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蒙古第一次西征

  蒙古第一次西征又称蒙古征服花剌子模战争,爆发在1219年,它标示著蒙古与中古大波斯外交和贸易失败的结果,也是“蒙古西征”的开始。  蒙军长驱直入中亚后,于1220年攻占了花剌子模的都城撒马尔干(Samarkand),其国王西逃,成吉思汗令速不台、哲别等穷追之。因此蒙军便西越里海、黑海间的高加索,深入俄罗斯(Russ),于1223年大败钦察(Kipchak)和俄罗斯的联军。  另成吉思汗又挥军追击花剌子模的太子札兰丁,在印度河流域打败之。1225年,成吉思汗凯旋东归,将本土及新征服所得的西域土地分封给四个儿子。 蒙古军队的第一次西征使蒙古势力深入到中亚东欧等地,为后来的钦察汗国和伊利汗国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1220年底,花剌子模已经丧失了大半版图,讹答剌、布哈拉、撒马尔罕、努尔、毡的、本纳凯特等各大城市纷纷沦陷。花拉子模沙摩诃末苏丹原本退到阿姆河以南的卡里弗和安德忽,企图据河而守,却又胆怯的向哥疾宁逃窜,半路上不顾扎兰丁的谏阻,向伊拉克退却。

  扈从的士兵都是康里人,将领均是太后图尔汗可敦的亲戚。他们打算谋杀摩诃末,结果事情败露,摩诃末连夜转移帐幕,早晨起来发现自己的营帐已经被乱箭射穿。摩诃末抵达尼沙布尔不久,得知速不台哲别的部队已经进入呼罗珊,便以行猎为名,仓惶逃亡伊朗沙布尔。鲁克那丁率军三万等待,部下劝摩诃末据险聚众,抗击蒙古,但摩诃末拒不纳谏。

20160817171826_3542e5bc470d4f1af521300884c4f668_4.jpg

网络配图

  摩诃末得知蒙古军进逼的消息,又立即逃往哈伦堡,次日又向巴格达逃跑。蒙古军得知消息后,穷追不舍,摩诃末改道逃亡哥疾云西北数十里的萨尔察汗,辗转又到了马赞德兰。蒙古军依旧紧追不舍,摩诃末最终病死于里海中一个偏僻的小岛上。临死前做了他晚年唯一正确的但也是为时已晚的决定:将苏丹之位传给扎兰丁。

  太后则带着摩诃末的后妃、王子公主们西逃,躲避到马赞德兰附近的亦剌勒和剌儿占城堡。蒙古军尾随而至,包围两个城堡四个月之久,城堡虽然易守难攻,但正值夏季却连月不雨。因为缺乏水源,守军饥渴难耐被迫出降,图尔汗可敦等被俘获,悲剧的是刚刚投降便天降豪雨。摩诃末的女儿们和年纪小的儿子同时被俘,王子们均遭杀害,公主们则被分给投靠成吉思汗的穆斯林高官们,据说有些还成了术赤、察合台的妃子,可敦自己则被押送到蒙古。

...查看更多

  蒙古使臣被害后,成吉思汗觉察到两国关系已无法用和平方式解决,决定亲率大军向花剌子模问罪,令其弟斡赤斤留守蒙古。1219年六月,蒙古大军从克鲁伦河畔出发,越阿尔泰山至也儿的石河(额尔齐斯河)畔度夏。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托雷及大将速不台(一写速别额台)、哲别、大断事官失吉忽图忽等随行。畏吾儿、阿力麻里、合剌鲁皆出兵,惟西夏拒绝出兵。总计兵力10至15万,成吉思汗对外号称60大军 。

  1219年秋,经别失八里、不剌(今新疆博罗市),通过铁木儿忏察(亦称松关,今名果子沟)至阿力麻里,西行渡伊犁河,经海押立向花剌子模挺进。当时,铁木儿忏察是非常难行的隘口。1222年丘处机去西域见成吉思汗时也通过该隘口,他的随徒李志常在《长春真人西游记》里写道:千岩万壑攒深溪,溪边乱石当道卧,古今不许通轮蹄。蒙古大军通过时,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理石开道,并且砍木修桥,共修筑48座。桥的宽度,可容两辆车并行。

image.png

  蒙古大军到达花剌子模边堡讹答剌城后,兵分四路:察合台、窝阔台率师围攻讹答剌;术赤率师征毡的、养吉干诸城;塔孩率5000骑兵征战忽毡(今纳巴德)等城;成吉思汗与托雷取中路,渡锡尔河,向西南横渡红沙漠直逼布哈拉城。1220年三月,术赤等三路军马全部占领了锡尔河两岸的城市,成吉思汗的中路军也占领了伊斯兰教的文化中心布哈拉城,完全切断了花剌子模新都撒马尔罕(今乌兹别克斯坦主要城市)和旧都乌尔根奇(今土库曼尼亚城市,汉籍曾写为兀龙格赤)之间的交通。1220年五月,蒙古四路大军在撒马尔罕城下会师,合围撒马尔罕。经过6天的苦战,才得以攻克撒马尔罕城。当时撒马尔罕城守军约11万。城破之前,花剌子模沙已从城内逃跑,成吉思汗遂命耶律阿海留守城内,哲别、速不台率3万骑兵追击阿拉乌定·摩诃末;窝阔台率术赤、察合台进攻兀龙格赤;成吉思汗和托雷向阿富汗推进,进攻巴里黑(今阿富汗马札里沙夫西)、塔里寒(今阿富汗塔利甘)等地 。

  1220年七月,窝阔台率领的5万兵马攻打乌尔根奇。城内守将是忽马尔,统帅着11万大军,日夜坚守。该城防卫工事十分坚固。蒙古军在城周围安营扎寨,一面遣使召谕居民投降,一面忙于做攻城前的准备。待攻城的器械齐备后,蒙古军立即向城内发动了全面进攻。于当日破城,进入街区后,士兵到处烧杀,由于居民的顽强抵抗,蒙古军不得不转入巷战。袭击阿姆河桥的3000蒙古兵,无一生存。经过7天的激烈战斗,才占领了全城。根据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记载,乌尔根奇的11万守军,全部阵亡。工匠和妇女、儿童被当作俘虏,运送到蒙古。乌尔根奇(兀龙格赤)的失守,使河中地区全部被蒙古军占领 。

  之后察合台、窝阔台去与主力军会师,并在塔里寒加入了成吉思汗的队伍,而术赤则回到了额尔齐斯河其辎重所在的营地了 。

image.png

  摩诃末死后,他的儿子扎兰丁纠集了一些残兵败将,企图继续抗击蒙古大军。1221年,蒙古军队在印度河畔与扎兰丁的部队展开了决战。札兰丁的六七万大军全部覆没,札兰丁纵马入河,游至对岸,仅剩4000余名跟随者逃往印度。1221年冬,成吉思汗在不牙迦图儿驻营,休整部队。第二年春,到白沙瓦(今巴基斯坦北部)取原路返回。巴剌率领的蒙古军继续追击札兰丁余部,一路未见其踪迹,再加上时值炎夏,难以适应北印度的气候条件,就于1223年撤回,在巴鲁安与成吉思汗会师。九月,成吉思汗渡阿姆河,在撒马尔罕城东下营,十月下诏班师。1224年到也儿的石河(额尔齐斯河)驻夏,翌年二月回到土拉河行宫。

  成吉思汗占领花剌子模国后,命长子术赤镇守,并在各城设置达鲁花赤(督官)。乌尔根奇城的牙老瓦赤、马里忽惕(属忽鲁木石氏)父子二人向成吉思汗提出了管理城邑的办法,得到允准,遂派马思忽惕同达鲁花赤共同管理布哈拉、撒马尔罕、乌尔根奇等中亚城市,派牙老瓦赤管理中都(今北京) 。

image.png

  这次西征涉及范围之广、影响之大在世界历史上都实属罕见 。在人类历史上意义非凡。西征的最后胜利证明了成吉思汗这一战略抉择的正确性。

  蒙古第一次西征将中亚一切具有使用价值的人口作为“马背稍将来的人口”掳到中国。这些人口到中国后,就开始了一个新的民族过 程。经过蒙古帝国和元朝一百多年的统治,其中一部分散居于中国各地的中亚民族逐渐同化于中国各民族当中;另一部分聚居在中国西北的中亚民族形成了回族的主体 。

  在整个战争期间,极大的充实了蒙古国家和个人的财富,以及对蒙古军事技术、生产技术、社会管理和文化知识等方面的提高起了巨大的作用,为新的征服准备了雄厚的基础 。元朝统治者尊重当地居民的风俗习惯,尤其对伊斯兰教徒施行宽容政策。经过20余年的治理,到13世纪60年代,中亚的州县社会经济恢复繁荣景象。但掠夺政策给中亚各国留下了无法弥补的巨创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后世的欧洲人称呼铁木真的蒙古军队与称呼当年的匈人皇帝阿提拉一样,为“上帝的鞭子”。认为其是上帝惩罚人类的力量。

  欧美系的历史学者也对铁木真的存在非常无奈,认为铁木真的崛起纯粹是一个意外。如果在铁木真的时代,东亚存在一个强有力的中国政权,或者中亚存在一个强大的穆斯林帝国,那么强如铁木真也会被轻易压服。

  可惜当时的中亚是一盘散沙。

  东亚的中国是散沙一盘。

  金、南宋、西夏高高兴兴地玩着三国杀,彼此牵制。

  就在蒙古帝国成立,成吉思汗和其子孙的力量开始加快向四方扩散时,此时的几个中国割据政权仍然没有从三国杀的高潮中清醒过来。

  铁木真的蒙古铁骑先是征服西夏,接着又开始对金国动手,并在几年之内将原本带甲百万的金帝国打得满地找牙,奄奄一息。

  正当金国危在旦夕时,却意外发生了一件事,挽救了金国。

  这次偶发事件,促使蒙古调转枪口,转而向西发展,发动第一次西征。

  一次严重的外交事件

  从某种程度上讲,蒙古人的西征,一开始完全是一个巧合。

  蒙古人本来压根就没打算向西发展。按照铁木真的计划,痛殴并征服金国才是首要大计。

  然而当时中亚的大国花剌子模却不合时宜地惹怒了蒙古人。

image.png

  花剌子模与蒙古帝国之间其实还夹着一个西辽。两个政权并不接壤,那么花剌子模为何会激怒铁木真?

  竟然源于一次偶发的抢劫案件。

  原来,随着蒙古帝国的崛起,蒙古人一直尝试与西方展开贸易。

  蒙古人在宗教方面采取比较宽容的政策,这一点受到到了来往东西方的伊斯兰商人们的欢迎,故蒙古人虽然早年起于游牧生活,但与西亚的商业纽带却日益发展壮大。

  对西方贸易,自然离不开古老的丝绸之路,大量的蒙古商队在铁木真的支持下,在丝绸之路上穿行。丝绸之路的一段在花剌子模帝国境内,该地有一城名为“讹答剌”。

  1218年某日,一支由蒙古穆斯林组成的十余人(一说为500人)商队在讹答剌城遭当地长官劫杀,仅有一人幸免于难。这是偶然发生的一次意外事件。

  铁木真大怒,派遣由一个正使和二个副使组成的特使团来到花剌子模请求调查。

  花剌子模的苏丹摩诃末态度冷漠,反而纵容臣僚将正使杀死,将副使胡须烧掉后赶出,这下子,情况立即升级,演变成为了严重的外交问题。

  花剌子模的行为令蒙古人愤怒,铁木真遂决定出手教训。

  欲征花剌子模,必须先征服处在蒙古与花剌子模中间的西辽。

  此时西辽的皇帝,正是乃蛮部太阳汗的儿子屈出律。其在乃蛮灭亡后逃到西辽,并成为西辽的驸马。然而屈出律并不甘于成为座下客,反而篡夺了西辽的皇位,并把西辽搞得混乱不堪。

  1218年,铁木真派遣大将哲别(就是《射雕英雄传》里教郭靖射箭那位)带兵两万攻破西辽,杀死屈出律,平定了西域。这样,蒙古西征花剌子模的进兵障碍被扫除了。

  一路向西

  1219年6月,铁木真亲率十万蒙古主力、五万突厥军向西侵略进了花剌子模,花剌子模号称有四十万军队,但纪律松散,训练废弛,调度也非常缓慢,结果被装备精良的蒙古军队打得大败。为了报当初商队、使者被杀的耻辱,蒙古军每攻占一个花剌子模的城市,便开始报复性屠杀和掠夺。

  花剌子模的首都撒马尔罕被铁木真的大军攻打8天后破城。铁木真立即下令屠城。和伊斯兰教有关系的五万人可留在城内活命,其他城中人则被下令屠杀,据说前后有超过百万人口殒命。

image.png

  1220年底,花剌子模的军队被蒙古消灭殆尽,苏丹摩诃末在绝望中病死,在临死前传位其子札兰丁。

  札兰丁是历史上一个猛人,勇武过人,骁勇善战,但即位时,花剌子模已经只是一个烂摊子,能用的士兵所剩无几,早就大势已去。

  1221年时,蒙古军攻破一座名为“巴米扬”的小城,由于铁木真非常宠爱的孙子、察合台之子木阿秃干在此战中阵亡,铁木真下令“不赦一人,不取一物,概夷灭之”。这就像以色列人所接到上帝的“毁杀一切”的指示一样,蒙古人也收到了大汗的指令,于是这座倒霉的城市中所有人畜都被杀光,城市被夷为平地,据说此地数十年内毫无生气。

  该年,蒙古军队最终占领花剌子模王国全境,札兰丁开始逃亡,蒙古军一直在其后追赶。札兰丁跑到那里,蒙古人就追到哪里。而札兰丁堪称打不死的小强,虽然屡战屡败,但蒙古军也一直无法杀死他。

  这可以说也是相当不可思议的。蒙古帝国从未遇到过如此难以消灭的对手。

  倘若蒙古轻易就干掉札兰丁,也就会停止西征,也就没有了后来的大扩张。这可以说是第二个意外。

image.png

  结果,蒙古大军追杀札兰丁,往西越走越远,沿途一路竟灭国屠城无数,征服了高加索山一带很多国家,然后继续向西进入钦察草原。不成功的追杀,引发了一次最成功的扩张。

  1223年,冲杀到西边最前线的哲别,率领的蒙古大军击溃了当年乌克兰的基辅罗斯诸国王公,后又攻入黑海北岸的克里米亚半岛(没错,就是俄罗斯刚刚吞下肚的克里米亚)。

  根据记载,西征过程中,蒙古军在每次攻城前,都会对该城劝降,大意说:只要乖乖投降,便不动分毫;稍加抵抗,那么一旦破城,必定屠城。

  当时不少国家和城市因为选择了抵抗而遭遇全面屠杀,但不少主动投降的城邦,最后也一样落得被屠城的下场。后人一般认为,蒙古军队的招降只是一种用诈术,可以做出任何承诺,以诱人开城,而一旦城民开城投降,则不论当初承诺或盟誓,统统无效,会立即屠城,不留活口。

  这么做,其实是因为蒙古军队孤军深入,不希望在自己的后方有大量人口存在,而沿途屠城可以没有后顾之忧。

  这次西征,沿途中伊斯兰各国的富庶,令蒙古人大开眼界,激发了他们的浓厚兴趣。三十年后,成吉思汗之孙旭烈兀卷土重来(第二次西征),再度压服了中东地区。原花剌子模地区成为蒙古帝国经营中东、东欧及基辅罗斯的前哨站。

  1225年,铁木真率兵东归,第一西征结束。蒙古帝国获得了巨大的扩张。

  比较讽刺的是,一开始被蒙古追杀,把蒙古人引向西边的札兰丁却仍活跃多年,还占领了一块地盘,意图复国。直到1231年,札兰丁才在蒙古帝国的压力下,被山民杀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蒙古第一次西征又称蒙古征服花剌子模战争,爆发在1219年,它标示著蒙古与中古大波斯外交和贸易失败的结果,也是“蒙古西征”的开始。

image.png

  蒙军长驱直入中亚后,于1220年攻占了花剌子模的都城撒马尔干(Samarkand),其国王西逃,成吉思汗速不台哲别等穷追之。因此蒙军便西越里海、黑海间的高加索,深入俄罗斯(Russ),于1223年大败钦察(Kipchak)和俄罗斯的联军。

  另成吉思汗又挥军追击花剌子模的太子札兰丁,在印度河流域打败之。1225年,成吉思汗凯旋东归,将本土及新征服所得的西域土地分封给四个儿子。 蒙古军队的第一次西征使蒙古势力深入到中亚东欧等地,为后来的钦察汗国和伊利汗国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背景

  13世纪初,在成吉思汗的统治下,蒙古部族的势力逐渐强大起来,先后攻灭了草原上的多个部落。

  成吉思汗在中都(今北京)附近停留期间,花剌子模沙(国王) 阿拉乌定·摩诃末(穆罕默德)派遣以巴哈·阿丁·吉剌为首的使节晋见成吉思汗,其目的是为了了解蒙古征服金国后的真实情况。成吉思汗盛情款待了使团成员,并表示:朕为东方的统治者,沙就成为西方的统治者吧。我们双方保持和平友好的关系,要让商人自由通行。

1541140329447684.png

  1216年,成吉思汗派使者和商队回访花剌子模国(居今黑海东、威海西,锡尔河南)。

  1218年,成吉思汗灭掉西辽,蒙古帝国开始与中亚国家花剌子模接壤。花剌子模人以经商著称于世。蒙古帝国兴起后,大批花剌子模商人来到蒙古,通过与蒙古人的贸易,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1218年春,花剌子模沙在布哈拉接见了蒙古使者,同意成吉思汗的提议,双方缔结了和平通商协定。

  起因

  1218年蒙古大商队被害事件。成吉思汗根据蒙古和花剌子模两国达成的通商协议,派出由450人组成的大商队,用500峰骆驼驮着金、银、丝绸、驼毛织品、海狸皮、貂皮等贵重商品,带着成吉思汗给花剌子模沙的信前往花剌子模。成吉思汗在信中写道:“吾人应使常行的和荒废的道路平安开放,因之商人们可以安全地和无约束地来往”。

  商队行至锡尔河上游的讹答剌城后,因守将亦纳勒出黑(号海儿汗)贪财,将商队扣留,并派人报摩诃末说,商队中有成吉思汗的密探。摩诃末在没有弄清事情真相的情况下,便下令处决商队成员,并没收其全部财物。亦纳勒出黑遵照摩诃末的命令,杀害蒙古商队成员,其中只有一人从牢里逃出,得以幸免,向成吉思汗报告了商队被害经过。

image.png

  成吉思汗发誓要为死者报仇。但他还是希望双方能够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于是,派以巴合剌为首的3名使者前往花剌子模索取肇事者。使者向摩诃末国王转达了成吉思汗的原话:君前与我约,保不虐待此国任何商人。今遽违约,枉为一国之主。若讹答剌虐杀商人之事,果非君命,则请以守将付我,听我惩罚,否则即备战。摩诃末对此置若罔闻,不仅杀害了巴合剌,而且将两名副使的胡子剃光赶回。这些不足取的作法是产生事端,引起恶感及仇报、猛袭的原因,使和平安宁遭到破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蒙古使臣被害后,成吉思汗觉察到两国关系已无法用和平方式解决,决定亲率大军向花剌子模问罪,令其弟斡赤斤留守蒙古。1219年六月,蒙古大军从克鲁伦河畔出发,越阿尔泰山至也儿的石河(额尔齐斯河)畔度夏。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托雷及大将速不台(一写速别额台)、哲别、大断事官失吉忽图忽等随行。畏吾儿、阿力麻里、合剌鲁皆出兵,惟西夏拒绝出兵。总计兵力10至15万,成吉思汗对外号称60大军。

image.png

  1219年秋,经别失八里、不剌(今新疆博罗市),通过铁木儿忏察(亦称松关,今名果子沟)至阿力麻里,西行渡伊犁河,经海押立向花剌子模挺进。当时,铁木儿忏察是非常难行的隘口。1222年丘处机去西域见成吉思汗时也通过该隘口,他的随徒李志常在《长春真人西游记》里写道:千岩万壑攒深溪,溪边乱石当道卧,古今不许通轮蹄。蒙古大军通过时,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理石开道,并且砍木修桥,共修筑48座。桥的宽度,可容两辆车并行。

  蒙古大军到达花剌子模边堡讹答剌城后,兵分四路:察合台、窝阔台率师围攻讹答剌;术赤率师征毡的、养吉干诸城;塔孩率5000骑兵征战忽毡(今纳巴德)等城;成吉思汗与托雷取中路,渡锡尔河,向西南横渡红沙漠直逼布哈拉城。1220年三月,术赤等三路军马全部占领了锡尔河两岸的城市,成吉思汗的中路军也占领了伊斯兰教的文化中心布哈拉城,完全切断了花剌子模新都撒马尔罕(今乌兹别克斯坦主要城市)和旧都乌尔根奇(今土库曼尼亚城市,汉籍曾写为兀龙格赤)之间的交通。1220年五月,蒙古四路大军在撒马尔罕城下会师,合围撒马尔罕。经过6天的苦战,才得以攻克撒马尔罕城。当时撒马尔罕城守军约11万。城破之前,花剌子模沙已从城内逃跑,成吉思汗遂命耶律阿海留守城内,哲别、速不台率3万骑兵追击阿拉乌定·摩诃末;窝阔台率术赤、察合台进攻兀龙格赤;成吉思汗和托雷向阿富汗推进,进攻巴里黑(今阿富汗马札里沙夫西)、塔里寒(今阿富汗塔利甘)等地。

  1220年七月,窝阔台率领的5万兵马攻打乌尔根奇。城内守将是忽马尔,统帅着11万大军,日夜坚守。该城防卫工事十分坚固。蒙古军在城周围安营扎寨,一面遣使召谕居民投降,一面忙于做攻城前的准备。待攻城的器械齐备后,蒙古军立即向城内发动了全面进攻。于当日破城,进入街区后,士兵到处烧杀,由于居民的顽强抵抗,蒙古军不得不转入巷战。袭击阿姆河桥的3000蒙古兵,无一生存。经过7天的激烈战斗,才占领了全城。根据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记载,乌尔根奇的11万守军,全部阵亡。工匠和妇女、儿童被当作俘虏,运送到蒙古。乌尔根奇(兀龙格赤)的失守,使河中地区全部被蒙古军占领。

image.png

  之后察合台、窝阔台去与主力军会师,并在塔里寒加入了成吉思汗的队伍,而术赤则回到了额尔齐斯河其辎重所在的营地了。

  摩诃末死后,他的儿子扎兰丁纠集了一些残兵败将,企图继续抗击蒙古大军。1221年,蒙古军队在印度河畔与扎兰丁的部队展开了决战。札兰丁的六七万大军全部覆没,札兰丁纵马入河,游至对岸,仅剩4000余名跟随者逃往印度。1221年冬,成吉思汗在不牙迦图儿驻营,休整部队。第二年春,到白沙瓦(今巴基斯坦北部)取原路返回。巴剌率领的蒙古军继续追击札兰丁余部,一路未见其踪迹,再加上时值炎夏,难以适应北印度的气候条件,就于1223年撤回,在巴鲁安与成吉思汗会师。九月,成吉思汗渡阿姆河,在撒马尔罕城东下营,十月下诏班师。1224年到也儿的石河(额尔齐斯河)驻夏,翌年二月回到土拉河行宫。

  成吉思汗占领花剌子模国后,命长子术赤镇守,并在各城设置达鲁花赤(督官)。乌尔根奇城的牙老瓦赤、马里忽惕(属忽鲁木石氏)父子二人向成吉思汗提出了管理城邑的办法,得到允准,遂派马思忽惕同达鲁花赤共同管理布哈拉、撒马尔罕、乌尔根奇等中亚城市,派牙老瓦赤管理中都(今北京)。

  影响

  这次西征涉及范围之广、影响之大在世界历史上都实属罕见。在人类历史上意义非凡。西征的最后胜利证明了成吉思汗这一战略抉择的正确性。

  蒙古第一次西征将中亚一切具有使用价值的人口作为“马背稍将来的人口”掳到中国。这些人口到中国后,就开始了一个新的民族过 程。经过蒙古帝国和元朝一百多年的统治,其中一部分散居于中国各地的中亚民族逐渐同化于中国各民族当中;另一部分聚居在中国西北的中亚民族形成了回族的主体。

image.png

  在整个战争期间,极大的充实了蒙古国家和个人的财富,以及对蒙古军事技术、生产技术、社会管理和文化知识等方面的提高起了巨大的作用,为新的征服准备了雄厚的基础。元朝统治者尊重当地居民的风俗习惯,尤其对伊斯兰教徒施行宽容政策。经过20余年的治理,到13世纪60年代,中亚的州县社会经济恢复繁荣景象。但掠夺政策给中亚各国留下了无法弥补的巨创。

  评价

  成吉思汗在开始西征起,便······把东西交通大道上的此疆彼界扫除了,把阻碍经济文化交流的堡垒削平了,于是东西方的交往开始频繁,距离开始缩短了。中国的创造发明如火药、纸币、驿站制度等输出到西方,西方的药品、织造品、天文历法等也输入了中国(韩儒林)。

image.png

  成吉思汗西征花刺子模战争在中国战争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特点为军事、政治、外交综合运用。成吉思汗的战略基本原则是:摧其坚、夺其魁,以解其体。在政治上,争取对方贵族、官吏、宗教领袖、军事首领等代表人物降服,在军事上,针对花剌子模分军防守要点的特点,采用迂回及突然袭击等战术,逐次占领对方战略要点,从而取得了第一次西征的胜利(战略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蒙古第一次西征将中亚一切具有使用价值的人口作为“马背稍将来的人口”掳到中国。这些人口到中国后,就开始了一个新的民族过 程。经过蒙古帝国和元朝一百多年的统治,其中一部分散居于中国各地的中亚民族逐渐同化于中国各民族当中;另一部分聚居在中国西北的中亚民族形成了回族的主体。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