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潭岛战役

  平潭岛战役是福州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国民党发起的另一场战役。1949年8月福州解放后,15日晚,主力向平潭本岛发起总攻。第82师2个团在炮火掩护下从钱便沃两侧同时突破登陆,守军溃退。登陆部队乘胜追击,16日凌晨,一部直取平潭县城,~部抢占港口,并追歼逃敌于观音澳地区。与此同时,第84师2个团又1个加强营在结屿、苏澳地区突破登陆,直取韩厝、君山,与第82师先头部队会合,并将守军包围于流水、君山地区。各师后续部队相继登陆,战至当日下午,守军除少部乘船逃跑外,大部被歼灭。17日登陆部队乘胜解放平潭外围大小庠岛。此次战斗,共歼国民党军8000余人。

  金门战役是解放战争中比较可惜的一次失利。在这场战役中,解放军指战员在战役计划上的轻敌被暴露出来,而之所以解放军会有这么强的轻敌思想,要从一个月前的平潭岛战役中找原因。

image.png

  平潭岛是中国第六大岛 、福建省第一大岛,面积为267.13平方公里,比金门大,是平潭县主岛,距福州128公里,东面与台湾省新竹港相距仅68海里,是中国大陆距台湾最近处。原本这里在1949年5月已经由本地的游击队所解放,然而,1949年7月3日,国民党73军军部率第15师重新占据平潭,并分兵驻守周围各岛屿及主岛各主要渡口,强征民工、建材修筑工事和抢修军用公路,企图长期固守。8月17日,福州解放,接着沿海各县相继解放,驻连江、福清等地的国民党74军军部率51师和73军的238师逃到平潭,编入73军,总兵力近1万人。

  福州战役后,平潭岛上的部署为:第73军驻守平潭岛北半部,派出第714团守大练岛,第712团1个连守小练岛,军工兵营1个排守草屿;第74军残部防守平潭岛南半部;舰艇游弋于闽江口和平潭岛周围。国民党军溃退平潭岛后,边整编边抢修工事,还在县城南修建小型野战飞机场,妄图负隅顽抗。

image.png

  第28军军部直接指挥的第250团和84师指挥的247团,于16日凌晨分别从岛西之结屿和西北之苏澳、罗澳一带登陆。250团登陆后直取韩厝,与攻城之244团会合,向流水、君山方向进攻。247团首先荡平桃花寨、青峰一线守军,继而沿海岸南取排塘兜,从西部进逼君山。此时,岛上国民党军一部被歼,大部被包围于君山、流水地区,依托预设阵地进行抵抗,等待军舰接应。9时许,由台湾驶来一艘军舰,鉴于流水、白犬山、东尾等港口已被解放军占领,不敢靠岸,仅在海上打了30余发炮弹即调头回窜。17时,被围国民党军大部就歼,少数乘木船逃走。20时战斗结束。17日,第250团越海攻占东庠岛,俘守军第238师270余人。平潭诸岛全部解放。 此役,共歼国民党军8132人,内毙伤125人,俘虏7734人,投诚273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史(初稿)》第179页;《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军史(修订本)》第186页)。缴获各种武器2781件、汽船3艘及大批军用物资,击毁小炮艇1艘。解放军伤亡161人,失踪13人。 解放平潭岛是在没有海、空军协同,使用临时筹集的木帆船作为输送工具,于不良的天候条件下实施的。战斗的胜利主要是靠解放军指战员的英勇献身精神和人民群众的支援取得的。 在解放平潭岛前后,第29军85师253团于9月11日攻占湄洲岛,86师258团于9月16日攻占南日岛,歼灭占据两岛的国民党土匪部队约200人。平潭、湄洲、南日诸岛的解放,为第10兵团南下举行漳厦金战役创造了有利条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解放战争中的平潭岛战役是解次军首次执行越海作战任务,最终以平潭岛周边大小岛屿全部解放而告终。有趣的是,担任这次战役先头部队的一个团创造了这样一项纪录:首战俘敌80余人、次战降敌800余人,决战阶段与兄弟部队一起歼敌8000余人!

  这个团就是由开国上校刘竹溪率领的解放军第28军247团。

image.png

  1949年8月福州战役后,国民党守敌大部被解放军歼灭,小部逃至沿海岛屿负隅顽抗。为迅速解放福建全省,28军247团奉命参加解放大、小练岛和平潭岛的战斗。

  平潭岛是福建省的一个大海岛,外围有许多小岛,整个岛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从福州通往厦门的海上交通要道。平潭守敌除原驻该岛的73军15师外,还有73军238师和74师残部,共计10000余人。敌人在岛上还赶修了防御工事、公路和飞机场,加强了该岛与周围岛屿的防务。

  攻打平潭,是解放军首次单独执行越海作战。为确保海岛作战的胜利,247团团长刘竹溪率部在福州战役后集结于江田、松下地区,一部进驻屿头岛。随后,各营连展开了紧张的海上作战训练。

  当时,沿海新区渔民村支援了247团80多只木帆船,船工们也都有很高的支前热情和勇于献身的精神。全团指战员白天冒着烈日等候上潮出海,黑夜忍受着深秋寒冷的海风与浪涛搏击,学习游泳和航行,掌握在海浪起伏的帆船上准确射击的本领。

  经过半个多月的紧张训练和准备,247团奉命担当28军此次作战的先头部队,于9月13日凌晨率先向平潭岛外围的小练岛发起攻击。团长刘竹溪命2营4连担任主攻,5连、6连配合。

  在炮火掩护下,4连指战员奋勇冲杀,率先登陆,后续部队迅速跟进,经过一小时激战就一举拿下小练岛,全歼该岛守敌一个加强营,俘敌80余人。

  战斗中,2营6班长叶栋良,虽然身患急性疟疾,仍带病参战,并指挥全班奋勇冲击。当船航行到岩滩前突然搁浅时,敌人以猛烈的火力向6班射击,叶栋良机智果断指挥全班下船泅渡,并带头跳进海里,向敌人继续发起冲击。

  247团攻占小练岛后,敌人慌了手脚,急忙抽调一个团的兵力增援大练岛,企图顽抗固守。平潭岛是福建省的海上门户,大练岛就是它的一把“锁”,要进门需先开锁。

image.png

  在作战中,团长刘竹溪把开大练岛这把“锁”的主攻任务交给3营8连,并向该连官兵作了战斗动员。

  9月13旧傍晚,3营8连战士在连长刘玉瑞的带领下,在小练岛西南角窦礁以北的海边,以快速的动作登上木帆船,迎着海浪,披着霞光,向大练岛进发,后续部队相继跟进。

  当8连的突击船驶入大海时,天气骤变,乌云翻滚,海风劲吹,所有的船帆都鼓满了海风,所有的船头都挂起了红色的灯盏,排与排、班与班的航程,呈三角形队列有次序地摆开,在浩瀚的大海里迎着风浪疾进。

  风力越来越大,离岸越来越近,几十只木帆船在汹涌海浪的撞击下艰难地行进。当8连突击海船距离大练岛约200米时,守敌以密集的火力封锁海面,阻止解放军前进。

  8连及后续部队当即组织火力压制,双方展开激战。为吸引敌方火力,掩护连长刘玉瑞的指挥船,8连1班长刘树美机智果断地将航船驶离主航道,边行进边向敌人滩头阵地还击,大大地牵制了敌火力。

  这时,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把2排4班和5班两只船篷刮得缠在一起,船渐渐失去控制,一扭一歪,不能前进,并且有翻沉的危险。

  在此危急时刻,战士陈树彦挺身而出,冒着敌人的猛烈火力和强风暴,敏捷地爬上桅杆,将船篷扯开并用力拴紧,船只又继续在风浪中向前疾驶。

  连长刘玉瑞率部乘坐的机动小快船接近岸边时,机枪手赵永志不幸中弹倒下;战士鲍阿龙立即接过机枪继续向敌人射击,又不幸英勇牺牲;新解放战士蒋合安不顾自己身负重伤,从血泊中接过机枪又继续向敌人还击。

  这时刘玉瑞船上31人大部伤亡,老船工也挂了彩,只剩下刘玉瑞连长和6名战士,但他们毫不退缩,始终冲在最前面。刘玉瑞一边指挥,一边用双腿夹住舵掌舵,一边用机枪射击敌人,快速冲向岸边。

  不料,小机船将要靠岸时意外搁浅。刘玉瑞当机立断,带着6名战士纵身跳下船头,飞速渡过20多米的浅海,冲向敌岸,与敌人展开滩头战斗。接着3营各连主力及2营部队也陆续登陆。

  部队登陆后,小庙附近地堡里的敌人吓破了胆,武器也顾不得带走就抱头鼠窜了。解放军兵分两路,穷追猛打,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

image.png

  9月14日拂晓,解放军247团攻占大练岛西部高地,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敌712团的一个加强营大部被歼,残敌窜至岛东南部的卫营山,与平潭岛增援大练岛的714团在此相聚。

  这时,团长刘竹溪抓住战机,命令团、营各炮兵部队,集中火力向卫营山聚集的敌人重炮猛轰。十几发炮弹打出后,敌阵地一片混乱,难以招架,他们急忙打出白旗要求投降。团长刘竹溪派3营8连副指导员苏守良带两名警卫人员到敌团部接受投降。

  当天下午4时,敌714团团长陈磊率800多名官兵向解放军投诚,大练岛至此宣告解放。

  在247团攻占大练岛的同时,解放军其他部队已攻占了平潭以北、以西的周围小岛,为总攻平潭创造了有利条件。

  9月15日晚9时,解放军向平潭岛发起总攻,247团作为第一梯队攻击团,担任主攻任务,由245团和250团配合。

  16日凌晨,247团指战员在团长刘竹溪、政委陈瑛的组织指挥下,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敢打必胜,所向披靡,首先从平潭岛北面苏澳东钟门突破登陆,重创敌军,尔后兵分三路追歼逃敌,先后抢占东尾、流水、白犬山等港口,将敌人包围在流水、君山等地区。

  激战至下午5时,守敌共被解放军歼灭了8000人,仅有少数敌人乘船逃窜,平潭终于宣告解放。

  在解放平潭、攻克大练岛的战斗中,英勇善战的247团3营8连率先登陆,为大练岛战斗的胜利和解放平潭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为此授予“大练岛连”荣誉称号,创造了解放军海战的一项新荣誉纪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留下的是痕迹清晰的车辙印,还是漫山遍野、不为人知的尸山血骨,亦或是风中轻扬的流沙细末;未来得及仔细回味与辨别一番,已被琐事缠绕在灯红酒绿之中。回眸、凝神、细视,禁不住的惊诧,却又是触目惊心、鲜血淋漓。可有些平凡人,恍如过眼云烟,他们的丰功伟绩已随着埋骨他乡而流失殆尽。作为一个后来人只能怀着敬畏的心去缅怀,去追思······

  1、  时间回溯到1949年的8月下旬至9月初,地点位于平潭岛(今福建省平潭县境内),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被弹片洗礼的地堡群,从地堡中不断喷出噬人的火舌,凡冲击地堡解放军无不被严重烧伤或者被猛火袭击后痛苦地死去;部队伤亡严重,夺取平潭岛全歼守敌作战任务被敌(国民党)74军火焰喷射营所挡,部队攻击不力,一时之间陷入僵局。人民解放军10兵团第28军84师的251团长王大勇眉头紧蹙,听着副团长冯绍堂汇报部队伤亡惨重,进攻没有一点进展的战况分析,一动不动地用望远镜观察着敌军的反攻击方式,一言不发。王大勇的嘴角一抽搐,立刻下达暂停攻击命令。只用火力压制住敌人,不能让敌人有一丝喘气之机,而后急召1、2、3营营长商量对策。  这火贼他娘的邪,粘那着那,连周围石头都能烧着,我的爆破队连冲四次,连地堡的边都没摸着,倒直接把我的爆破手烧死了3个人,伤了6个人。1营长金龙怒气冲冲地说道。是啊!没办法靠近又揭不了他的乌龟壳。2营长王占彪无奈地望着团长王大勇。

image.png

  王大勇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福州战役时,敌74军军长就是靠着这个喷火营的横冲直撞,接二连三冲破了31军和29军的围追堵截,直接逃到了平潭岛上。真是冤家路窄,这次绝不可能让你逃掉!可部队作战从未打过火仗,怎么样才能干掉它呢?王大勇猛然一回头,大声喊到:“机炮连的范连长跑哪去了”?他猛然想到这个漳州国民中学学生——范文绣被俘投诚后屡出奇谋、屡立大功,而且他本人不仅对各种机炮武器了如指掌,打起仗来也是有勇有谋,实为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王大勇将团里的轻重机枪手和迫击炮手都挑出来,又从各营抽调了一些机炮骨干组成了团直属机炮连,由范文绣担任了连长。俩人由于年纪相仿,脾味相投,王大勇越来越喜欢这个外表文弱冰冷内实刚强硬朗的书生连长,有什么一时之间难以解决的难题,王大勇总想听听范文绣的意见。可这个书生在节骨眼上不知跑哪去了,竟连连呼叫几声不见踪影,他不禁有些悻悻然。1营长金龙摸着军装上被火烧出的破洞忿忿地说到:“我看,干脆就用火力封锁住各个地堡,困他个十来八天,把这帮狗日的统统饿死在地堡里!”“不中!那样时间太长了,影响整体作战计划。”王大勇皱着眉头说道。“要不就继续强攻,把三个营的爆破队组织起来,连番爆破······”“那样伤亡太过惨重,也不中!”王大勇摇着头说道。“这样不行,那样也不中,这仗到底该怎么打?”金龙有些不耐烦地说到。

  这时,王大勇猛然看见范文绣从山腰上的岩石爬了出来,忍不住大吼一声:“你这个酸秀才到这逛风景来了,贻误了战机,老子枪毙你!”

image.png

  2、范文绣爬上山来,走到王大勇身前,面无表情地拿过望远镜,而后一眼不发地观察着前沿阵地。许久,转过身来对王大勇说到:“以毒攻毒”!王大勇惊诧地说到:你是说用火攻?可拿什么东西烧呢?咱们根本靠近不了地堡啊!范文绣不紧不慢地说到:火焰喷射器最适合打阵地防御战,是近战利器。若打野战须与战车配套!现在敌人没有战车,只能缩在地堡里等待我们强攻。因此,我们无法在野战中消灭他们,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虽然太过残忍,这也是没有办法!  范文绣把望远镜递给了王大勇轻轻说到:“团长,请让1、2、3营的攻击部队后撤三十米,仍用火力压制敌人,具体火攻由我们机炮连来完成。”王大勇狐疑地看着范文绣,轻轻问到:“有把握吗”?范文绣轻轻点头,而后朝山后挥了挥手:“这方法就是太过残忍,当年我父亲在缅甸就用这法子对付过日本鬼子的喷火兵。前提是必须要有足够的汽油和质量稍高些的汽车,我刚才看过被冯副团长歼灭的敌73军军部,看见了狗军长遗弃的铁甲战车和一辆装满汽油的油罐车,正好用来火攻。团长,你快点让人后撤,用火力死死压制住敌人,千万不能让他们打着我的油罐车”!

  王大勇点点头,一挥手,三个营长各自离去,指挥部队行动。范文绣一招手,招来三个机炮排排长,蹲在地上详细布置战术进攻路线:“一排的位置在这儿,用三挺轻机枪,一挺重机枪;二排的位置在这,用一挺重机枪;三排的位置在这儿,用二挺重机枪,其余一律用曳光弹。我的位置在这,注意看我的喷油线路,油罐车的油喷到哪个位置,哪个位置的机枪就开火。好了,立即行动吧!”

  3待三个排到达指定位置集合,范文绣跳上了铁甲战车,“兔子(这是一个令人钦佩的人物,暂且不详细讲明,后续会有详细介绍)”开着油罐车小心翼翼地朝地堡群驶了过去,快接近地堡时,战车突然掉头横了过来,紧接着油罐车也一侧身躲在战车的一侧并肩停住了。俩人的配合妙到毫巅,真是默契得像一个人。突然,地堡里窜出猛烈的子弹,打在铁甲车上,迸射出一簇簇耀眼的火花。说时迟、那时快,范文绣猛地从战车上露出半截身子,一把抓过油罐车的输油管,间不容发之际,“兔子”动了油罐车自备高压油泵。刹那间,一道煞白的油龙扑向了地堡群,进入指定位置的机炮排轻重机枪立即开火,顿时被油龙所扑的地堡群被熊熊烈火所包围,惨烈的一幕出现在人们眼前:烈火咆哮、肆虐、吞噬着地堡群中每一个人的身子骨,被烈火所焚的人体发出劈啪作响的悚然声音;烈火中的敌军哭嚎着、垂死挣扎着、大声撕裂着,可都无济于事。战车缓慢掩护着油罐车慢速前行,每一条致命的油龙不断扑向死去活来的敌军,高分贝的撕裂声夹杂在尸体焚烧的噗噗声中,原始的极刑重现了。

image.png

  待“兔子”用手势告诉范文绣油已喷完时,火海中的惨叫声一丝也没有了。地堡群有些出口处,裸露着几具相互拥抱的焦尸,可能是想冲出地堡,以图活命。可被熊熊烈火焚得焦黑一片,四肢抽搐死得极其痛苦,极刑之下,无一丝完整之处。  敌军虽死状极其触目惊心,可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这毕竟是战争!这毕竟没有什么仁慈可讲!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两个党派之间的争斗,死得最多的还是那些平民百姓。就像这兵员,还不是那些平民子弟,死伤无数的依旧是他们这样的人。对于任何一个阵营都是一样。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莫不如是。  夺取平潭岛全歼守敌战争胜利后,范文绣整整一个星期都是一言不发。参与这场战役的每一个人同样是默然无语。团长王大勇也觉得心里堵得慌,鼻腔里总在飘着那种焚烧人肉的气味,他想都不愿意去想那个战绩赫然而又异常惨烈的平潭岛。战争是无情的,而它同时又是生活,是那个黑暗与光明交替着的历史回音壁,是真实而又每天必须经历的生活状态。是美丑交织,爱恨纠缠、波诡云谲、尸山血骨,崇高得令人敬仰与卑鄙得让人不齿回忆的实实在在的人生!战争诞生的伟人是用血骨堆砌而成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开国少将朱绍清的名气不是很大,但地位非常高,担任过福州军区代司令、福建省委副书记,位高权重。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朱绍清,就是“铁面无私”,尤其是对自己的亲人,几乎到了“绝情”的程度。

image.png

  朱绍清是湖南华容县人,15岁就离开家乡参加了红军,受他的牵连,大哥大嫂都被国民党杀害了,父亲又早早过世,只剩下年幼的妹妹,在家里照顾瘫痪的母亲。可以说,朱绍清最愧对的,就是这个妹妹。

  建国后,有一次朱绍清回华容县出差,住在宾馆。妹妹听说后,就来看望哥哥。按理说,妹妹来了,哥哥总得管顿饭吧?朱绍清倒好,到了吃饭的时候,他却对妹妹说:“我该吃饭了,你回去吧。”

  妹妹都愣住了,说你当哥哥的也太狠心了,一顿饭也不管我?

  朱绍清不说话,场面有些尴尬,还好夫人黄晓虹过来说:“妹妹你误解你哥哥了,你哥这辈子什么都好说,就是不占国家的便宜。他这次来出差是国家掏钱,如果请你吃饭,就得多花国家一份钱。”

  就这样,妹妹抹着眼泪走了。

  朱绍清望着妹妹的背影,一句话也没有说。夫人黄晓虹看了看丈夫,也叹了口气。

  妹妹有个儿子,叫曾克平,正好在福州军区当兵,就想让朱绍清多少照顾一下,毕竟是亲外甥。

  应该说,以朱绍清的地位,即使不违反纪律,也可以适当照顾一下这个外甥,但朱绍清却说:“如果事事靠我照顾,他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再说,我要照顾他,对普通人家出身的战士公平吗?就是我自己的儿女,我也没去看他们一次,他们敢背后走我的后门,我第一个不答应!”

  朱绍清还专门叮嘱外甥说:“要认我这个舅舅,必须遵守我给你定的三条原则。一,一年只允许你来一次福州,否则来了我也不见你;二,不许你进入机关工作,哪里艰苦去哪里;三,敢打着我的旗号捞好处,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image.png

  曾克平也非常争气,从来不提朱绍清是他的舅舅,在平时训练非常刻苦,各项科目都是优秀。

  那么,朱绍清有没有“开后门”的时候呢?当然有,不过不是对自己的亲人,而是对真正需要的人。朱绍清曾经对人说,只有三种人,我才会给他开后门,哪三种呢?

  “一是农民来找我,再难的事我都要帮;二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参军,只要他们的政审体检都合格,再难开的后门我也开;三不管是谁生了病,来找我求医问药,再大的代价我也愿意付出。”

  朱绍清说话算数。有一次他去福建莆田视察,听说有一位老大娘生活特别困难,得了病都没钱医治,只能在家里等死。朱绍清一听就掉了泪,说有一个困难群众,都是我工作没做好。

  朱绍清立刻让人从部队调出100斤大米送给这位大娘,然后派军医给大娘治病,说不惜任何代价也要给大娘治好病。

image.png

  朱绍清离开时,又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还让随行人员也凑凑,最后凑了几十块钱,塞在大娘手里,说:“您老人家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朱绍清,我随时为您开着大门。”

  这就是那一代革命家的普遍心理: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自己家的事再大,也是小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1949年8月福州解放后,国民党军第73、第74军残部1万余人退守福建省沿海平潭岛。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以所部第28军(欠1个师)并加强炮兵团一部,进行渡海作战夺取平潭岛。9月12日晚,第28军以一部兵力首先向平潭岛外围发起攻击,至14日占领小练岛、草屿、塘屿、鼓屿和大练岛,歼守军1000余人。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