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昌会战

  南昌是江西省会,位于九江以南,赣江与鄱阳湖之间,南邻浙赣铁路,系第九战区重要战略基地之一。武汉会战时,日军第11军就奉有攻略南昌之任务。 中日两军围绕南昌发生了一系列争夺战,中国军队在付出巨大代价后,仍没有守住南昌,在战役的第二阶段反攻南昌时,也未能达到目标。但此会战给予日军有生力量相当大的杀伤,为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以后的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战役。 它使全世界,特别是日本军事当局认识到:日军虽然占领了武汉三镇,但既未能迫使国民政府屈服,也未能击歼中国军队的主力,更没有摧毁中国广大军民的抗战意志。中国军队不仅继续进行抗战,还开始实施战役范围的反攻。

  南昌是江西省会,位于九江以南,赣江与鄱阳湖之间,南邻浙赣铁路,系第九战区重要战略基地之一。武汉会战时,日军第11军就奉有攻略南昌之任务。但由于其第101、第106师团沿南浔路前进时攻击受挫,特别是第106师团在万家岭几乎被全歼,所以未能完成任务,被阻止于修水北岸。中国空军以南昌机场为基地,经常袭击九江附近在长江中航行的日海军舰艇,对九江及武汉日军的后方补给交通线威胁甚大。日军攻占武汉后,为切断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路至大后方的交通线,解除对九江及长江航道的威胁,占领南昌机场以缩短其对中国南方进行战略轰炸的航程,决定再次进攻南昌.并仍以第101师团和第106师团为主攻部队。由于这2个师团损失惨重,必须休整、补充才能进行战斗,所以预定于1939年3月间沿南浔路发动进攻。

  1939年初,中日两军围绕南昌发生了一系列争夺战,自3月17日日军进攻吴城开始,到5月9日蒋介石下令终止反攻南昌结束,整整54天。作战过程中,中国军队在付出巨大代价后,仍没有守住南昌,在战役的第二阶段反攻南昌时,也未能达到目标。但此会战给予日军有生力量相当大的杀伤,为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以后的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战役.

  南昌会战在军事、政治上的影响,有其积极的一面。它使全世界,特别是日本军事当局认识到:日军虽然占领了武汉三镇,但既未能迫使国民政府屈服,也未能击歼中国军队的主力,更没有摧毁中国广大军民的抗战意志。中国军队不仅继续进行抗战,还开始实施战役范围的反攻.

  武汉会战后,中国在长江南北分别以第9、第5战区重兵武汉形成包围态势。南昌地区的战略地位更显突出,既掩护联系第3、第9战区的战略运输线即浙赣铁路,又是中国方面集结重兵的战略基地,对日军构成重大威胁。南昌还有飞机场,中国飞机经常前往轰炸日军长江中的军舰。为此,日军积极准备进攻南昌。

  1939年2月时,中国已判断出日本对南昌的进攻企图,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三次指令第9战区向日军另一线南浔方向发动进攻以转移敌人的进攻方向,破坏日军的进攻部署,但是该战区一直以准备不周为由拖延进攻。3月17日,日军抢先展开进攻。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军在南昌地区展开激战。然而,从3月17日到27日,中国守军10日内便丢失了南昌,守军受到重大损失。这既因为日本占有武器装备的优势,也是因为中方的一系列失误造成的。此后,日军向西追击,于4月2日陷重镇高安。中国军队退守。此后日军由于兵力不足,停止追击,并从南昌地区撤走部分兵力,战场相对稳定下来。

  然而日军新胜之余,没有料到中国正在紧张酝酿旨在收复南昌的反攻,第3、第9战区协力展开春季攻势(也称4月攻势)。1939年4 月21 日,反攻正式展开,中国军队主力向南昌发动奇袭,一时打乱了敌军阵脚,连克南昌外围阵地。25、26日相继推进到南昌城下。然而由于另一路中国军队未能完成切断日军增援的任务,日军海军陆战队赶赴支援。中国军队对日军展开将近一周的激烈进攻,但未能取得进展,5月1日,蒋介石限期必须攻下南昌。为此,2日,中国军队发起第二轮猛烈的攻势,进一步向南昌逼近。但此时已失去奇袭性质,只能进行攻坚战,在敌之坚守下,中国军队伤亡惨重,为此,5月9日,下令停止进攻。而日军也未能进一步反攻。南昌会战结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南昌是江西省会,位于九江以南,赣江与鄱阳湖之间,南邻浙赣铁路,系第九战区重要战略基地之一。武汉会战时,日军第11军就奉有攻略南昌之任务。但由于其第101、第106师团沿南浔路前进时攻击受挫,特别是第106师团在万家岭几乎被全歼,所以未能完成任务,被阻止于修水北岸。中国空军以南昌机场为基地,经常袭击九江附近在长江中航行的日海军舰艇,对九江及武汉日军的后方补给交通线威胁甚大。日军攻占武汉后,为切断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路至大后方的交通线,解除对九江及长江航道的威胁,占领南昌机场以缩短其对中国南方进行战略轰炸的航程,决定再次进攻南昌.并仍以第101师团和第106师团为主攻部队。由于这2个师团损失惨重,必须休整、补充才能进行战斗,所以预定于1939年3月间沿南浔路发动进攻。

  武汉会战后,日本对驻中国日军的任务进行了划分,分区而治。驻武汉地区的第11集团军实际上成为唯一的一支对中国进行野战攻击的部队,与中国湖南及其周围江西、广西地区扼守西南大后方的的中国政府主力部队形成对峙,并不断寻机攻击,企图以军事打击配合日本政府政治诱降的政略迫使重庆国民政府投降。此后,在这一地区进行了数次大规模会战。日军采取以攻为守、先发制人、各个击破的方针。南昌会战,首当其冲。

  双方态势

  1938年10月下旬中国军队有计划地撤出武汉后仍有近90个师的部队部署于武汉周围。武汉以西、以北,是李宗仁所部第五战区6个集团军13个军34个步兵师和1个骑兵师和1个骑兵旅,部署在皖西、豫南、鄂南和鄂西北广大地域;武汉以南、以东,是薛岳所部第九战区8个集团军21个军52个步兵师,部署在赣西北、鄂南和湖南要域。此外,两战区内还有若干特种部队和地方游击部队。以上部队对武汉构成包围态势。第九战区以东,则是顾祝同所部第三战区4个集团军22个步兵师和2个步兵旅,可与第九战区互为策应。

  日军大本营和“华中派遣军”为巩固对武汉的占领、确保长江中下游航道,以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驻守武汉,在其序列的共有7个师团、2个独立混成旅团,比其他各区、各军具有更多的机动兵力,是对中国正面战场继续实施打击的主要力量。根据日军大本营的规定,其作战区域一般保持在以武汉为中心的安庆、阳、岳阳、南昌间地区及邻近要点。南昌是江西省省会,是南浔铁路和浙赣铁路的交会点,是中国第九战区和第三战区后方联络线和补给线的枢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中国空军以南昌机场为基地,经常袭击九江附近在长江中航行的日海军舰艇,对九江及武汉日军的后方补给交通线威胁甚大,故日军要改善其在华中的态势,必然要进攻南昌,并占领之。

  日军进攻

  日“华中派遣军”在武汉作战中就企图攻占南昌,因第106师团沿南浔路向南攻击时在德安西北的万家岭遭到中国第九战区第1兵团的围歼,伤亡惨重,被迫停止前进;占领武汉后,为切断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路至大后方的交通线,解除对九江及长江航道的威胁,占领南昌机场以缩短其对中国南方进行战略轰炸的航程,决定一俟第11军各部经过休整补充后便首先实施南昌作战(代号为“仁号作战”)。

  1939年1月31日,第11军发出“仁号作战”的会战指导策略,预定于3月上旬开始行动,一举攻占南昌,割断和粉碎浙赣沿线的中国军队。其兵力部署概要如下:

  1.2月下旬以前,第101师团主力、第106师团及必要的军直属部队集结于德安以南地区,第106师团主力在箬溪附近集结,做好必要的准备。其他交通线路的修补、战场侦测作业以及必要的作战物资的整备,概于2月中旬前结束。

  2.第101、第106师团担任主攻任务,在永修附近突破修水右岸的敌人阵地,以一部从南浔线方面,以主力从安义、奉新方向向赣江、瑞河一线追击,并消灭沿途之敌。

  3.第6师团主力大致在开始攻击的同一时间突破箬溪附近之敌阵地,从修水河两岸地区向三都附近挺进。

  随着以上作战的进展,尽快以强有力的一部向奉新方向挺进,切断修水河畔敌军的后方。

  4.在直接攻占南昌时,以主力从南昌上游渡过赣江,从南面攻占。在此期间,要以一部确保奉新及南面要点。

  5.在以上作战期间,水路情况若允许,以1个支队(以第101师团的步兵3个大队为基干部队)从鄱阳湖方面向进贤方向前进,切断浙赣线。

  6.本作战的初期,将第6师团的一部(步兵的3个大队)作为军的直辖部队由军控制,根据情况决定使用。

  7.2月下旬末,把军的战斗司令部指挥所向德安推进。

...查看更多

  坦克自问世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始终是配属步兵部队进行作战。1940年5月10日,德军以1000余辆坦克组成坦克群,在摩托化步兵、轻轰炸机群和伞兵的配合下,成功地对法国进行了一次“闪击战”,给人们留下了坦克集群作战的深刻印象。其实,早在1939年3月,侵华日军与国民党军队在中国南昌进行会战时,就已集中使用了坦克集群部队作战,比德军早了一年多。

  当坦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现后,日本军国主义者就敏锐地看出其蕴藏的巨大威力,开始筹划购买坦克装备部队。1925年,日本与当时的坦克生产大国英国和法国协商购买事宜,但英、法两国考虑到自己的许多殖民地都在亚洲,担心日本强大以后会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就拒绝了日本的要求。无奈之下,日本陆军技术部只好决定由大阪兵工厂参照法国的雷诺坦克自行设计制造。1927年3月,第一辆坦克终于组装完毕。从1929年开始,日本又成批生产了89式、94式各型坦克。

  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后,日军华中派遣军在战略上处于长江南北国民党第9战区、第5战区近100个师的包围之中。于是,日军决定在南昌地区对国民党军队发动一场大的战役,打击这一地区的国民党野战部队。

  日军之所以选择在南昌地区作战,是因为南昌是江西省的省会,南浔(南昌至九江)、浙赣铁路相交其南。攻取南昌,就切断了国民党军队从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铁路至大后方的交通运输,从而巩固对武汉地区的占领,保持九江以南地区的安定。同时,还可以占领南昌地区的机场,以缩短日后向我国南方空中进攻的距离。

  其实,早在1938年日军进攻武汉时,其第11军就有攻占南昌的任务,可是准备担任进攻的第101、106师团受到中国军队的沉重打击,伤亡惨重。特别是松浦淳六郎指挥的第106师团,几乎遭到全歼,所以此计划被迫放弃。日军占领武汉后,即又着手考虑侵犯南昌。1939年3月,中日两军在南昌地区的一场大规模会战开始了。

  此次作战,日军共集中了陆军4个师团、8个旅团,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各4个联队,海军、陆军航空兵及伪军各一部约12万人的兵力,由华中派遣军第11军司令官、侵华恶魔冈村宁次指挥。

  担任南昌会战主攻任务的日军第101、106师团,是日军在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动员预备役人员组建的特设师团,是日军的第三流部队。这两个师团的战斗力都比较弱,特别是第106师团,在进攻武汉时丧失的元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于是,冈村宁次在战前对这两个师团进行了兵员补充,并加强了重武器装备。将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和这两个师团的炮兵联队统一集中使用,共计有火炮170余门,大大增强了攻击的火力。

  为了提高进攻的强度和速度。冈村宁次苦思冥想了许多天。最后,这个谙熟中国军队情况的“中国通”作出了集中使用坦克部队的决定。本来,这是冈村宁次企图使这两个战斗力较弱的师团,取得预期作战结果的无奈做法,没想到他的这个决定,却创造了日军历史上首次使用坦克集群作战的先例。

  冈村宁次集中了第101、106师团和第11军直属的大部分坦克。组成了一支拥有135辆坦克、若干保障车辆的坦克集群部队,由军直属第5坦克大队大队长石井广吉大佐任指挥官。坦克集群共编为2个坦克群和1个预备队。其任务是从艾城、虬津地区渡过修水后,突破国民党守军的防御,为第101、第106师团开辟进攻道路,扫清进攻之障碍;在第一线师团的前方与步兵保持两日行程的距离,由第3飞行团配合向前挺进,迂回、突破国民党军的防守要地和阻止其增援;追击撤退的国民党守军,参加对南昌的攻击。

  防守于修水以南及南昌地区的是国民党第9战区的部队,共4个集团军10个军33个师计20余万人,由战区前敌总司令兼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直接指挥。

  国民党军队判断,日军对南昌的进攻最早也要在1939年4月以后才能进行。没想到3月17日。日军第106师团即向修水河口重镇吴城发起进攻,国民党军队只好仓促应战。仅仅两天多时间,日军就突破了国民党守军的外围阵地。20日下午,日军又以猛烈的炮火,间以毒气弹向国民党前沿第49军、第79军的阵地轰击了3个小时。之后,坦克集群便为第106、第101师团充当先锋,先后由虬津、涂家埠方面强渡修水河。

  连日的雨水不断,使得修水水位上涨,中国军队许多前沿阵地被淹,水上障碍物也大部分被冲走,为日军的渡河提供了有利条件。尽管如此,中国军队还是进行了坚决的抵抗,在暴雨和日军飞机、大炮的弹雨中勇猛还击。虽然石井广吉大佐在战前专门与工兵部队在德安城边的博阳河上进行了一周的雨中、夜间坦克及保障车辆渡河训练,但面对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日军一些坦克驾驶员还是惊慌失措,致使动作失误,坦克纷纷落水。有的坦克被炮火击中,拦住了后面坦克前进的道路,一时间秩序大乱。直至21日8时之后,坦克集群才陆续渡过修水。

  第106师团没想到坦克集群会落在自己的后面,所以当其渡过修水后,遭到了五谷岭中国军队密集火力的打击,该师团伤亡人数大增。直到坦克集群跟上来以后,106师团才又打起精神,随同坦克部队再次对国民党守军发起了进攻。大量坦克部队突然出现,使国民党军队一时抵挡不住,被迫撤出了阵地。

  看到守军已全部撤离修水南岸阵地,冈村宁次立即命令坦克集群快速经岭下桥、安义、乾洲攻占奉新,保护奉新城南的大桥,免遭国民党撤退部队的破坏。同时令第101、第106两个师团快速向南昌推进。

  坦克集群的先头部队于22日晚到达奉新,随即出其不意地占领了南门外潦水河上的大桥。国民党奉新守军措手不及,纷纷溃退,致使大量辎重和装备落入日军手中,同时也使南昌的翼侧暴露在日军面前。

...查看更多

  南昌是国民政府的军事首都,著名的五次围剿的指挥部设在南昌,著名的庐山军团训练团总部也在南昌,南昌还是北伐中一个军事重镇,甚至中共也在南昌起义

  地形上,南昌位于赣江下游,鄱阳湖畔三角洲上,扼湘赣浙水陆要冲。浙赣铁路与南浔铁路在此 交会,向塘公路与京湘国道相衔接,公路线在江西剿共时广泛修建,四通八达。南昌城四面环山,前依赣江,后倚抚河及锦江,河流纵错,丘陵绵延,易守而难攻。 南昌在古代是南北驿传陆运的中枢,所谓“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卢。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直到粤汉铁路开通,其地位始由武汉 取代。

  所以,南昌对于赣北来说,他的位置相当重要。如果占领南昌,即可保证江西省北部地区的控制权。

  具体来说,主要是从两方面考虑

  第一, 南昌距离日军控制的九江基地,仅有150公里左右,而当时中日沿着修水对峙,其实南昌距离修水仅有50公里。两军近在咫尺,薛岳在赣北的第九战区兵力在4个集团军20万左右,这对于日军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同时国军在南昌有大型机场,这些飞机对于日本控制的长江航运也是有威胁,所以必须占领南昌,消除第九战区对日军的战略压迫态势。

  第二,南昌是浙赣铁路的枢纽。当时浙江和江西大部分国军控制区的物资运输,主要依靠浙赣铁路。一旦南昌被日军占领,浙赣铁路就被切断,那么国军物资运输就只能依靠公路和水运。这样一来,物资运输量大大下降,浙赣两省国军的战斗力也就会锐减,这对日军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基于这两个目的,冈村宁次认为必须占领南昌,摧毁南昌飞机场,切断浙赣铁路,再迫使国军将战线向南方撤退100公里,以保证九江地区日军的稳定。

  冈村宁次早在武汉会战后期,就开始准备未来的南昌会战

  可以说,冈村宁次这次的准备,极为充分,体现了这个老鬼子的厉害之处。

  冈村宁次虽然是我们的敌人,但客观说一句,这个家伙的能力相当不错,是个出色的军人。

  对冈村其人,他的老对手,八路军领袖彭德怀曾特别提到说:冈村这个家伙,是很厉害的一个 人,他有许多地方也值得我们学习的。山田医生告诉我,他是日本三杰之一(合区川、东条),要注意他,这使我得了些益处。冈村有很多本事,能实事求是,细致 周密。每次进攻,他都要调查半年之久,做准备工作。没有内线发动配合‘维持’,他不进行‘蚕食’。他不出风头,不多讲话,不粗暴,你从他的讲话里看不出他 的动向来。他经常广泛的收集我们的东西,研究我们的东西。他是朝鲜、东北的参谋长,老练得很,是历来华北驻屯军6个司令官里最厉害的一 个。

  实际上,冈村宁次为了南昌会战,整整准备了5个月之久,他的准备是各个方面的。

...查看更多

  南昌东依鄱阳湖,西傍赣江,它既掩护着联系第3、第9两个战区的浙赣铁路,又是威胁沿江日军的战略基地,而且还有中国的飞机场。因此,日军占领武汉之后,为巩固其占领地,维护长江中下游交通运输线,决定发动南昌会战冈村宁次率第6、第101、第106、第116师及骑兵、炮兵、工兵、海军陆战队计12万人,以一部牵制中国鄂南湘北部队,主力进攻南昌。中国守军为第9战区所属的10个军33个师计20万人。1937年由王耀武第51师合编而成第74军 。1939年王耀武升任军长,参加南昌会战,所部攻克祥符关,重创日军。

  1939年3月17日,由星子南下日第116师对吴城发起进攻,与守军第32军预5、第141师激战。 为配合第116师,日第101师于21、22日在吉山、松门、叶家洲等地登陆,三面围攻吴城,24日吴城失陷。3月20日,日第6师及第106师一部,由箬溪、大桥一带向武宁进攻,李玉堂第8军、彭位仁第73军与敌展开拉锯战,日军除飞机大炮狂轰滥炸,还施放毒气。29日,武宁陷落。 日第6师一部于3月21日由巾口渡修水,占领亭子下、罗坪、南冲等地。 德安以南日第106师主力率大批伪军向虬津、永修进犯,20日与中国第79军第36师、第49军第105师激战,22日突破守军防线后分作两路,一路会同第101师从正面进攻南昌,一路占领滩溪后,以快速部队占领万家埠、安义后,又分两路分别攻陷靖安、奉新。

  其后续部队占高安,控制了湘赣公路。3月25日,日军突破乐化,次日占领长头岭,直逼南昌市区。另一路日军在生米街以北渡赣江,进至南昌,一部突入市区,与中国守军第32军、保安队、警备队发生激战。27日,日军飞机大炮对市区进行轰击,全城顿时成为火海。中国军队与日军巷战,终因伤亡过半,奉命撤出南昌,向进贤方向转移。4 月 21 日第19集团军开始攻击前进,以第49、第74军分别从高安西部和故县向高安、奉新、大城、西山万寿宫、生米街攻击日军,23日收复高安,26日攻克祥符观、大城、生米街等地。第1集团军沿赣江抚河中间地区进攻,23日收复市汊街。5月1日,3战区第29军第26师攻占璜溪。5月 5日,中国军队攻克飞机场、南昌车站,与日军展开白刃战。此时,日本援军到达,坚守南昌外围,并不断反扑。中国军队伤亡严重,第29军陈安宝军长在战斗中壮烈殉国。5月9日,中国军队停止反击,10 日撤至赣江以东及抚河两岸地区与日军对峙,南昌战役至此结束。

  南昌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于1939年夏季发生的一场会战,日军第11军司令冈村宁次中将指挥3个师团在打败了罗卓英指挥的第九战区右翼30几个师,占领了南昌,并打退了国军的反攻。

  此役,日军伤亡24000人,国军伤亡51378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南昌是江西省会,位于九江以南,赣江与鄱阳湖之间,南邻浙赣铁路,系第九战区重要战略基地之一。武汉会战时,日军第11军就奉有攻略南昌之任务。但由于其第101、第106师团沿南浔路前进时攻击受挫,特别是第106师团在万家岭几乎被全歼,所以未能完成任务,被阻止于修水北岸。中国空军以南昌机场为基地,经常袭击九江附近在长江中航行的日海军舰艇,对九江及武汉日军的后方补给交通线威胁甚大。日军攻占武汉后,为切断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路至大后方的交通线,解除对九江及长江航道的威胁,占领南昌机场以缩短其对中国南方进行战略轰炸的航程,决定再次进攻南昌.并仍以第101师团和第106师团为主攻部队。由于这2个师团损失惨重,必须休整、补充才能进行战斗,所以预定于1939年3月间沿南浔路发动进攻。

  1939年初,中日两军围绕南昌发生了一系列争夺战,自3月17日日军进攻吴城开始,到5月9日蒋介石下令终止反攻南昌结束,整整54天。作战过程中,中国军队在付出巨大代价后,仍没有守住南昌,在战役的第二阶段反攻南昌时,也未能达到目标。但此会战给予日军有生力量相当大的杀伤,为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以后的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战役。

  南昌会战在军事、政治上的影响,有其积极的一面。它使全世界,特别是日本军事当局认识到:日军虽然占领了武汉三镇,但既未能迫使国民政府屈服,也未能击歼中国军队的主力,更没有摧毁中国广大军民的抗战意志。中国军队不仅继续进行抗战,还开始实施战役范围的反攻。

  南昌会战是正面战场进入相持阶段后中日军队的首次大战,也是武汉会战的自然延伸和以下一些列会战的前奏。南昌失陷使得第3战区与大后方的联络陷于困境,军事补结只能依赖浙赣两省的公路线了,使东南各省未沦陷地区的处境更加困难。

  南昌会战给以后的作战也带来了深刻的经验教训。中国官兵不怕牺牲、殊死作战的精神,体现了抗日的高昂意志。反攻南昌虽未成功,但主动反攻的行动表露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战略指挥上有了某种进取意识。同时,也暴露出国民党军队抗战的战略战术的弊端:一味打正规战、简单阵线防御缺少纵深的的阵地战,轻视运动战和游击战,这和优势装备的敌人抗衡当然要吃亏。就此,中国共产党多次向国民党提出过意见和建议。国民党也采纳了一部分,给以后的会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南昌会战,中国军队既未能在防御中守住南昌,也未能在反攻中夺回南昌。但它在军事、政治上的影响,却有积极的一面。南昌会战表明日军虽然占领了武汉三镇,但既未能迫使国民政府屈服,也未能击歼中国军队的主力,更没有摧毁中国广大军民的抗战意志。中国军队不仅继续进行抗战,而且还开始实施战役范围的反攻,这是“七七”事变以来的新发展,同时也证 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战略指导上确有改单纯防御为攻势防御的意图。可惜的是,由于最高决定者和某些高级将领,或是理论与实践脱节,或是缺乏优良的战略战术素养,以致在作战指导和作战指挥上产生不少失误,在造成消耗敌人的同时,过多地消耗了自己,却未能实现自己的战役企图。

  方针相抵

  蒋介石在口头上一再声称“不复与敌人作一点一线之争夺”,“我军作战之方略在消耗敌人而不被敌人消耗,避实击虚,造成持久抗战之目的”等等,但是在反攻南昌的作战中,当奇袭未能成功、已形成以弱我向强敌进行阵地攻坚战时,不顾战场的实际情况,仍限令于5月 5日前攻下南昌,以致不仅南昌未能按其主观愿望攻克,而且部队遭到大量不必要的伤亡。

  判断错误

  第九战区保卫南昌选定的主要防御方向为南浔铁路方面,而日军的主突方向则在修水以西,相差甚远。有些担任防御的军队(第79、第49军等)仅部署1个师在第一线,正面长达15公里,而军的主力却部署在第一线后方1日行程之处,这在当时的机动条件下不仅策应困难,而且也违反了以军为基本战略单位、军长应直接指挥战斗的原则,致一点被突破,即全线陷于被动,不能有效地遏止、迟滞敌人。

  执行不力

  反攻南昌作战计划的主要内容是以主力进攻南浔路沿线之敌,彻底破坏交通,切断日军的增援及联络,以一部攻南昌。而担任这一主要任务的第1集团军和第74军为相隔甚远的几个日军独立据点所阻,无一点兵力进至南浔路上,对战役产生极不利的影响。

  遭受毒气

  这也是修水防线被迅速突破和中国军队在战斗中伤亡惨重的重要原因之一。日军在强渡修水前进行炮火准备时,使用了全部能够发射毒气弹的火炮进行急袭,仅19时20分至30分的最后10分钟中,即发射毒气弹3000余发。紧接着,日军野战毒气队又在12公里进攻正面上施放了中型毒气筒15000个(其中第101师团正面施放了5000个,106师团正面施放了10000个),修水河中国守军阵地的2公里纵深内完全为毒气所笼罩。守军伤亡极重,当时中毒的团以上军官即有第26师师长王凌云、旅长龚传文、团长唐际遇和第105师的团长于禬源等。部队缺乏防毒手段及措施,处于惊慌之中,指挥失灵,致战斗力接近丧失,日军得以顺利渡过修水河。参加南昌会战的日军野战重炮兵第15联队联队长佐佐木孟久大佐,在其所著《十加部队的变迁》中说:“3月21日拂晓是阴天,有约3米/秒的风吹向敌方,这是使用特种弹的绝好天气。按照预定计划,从拂晓开始,进行试射、校正射效,以后转入炮火准备后,140门大炮的炮声盖住了修水河畔,实为壮烈。最后发射特种弹,亲眼目睹了浓浓的红云渗透至敌阵的情景。结束炮火准备后,前沿步兵放射特种筒,战斗进展很顺利。当炮兵按计划延伸射击后,步兵一齐进攻,突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与此同时,日军第6师团第11旅团在进攻武宁中国军队阵地时,也使用了大量含有窒息性毒气的特殊发烟筒12个,致守军官兵500人遭烈性毒气伤害,阵地被攻占。由于日军规定“对特种烟实施地区,务期歼灭华军,希图灭口”,所以据被俘的日军上等兵野上今朝雄笔供,在武宁中毒的中国官兵全部被日军刺杀。以后在高安附近战斗及强渡锦江等作战时,均曾使用了大量的毒气弹和毒气筒。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南昌会战是正面战场进入相持阶段后中日军队的首次大战,也是武汉会战的自然延伸和以下一些列会战的前奏。南昌失陷使得第3战区与大后方的联络陷于困境,军事补结只能依赖浙赣两省的公路线了,使东南各省未沦陷地区的处境更加困难。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