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滕县保卫战

  滕县保卫战发生在抗日战争初期,是川军阻击日军第10步兵联队南下的一次防御战,也是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战的序幕战,同时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上悲壮的战役之一。战区司令李宗仁和著名记者范长江都做了高度评价。  滕县保卫战共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滕县外围保卫战,第二阶段是死守滕县内城。

  每当提起川军,我们心中都会升起一股自豪感,因为在抗日战争中,川军付出的太多太多了,他们的装备几乎是最差的,但是打出来的战绩却让所有人敬佩。

  当时的川军使用基本上就是汉阳造,经常会出现很多问题,导致武器无法使用,但是就是这样落后的装备都不能保证每个士兵都有。

image.png

  可想而知川军的装备是有多差,当时川军的衣服和鞋子也是特别差的,他们出川的时候都是穿着草鞋出来的,有的时候将领杨森还得剪下城中一些穿着长袖的人的袖子。

  然后用这些袖子来给士兵们缝补丁,所以说当时的川军就连多余的布都没有,生活水平极差,而且川军的纪律性也是特别差的,里面不仅有赌徒,还有很多不法分子也在其中。起初没有人真正看好他们,但是他们在抗日战争中却创造了一场场奇迹。

image.png

  在全面抗战期间,四川是很难攻下的,因为四川的地势易守难攻,所以他们基本不会对其造成什么威胁,也就是说这些川军完全没有必要出去抗日,因为自己的家乡还很安全。

  不过刘湘知道日军的野心,对自己这些年拖累了四川的发展也是心有愧疚,他带领四百万的川军一起出川抗日,他们为了不是自己,而是身后的这个国家,一起赶往了抗日战争的最前线。

  1938年日军派第10师团进攻滕县,从此爆发了惨烈的藤县保卫战,川军在阵地拼死顽抗,面对日军先进的装备,没有一个人胆怯,他们用自己稀少的弹药不停和日军展开激战。

image.png

  日军久攻不下,再次对城墙进行了疯狂的轰炸,作为师长的王铭章见到继续组织战士们战斗,最终日军炸开了城墙,然后从这个却口中一拥而入

  但是王铭章已经带着士兵埋伏在周围,很快就有大量的日军被歼灭,当他们又进来之后,又有一大片手榴弹飞了过来,日军又被击退。

  日军的坦克立即赶来开路,结果很快就被炸毁了几辆,不过日军还是冲了进来,双方展开了白刃战,王铭章带着士兵一起和日军拼杀,终于再次夺回了阵地。

image.png

  经过了一个昼夜的交战,日军再次冲入城内,王铭章再次出现在战场最前线,鼓舞士兵军心,但是这次日军发现了他,当场以身殉国。

  见到师长阵亡,守军没有了指挥,最终经过和日军的激战之后三千士兵全部阵亡,而且无一投降,很多高级将领对这场战役给了很高的评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对于滕县保卫战可能好多人都不了解,但是大家应该都了解过台儿庄大战,我们都知道台儿庄大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徐州会战我们中国军队取得的一次重大的胜利,是抗战初期在武器装备悬殊的情况下取得的最大的一次胜利。而滕县保卫战则算得上是对于台儿庄大捷的前奏,在滕县保卫战中川军以不到三千人的人数,靠着大刀与四川造的七九步枪以及少数机枪,阻挡第十步兵联队四千多名武器精良的日军。

image.png

  日军为了迅速完成对于我们的侵略计划,连贯南北战场,从南北两端沿津浦铁路夹击军事要地徐州。而距离徐州一百公里的滕县则是是徐州的大门,滕县自古军事要地,规模宏大,城墙高达十米,厚五米。守城的是禀性正直、骁勇善战的中将师长王铭章。对敌强己弱的形势,王铭章抱定以死报国的打算。

image.png

  滕县的百姓也给了守城的川军很大的鼓舞,尽管川军曾劝阻百姓不要馈赠,但是各种送礼物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并且不管部队收不收,放完就走,并且无偿的帮助川军抬担架、挖战壕、搞运输,这也极大的鼓舞了川军的将士。滕县的负责人本是河南人,不善言语,来滕县上任也才短短四个月,日军沿津浦铁路大举南下,韩复榘率十万大军不战而逃。滕县城危在旦夕,民众纷纷携眷逃亡。为了稳定民心。周同逮捕了准备投日的商会会长,枪毙了擅离职守的巡官。直到川军赶来。周同带领着滕县保安团队五六百人,配合川军保卫滕县城。周同还偕同师长王铭章,巡视城墙要点,给军民以鼓舞。

image.png

  三月十八日日军不顾城内的德国教堂,用六十门大炮和三十架轰炸机,对县城狂轰滥炸,此时王铭章已经将滕县外的阵地部队全部调进了城内,集中力量防守,可是日军火力太过凶猛,在十余辆坦克的配合下,东城墙塌陷,而此时在滕县的将士已经防守了三天半的时间,死伤惨重,王铭章登上城楼亲自指挥警卫连进攻西门,最终全部阵亡,已经无兵可派的王铭章拍下电报:决心死拼,以报国家。于是砸毁电台,像个士兵一样的冲锋,最终身中数弹殉国。

image.png

  而滕县的负责人周同在王铭章死后悲痛欲绝,登上十米高的城楼,眼看滕县要沦亡了,坚决的对身边的人说:“我要用实际行动表明,我们是不会向敌人屈服的。”于是也纵身一跃,从城墙上跳下。周同被国人视为抗战中第一位牺牲的地方负责人。在这场战斗中,三千川军将士全部身亡,为徐州部队的集结争取了时间,为台儿庄大捷争取了有利的条件,后来李宗仁高度评价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大家都知道抗日时期的川军吧,他们的表现让所有人刻骨铭心,下到士兵,上到将领,没有一个人在战斗中有退缩的表现,他们在抗日战争的一场场战斗中表现不比任何人差,甚至还要强出很多。

  就比如说川军的成名之战,滕县保卫战,在这场战役中,川军用他们的生命证明了自己,大家都知道当时负责的124师师长王铭章,而他手下的川军的表现同样不差。

image.png

  袁宗龄,早年跟随川军一同加入到抗日战争中,他成为了王铭章将军手下的一名排长,起初他是追随军队在山西抗战,在这些天的战斗中,他的表现一场英勇,杀掉了不少鬼子,所以他被升到了连长。

  不过不久后,他们就赶到了滕县,打响了这惨烈的一仗,他同样是在最前线,但是这一次并没有之前那样的好运气。

  当时在滕县的南边还有一个外城,这里的城墙很薄,而且没有什么可以抵挡日军炮弹的地方,袁宗龄就是负责在这里防守,正当战士们修筑工事的时候,鬼子的炮弹已经飞来,而且飞机同时对阵地进行轰炸。

image.png

  由于没有足够的时间修工事,很多战士当场牺牲,而且那些脆弱的没有来得及修好的工事也全部被炸毁,几轮轰炸过后,就有近半的战士牺牲。

  所有人深知此处无法驻守,只能暂时撤退,于是袁宗龄开始组织大家开始撤退,但是在这撤退的途中却发生了一件让所有旁边的战士无法接受的事情。

image.png

  就在他指挥的时候,鬼子的一发平射炮射来,直接击中了袁宗龄,他被炮弹巨大的冲击力射到了城墙上,引起了巨大的爆炸。

  但是他的下半身却没有跟随着上身飞走,所以这发炮弹过后,身旁的战士只能看到满是鲜血的下半身逐渐倒在了地上,而刚刚还在指挥的连长就已经失去了踪迹,袁宗龄以身殉国。

image.png

  后来他的事迹也被大家熟知,而且他被追认成为了烈士,而且还升至少校,这位英雄在牺牲后,也受到了大家的敬仰。

  后来更是专门为这位英雄举办了追悼会,当时他的家乡中很多人赶往这个规模浩大的追大会,所有人都为他的英勇事迹称赞, 还专门为他修建了墓碑。

  而在抗日战争中,还有很多像他这样的英雄,不仅仅是在这场战斗中的川军,还有在抗日战争中的万千抗日英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严翊,字章甫,四川华阳人,生于1903年。严翊是行伍出身,在堂兄严啸虎的保荐下,考进了黄埔军校第五期步兵科,毕业后在田颂尧的29军发展,田颂尧失了势后又跟了孙震。严翊在经历了四川数次内战以及围剿红军诸役后,积功累升至第124师366旅731团第1营少校营长。

image.png

  严翊在抗战中的成名之役是滕县保卫战。其实在日军进攻滕县前夕,严翊的部队并不在城内。由于战况紧急,守城部队又不多,严营就被紧急派到城内,服从122师师长王铭章的安排,担负起守备东关的重任。在整个滕县保卫战中,东关的争夺战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也占据了大部分的作战过程。

  本来根据负责城防的张宣武的部署,东关由严翊的三个连守备,此外还配备了两个连做东关守军的后盾。而当日军发起猛烈进攻之后,严营就因为要填补被轰塔的城墙而前仆后继的为国捐躯了,就连作为后盾的两个连也马上损失殆尽。严翊在这种情况下仍旧坚持督战,并组织起被打散的官兵,不管是不是归他指挥的,一律动员起来,向冲入东关的日军发起反冲锋。如此鏖战两昼夜,东关得保护不失,而严翊本人则在最后一次督战中,腿部中弹而奉命撤下了火线。

  滕县失守前夕,守军残部开始陆续突围。对于腿部负伤的严翊来说,是突围部队的负担,势必影响部队的突围速度,所以他拒绝撤退并准备与城共存亡。好在他的那些被打的没剩几个的部下对他不离不弃,死拉硬扯的把严翊给拖出了滕县。尽管滕县保卫战是失败了,但严翊的名字却和王铭章、张宣武一样联系起来,被全国人民给记住了。

image.png

  在严翊的做人准则中,忠字是摆在第一位的。他对于自己所服务的部队,以及提拔自己的长官孙震都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一直到他当了124师少将师长的时候,仍能坚持这一信条,哪怕是在徐蚌战场上,部队即将覆灭的时候,严翊仍能坐镇指挥,坚守岗位,试图将残部给带回给孙震。也正是这个原因,严翊是在与解放军作战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成了俘虏的。

  在解放军的精心护理下,严翊经过四个月的调养终于恢复了健康。当时三野的联络部出于统战需要,决定释放一批川籍贯军官做策反工作,严翊由于在疗养期间表现良好,被列入了名单。1949年7月,严翊释放回川,在受到孙震的召见以及同僚的祝贺后,暂时在孙震的绥署住了下来。毕竟孙震对于释放回来的严翊并不放心,就怕他是回来做策反工作的。对此严翊也是心知肚明,他本来就没打算回来策反,干脆就安心住下让他们考察去吧。

  经过一个多月的考察,孙震认为严翊没有问题,便任命他为川鄂绥靖公署独立纵队副司令。到了同年10月,原47军军长杨熙宇和127师师长游联璋因为“互告”都被撤了差,孙震就想到把严翊提拔为军长。可严翊的军长位子还没坐热呢,解放军已经快打到家门口了。

  前面说过47军内部不团结,这一方面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另一方面则是军长严翊和所属三个师长的资历辈分都是平等的。除了127师新任师长袁国驯还比较听严翊的话,另外两个师长都各有主张。比如董宋珩和曾苏元决定16兵团起义的时候,严翊的意思是带着47军脱离董、曾的控制,向成都方面的堂兄严啸虎靠拢,而所属几名师长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们有的支持起义,有和持观望态度,再往下一层,这副师长、参谋长、团长都有自己的算盘。总之,47军内部对于是否起义始终没能形成统一的意见。要不是严翊得知堂兄已经决定起义,要不是解放军已经兵临城下,这47军的结果还真难说。不管如何,严翊还是带着47军跟着16兵团起义了。

image.png

  部队是起义了,可因为没能形成统一意见,麻烦就来了。首先是严翊对于起义并不认同,他想在部队里找一些反对起义的军官,与他们形成统一战线再谋出路。这一找,还真就找出一批,其中首推第302师参谋长贾绍谊的行动最为干脆。就在47军起义后不久,302师大部分部队就在贾绍谊等人的鼓动下撇开支持起义的师长张子完,宣布“反正”。严翊得知此事后,立即派遣军部作战科长徐镜波前往联系,并且要徐科长带上军用地图,提供“反正”部队的行军道路。此后47军的其他两个师也陆续出现了连、排级部队的叛乱事件,一时间弄的47军内部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不过事态的发展并没有朝严翊所想的哪个方向发展,因为及时反应过来的解放军立即对叛乱部队实施围剿,很快,就把他们都解决了。为首的贾绍谊被枪决不说,严翊也在事后的清查行动中被举报,经过核对确认,严翊被判处了二十年有期徒刑,并被押送北京关押改造。

  在经历了这一次风波之后,严翊是彻底服输了,他在功德林的改造很积极,还当起了学。因为表现良好,严翊于1963年4月被特赦释放了。获释后的严翊选择在北京定居安度晚年,遗憾的是他没能如愿。后来,严翊“不堪重负”,于1967年过早的去世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滕县保卫战发生在抗日战争初期,是川军阻击日军第10步兵联队南下的一次防御战,也是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战的序幕战,同时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上悲壮的战役之一。战区司令李宗仁和著名记者范长江都做了高度评价。

image.png

  滕县保卫战共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滕县外围保卫战,第二阶段是死守滕县内城。

  战役过程

  战前态势

  日本侵略军自1937年12月12日侵占南京之后,企图打通津浦铁路,南北兵力互相配合,并期望占领陇海铁路东段,配合沿江之敌包围武汉,因此攻击重点指向战略要地徐州。1938年2月初,津浦铁路南段之敌突破淮河;北段之敌由于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率十万大军不战而退,致使日本侵略军长驱直入,抢占了大半个山东,占领济南、泰安、兖州、邹县、济宁、青岛、蒙城等地,直逼滕县、临沂。滕县、临沂是徐州的两个北大门,尤其是滕县,南距徐州一百多公里,扼守津沪铁路的咽喉,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如今更成为双方争夺的战略要点。进犯滕县的日军是矶谷廉介的第十师团第33旅团(旅团长濑谷),下属两个联队,福荣真平大佐的63联队绕道城南沙河一带负责堵击增援部队,赤柴八重藏大佐的第10步兵联队的部队(日军一个标准的联队有3000人,加上配属部队最多4000人,欠第2大队,第2和第11中队,相当于1个半步兵大队)负责攻城。

  我国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坐镇徐州指挥,为粉碎敌军的阴谋,急调第二十二集团军邓锡侯部驰赴滕县,阻击南下的日军。守卫滕县的我军是四川的部队,总司令初为邓锡侯,不久改为孙震,下辖两个军:第四十一军(军长孙震兼)、第四十五军(军长邓锡侯兼,后为陈鼎勋)。川军是乙种军的编制,即每军两个师,每师两个旅,每旅两个团,没有特种兵,主要武器是四川造的七九步枪、大刀、手榴弹和为数很少的土造轻重机枪、迫击炮,装备陈旧。又因川军来滕之前在晋东战场上同日军作战四十余天,损失惨重,伤亡过半,到滕县防守时全军团实际上只有八个团,总兵力不过两万人。川军司令部设在临城(今薛城),以第四十五军为一线部队,军部驻滕县,界河一线为前沿阵地;第四十一军为二线部队。

image.png

  外围激战

  在第一阶段中,我第四十五军以滕县为据点,在界河东西的香城、九山、王福庄、金山一线占领阵地,构筑工事,阻击日军进犯,并于1月中旬、下旬主动出击,冒雪夜袭两下店的日军,杀伤了部分日军。同时派小部队到兖州、邹县、曲阜之间开展游击战争,在小雪村、凫村成功地袭击了日军,击毙日军中将中岛荣吉以下的官兵40余人,缴获了武器弹药、军用地图、文件、作战资料等,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我军的士气。在这一阶段的战斗中,滕县人民大力支持我军作战,除为军队烧茶送水、筹备粮草、腾房让屋、引路导向、刺探敌情、协助站岗放哨外,还帮助修战壕、挖掩体,组织义勇队、救护队、担架队、运输队等,出现了军民联合抗日的动人情景。“四十五军一二五师师长王士俊曾下令部队,劝阻人民,不要馈赠。然而各村送礼物的人,仍然车水马龙,络绎不绝。据一月底统计,送到师部的猪百多头,粉条千多斤,大白菜一万多斤。不管部队收与不收,送到就走……城镇商店,一致商量,旧历年关为优待川军,一律不提高物价……川军出川时正值秋季,多穿短裤、草鞋,后因战事频繁未及更换,来到鲁南已是冰天雪地的时候,还有人穿草鞋,父老兄弟看见,心中不忍,又纷纷送军衣和棉衣,川军将士倍受感动鼓舞。”滕县人民的抗日爱国拥军行动,极大地鼓舞了将士的士气与斗志。

image.png

  3月9日,日军发起总攻,用飞机、大炮狂轰滥炸,多次组织冲锋,均被我军打退。1938年3月10日,我军孙震总司令调整部署,加强守备,将二线部队一二二师师部及其三六四旅旅部调进滕县城,并命一二二师王铭章师长为第四十一军前方总指挥。1938年3月12日拂晓,日军以主力攻我香城,激战3小时后我军被迫转移到普阳山防御。日军随后进攻,都被我军击退。不多时,日军改变战术,以一部分兵力佯攻,其主力向我右后方迂回,向滕县方向前进。没过多久,我军同普阳山的电话线被敌切断,联络中止。日军到龙山脚下,击溃我军的预备队,我守军向滕县撤退。与此同时,界河一线的左翼石墙、深井等阵地,也受到从济宁来的日军攻击。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我军放弃石墙,集中兵力防守深井;普阳山的守军转移黄山据守,并派三七二旅七四三团驰援深井。

  日军迂回

  第二阶段,死守滕县城。1938年3月15日9时,日本第10步兵联队在界河南安楼、房岭地区集结。根据地54号中平飞行部队的侦查要图分析,得知中国军队以滕县为中心,在其北设有数道坚固阵地。11时25分,联队受赖支队作命第9号,决定将第12中队留在界河驿警备,以主力(步兵5个中队)从滕县防备薄弱的东部攻击。下午3时,日军到达崔家庄,沿龙山店-东郭-王庙攻击前进,战斗异常激烈,我军防守顽强击败日军多次冲锋,双方伤亡惨重。驻在临城的总司令孙震乘火车到滕县视察,并指示王铭章师长及各级部队长,要抱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决心,与日军血战到底!晚8时50分,日本第10联队集结在姜家楼、王庙一线,联队长赤柴八重藏大佐综合各方情报判断,川军主力集结一线,滕县附近无大量兵力,决心抛开当面阵地,第2天拂晓以两个大队兵分两路乘虚攻击滕县县城。

  据中方记载,1938年3月15日,日军进攻我界河正面阵地,王铭章师长为巩固一线阵地,急调守城的第三七二旅驰援池头集,稳住阵地。中午,为防止日军渗入滕县左侧,王师长又令防守北沙河的七二七团抽出一营兵力,到滕县西部的洪町、高庙布防。下午,日军又增加兵力攻打界河,仍未得手,乃以突然动作向滕县方向右旋迂回。下午5时许,其先头部队已达滕县的龙阳店、冯河一带,距城仅有十余里。日军的企图十分明显,想撇开我正面阵地,直攻我侧背战略要点滕县城,迫使我主力放弃正面阵地。

1541041714521504.png

  当时滕县城内兵力空虚,只有一二二、一二四、一二七3个师部和三六四旅旅部,共有4个特务连、4个通讯班、4个卫生队,约计千余人,没有一支战斗部队。在此紧急关头,第一二二师王铭章师长急调防守北沙河的七二七团张宣武团长和一个营的战斗部队回城防守,并任命张宣武为城防司令,负责守城。又电令在平邑前线的第一二二师第二六六旅火速回滕。恐该旅途中受阻,王师长又用电话向司令部求援。孙震总司令急忙与增援滕县的友军汤恩伯军团的先头部队王仲廉军长联系,请求火速增援。但王军长以须等军团到齐才能北上为由,按兵临城不动。孙震万般无奈,只好将正在总部值勤的特务营,除留下一个手枪连作警卫外,其他3个步兵连由刘止戎营长带领,乘火车驰援滕县城,入夜后到达。午夜后,第二六六旅只有驻城前的一个营到达滕县东关,其他部队途中被敌所阻,绕道向临城方向撤去。

  王铭章师长统计能指挥的城内各部队仅三千余人(其中有滕县警察和保安队四、五百人),其中能参战的不到两千人,难以抵御装备齐全的日军。王师长召开紧急会议,研究战略决策问题,多数人认为只能守1天,不如到城外机动作战。王师长用电话向孙震汇报,孙说:“蒋(介石)委员长要我们死守滕县城,等待汤恩伯军团解围。汤部先头部队已达临城,我当催其赶紧北上,你要确保滕县城以待援军。你把指挥部搬进城内指挥守城,兵力不够可把城外所有的第四十一军部队调进县城,防守待援。”王师长接电话后,下决心执行命令,决定使用全军死守滕县城。他对张宣武说:“张团长!你立即传谕昭告城内全体官兵,我们决定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立即把南、北两城门屯闭堵死,东、西城门暂留交通道路,也随时准备封闭。没有我的手令,谁也不准出城,违者就地正法!”同时又令人把师指挥部从西关电灯厂搬到城内张景湖宅院内。

  外城守卫

  1938年3月16日晨8点,日军第10联队的第1大队已抵达城下。遥望滕县县城高耸,城内有纳粹旗帜飘扬,估计是德国教堂所在。滕县规模宏大,城墙高10米,厚5米,外壕深5米,宽12米,北面最完备,东面次之,南面虽然比较薄弱,但后来日军从这进攻时,却是川军的防御重点。城东北角约150米有一高30米的喇嘛塔,从此处瞭望,腾县内外情况一览无余,对炮兵观察十分有利。

  上午10时,日军野炮第一大队(欠一个中队)抵达,随即和驻北平南苑机场的日本陆军飞行队联合轰炸滕县城,经两个小时轰炸,城内外共落炮弹三千多发。11时15分,日炮突然向东关寨墙的东南角猛轰,不一会炸开一二米宽的缺口。接着,日军又用数十挺轻、重机枪猛烈扫射缺口,掩护步兵冲击。我军守兵伏伺塌口两侧,严阵以待,当五、六十名日兵冲到塌口时,我军第三七一团一连集中六、七十人,每人握四、五枚手榴弹,同时投向敌群,日军生逃者不满10人。日军不甘心失败,又连续组织了两次进攻,都被我守军打退。下午2时许,日军第3大队赶到藤县,从南门进攻,也没如愿,丢下了百余名尸体,我军伤亡也很大。张宣武团长不断派部队增援,后来激烈时连王铭章师长的特务连也调到东关参战。下午5时许,敌炮与敌机同时轰炸东关正面阵地,步兵改用一次三个排,每排相距百余米,向我阵地冲击。我军英勇顽强,接连打退第一、二两个排的进攻,日军第三排又冲上来,于是展开肉搏,双方伤亡惨重,最后仍有40多名日兵突入关内。此时夜幕已下,日军未再派兵,我军又以一连的兵力围攻日军,终于全歼这股日兵,东关阵地失而复得。晚上8时许战斗停止,只有日军的照明弹不时划破夜空,照得城内外如同白昼。

image.png

  界河一线的我军第四十一军的将士,经过多天的战斗,伤亡过半,加之滕县的交通、通讯中断,指挥发生混乱。因此,到1938年3月16日中午我守军分别向临城撤退,防守深井、池头集的部队撤至大坞,撤退途中还遭到日军第10联队第3大队的截杀。

  死守内城

  经过一天的激战,到晚9时许王铭章师长决心放弃滕县外城阵地,把第四十一军所属部队全部调进城内,集中兵力防守。命令在大坞、洪町、高庙和北沙河的官兵火速回城。午夜前后,各部队先后来到县城。王铭章师长召开紧急会议,重新部署防城,口头奖慰张宣武团长、严诩营长作战英勇、指挥有方。并命令全军深沟高垒,多挖防空洞,绑捆云梯,准备登城迎击。全体官兵遵令执行,一直忙到天亮。与此同时,日军也调兵遣将,日本第10联队一直希望不破坏内城的情况下占领滕县,但由于川军的抵抗意外的顽强,战斗处于胶着状态,特别是城内还有外国人的建筑,联队有些投鼠忌器。而川军的核心阵地就设在外国教堂内,最后联队长下定决心,由他承担因为战斗引起的国际纠纷。并计划了第二天的炮击计划。敌我双方准备就绪,一场恶战即将开始。

  1938年3月17日早6点,日军以五、六十门大炮、二十余架飞机轰炸,城内外除北关因系美国教堂外,一时硝烟弥漫,墙倒屋塌,街上都被倒塌的建筑物堆成一个个小山丘,原来的石板街道被炸成一个个深坑,全城一片火海,遍地都是焦土。两小时后,日军开始进攻东关,十余辆坦克从东寨墙的塌口冲过,后边紧跟着一排排的日兵。我守军虽英勇堵击,用集束手榴弹击毁两辆坦克,终因敌我双方兵力悬殊,我守军死伤殆尽而又无法补充,被日军冲上城角。我守城部队先扔手榴弹,后举起大刀,跃入敌群猛砍,将爬上城墙的日兵全部消灭,我军一个连仅存14人,以血的代价夺回了阵地。

image.png

  下午2时,日军以12门重型榴弹炮猛轰南城墙,二、三十架敌机狂炸南关守军。南关守军被迫转移到西关外火车站附近。南城墙被敌重炮轰开一个缺口,五、六百日兵在十余辆坦克的掩护下猛扑南城。我军第一二四师三七○旅旅长吕康、副旅长汪朝廉亲临城墙指挥,均受重伤,守兵死伤殆尽。下午3时半,日军占领了南城墙。不久,在炮火、坦克的掩护下突入东关,我守备东关的第一二四师七四○团团长王麟伤重致死。

  当日军冲进东关时,王铭章师长不顾个人安危,亲临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挥作战。这时,冲上南城墙上的日兵又向西城门楼逼近。经过激烈的血战,到下午5时许西城门楼落入敌手。日兵占领西城门楼后,即集中火力向城中心十字街口扫射。王师长及其随行无法存身,准备移至西关火车站继续指挥守城。他命令身边仅有的一个特务排,向西城门猛扑,被日军的机枪全部打倒。王师长身边无兵可派,不得已从西北角缒城奔火车站。王师长一行刚到西关电灯厂附近,不幸被西城门楼上的日兵发现,一阵密集的扫射,王铭章师长和他的参谋长赵渭宪、副官长罗甲辛、少校参谋谢大墉、第一二四师参谋长邹慕陶以及随从十余人,同时为国捐躯

  与此同时,日军用平射炮的破甲弹猛轰东城门,城楼中弹起火。攻占南城墙的日军也向北逼近。我军将士奋勇血战,终因弹尽援绝,无力反击潮水般涌进的敌兵,坚守到黄昏时退守到东北城角和北面城墙。第三六四旅旅长王志远和城防司令张宣武中弹负伤,城内守军无人指挥,陷入各自为战的状态。夜晚9时,我守北城墙的二、三百名官兵,在第七二七团三营副营长侯子平的指挥下,扒开了封死的北门,有组织地突围而去。在城内失掉联系的小股部队,未能突围,就各自为战,同日军展开巷战,一直到18日午前全部壮烈牺牲才停止了枪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滕县保卫战共打三天,守城部队自王铭章以下3000官兵全部殉难。城内300多名重伤员得知消息后,宁死不落敌手,或与敌肉搏致死,或互以手榴弹自炸,全部壮烈牺牲。值得一提的是,“滕县保卫战”无一俘虏。当时整个战场尸横遍野,滕县城硝烟蔽空,一片焦土。据中方估计此役日军死伤2000余人。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