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四渡赤水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广大地区,积极寻找战机,有效地调动和歼灭敌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等反动派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狂妄计划,红军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四渡赤水、再克遵义之后,红军主力兵分两路,直奔金沙江。到金沙江后,要经过禄劝、武定、元谋3个县城。红一军团2师4团团长王开湘与政委杨成武决定智取,命令两个营各拿出一个连和团侦察连一起伪装成敌军。王开湘带一路奔袭武定,杨成武带一路直取禄劝,然后合攻元谋。

  当红军侦察连来到禄劝城下时,国民党民团的人跑过来问:“你们是哪里的队伍?”侦察连连长王有才声色俱厉地反问:“胆大包天,竟敢在城门口阻拦我们‘中央军’!”一听说“中央军”,敌人连忙放下吊桥打开城门,侦察连进了城,到了县政府。县长立即办了一桌丰盛的午餐。席间,杨成武向县长询问武定县的情况,县长赶紧与武定县通电话。

  接电话的是武定县县长。杨成武估计,王开湘带领的那一路也该到武定了,便假装怒气冲冲地说:“告诉武定县,我们的部队马上就到!”杨成武见事情已办妥,起身离座,大声宣布:“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一时间,“中央军”的捷克式步枪对准了县里的大小官员,他们全都当了俘虏。采用同样战术,当杨成武带着部队到达元谋时,元谋县大小官员和民团已经集合好,排队迎接,稀里糊涂地成了红军的阶下囚。就这样,红军采用化装奇袭的办法,在一天中一枪不发地拿下3个县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战役经过

  四渡赤水之战,是中央红军在川黔滇边地区进行的一次出色的运动战。在这次作战中,毛泽东充分利用敌人的矛盾,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指挥红军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界地区,巧妙地穿插于敌人重兵集团之间,调动和迷惑敌人。当发现敌人的弱点时,立即抓住有利战机,集中兵力,歼敌一部,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从而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成为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范例。

blob.png

  一渡赤水

  遵义会议后,中革军委向各军团首长下达了《渡江作战计划》,拟定:中央红军各部进至赤水、土城附近地域后,分3路纵队由宜(宾)泸(州)间的蓝田坝、大渡口、江安一线北渡长江。

  1935年1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到达贵州遵义地区。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纠正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军事上的错误,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这时,蒋介石为阻止中央红军北进四川同红四方面军会台或东入湖南同红2、红6军团会台,围歼中央红军于乌江西北的川黔边境地区,调集其嫡系薛岳兵团和黔军全部,滇军主力和四川、湖南、广西的军队各一部,向遵义地区进逼。1月中旬,薛岳兵团的2个纵队8个师尾追红军进入贵州,集结于贵阳、息烽、清镇等地,先头已进至乌江南岸;黔军以2个师担任黔北各县城守备,以3个师分向湄潭及遵义以南的刀靶水,滥板凳进攻;川军14个旅分路向川南集中,其中2个旅已进至松坎以北的川黔边境;湘军4个师位于湘川黔边境的酉阳至铜仁一线构筑碉堡,防堵红军东进;滇军3个旅正由云南宣威向贵州毕节开进;桂军2个师已进至贵州独山,都匀一线。

  中共中央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根据上述情况,决定中央红军由遵义地区北上,在四川省泸州以西的蓝田坝、大渡口、江安一线北渡长江,进至川西北建立新的苏区。1月19日起,红1、红3、红5、红9军团分3路先后从遵义、桐梓、松坎地区出发,向土城、赤水方向前进。黔军随即占领遵义、湄潭;川军以一部兵力防守宜宾、泸州,以8个旅分路向松坎、温水、赤水、续永等地推进。24日,红1军团击溃国民党军黔军的抵抗,攻占土城。28日,红3军团、红5军团、军委纵队、干部团、红1军团一部在土城、青岗坡地区对尾追的川军2个旅发起猛攻,予以重创。此时,川军后续部队4个旅迅速增援。毛泽东等遂决定,立即撤出战斗,西渡赤水河,向古蔺以南地区前进,寻机北渡长江。

blob.png

  1月29日,红军分3路从猿猴(今元厚)场、土城南北地区西渡赤水河,向四川省古茼、叔永地区前进。川军立即以12个旅分路追截,并沿长江两岸布防;薛岳兵团和黔军从贵州分路向川南追击;滇军3个旅向贵州省毕节和云南省镇雄急进,企图截击红军。2月2日,右纵队红1军团第2师进攻叙永不克,继续西进,在毛坝、大坝等地遭川军截击。7日,毛泽东等鉴于川军已加强了长江沿岸防御,并以优势兵力分路向红军进逼,决定暂缓执行北渡长江计划,改取以川滇黔边境为发展地区,争取由黔酉向东的有利发展。接着,红军印向川滇边的扎西(今威信)地区集中。

  红军进入川滇边境后,蒋介石重新调整部署,将湘军改为第1路军,何键为总司令,以其主力在湘西“围剿”红2、红6军团;薛岳兵团和滇黔两省军队组成第2路军,龙云为总司令,薛岳为前线总指挥,辖4个纵队:以薛岳兵团的8个师组成第1、第2纵队,滇军4个旅为第3纵队,黔军5个师为第4纵队,在川军及第1路军一部的协同下,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长江以南,横江以东、叔永以西地区。

  二渡赤水

  红军进至扎西地区,敌仍判断红军我将北渡长江,除向宜宾段各主要渡口增兵外,又调滇军和川军潘文华部向扎西地区逼近,企图对红军分进合击。

  2月9日,中央红军在扎西地区集结完毕。这时,第2路军各纵队分向扎西迫近。为了迅速脱离川、滇军的侧击,毛泽东等决定东渡赤水河,向国民党军兵力薄弱的黔北地区发动进攻。11日,中央红军从扎西挥师东进,于18~21日在太平渡、二郎滩渡过赤水河,向桐梓地区急进;同时以红5军团的1个团向温水方向开进,以吸引追击之川军。

blob.png

  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黔北,完全出乎蒋介石的意外。川军3个旅慌忙由扎西附近向东追击,黔军3个团从遵义向娄山关、桐梓增援,第1纵队2个师由黔西、贵阳地区向遵义疾进,企图阻止并围歼红军于娄山关或遵义以北地区。24日,红1军团先头部队第1团进占桐梓,桐梓守军退守娄山关。25日,红5、红9军团在恫梓以北地区阻滞川军,红1、红3军团进攻娄山关及其以南地区的黔军,相机夺取遵义。当晚,红3军团攻占娄山关,并在红1军团的密切配合下连续击溃黔军的多次反扑。接着,红1、红3军团乘胜向遵义方向追击。27日,在遵义以北的董占寺、飞来石地区击溃黔军3个团的阻击。28日晨再占遵义城,并控制了城西南的老鸦山、红花岗一线高地,这时,赶来增援的国民党军第上纵队第59师进至遵义以南的忠庄铺地区,第93师已进至新站,正向忠庄铺开进。毛泽东等当即决定.乘援军孤军冒进之机,集中兵力,求歼其于遵义城以南地区。为此,红军以~部兵力在老鸦山、红花岗一线阻击第59师的进攻,主力从左翼向忠庄铺突击,直插第1纵队的指挥部。第1纵队指挥部经红军突然打击,丢下部队,慌忙夺路南逃,红军乘胜发起攻击,迅速将其2个师大部歼灭于忠庄铺、遵义西南及乌江北岸地区。遵义战役从24~28日,历时5天,红军连下桐梓、娄山关、遵义,共击溃和歼灭国民党军2个师叉8个团,俘敌约3000人。这是中央红军长征后最大的一次胜利。在此次战役中,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牺牲。

  三渡、四渡赤水

  红军三渡赤水,由遵义再进川南遵义战役后,蒋介石由汉口飞抵重庆坐镇指挥,并改以堡垒主义和重点进攻相结合的战法,企图南北夹击,围歼中央红军于遵义、鸭溪地区。其部署:川军3个旅由桐梓向遵义地区进攻;第9军2个师由重庆向松坎、新站地区推进,支援川军进攻遵义;第2纵队主力3个师进至仁怀、鲁班场地区,向遵义及其西北地区进攻}第3纵队4个旅进至大定(今大方)、黔西地区防堵;第4纵队一部集结于金沙、土城等地,阻止红军向西发展;第1纵队4个师位于乌江南岸,策应其他纵队作战。此外,第1路军第53师由镇远向石阡推进,湘军3个师沿乌江东岸筑堡,阻止红军东进。

  3月5日以后,中央红军以红9军团在桐梓、遵义地区吸引川军向东,主力由遵义地区西进白腊坎、长干山(今长岗)寻机作战未果。15日,红军主力进攻鲁班场之第2纵队,因其3个师密集一起,攻击未能奏效,而援军第1纵队已进至枫香坝地区。红军遂转兵北进,于16~17日在茅台及其附近西渡赤水河,向四川南部的古蔺、叙永方向前进。19日,红军攻占镇龙山,接着进至大村、铁厂、两河口地区。红军再次进入川南,蒋介石判断中央红军又要北渡长江,急令所有部队向川南进击,企图围歼红军于古蔺地区。

blob.png

  在国民党军重兵再次向川南集中的情况下,毛泽东等决定,乘敌不备折兵向东,在赤水河东岸寻机歼敌。为迷惑国民党军,红1军团1个团大张旗豉地向古蔺前进,诱敌向西;主力则由镇龙山以东地区,突然折向东北,于3月21日晚分别经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东渡赤水河,从敌重兵集团右翼分路向南急进。26日进至遵义、仁怀大道北侧干溪、马鬃岭地医。27日,红g军团由马鬃蛉地区向长干山方向佯攻,引国民党军北向;主力继续南进,于28日突破鸭溪至白腊坎间国民党军封锁线,进至乌江北岸的沙土、安底等地。31日经江口、大塘、梯子岩等处南渡乌江。4月2日,中央红军以一部兵力佯攻息烽,主力进至狗场、扎佐地域,前锋逼近贵阳。这时,国民党军在贵阳及其周围地区只有第99师4个团。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十分惊恐,一面急令各纵队火速增援贵阳,一面令守城部队死守飞机场,并准备轿子、马匹、向导,准备随时逃跑。4月4日,红9军团在打鼓新场以东老木孔地域击溃黔军5个团,歼其2000余人。至此,中央红军巧妙地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合围圈,将蒋介石的几十万军队甩在乌江以北。四渡赤水之后,中央红军主力趁滇军东调增援贵阳之际,乘虚进军云南,并于5月9日,在皎平渡、洪门渡渡过金沙江。与此同时,活动在乌江以北地区的红9军团,也从会泽以西的树节、盐井坪渡过金沙江。

  四渡赤水河,是中央红军创建川黔边根据地、川滇黔边根据地中在赤水河流域进行的运动战战役。都是毛泽东在遵义会议进入党中央领导核心后帮助周恩来、朱德指挥和在苟坝会议进入党中央最高军事领导、指挥核心后亲自指挥的,一渡、二渡赤水河的过程是毛泽东构思把“滇军调出来”战略计划的基础;苟坝会议成立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团,代表政治局全权指挥军事,为毛泽东实施把“滇军调出来”战略计划提供了坚强的组织保证。萧华将军《长征组歌·四渡赤水出奇兵》、毛泽东本人说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最得意之笔”,广义上指一渡、二渡、三渡、四渡,狭义上特指三渡,四渡。

  战役结果

  四渡赤水之战,毛泽东等根据情况的变化,指挥中央红军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之间,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调动和迷惑敌人,刨造战机,在运动中歼灭了大量国民党军,牢牢地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战略转移中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是中国工农红军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

blob.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关于长征中的四渡赤水战役行动,萧华在《长征组歌》中唱响“四渡赤水出奇兵,毛泽东用兵真如神”。毛泽东用兵的确如神,但同时,军委总参谋部二局(这里称军委情报二局)的准确及时的情报,在此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blob.png

  军委情报二局是怎么来的

  1931年11月,中共苏区中央局在瑞金召开第一届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成立苏维埃中央政府,同时成立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及下属的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经理部(当时还没有后勤部概念)。总参谋部下设有情报科,由原在上海中央搞情报工作的曾希圣任科长,原监听台划为情报科,与谍报队成为两大主要侦察手段。不久,情报科升格为局,又按它在总参谋部的局的排序,简称为二局,曾希圣随之升为局长。这个局有以局长曾希圣为代表的包括曹祥仁、邹毕兆等几名破译敌人密电的高手。长征中,他们对敌电报的破译,获取了准确及时的情报。毛泽东对当时中央红军的情报工作有过形象的高度评价。他说:“长征有了二局,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

  中央红军长征一开始,敌人就动用了他们持有的空中侦察优势,力图准确及时掌握红军的动态。中央红军则只能依靠曾希圣二局的破译能力,获取准确及时的情报,以摆脱敌人重兵的围追堵截。曾希圣深感二局的责任重大。为适应于长途行军,他把二局一分为二,采取接力方式,保证24小时开机对敌监听和电报的破译,以求为决策者提供准确及时的情报。然而,博古和李德采取的是逃跑主义、避战方针,并不重视于敌情。红军总部每每把二局破译的敌人密电转换为敌情通报,但在不懂军事的博古和独断专行的李德面前,形同废纸,终不可挽救红军在湘江战役的惨败。可是,博古、李德仍然坚持中央红军必须按既定的计划,经湘西南通道北上,到湘西北与贺龙、任弼时率领的红二、红六军团会合。

  是什么促成了通道转兵决心的下定

  中央红军突破敌之湘江防线后,进入广西西北部大山。敌未再衔尾跟追。毛泽东立即意识到敌“追剿”军薛岳兵团和何键湘军,绝不是放弃了对我军的追击,而是已判明中央红军欲与贺龙、任弼时部会合,故而抄近路超过中央红军,在我军北上湘西北的必经之路上布下口袋,以求将我军包围聚歼。鉴于我军已无与以逸待劳之敌重兵进行决战的力量,如按原计划北出,势必陷于被敌聚歼或被打散危险,毛泽东终于公开与博古、李德的瞎指挥唱反调。

blob.png

  1934年12月11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占领通道。就在这决定党中央和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毛泽东联络了张闻天、王稼祥等,向博古等提出中央红军必须放弃北上湘西北与贺龙、任弼时会合的原计划,改为转进黔东南,进入敌人力量较弱又来不及设防的贵州,以避开敌人的伏击。他们的意见,得到了周恩来、朱德的支持。朱、周命令红一军团向通道西北方运动,侦察进入贵州的道路。李德得知后竭力反对,坚持必须按原计划执行,北上湘西北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博古于12日在通道召开有关人员会议,讨论议决。

  然而,稍前,即11日深夜至12日凌晨,二局破译了敌“追剿”军第一兵团总指挥刘建绪企图截击我红军的部署密电。12日2时,红军总部将这一敌情和稍前破译的敌薛岳第二兵团的动态综合通报全军。原来,湘江战役后,何键已断定我中央红军意在出通道北上湘西北,与我红二、红六军团会合。据此,他把统领的20万“追剿”军重新编组成两个兵团,由刘建绪率湘军组成的第一兵团为先导,由薛岳率中央军组成的第二兵团跟进,在通道以北地区张网以待。就在会议争论不休时,作战局送上上述敌情通报,并且附上敌形势图。在敌人张网以待我北上的事实面前,博古不得不放弃对李德的支持,同意毛泽东的转兵西进贵州的意见。这就有了接下来的同月18日中央政治局贵州黎平会议,最终放弃北进湘西北会合红二、红六军团的原计划,挥师黔北占领遵义。

  可以说,通道转兵挽救了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可能覆灭的危难。而促使这一转兵决心的下定,正是二局准确及时的情报。

  为什么蒋介石40万重兵胜不了3万红军

  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纠正了博古、李德在军事战略上的错误。此后,毛泽东实际上开始领导和指挥中央红军。这时的中央红军,实力只剩下3万余人,士气严重低落。而这时的敌情,则远比此前的长征初期严重得多。一是蒋介石亲自坐镇重庆和贵阳督战。二是蒋介石调动中央军和湖南、四川、贵州、云南地方军,组成40万重兵,企图将中央红军聚歼于贵州境内。三是蒋介石拥有国家战争资源,可以保障他的“追剿”军以逸待劳。这种严重的不对称形势,容不得中央红军走错一步。

blob.png

  四渡赤水是典型的运动战,情报对敌我双方尤为重要。这时,国民党军的情报获取手段,主要的是空中侦察,次之是地方政府的报告。尽管空中侦察是先进的,但那时的空中侦察还只能靠飞行员目视,而不是雨就是雾的气象,使得空中侦察基本处于无用之地。而地方政府的报告,要么只是局部,甚至误把小部队当成大部队,把佯动当成主力,要么是两三天前的红军动态。这就造成了蒋介石和他的前线指挥员来回调动部队,疲于应对,每每扑空,使整个战局,形似主动,实为被动。中央红军的情报,则由二局的曾希圣、曹祥仁、邹毕兆等破译高手保障。虽然这些高手一时还破译不了川军内部和滇军内部的密码,但对蒋介石中央军的密码则烂熟于心了。这使得毛泽东对敌情了如指掌,转化到作战行动上,是敌军每每打不着红军,而红军每每可以跳出敌军包围,甚至打着敌军,将现象上的被动,转化为实际上的主动。这就是为什么蒋介石40万重兵围歼不了3万红军的原因。

  毛泽东是怎样“四渡赤水出奇兵”的

  那么,毛泽东是怎样“四渡赤水出奇兵”的呢?概而言之,因势利导。

  中央红军占领遵义后,发现黔北不仅贫困,而且敌人力量强大,不利于立足,遂听取刘伯承、聂荣臻建议,北渡长江进入川西,会同红四方面军,争取“赤化四川”。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北上,企图从泸州、宜宾地段北渡长江,为扫清前进障碍,发起土城战斗。但因二局还不能破译川军密电,对土城敌情和川军潘文华部南下黔北的情况不全了解,未能击败当面之敌,而川军又增援,毛泽东决定放弃战斗,全军西渡赤水河,寻机从川南北渡长江,这就是一渡赤水。中央红军进入川南,敌蜂拥追入川南,遵义地区仅有王家烈黔军一部守备。毛泽东挥师东渡赤水河,即二渡赤水,发起遵义战役,不仅歼灭了当地的黔军,还差点俘虏了前来增援的中央军纵队司令官吴奇伟,使红军士气大振,并缴获了10万发子弹,使红军有了再战的能力。

  是时,毛泽东和中央已察觉到中央红军不可能从泸州至宜宾地段北渡长江,遂改为在川黔滇边立足寻求发展,为此,必须给尾追的敌中央军薛岳部以沉重打击。但自吴奇伟差点被俘后,薛岳部的周浑元和吴奇伟两纵队,行动十分谨慎。为了调动敌人运动,创造战机,毛泽东又挥师西渡赤水,即三渡赤水。然而,敌仍抱团行动,使红军没有歼敌战机。毛泽东和中央决定放弃在川滇黔边立足的计划,改为经滇北北渡长江上游的金沙江进入川西。随即,挥师东渡赤水,即四渡赤水,留下的红九军团伪装主力,主力则直指乌江南下,执行计划。

blob.png

  然而,一个险情又出现了。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下时,敌中央军周浑元、吴奇伟两纵队主力跟追而下,如果不能引开这两部敌军,中央红军将被迫在乌江北岸背水与敌决战,而中央红军则经不起这种不利的决战。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二局局长曾希圣建议,利用我掌握敌中央军密码和熟悉敌之电文格式,假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电令周浑元、吴奇伟,改变南下追击路线。此计果然奏效,让中央红军争取到一天渡江时间,不仅顺利南渡乌江,而且把周浑元、吴奇伟纵队主力甩在乌江北岸。中央红军避过乌江北岸与敌进行不利的决战后,二局又发现在贵阳的蒋介石身边只有4个团。随即,毛泽东决定威逼贵阳,吓一吓蒋介石,让他把位于滇东北附近的滇军孙渡纵队,调到贵阳救驾,使孙渡纵队让开我进入滇东南的通道。

  此举果然调开了滇军孙渡纵队。中央红军威逼贵阳,蒋介石惊恐万状,除了急令距贵阳最近的孙渡纵队赶赴贵阳救驾外,还令部属做好从天上和地上逃离贵阳的两手准备。接下来,是毛泽东率部挺进云南,北渡金沙江,把国民党“追剿”军远远甩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政治原因

  从1934年12月18日黎平会议到1935年3月11日新的三人小组成立,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朱德身为总司令、中革军委主席,既负责作战计划又负责下达作战命令和战斗部署,而且有权制定行动方针供周恩来审批,毛泽东仅协助周恩来。

blob.png

  二渡之后,成立了三人军事小组,毛泽东参与领导了三渡与四渡。

  由于朱德早年曾在云贵川一带作战,对这一带的地形与民情十分熟悉,对赢得四渡赤水行动的胜利也是重要的,敌人的电报中曾经分析道:“红军除朱、罗(炳辉)在滇军做过事外,余多不熟悉地理民情”。

  此外,情报工作的成功也是此次作战取胜的重要原因。土城战役,由于不明敌情,对敌人的兵力判断有误,战役结果很不理想。四渡赤水前,四方面军将廖承志带来的密电码破译法送交给中央红军军委二局电报队,可以及时截获敌人的电报并且破译,能够准确掌握敌军调动的情况,从而做到避实就虚,赢得战场取胜的主动权,达致军事行动获得圆满成功。

  军事原因

  四渡赤水战役,红军首先能够从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出发,不断调整行动方向。遵义会议前,敌我力量对比极为悬殊,为保存有生力量,毛泽东主席等人决定放弃去湘鄂川黔边境与红2、6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避免了中央红军遭致覆灭的危险。遵义会议后,毛泽东等又鉴于红军处于遭受敌人四面围堵的不利态势和黔北地区回旋地域有限等情况,毅然放弃建立川黔根据地的打算,决定率领中央红军跳出敌人重围而北渡长江,以开创川西或川北根据地。但是,红军一渡赤水后,由于敌情急剧变化和张国焘不执行党中央的命令,北渡长江已不可能,又果断率师向扎西集结,在川黔滇边境寻求新的机动,直至二渡、三渡、四渡赤水,最后巧渡金沙江,终于实现了北渡长江的计划。

blob.png

  其次,红军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争取和掌握了战场主动权。四渡赤水战役,从总体看是敌强我弱,红军在各路强大敌军围追堵截的情况下,常常处于被动地位。但是,由于毛泽东等以高超的指挥艺术,巧妙地隐蔽战略意图,有计划地调动敌人,造成了红军许多局部的优势和主动,从而使整个形势向着有利于我、不利于敌的方向变化,终于打破了敌人妄图围歼红军的战略计划。最后,红军在运动战中,正确地处理“打”与“走”的关系。中央红军在战略转移初期,由于王明“左”倾教条主义的领导者消极避战,实行逃跑主义,只走不打,始终摆脱不掉敌人的围堵。

  遵义会议后,在毛泽东等直接指挥下,红军避敌之长,击敌之短,一再造成敌人的错觉,积极创造战机,大量地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如果没有向扎西的“走”和回师东进二渡赤水,就不可能大量调动敌人和造成有利战机,取得遵义地区歼敌的胜利。如果没有以后的三渡、四渡赤水的“走”,就不能加深敌之错觉,牵着他的鼻子来回打转,以至将其拖疲、拖垮,使红军乘隙实现渡江北上的战略目的。

  精彩概述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运动战战役。从1935年1月19日红军离开遵义开始,到1935年5月9日胜利渡过金沙江为止,历时3个多月,共歼灭和击溃敌人4个师、2个旅另10个团,俘敌3600余人。在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朱德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广大地区,积极寻找战机,有效地调动和歼灭敌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狂妄计划,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四渡赤水是两军最高统帅毛泽东,蒋介石在军事指挥能力上的一次最直接较量,毛、蒋其战略思维的优劣,将直接体现在对战争全局的把握上,美国作家哈里森·在所著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写到:

  长征是独一无二的,长征是无与伦比的。而四渡赤水又是“长征史上最光彩神奇的篇章。

  红军血战湘江后,其兵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为3万余人,元气大伤、伤兵满营,弹药奇缺,补给匮乏,亟待补充,而蒋介石重创红军于湘江边,士气正盛又调集40万重兵进行围堵,3万对40万!双方兵力悬殊。蒋介石在实际指挥中,计较一战一役的得失,把主要力量集中于对红军尾随追击。相反,毛泽东则紧紧把握调出守金沙江(长江)的滇军跳出包围圈,北上抗日这个战略目标,不计一战一役胜败,利用红军机动灵活特点,因势利导,牵着国民党大部队东奔西跑、疲于奔命,造成敌人的被动,寻机歼敌,最终巧度金沙江成功跳出40万包围圈北上抗日。

  金沙江位于长江上游为红军北上必经之路,四度赤水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打响的。

  1935年1月28日,土城之战突遇川军助战,为避敌锋芒,1935年1月29日,一渡赤水河迫使国民党军汇聚川南,此时黔北(贵州)空虚,毛当机立断乘遵义空虚杀他个回马枪。

  1935年2月18日至21日,红军秘密二渡赤水河重回贵州,成功把国民党大部队甩开三天路程,打乱敌人部署,刚刚送走红军的黔军惊魂未定,没想到红军神兵天降再次兵临城下,蒋介石此时如梦方醒,黔军方寸大乱,5日内红军攻克娄山关、再占黔北重镇遵义,黔军守将一直逃到乌江边,慌乱中砍断浮桥,来不及过江士兵纷纷掉进河里。

blob.png

  遵义战役一举仟灭黔军吴奇伟两个师八个团,俘敌三千,取得了湘江惨败以来第一个大胜利,使疲惫的红军得到补给,一扫湘江惨败的阴霾,极大地鼓舞了全军的士气,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嚣张气焰。

  毛泽东在忆秦娥《娄山关》中写下了气壮山河的诗篇: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连蒋介石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国军围剿以来的最大耻辱,蒋介石被打疼了,又指挥大部队向遵义杀来。

  1935年3月16日至17日,毛命令红军虚张声势三渡赤水河再次进入川南,大部队则隐蔽起来,待敌人大军向西再次追至川南之际,毛泽东立即决定,乘敌不备主力折兵向东,红军在国民党重兵集团的缝隙中,神不知鬼不觉中于1935年3月21日晚四度赤水,并31日南下突破乌江,成功把几十万追兵甩在北岸,兵峰直逼贵阳。

  这时,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吓得魂飞魄散,一面令守城部队死守飞机场,并准备轿子马匹,随时准备逃跑。一面严令云南军阀火速“救驾”。这一着,早在毛泽东的预料之中。行军中毛泽东在雨中展开地图画了一条大大的弧线:“只要将守金沙江(长江)的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就在滇军部队昼夜兼程东调贵阳之际,红军却绕过贵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西直插云南。云南军阀大惊失色,一面向蒋求救,一面将云南北部金沙江军队南下增援。这样,重兵布防的金沙江防线就空了。期待已久的渡江北上时机终于到了!

  1935年4月29日,中央军委发出万分火急的指示抢度金沙江,红军一部进抵距昆明15公里处,沿途张贴标语虚张声势,造成了进逼昆明之势。使昆明守敌不敢应战,红军主力趁机掉头向北日夜兼程以日行百里的速度直驱金沙江,并于1935年5月3日至5月9日的7天7夜,红军主力就靠7只小船大摇大摆地巧度金沙江北上,将国民党军40万追兵全部甩在金沙江南岸。

  敌人的追兵赶到南岸时,红军早已毁船封江,远走高飞,无影无踪了!

blob.png

  毛指挥中央红军三个月的时间六次穿越三条河流,转战川贵滇三省,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围剿之间,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调动和迷惑敌人,不断创造战机,在运动中大量歼灭敌人,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红军长征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

  可以说,四度赤水,毛蒋双方战略谋划水平,高低立现,毛泽东以非凡的胆略和智慧,导演了四渡赤水这一精彩绝伦的战争活剧。

  历史意义

  四渡赤水战役历时三个多月。这次战役,红军实行高度灵活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广大地区,迂回穿插于敌人数十万重兵之间,积极寻求战机,有效地歼灭敌人。从而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粉碎了敌人妄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使中央红军在长征的危急关头,从被动走向主动,从失败走向胜利。

  四渡赤水战役,是毛泽东根据情况的变化,吸取前几次战斗的教训,指挥中央红军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之间,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为红军赢得了时机,创造战机,在运动中歼灭了大量国民党军,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是中国工农红军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毛泽东曾说,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得意之笔”。而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所著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写到:长征是独一无二的,长征是无与伦比的。而四渡赤水又是“长征史上最光彩神奇的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央红军长征中,在贵州、四川、云南3省交界的赤水河流域同国民党军进行的运动战战役。

blob.png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广大地区,积极寻找战机,有效地调动和歼灭敌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等反动派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狂妄计划,红军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三个月的时间六次穿越三条河流,转战川贵滇三省,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围剿之间,不断创造战机,在运动中大量歼灭敌人,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红军长征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

  历史背景

  中央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于1934年10月,被迫撤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了大规模的战略转移。长征初期,由于博古"左"倾教条主义的领导者实行逃跑主义,使中央红军在“湘江之战”后,从八万多人减少到只有三万多人。当时的红军实际指挥德国顾问李德又不顾敌人调集40多万的围堵,仍把希望寄托在与红2、6军团的会合上,坚持按原计划向湘西前进,使红军处于覆灭的险境。在此危急关头,毛泽东主席力主摆脱敌人主力,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以争取主动。这个主张得到了中央军委大多数同志的赞同。1935年1月7日,红军一举攻克黔北重镇遵义城,召开具有转折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央的统治,由毛泽东辅助周恩来指挥军事,后期改为由毛泽东负责指挥军事,打开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

blob.png

  中央红军突破乌江,进占遵义城。蒋介石等人大为震惊,急调其嫡系部队和川黔滇四省的兵力及广西军队一部,共约150余个团,从四面八方向遵义地区进逼包围。为摆脱这种险境,党中央决定,率师北渡长江,前出川南,与活动在川、陕革命根据地的红4方面军会合,开创川西或川西北革命根据地。

blob.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四渡赤水战役,是毛泽东根据情况的变化,吸取前几次战斗的教训,指挥中央红军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之间,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为红军赢得了时机,创造战机,在运动中歼灭了大量国民党军,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是中国工农红军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