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城堡战役

  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挫败了蒋介石的进攻计划,大振了红军的军威,巩固了陕甘宁抗日根据地,改变了红军的被动局面,对于增强红军内部团结,巩固与发展同东北军等部的统一战线,促进逼蒋抗日方针的实现,都具有重要意义。这次战役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其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有中央军委的正确决策。二是三大主力红军团结战斗。三是担负主要进攻任务的红一方面军指战员,勇猛战斗,发挥了重要作用。四是当时东北军早已和红军达成互不侵犯的秘密协议,配合胡宗南进攻的王以哲所部即使在蒋系特务监视下仍秘密和红军发电报通报国军动向,使得胡宗南的部署被彭德怀了如指掌,而且王以哲部的进攻也以象征性为主,红军就可以以少量兵力阻滞东北军,而集中主力对付中央军。

  这是一场大胜仗。这是一场工农红军对国民党军的胜仗。这是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一次大仗。这一仗的胜利,标志着蒋介石“围剿”工农红军的彻底失败,在红军和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此役,红军以诱敌深入的战术歼灭国民党中央军1个旅又1个团,终止了国民党中央军对陕甘宁苏区的攻势。这一仗,由朱德、彭德怀、贺龙、聂荣臻、刘伯承五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帅的将领协同指挥;这一仗,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大将的徐海东、陈赓、黄克诚、萧劲光参与其中;这一仗,在杨得志、肖克、肖华、李天佑、杨勇、宋时轮、宋任穷、王震、韩先楚、邓华、陈再道等回忆录中都提到过,据不完全统计,开国上将中,大约有三十位直接和间接参加了这场战役;据粗略统计,开国中将的三分之一参与了这场战役。大约200位开国少将参加了这场战役。这一仗,是“山城堡战役”。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师。蒋介石不顾中国共产党一再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继续坚持反共内战政策,调集国民党军第1、第3、第37军和东北军的第67军、骑兵军第5个军,从会宁至隆德一线,由南向北分4路向红军进攻,企图消灭红军于靖远、海原地区。为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争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彭德怀和任弼时根据中共中央委员会和毛泽东的指示,决定集中主要兵力给胡宗南第1军以歼灭性打击;以一部兵力钳制第3、第37军,并相机予以打击;对东北军第67军和骑兵军积极进行统一战线工作,迟缓其前进。

  10月底,红军各部由打拉池、海原地区逐次向东转移。至11月15日,分别移至萌城、甜水堡、豫旺堡以东地区。此时,国民党军除第37军在黄河以西外,东北军前进比较迟缓,第3军进占同心城后停止前进,唯第1军紧紧尾追红军,进至豫旺地区。17日,第1军分3路前进:左路第1师第1旅由惠安堡东进,中路第1师第2旅向萌城、甜水堡推进,右路第78师由西田家原向山城堡前进。其第43、第97师位豫旺,为第2梯队。当日,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击溃第1师第2旅,毙伤其600余人,并击落飞机1架。18日,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决定集中优势兵力,在山城堡地区求歼孤军深入之第78师。19日,前敌总指挥彭德怀到山城堡部署作战,以红一方面军第1、第15军团和第4、第31军集结于山城堡南北地区隐蔽待机;以红军第28军在红井子一带钳制国民党军第1师第1旅;以红二方面军第6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81师在洪德城、环县以西迟滞东北军;以红二方面军主力集结于洪德城以北地区为预备队。

  20日,国民党军第78师第232旅及另1个团进占山城堡地区,孤立突出。21日下午,红军发起进攻,红15军团和红1军团第2师向山城堡西北之哨马营方向进攻,断其退路,其他各部红军向山城堡进逼。是日黄昏,红1军团第1、第4师和红31军一部,乘第232旅变换阵地之机,从南、东、北3面向山城堡猛攻,激战至22日上午,全歼国民党军第78师1个多旅。与此同时,红28军在红井子附近击溃第 1师第1旅。第1军其他各部仓皇西撤。山城堡战役,迫使国民党军停止了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进攻,对国内和平的实现起了促进作用。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挫败了蒋介石的进攻计划,大振了红军的军威,巩固了陕甘宁抗日根据地,改变了红军的被动局面,巩固与发展同东北军等部的统一战线,促进逼蒋抗日方针的实现,都具有重要意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甘肃环县山城堡,这荒山秃岭上,植被稀疏,沟壑纵横。211国道穿越其中,从空中往下看,沟壑纵横深达百米,地势险要。片片梯田,金色的黄土,让人都能感觉到这里的干旱。来到这里,第一感觉就是荒凉贫瘠,风很大,即使在夏天光秃秃的山梁,金色的黄土让这里感觉更燥热。而真正让这里被人熟知的,是因为八十多年前的一场大战,一场决定红军命运的大战。

image.png

  这里处于毛乌素沙漠边缘部与黄土高原的沟壑区,更是北上宁夏内蒙的交通要道。1936年11月21日,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大会师后在庆阳环县山城堡地区和国民党胡宗南、宁夏马鸿逵军队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山城堡战役在中国革命历史上举足轻重,它是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是万里长征最后一战,是参加将帅最多的一场战役,也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最后一战。

image.png

  现在,在山城堡一带,不仅发现有大量遗迹,来寻找当年的故事,了解山城堡的故事。在山城堡村断马崾岘东山畔有一处红军战壕,长约120米,战壕宽1.2米左右,深0.8到1米不等,猫儿洞、射击口清晰可见,还有10多米的运送通道。

image.png

  “宁给半碗米,不给半碗水”是山城堡流传的一句老话儿,这里干旱少雨,一口水井是多么珍贵。可就是这么珍贵的甜水,当年红军驻扎在山城堡时,正是当地百姓领着红军找到了井水。相反,国民党军队来了,百姓们就把这口井的“救命水”锁起来、藏起来,国民党军只能喝沟里的苦咸水,一喝就拉肚子,战斗力一下子就削弱了。后来,这口井被命名为“红军泉”。

  这里沟壑纵横,交通不便,却是北上宁夏内蒙古的交通要道,上下只有211一条国道,经常会堵车。而正在修建的银西高铁和甜用高速,两条高速通道,让这千沟万壑从空中看去一马平川。而当高铁高速通车的那一刻,环县人民对水的渴望、对路的渴望、对绿的渴望,都将成为现实,让这千沟万壑焕发新的生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山城堡战役发生在1936年11月,也就是红军3大主力长征会师之后。但实际上,这场发生在长征之后的战役,才是真正意义上“万里长征结束”的标志。

  陕甘苏区大敌当前

  1935年11月的直罗镇战役后,中央红军正式在陕北落脚。但国民党军对陕甘苏区的军事行动,却一直没有停止。而此后近一年时间,中共中央围绕陕甘苏区的生存发展,进行了多次军事斗争。红军先后发动了东征(1936年2至5月)和西征(1936年5至7月)战役,不仅将进入陕北进剿的晋绥军击退,同时打击了西北军阀的马鸿逵、马鸿宾等部,陕甘宁边界开辟纵横各200余公里的新区,为策应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3大主力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

image.png

  同时,中共中央加紧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1935年12月17日,中共中央在陕北子长县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也就是著名的瓦窑堡会议。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指出:目前党的策略任务就在于发动、团结和组织全中国和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反对当前的主要敌人日本帝国主义。瓦窑堡会议解决了遵义会议没来得及解决的政治策略问题,确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

  为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中共中央加强了与东北军、西北军等部的接触、沟通、交流和团结工作,并取得了积极进展。经过不懈努力,张学良杨虎城等爱国将领与红军取得共识,相继与红军达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这为陕甘苏区的发展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到1936年8月,陕甘苏区总面积超过12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00万,设有30多个县和1个特区。在陕北,红军、东北军和西北军已心照不宣地形成了“三位一体”的局面,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壮大。

  1936年10月,红军3大主力胜利会师,万里长征胜利结束。此时,蒋介石已对西北的形势十分不满。在蒋委员长看来,各路红军主力会师,数万“赤匪”俨然在陕北另立了“新中央苏区”。而东北军、西北军等各地方实力派明显“只求自保”,对剿匪“心不在焉”。于是,为了“扭转西北局势”,蒋介石调动260个团,以中央军为主力,兵分4路集中围剿,企图借红军长途跋涉立足未稳之机,一举解决陕甘苏区。红军3大主力刚会师,就突然面临着巨大压力。

  胡宗南主动送上门

image.png

  从军事部署角度看,当过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对此次围剿可谓精心策划。中央军第37军(毛炳文)、第3军(王均)为两路,由会宁向靖远方向分进合击;以嫡系胡宗南的第1军为主力一路,由静宁向海原方向进击;而东北军67军(军长王以哲)的何柱国部及其骑兵师为一路,则由隆德向黑城镇方向压迫。老蒋以更“可靠”的中央军为作战主体,以东北军为辅助,明显是向张学良、杨虎城等施压,甚至有借机派兵进入西北“监军”的意味。

  面对敌军大规模进剿,红军方面也遇到了问题。为了反围剿,3大主力会师前,中央就提出旨在消灭胡宗南的《静(宁)会(宁)战役计划》;10月11日中央军委发布《十月份作战纲领》,计划实施宁夏战役,意图集中3个方面军主力向北发展,巩固和扩大根据地。但由于多种原因,静会、宁夏战役计划相继流产,迫使红军不得不放弃豫旺(现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同心县豫旺镇)以西的大片土地。国民党军则趁势从静宁、会宁追至陕甘苏区的门口,形势十分危急。

  当时,红军所在的陕甘宁交界处,是黄土高原最贫瘠的地区,人口稀少,干旱少雨,物产有限。数万红军云集此地,不仅难以补充兵员、筹集物资,且作战空间十分有限。而红军刚刚会师,红二、四方面军经过长途跋涉,红一方面军则刚经过连续作战,都十分疲惫。一旦反围剿失利,红军甚至会被迫离开陕甘,东渡黄河,再次战略转移。类似情况在长征中就发生过,红二、六军团在贵州毕节本想建立根据地,结果在军事压力下不得不继续转战。因此,红军必须痛击中央军,方能确保陕甘苏区的安全。

  而当时两军态势,胡宗南的第1军已经向豫旺扑来,第37军还在黄河东岸,第3军占领同心县城后行动迟缓,基本上就地观望,东北军则不愿意再当蒋介石的炮灰,遂在张学良授意下驻军庆阳、驿马镇一带“备战”。这种情况下,红军很快明确了作战目标:对东北军采取统一战线方针,保持对峙,维持默契;对毛炳文、王均部进行牵制,相机实施打击;对前出的主力胡宗南部,则以“逐次转移,诱敌深入”之法,在预定的有利地区集中优势兵力,予以歼灭。

  从战役策划角度看,红军的部署充分利用了国民党军内部矛盾,先在政治上孤立了蒋介石,在军事上分化敌军的力量,最后得以在装备人员都不占优的情况下,集中兵力消灭突进之敌。而打歼灭战的地点,就选在了山城堡。

  红军占尽地利人和

  选择山城堡作为伏击阵地,有红军的考虑。该地区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土地荒凉,缺乏水源,即使有一两处水源也多是无法饮用的苦水,不利于大兵团机动,远道而来的中央军在这里很难展开。而且,和豫旺以西的一些新区不同,山城堡附近是陕甘苏区的老区,群众基础很好,便于红军隐蔽。

  其实,上述几点,国民党军中不少人也心知肚明。除了和红军在西北交手多年的东北军、西北军外,毛炳文、王均等此前多次参与剿匪的中央军将领,也晓得“红军内线作战”的厉害之处。所以,就不难理解当红军被逼退至陕甘苏区后,这些部队为何迟疑不前了。而心高气傲的胡宗南却好大喜功,不管不顾地一路杀向苏区。11月17日,第1军兵分3路:左路第1师第1旅由惠安堡向东,中路第1师第2旅则向萌城、甜水堡推进,右路的第78师由西田家原向山城堡前进,第43、97师则在豫旺镇,作为第2梯队。

  作为蒋介石嫡系,外号“大连长”的胡宗南,此役部署的确差强人意:本来第1军就前出冒进,还将4个师“分进”以试图“合击”红军。对手出昏招,红军前敌总指挥彭德怀自然不会客气。17日当天,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将第1军第1师第2旅击溃,毙伤600余人,还打下1架飞机。双方主力还没碰,彭老总就已卸掉胡宗南一条臂膀。而另一条臂膀——中央军78师,则正向红军预设阵地山城堡前进。

image.png

  19日,彭德怀亲自到山城堡部署作战:由陕北红军和游击队统编后的红28军,在北面红井子一带钳制国民党军第1师第1旅;红二方面军第6军团和一方面军81师,在洪德城、环县以西“迟滞”东北军;二方面军主力作为预备队,集结在洪德城以北;红一方面军担任主攻,第1军团在山城堡以南,第15军团和第4、31军在山城堡以北,隐蔽待机。彭德怀的部署主次分明,各部互有协同,显然比胡宗南更有章法。而且,同样是指挥数万人作战,红军静悄悄地完成了部署。而胡宗南1个旅被打掉,其余各部居然浑然不觉,仍大张旗鼓往坑里去,双方官兵的军事素养可谓高下立判。主战场还没开打,红军已占得先手。

  夜袭一战定乾坤

  20日,中央军第78师第232旅及另1个团,进占山城堡。按照红军的伏击习惯,往往要“让敌人多待一会”,在五里沟口、袁家沟口、直罗镇,莫不如此。这种作战风格,就好比“肉多炖一会儿才烂得快”。果然,第二天,红军开始“吃肉”。

  21日下午,在山城堡西北的哨马营,红15军团和红1军团第2师突然杀出,激战一天,切断了敌军退路。中央军232旅不得不变换阵地,逐步向有利地形撤退。此时,红1军团主力由南向北,第31军由北向南,第4军由东南而西北,3路齐出。21日黄昏,敌232旅步步为营正向山城堡以北山地撤退,红1军团第1、第4师和红31军一部,就从南、东、北3面,直接攻入山城堡。

  双方激战一夜,到22日上午9时许,被压缩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的敌第232旅又1个团大部被歼。红军乘胜追击,红28军在红井子附近击溃第1师第1旅。至此,胡宗南的第1军4路出击,已有2路被废,其余各路仓皇西撤。山城堡战役胜利结束。

  此役是红军3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场战役,3个方面军统一接受彭德怀的指挥,协同作战,配合默契。红军充分调动敌军,通过诱敌、设伏、断后路等一系列战术动作,创造了打夜战的条件,得以发挥优势,确保作战胜利。

  此战扭转了红军的被动局面,增强了内部团结,巩固了根据地,并进一步发展了抗日统一战线。这场战役后不到1个月,西安事变爆发,后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和平解决,蒋介石接受中共“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主张。山城堡战役,由此成为第2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仗,其不仅标志着蒋介石“围剿”红军的彻底失败,也为第2次国共合作一致对外抗日拉开了序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主力在甘肃省环县山城堡(即仙城堡)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役。

  1936年11月15日,中革军委命令红军主力,向山城堡迅速靠近,打击国民党军进攻。20日,国民党军右路第78师进占小台子、风台堡,其第232旅及另1个团进至山城堡地区,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当即决定对山城堡之敌发起攻击。21日下午,红15军团和红1军团第2师向山城堡西北之哨马营攻击,断其退路。红1军团主力由南向北,第31军由北向南,第4军由东南而西北向山城堡进逼。当日黄昏,红1军团第1、第4师和红31军一部,乘敌向山城堡以北山地撤退之机,从南、东、北三面攻入山城堡,并乘胜追击,将其大部压缩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战至22日9时,将敌第232旅又1个团大部歼灭。

image.png

  战役策略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在甘肃省会宁和静宁县将台堡会师后,北移至海原、靖远打拉池地区。这时,蒋介石不顾中国共产党一再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继续坚持反共的内战政策,井坐镇西安,调集国民党军第1、第3、第37军和东北军第67军、骑兵军等5千军,于下旬从会宁至隆德一线由南向北,分4路向红军进攻,企图消灭红军于靖远、海原地区。为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争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指示,决定集中主要兵力给国民党军第1军(军长为胡宗南)以歼灭性打击;“一部兵力牵制第3、第37军,并相机予以打击;对东北军第67军、骑兵军积极进行统一战线工作,以迟滞其前进。

  10月底,红军第一方面军第1、第15军团和第81师,第二方面军第2、第6军团及第四方面军第4、第31军,开始由打拉池、海原地区逐次向东转移,寻机歼敌。至11月15日,各部分别移至豫旺堡、毛居井以东和环县以西以及萌城、甜水堡地区。此时,国民党军第37军正准备西渡黄河“追剿”红军河西部队;东北军第67军、骑兵军经红军劝阻,前进缓慢;第3军进占同心城后,也停止前进;唯第1军紧紧尾追红军,进至豫旺地区。中革军委命令红军主力,向山城堡迅速靠近,打击国民党军进攻。16日,红军各部向山城堡南北地区集结。17日,第1军分3路前进;其左路第1师第1旅由惠安堡东进;中路第1师第2旅向萌城、甜水堡推进;右路第78师由田家原向山城堡前进;第43、第97师为第2梯队进至豫旺县城及附近地区。当日,红军第4、第31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击溃中路第1师第2旅,毙伤其600余人,并击落飞机1架。19日,红军前敌总指挥彭德怀根据中革军委指示,作出集中优势兵力求歼孤立深入之右路第78师的部署:红一方面军第1军团,在山城堡以南待机;第15军团一部诱其东进,主力隐蔽于山城堡以东及东北山地,红四方面军第4军主力于山城堡东南地区,第31军干山城堡“北地区隐蔽待机;红28军在红井子一带牵制国民党军左路第1师第1旅;红二方面军第6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8l师、特务团、教导营在洪德城、环县以西地区迟滞第67军和骑兵军;以红二方面军主力集结于洪德城以北之术头堡地区策应各部作战。

image.png

  20日,国民党军左路第1师第1旅进占红井子,第97师跟进至大水坑;中路第1师第2旅撤回豫旺县城休整,第43师接替中路,向保牛堡前进;右路第78师进占小台子、风台堡,其第232旅及另1个团进至山城堡地区,并派出两个连沿山城堡至洪德城大道向南侦察,在八里铺以南遭红1军团一部突然攻击,大部被歼。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当即决定对山城堡之国民党军发起攻击。21日下午,红15军团和红1军团第2师向山城堡西北之哨马营攻击,断其退路。与此同时,红1军团主力由南向北,第31军由北向南,第4军由东南而西北向山城堡进逼。黄昏,红1军团第1、第4师和红31军一部,乘第232旅向山城堡以北山地撤退之机,从南、东、北三面攻入山城堡,并乘胜追击,将其大部压缩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战至22日9时,将第232旅又1个团大部歼灭。同时,红28军在红井于附近击溃左路第1师第1旅。第1军其他各部,仓皇西撤。此役,给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以沉重打击,迫使国民党军停止了对陕甘苏区的进攻,对促进国内和平的实现起了积极作用。

image.png

  开国十大元帅中,资料显示有五位与山城堡战役结缘,他们是朱德、彭德怀、贺龙、聂荣臻、刘伯承。彭德怀时任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刘伯承任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聂荣臻时任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政治委员。其他两位元帅虽没有直接参与指挥,但参加了战役的讨论、谋划、组织和间接指挥,比如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调动就离不开贺龙与朱德;再比如,在庆祝胜利的大会上,朱德和贺龙都讲了话,并与其他领导人联名向中央和毛泽东发了报喜贺电。

  开国十位大将,现有资料表明有四位参加过山城堡战役,他们是徐海东陈赓黄克诚、肖劲光。前三位当时都是一线指挥员,肖劲光时任陕甘省委军事部部长兼红二十九军军长,也对此次战役做了大量工作。

  开国五十七位上将,大约有三十位直接和间接参加了山城堡战役。杨得志、肖克、肖华、李天佑、杨勇、宋时轮、宋任穷、王震、韩先楚、邓华、陈再道、陈锡联、王宏坤等回忆录中都提到山城堡战役。

  粗略统计,开国中将177位,三分之一参与了山城堡战役。张震、王近山是其代表。开国少将1360位,约200以上的人参加了山城堡战役,如魏红亮、邓克明等,另外还有1964年晋升少将的王茂全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它的胜利标志着蒋介石“围剿”工农红军的彻底失败,在红军和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该战役红军以诱敌深入的战术歼灭中央军1个旅又1个团,终止了中央军对陕甘宁苏区的攻势。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