秦,仅仅是借道黄河,没有别的企图,请勿忧虑。

  我们现在看到的《魏书》,实际上已经对北魏人名做了改动,姓氏按照太和改制之后的姓氏,名字一般取鲜卑本名的一个音节,或者另取新名。如刘库仁,实际的姓名为独孤没根(独孤改为刘,没根急读作“库仁”)。我们前面分析过的叔孙建,实际叫“乙旃幡能健”(《宋书索虏传》:“虏又遣楚兵将军徐州刺史安平公涉归幡能健,“涉归”是个官号,拓跋珪的鲜卑名就是“涉圭”,慕容廆的父亲也叫“涉归”)。

...查看更多

公元402年,荆州刺史的东晋将领桓玄发动政变,企图夺取刘牢之的北府兵兵权。在刘牢之自杀后,野心勃勃的桓玄逼晋安帝退位,自己当了皇帝刘裕想推翻桓玄,但实力不足。于是,他假意投到桓玄麾下,暗中却在京口联络了许多北府兵中下级军官。两年后,刘裕率兵向都城建康进攻,桓玄急忙派兵阻击,结果却被刘裕打得大败,便挟持晋安帝逃到益州。刘裕进入建康后,指挥各路人马追击桓玄,下令诛杀桓玄一族。桓玄逃到益州后,被当地人杀死。刘裕迎晋安帝回建康复位。

晋安帝对刘裕等诸将大加封赏,刘裕被提升为侍中、车骑将军,从此控制了东晋的军政大权。7年后,南燕侵扰淮北,刘裕上表晋安帝请求出师北伐。刘裕深知,北伐是当时东晋人的愿望,打胜了,就会提高自己的威望。

南燕是鲜卑人建立的政权。公元409年4月,刘裕率领水陆大军讨伐南燕,沿淮水、泗水进军下邳(今江苏邳县西南),再由陆路进军包围广固(今山东益都西北),前后仅用了10个月的时间,便灭掉了南燕。南燕灭亡后没多久,后秦的皇帝姚兴病死,几个太子互相残杀,于是刘裕又亲自带兵去攻打后秦。

公元416年8月,刘裕让尚书左仆射刘穆之管理朝政,筹备粮草,以供应作战部队,自己率水陆大军8万,分五路北伐后秦。

晋军都督王仲德带领人马做先锋,沿黄河向西行,很快就到了滑台。另一路由龙骧将军王镇恶带领,沿淮水、泗水北上,再沿黄河向西前进,一直打到洛阳。洛阳的守将姚洗见东晋势力强大,被迫打开城门投降。王镇恶进入洛阳后,俘虏了后秦的士兵4000多人,又把他们放了,让他们回家,秦国人都很高兴。

收复洛阳后,刘裕派将军毛修之留在洛阳守城,王镇恶继续西进。这时,东晋朝廷下了诏书,任刘裕为相国,封为宋公,并且授给他九锡之礼。九锡是九种礼器,是天子赐给诸侯、大臣有殊勋者的九种器用之物,是最高礼遇的表示。在朝廷中只有一个人可以授,一旦授了九锡,他的地位就只在皇帝之下了。这说明当时的刘裕地位已经很高了。

秦王姚泓听说洛阳失守,急忙派太守姚绍同武卫将军姚鸾带了5万兵马去援助潼关,王镇恶与姚绍的军队作战,秦军大败,5万人马损失了一半。姚绍逃到了定城(今陕西华阴县东)。姚泓得知战败的消息,非常着急,就向魏国皇帝拓跋嗣求援,希望魏国能帮助他打败晋军。可他没想到,此时刘裕也派人到了魏国,想借北魏的水道向西进军。魏国皇帝拓跋嗣不知怎么办好,有大臣建议让刘裕的部队过去,但又害怕刘裕会攻打自己,就派司徒孙嵩带领10万人驻守在黄河北岸,监视晋军的活动。

晋军开始西行,魏军也派了几千名骑兵在岸上,跟随晋军一起西行。魏军不断地扰乱晋军,晋军士兵有的掉入水中被冲到岸上,魏军抓到立刻就杀掉,刘裕非常生气,就派兵下船去攻打魏国。可是,等晋军士兵一上岸,魏军就躲了起来,晋军士兵没办法,只好又上船,魏军就又来扰乱。于是,刘裕摆出一个“却月阵”与魏军对战。

“却月阵”由700名勇士、200辆战车组成。刘裕派亲兵登上黄河北岸,沿着河岸摆了一个半圆形的军阵,两头紧靠着河岸,中间向外鼓出来,像一个新月。阵的中央,埋伏着名弩弓手,由新野太守朱超石带领。最中间有一辆战车,上面有一杆白色的旗,用来发布命令。

魏军将士一看这从来没见过的阵势,有些害怕,不敢贸然向前。这时,“却月阵”中的白旗连续晃动几下,2000名弩弓手登上战车。司徒嵩以为晋军要进攻了,赶忙下令,命部队向“却月阵”冲去。这时,白旗一摇,晋军弩弓手开始射箭,魏军一排排倒下。可魏军人数众多,还是不断向前冲。白旗又一摇,“却月阵”中又推出100辆战车,车上装着弩弓利矛,晋军用锤子敲打机关,无数利矛飞出来射向魏兵,这种矛十分厉害,可以一下射死三四个人。魏军一下子就有几千人倒下,后面的人吓得赶紧逃命,再也不敢扰乱晋军西进了。晋军几路人马会合,很快攻下了长安。

刘裕在长安住了两个月,建康传来急报“左仆射刘穆之死了”。刘裕非常担心,他害怕自己离开朝廷太久,大权会被别人夺去,于是就返回了建康,亲自掌管了朝政,又派一些亲担任要职。此时,刘裕做皇帝的野心一天天大起来。不久后,他派人害死了晋安帝。

之后,刘裕又派心腹傅亮去劝晋恭帝让位给他。当时,朝廷大臣们认为刘裕做皇帝是改变不了的,都不敢说什么。晋恭帝见大势已定,就被迫把皇位让给了刘裕。刘裕登上皇位,改国号为宋,史称刘宋。东晋王朝至此灭亡。从这之后,公元420年到公元589年里,中国南方的政权频繁更替,先后经历了宋、齐、梁、陈四个王朝。这些王朝都在建康定都,史称“南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东晋自偏安以来,时时面临着北方的威胁。祖逖、庾亮、殷浩、桓温都曾先后北伐,但无一成功。为了国家的强大,刘裕决定兴师北上。

  义熙五年(409),南燕主慕容德死,其侄慕容超袭位,纵兵肆虐淮北,掳去晋两郡太守,驱掠百姓千余家。刘裕因此上表北伐。三月,他统领晋军向北挺进。

  南燕大将公孙五楼见晋师威猛,向慕容超建议扼据大岘(今山东沂县),坚壁清野,但被拒绝。刘裕看准时机,冒险越过大岘山隘,一举攻克临胊(今山东掖县),夺得大量辎重。接着,晋军将士在刘裕的亲自鼓动下迅速进击,直逼燕都广固(今山东益都)。慕容超遁入城中坚守不出。双方进入相持阶段。晋军一方面高垒重堑,将广固团团围住,以燕人之粮充实军用;一方面招降纳降,采取分化瓦解之策。南燕大将桓遵兄弟及徐州刺史段宏相继归附,尤其是尚书郎张纲被俘,对刘裕十分有利,最后正是利用他所设计的攻城器械拿下燕都,活捉了慕容超。刘裕以广固久守不降为由,入城后,尽杀王公以下三千人以泄愤。

  齐境克服,刘裕本想停镇下邳,荡凊河洛,但孙恩妹夫卢循复集孙恩残部,败晋军于豫章(今江西南昌)。刘裕不得不班师回朝。回京后,先后督师镇压卢循、剿灭割据长江中上游的刘毅、谯纵势力,逼走司马休之,使南方出现了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一统局面。

  义熙十二年(公元416)一月,后秦主姚兴死,姚泓继位,内部叛乱迭起,政权不稳。刘裕认为这是灭亡后秦的良机。时刘裕图以晋室名声安抚北方人民,故想奉司马德文之名北伐,司马德文因而上书出兵,以修谒晋室山陵,最终刘裕就与司马德文一同率兵出发。八月,刘裕以刘穆之任尚书左仆射,内总朝政,外供军粮,自己率大军分四路北伐。九月,刘裕扺达彭城。龙骧将军王镇恶、冠军将军檀道济领兵由淮、淝转向许、洛,后秦诸屯守皆望风降附,晋军进展神速。十月,王镇恶军占领洛阳。

  次年正月,刘裕留其子刘义隆镇守彭城,自率大军北上。此时北魏派十万重兵驻守河北,并以游骑骚扰晋军。刘裕在行军中,虽常设奇阵或用大弩强槊击败魏军,但进军速度缓慢。王镇恶军由洛阳进抵潼关后,为秦主力守险以阻,檀道济军的粮道也为秦将姚绍截断。晋军一时处于危境。王、檀向刘裕求援,而刘裕却为北魏军牵制,自顾不暇。幸得当地百姓的帮助,潼关晋军才转危为安。七月,刘裕摆脱魏军,进至陕城;前锋沈田子攻入武关,进屯青泥(今陕西蓝田)。八月,刘裕至潼关,与诸部会合。

  秦主姚泓为缓解两面受敌的危局,谋划先消灭沈田子军,再抵御刘裕,于是率步骑数万急趋青泥。沈田子军本为疑军,不过千余人,但各自为战,骁勇异常,数次出击竟使姚泓败还长安。此时,王镇恶突破潼关防线,率师直进,一举攻陷长安城,姚泓率群臣投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前因

  晋元兴二年(404),刘裕起兵击败篡晋称帝的桓玄。次年,拥戴晋安帝复位,控制东晋朝政。南燕主慕容超见东晋内乱,从义熙二年(406)起,多次派兵袭扰东晋边境,南下攻掠淮北。彭城(今江苏徐州)以南晋民,纷纷筑堡自卫,抗击南燕军。时南燕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益加剧,慕容超用奸佞,诛戮贤良,赋役苛重,激起民众强烈反抗。

  刘裕为抗击南燕,外扬声威,遂欲挂帅北伐。时朝臣多劝阻,刘裕不从。五年四月,自建康(今南京)出发,率舟师溯淮水入泗水。

  经过

  晋义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年)四月至次年二月,东晋中军将军刘裕率军攻克燕都广固(今山东青州西北)灭亡南燕的著名战争。

  义熙五年正月,南燕帝慕容超嫌宫廷乐师不够,欲对东晋用兵掠取。二月,慕容超轻边衅,进击东晋宿豫(今江苏宿迁东南),掠走百姓2500人。刘裕为抗击南燕,外扬声威,于四月自建康(今南京)率舟师溯淮水入泗水。

  五月,进抵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留船舰、辎重,改由陆路进至琅邪(今山东临沂北)。为防南燕以奇兵断其后,所过皆筑城垒,留兵防守。南燕鲜卑人恃勇轻敌,对晋军进入其境不以为虑。慕容超没有采纳征虏将军公孙五楼“凭据大岘山(今山东沂山)之险,使晋军不能深入”或“坚壁清野”、“断晋粮道”之良策。

  六月,刘裕未遇抵抗,过莒县(今属山东),越大岘山。南燕主慕容超先遣公孙五楼、贺赖卢及左将军段晖 等,率步、骑兵5万进据临朐(今属山东)。慕容超得知晋兵已过大岘山,自率步骑4万继后。燕军至临朐,慕容超派公孙五楼率骑前出,控制临朐城南的巨蔑水(今山东弥河)。与晋军前锋孟龙符遭遇,公孙五楼战败退走。刘裕以战车4000辆分左右翼,兵、车相间,骑兵在后,向前推进。晋军进抵临朐南,慕容超派精骑前后夹击。两军力战,胜负未决,刘裕采纳参军胡藩之策,遣胡藩及谘议参军檀韶、建威将军向弥率军绕至燕军之后,乘虚攻克临朐。慕容超单骑逃往城南左将军段晖营中。刘裕纵兵追击,大败燕军,段晖等十余将被斩。慕容超逃还广固。刘裕乘胜追击北上,攻克广固外城。慕容超退守内城。刘裕筑围困之,招降纳叛,争取民

  心,并就地取粮养战。慕容超被困于广固内城,先后遣尚书郎张钢、尚书令韩范,驰往后秦求援。七月,后秦主姚兴派卫将军姚强率步、骑兵l万,与洛阳(河南洛阳东北)守将姚绍汇合,统兵共救南燕。并遣使向刘裕宣称,后秦以10万兵屯洛阳,若晋军不还,当长驱而进。刘裕识破姚兴虚张声势,不为所动。不久,姚兴被夏主刘勃勃击败于贰城(今陕西黄陵西北),遂令姚强撤周长安(今西安西北)。慕容超久困于广固,不见后秦援兵,欲割大岘山以南与东晋为条件,称藩于东晋,刘裕不允。南燕大臣张华、封恺、封融及尚书张俊相继降晋。

  九月,刘裕截获为借兵去后秦的韩范,使其绕城而行,以示后秦救兵无望,城内南燕守军惊恐。十月,燕臣张纲被俘,晋军制成飞楼、冲车等各种攻城器具,加强攻防能力。

  六年二月,南燕贺赖卢、公孙五楼率军挖地道出击晋军,被击败,退回内城。刘裕乘机四面攻城,南燕尚书悦寿打开城门迎降,晋军攻入广固内城。慕容超率数十骑突围而走,被晋军追获,送至建康斩首,南燕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对于刘裕在收复长安之后,急回建康的原因,向来说法之一。大体有以下几种看法:

  篡位

  崔浩,苏辙等人认为:是他留在朝中的盟友刘穆之去世了。而刘穆之去世的原因,正是由于刘裕的急于称帝。当晋军攻下洛阳的时候,刘裕觉得自己居功至伟,有了更多和朝廷讨价还价的筹码,就派人回到建康向皇帝索要九锡。刘穆之没有想到刘裕这么明目张胆地藐视朝廷,羞愤之下竟然病发去世了。这一下刘裕觉得在朝中失去了心腹和根基,顿时担心起自己的地位来。他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刘义真做安西将军,让他镇守长安,自己连忙赶回建康。当他离开的时候,满怀希望的长安百姓都无比痛心失望,纷纷来到刘裕门前请愿。但在刘裕看来,这些当然远没有他当皇帝重要,他不顾百姓们的挽留,终于还是离开了。后来夏国王赫连勃勃进攻关中,刘义真撤回江南,本来很有希望的北伐事业就这样功亏一篑了。然刘裕回建康是过了两年之后才称帝。

  今人看法

  后来的齐梁陈三代开国之君,他们都没北伐,为什么他们当住了皇帝,后来的隋文帝杨坚宋太祖赵匡胤在没当皇帝之前建立过很大的功业吗?他们照样篡位。刘裕要是想当皇帝,需要通过北伐吗?他北伐之前,平定孙恩起义,平定桓玄之乱,在北伐后秦之前刘裕不光把南燕给灭了,还把西蜀,卢循,刘毅等南方各大割据势力全部扫平。这个功劳已经够大的了,刘裕之前东晋时期哪个有过这么大的功业。当个皇帝易如反掌,难道他还需要再灭一个后秦再来当皇帝吗? 所以并非是为了篡位。

  因刘裕在晋朝末期收复北方的青、兖、司三州,大致拥有黄河以南的广大地区,成为东晋南朝时期疆域最大,实力最强,经济最发达,文化最繁荣的一个王朝。自潼关以东、黄河以南直至青州已为南朝版图,江淮流域得到保障,这是祖逖桓温谢安经营百年所未能达到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东晋自偏安以来,时时面临着北方的威胁。祖逖、庾亮、殷浩、桓温都曾先后北伐,但无一成功。 晋元兴二年(404),刘裕起兵击败篡晋称帝的桓玄。次年,拥戴晋安帝复位,控制东晋朝政。时南燕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益加剧,慕容超用奸佞,诛戮贤良,赋役苛重,激起民众强烈反抗。为了晋朝的强大,刘裕决定兴师北上。刘裕为抗击南燕,外扬声威,遂欲挂帅北伐。 公元409年二月,南燕军队侵扰淮北,就正好给了刘裕一个机会。他上书皇帝,要求北伐,获得朝廷批准后,他迅速出兵,五月就到了下邳。.....

  民众支持

  刘裕发动的几次北伐,受到北方民众的拥戴。早在东晋义熙元年(公元405年)刘裕首次北伐南燕时,“河北居民荷戈负粮至者,日以千数。这次北伐后秦,晋、秦两军在潼关相持,“镇恶悬军远入,转输不充,与贼相持久,将士乏食,乃亲到弘农督上民租,百姓竞送义粟,军食复振。刘裕入长安,“长安安堵如故”,及至“三秦父老闻刘裕将还,诣门流涕诉曰:‘残民不理王化,于今百年,始睹衣冠,人人相祝。长安十陵是公家坟墓,咸阳宫殿是公家室宅,舍之欲何之乎!’裕为之愍然 ‘。上述记载,反映出北方汉族民众对刘裕北伐的支持,这是东晋获胜的主要原因。北方各族人民饱经战乱之苦,渴望国家统一,家居安稳,尤其是广大的汉族民众,由于有很深的奉晋朝为正朔和认同本民族政权的心理,所以他们希望晋王朝重统江山。另一方面,尽管北方的少数民族统治者汉化程度较高,也采取一些汉族传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政策,但在十六国和南北朝的初期,由于入居内地的各少数民族还远未达到与汉族完全融合的程度,所以汉族民众对少数民族的统治者仍怀有戒心④。一旦东晋兴兵北伐,北方汉族民众总要起来响应,这就是为什么东晋的北伐能够取得一些成功的原因。北方汉族民众所持的上述民族认同心理,是时代的产物,我们对其不能过分苛责。而刘裕及其部将懂得怎样迎合北方汉族民众的这种心理。北伐之初,刘裕传书北魏,解释借道伐秦的意图,打的旗号就是:“洛是晋之旧京,而羌姚据之。晋欲修复山陵之计久矣”。檀道济王镇恶等在攻占洛阳、长安时,“以国恩抚慰,号令严肃”,安定了人心,“戎夷感悦”,“百姓安堵。所以说,北方民众尤其是汉族士人对东晋的支持,是刘裕两伐中原 之战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

  顺应发展趋势

  南燕王朝,本为后燕分裂出来的一个小的割据势力,其统治的地区仅为今山东济南以东,枣庄以北至渤海之滨,在东晋十六国后期为一区区小国。它既无开明的政治措施,又不发展社会经济,只有封闭式的割据统治与压榨。北中国的百姓早已对这种割据分裂,兵连祸结的混乱局面,恨之欲绝。特别是原来从北方随东晋东迁的吏民,更怀有热切统一北方、回归故里的愿望。故而, 刘裕兴师北伐,适应了当时人民的要求,使晋师所到之处,呈现出一片“华夷大悦”的局面。这便成为东晋制胜政治上独有的优势。

  雄厚的战争实力

  晋王朝,自定都江南以来,虽内乱不已,多次发生过大小规模不等的战争,但基本上维持着一统江山,远远不像北方多国纷争,兵祸蜂起,社会经济受到严重摧残的凋敝残破局面。刘裕当政后,采取了减轻赋税、发展生产的措施,加上江南的自然经济地理条件,使东晋的经济实力逐步增强,训练和征调了强大的车、步、水、骑等大量军队。这支军队无论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明显地优于南燕军,为战胜南燕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疑点一

  这次刘裕一生中唯一的重大失败,也给后人留下了两个永远争论不休的话题:一、刘裕发起第二次北伐的主要动机何在?二、假如刘穆之不死,刘裕有统一中国的机会吗?

  自从崔浩将刘裕比作晋室的曹操开始,到如今涉及此段历史的多数文章,对第一个问题的答案都大同小异:刘裕为了篡位需要提升威望,所以借北伐立威,并无统一天下的雄心。不过,说得人多就代表正确吗?这个答案果然是无懈可击吗?如果我们把眼界放宽一点儿,不要只睁着刘裕一个人的事,用相似的历史作一下对比,那么就可以发现,这种说法其实漏洞很大。

  刘裕要取司马家而代之是肯定的,但这和北伐没有必然联系,北伐成功对他建立新朝只是一个有利条件,绝非必要条件。假如刘裕的目的仅仅是一个皇位,那他完全用不着发动这次战争。

  在北伐后秦之前,刘裕已经对内平定桓玄与孙恩、卢循之乱,相当于两挽东晋这座危楼于既倒,对外则攻灭了南燕和谯蜀两国,并曾用外交手段就收复十三郡领土。这样的武勋实际上已超过了当年代魏的司马氏祖孙(即使把篡位前司马氏四代老板的战绩加起来,对内也没有可与刘裕相提并论的功勋,平定淮南三叛性质上仅与刘裕摆平刘毅和司马休之差不多,而对外也只灭掉了一个蜀汉)。

  再看看刘裕之后,无论是南朝的萧道成萧衍陈霸先,或是北朝的高欢宇文泰杨坚,论武功均不能望伐秦前的刘裕项背。

  如此,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推论:既然这么多道行不如他的篡位同行们,都可以顺顺当当地改朝换代,凭什么武功已经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刘裕就还得再灭一个后秦?

  另外从刘裕回师后的具体行止,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二。刘裕东归后,他的常驻地仍是指挥北伐的战时大本营彭城,而并非国都建康。他也没有在其北伐成功,声望最高的义熙十四年称帝,而是又等了两年,那时晋军已在关中失利,刘裕的声望已然受损。这些事实也可以说明两个问题,一、刘裕回来后并没马上把改朝换代当成第一要务;二、他要称帝,其实已不需要更大威望的支持。总之,刘裕回来肯定是要篡位的,但他并不是为了篡位而回来,就像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活着并不是为了吃饭一样。

  至于说刘裕不想一统天下,就像说某位穷人白手起家,打拼半辈子创立一家公司,目的只是为了当老板,并不想赚钱一样,你吗?对已经是国家实际元首的刘裕而言,假如能够完成统一,那么最大的受益人,正是刘裕及其子孙,故而仅从利益的角度来说,他也比那些“渴望统一的广大人民群众”更有扫平列国的动力。

  虽然在商战中,每一个神智正常的公司经营者(少数别有用心的诈骗犯除外),都是希望盈利的,但并不妨碍年年都有很多家公司亏损以至破产。这道理也很简单,因为能不能盈利,并不是由公司老板个人的想法甚至能力所决定的,要受到里里外外很多种因素的制约,经营天下者,业务自然更加复杂,但原理与此类似。那么假设上天格外眷顾,让刘裕始终能后顾无忧,放手于北征,他能开创一个统一的王朝吗?

  对于这个问题,北魏崔浩也作出了著名的回答:不能。他提出的理由有两条,一是刘裕不能“行荆扬之化于三秦之地”,无法巩固他占领的地区;二是由于兵种、地形、气候等方面的差异,晋军在华北作战将是以短击长,所以刘裕“不能发吴越之兵与官军(北魏军)争夺河北”。

  这两条理由有道理吗?都有。但果然无懈可击吗?恐怕不见得。别的不说,就以崔浩服务的北魏帝国为例:当年拓跋珪称王于牛川时,它只是塞外一个落后的以游牧经济为主的国家,与中原在经济、文化和制度上的差异,较之江东与关中,恐怕只大不小,后来击败后燕,便成功入主发达富庶的河北之地,并且站稳了脚跟,这一成功,难道靠的是“行塞北之教化于燕赵之地”?

  当然,对于复杂的历史事件不能简单类比,要研究拓跋珪做到的事刘裕能不能做到,我们不妨仔细审看一下现存的资料,利用一些疑点进行推测,看看刘裕本来打算怎么做?

  刘裕对关中人事安排的一大疑点是:他明明不信任王镇恶,手下也并非没有其他将才,为何还将关中防务这样的重任交给此人?最常见的解释,是说王镇恶在灭秦之战中功劳最大,所以这次任命属于论功行赏。

  但这种解释,显然会在另一个重要人物身上碰钉子,这便是那位论行政职务还在王镇恶之上的安西长史王修(按两汉至魏晋的习惯,长史为掾属之长,而且后来王镇恶被杀后,王修未经刘裕批准,就能任命毛修之接任安西司马之职,也可见一斑)。

  令人吃惊的是:这个地位如此重要的王长史,却在《晋书》、《宋书》、《南史》等史籍中都没有传记,我只能确定,他并非出自琅琊王氏和太原王氏这两大政治豪门,而且就在下所看到的史料而言,在他被任命为安西长史之前,这个人就没在史书中露过脸。这就奇怪了,这么一个要名气没名气,要功绩没功绩,要后台没后台的“三无”人员,怎么就能平地一声雷,跃居众多名将谋臣之上?

  好在史书在他头次出场时提供了一点线索:“(刘裕)以太尉咨议参军京兆(人)王修为长史”[2] , 京兆,就是晋朝时长安所在的郡名。看出来了吧,王修和王镇恶之所以让刘裕选中的共同点在哪儿?提示一下:并非都姓王

...查看更多

  刘裕所策动的北伐,尤其是北伐后秦之战,是东晋北伐历史上最成功的,也是影响最深远的。虽然刘裕北伐,还抱有个人或集团的目的,但它并不能影响我们对其历史作用进行客观的评价。

  司马光叙述刘裕北伐成功后匆忙东归,关中复失时,大发感叹:“惜乎,百年之寇,千里之土,得之艰难,失之造次,使丰、鄗之都复输寇手。荀子曰:‘兼并易能也,坚凝之难。’哉‘。不像司马光只是大发感叹,王夫之一言点破了长安得而复失的原因:“刘裕灭姚秦,欲留长安经略西北,不果而归,而中原遂终于沦没。史称将佐思归,裕之饰说也。……夫裕欲归而急于篡,固其情已”。但王夫之仍然肯定了“裕之北伐,非徒示威以逼主攘夺,而无志于中原者,青泥既败,长安失守,登高北望,慨然流涕,志欲再举”;他还将刘裕与曹操相比较,称其用人虽有不足,而“为功于天下,烈于曹操”。显然也包括了对刘裕北伐成功的肯定。

  吕思勉则认为刘裕急急篡位的说法只是史家附会王买德的话说:“宋武代晋,在当日,业已势如振槁,即无关、洛 邑之绩,岂虑无成?苟其急于图,篡平司马休之后,迳篡可矣,何必多伐秦一举?武帝之于异己,虽云肆意翦除,亦特其庸中佼佼者耳,反之子必尚多。刘穆之死,后路无所付托,设有窃发,得不更诒大局之忧?欲攘外者必先安内,则武帝之南归,亦不得訾其专为私计心也。义真虽云年少,留西之精兵良将,不为不多。王镇恶之死,在正月十四日(应为十五),而勃勃之图长安,仍历三时而后克,可见兵力实非不足。长安之陷,其关键,全在王修之死。义真之信谗,庸非始料所及,此尤不容苟责者也。”

  笔者认为,从历史的长河来看,关中的得而复失,根本的原因还是刘裕受限于东晋的实力以及北魏对东晋的牵制,因此他不可能坚守长安,更不可能统一北方。换句话讲,不是刘裕不想成就统一的大业,而是当时南北统一的条件还未具备,时机尚不成熟。其后,北魏统一了北方,再后隋统一了全国,才真正实现了南北统一的局面。从这一点来看,刘裕北伐后秦的成功,可以算作一支插曲,它在魏晋南北朝到隋唐这一轮民族大迁徙、大融合从而大统一的进程中,把历史的车轮向前推进了一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总的来看,刘裕两次北伐,既抵抗了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对南方的侵扰,又保护了南方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保证了江南经济开发不被破坏。同时北伐又扩大了南朝的领土,刘宋也成为南朝中领土最大的政权,北伐也为南朝引入了新的政治力量,这些又为南朝 抵抗北魏提供了条件。只有等北方民族融合完成, 统一条件成熟后,南北才又归于统一。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