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潍水之战

    潍水之战是楚汉时期重要的一场转折性战役,此战汉韩信不但消灭了齐楚仅余的一只有生力量,斩断西楚之右臂,并且占领三齐之地,实现迂回到西楚后方并对其战略包围的有利局势。可以说此战扭转了楚汉之间的根本局势,使楚汉之争逐渐明朗化,形成一面倒的局势。项羽失败已不可逆转,已经到了完全被动的防御状态;而汉军则进入全面战略大反攻的时刻。

  人们常常把韩信潍水之战联系在一起。在司马迁的笔下,韩信是汉军赢得潍水之战的最大功臣。公元前205年,汉军被楚军打得节节败退,刘邦只好拜韩信为大将军。韩信很快杀回山西,击退楚军。之后韩信征讨北方诸侯国,驱兵攻打齐国。齐国向项羽求援,后者派龙且领兵二十万救齐。

搜狗截图16年11月10日1604_206.jpg

  韩信图片

  初冬,龙且进入齐国,受到了齐王的迎接。楚军驻扎在高密。而韩信率兵在潍水西部,听到楚国援兵是由龙且带队,请调曹参灌婴共同对付楚军。汉军在潍水西岸扎营。韩信遥望潍河对岸敌营布局有方,早就成竹在胸,他要用潍河打败龙且。

  韩信几日避战不出,龙且渐生轻敌之心。韩信接到了龙且的战书,他在信中回书来日决战。韩信当即命人准备万余只布囊。韩信召部下进来,让他带着足够的士兵潜到潍河的上游,在布囊中装满泥土,用布囊搭起大坝截住水流。等到明天看见汉军红旗竖起,立刻打翻大坝,放出流水。

  次日,韩信带着部队到高密挑战,激起龙且对他的追逐。龙且带兵追至潍河,涉水而过。楚军其他人马也牢跟着龙且。龙且马快,很快就上岸了。这时大部分楚军都在潍河中。汉军红旗突然升起,大水奔涌而至。楚兵们被水冲走。龙且和手下被汉军包围,很快被杀死了。留在东岸的楚兵见主帅已死,纷纷溃逃。汉军大获全胜。这就是韩信潍水之战的联系。 ...查看更多

  潍水之战是楚汉时期重要的一场转折性战役,此战汉大将军韩信不但消灭了齐楚仅余的一只有生力量,斩段西楚之右臂,并且占领三齐之地,实现迂回到西楚后方并对其战略包围的有利局势。可以说此战扭转了楚汉之间的根本局势,使楚汉之争逐渐明朗化,形成一面倒的局势。项羽再无能力灭汉,已经到了完全被动的防御状态;而刘邦则进入全面战略大反攻的时刻。

  网络配图

  对于楚汉之争中最重要的一场转折性战役,却由于史料的稀少,而后世在感叹韩信的军事艺术完美的同时却忽略对此战的更深一步的探讨。以致于历代战争研究者对此战要么介绍极其简单,要么存在很多错误之处。而此战涉及到楚汉之间以及齐之间的政治,外交,牵连甚广,期间楚汉两方的君臣谋将,出谋划策,机心百出,上演了一部纵横捭阖,尔虞我诈的历史大剧! ...查看更多

  《孙子兵法》之行军篇中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横渡江河,要在离江河稍远的地方驻扎;如果敌军渡河前来进攻,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而要乘它部分已渡、部分未渡半渡时予以攻击,这样比较有利;如果要与敌军交战,那就不要靠近江河迎击它;在江河地带驻扎,也要居高向阳,切勿在敌军下游低凹地驻扎或布阵。这些是在江河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

blob.png

  看看韩信的潍水之战,我们就知道韩信熟知《孙子兵法》并善于使用水形和地势来为我所用了。

  汉韩信与楚、齐联军潍水之战发生于汉高祖四年(公元前203年)。韩信率军与楚军龙且部激战于潍水两岸,将龙且20万大军歼灭。

  战前的基本形势和潍上战役的起因

  汉军在韩信统率之下,自汉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九月至汉高祖三年十月,先后击败魏王豹,略定代地,夺占赵国,不战而迫降燕王臧荼,使汉军从北和西北两个方向构成了对楚的战略包围,支战场北方的作战形势对汉军极为有利。但是,在此期间,于主战场作战之刘邦军却屡遭惨败,刘邦军几度被项羽军追歼驱赶,形势十分危急。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六月,楚攻拔荥阳,进围成皋,刘邦眼看即将被项羽擒获,最后将军纪信假扮刘邦诈降项羽,项羽军中计,刘邦才得以逃脱,刘邦率少数从骑奔往韩信、张耳小修武(今河南修武东4里)营中。

  在韩信破魏、代、赵、燕期间,项羽军在主战场作战中南冲北突,节节胜利,打得刘邦军已近乎无还手之力,特别是以楼烦为主力的项羽骑兵部队更是所向披靡,锐不可当。但是,韩信在北方的胜利,却使项羽十分忧虑,因币,在韩信破赵以后,项羽虽曾几次派兵北渡黄河袭击韩信军,以便稳住西北地区,牵制韩信的兵力,但因为时已晚,失掉战机,未起重大作用,致使西北地区战场形势江河日下,终于使代、赵、燕地完全落入汉军之手。

  刘邦、项羽在主战场争夺成皋、荥阳半年多的作战中,荥阳、成皋数次告急,韩信未采取更加积极的作战行动,直接策应主战场之作战,刘邦对此已表示不满,及至韩信军推进到修武,仍按兵不动,刘邦又在荥阳、成皋连续败退,就更殷切盼望韩信率军解救燃眉之急。因而,刘邦逃至修武之后,即急驰韩信、张耳军营,夺韩信印信兵符,欲亲调韩信、张耳之军征伐项羽,同时申斥了韩信、张耳。这无疑在刘邦、韩信之间的关系上埋下了阴影。刘邦为更好地全面照应主战场和支战场的作战,拜韩信为相国,以统率赵军进攻齐地。以张耳为赵王,守备赵地,为主战场作战征发士卒粮草,源源支援主战场的作战。

  齐王田广在楚汉两强相争之中,于彭城大战前依附于刘邦,彭城之战刘邦战败后,即又与项羽媾和,依附于楚。刘邦为了彻底征服齐地,从北和东北方向对项羽构成战略包围,故决定对齐出兵作战。

  潍上战役的序幕——韩信破齐

  汉与齐楚之间在未发生潍上决战之前,曾首先发生了韩信破齐之战。韩信破齐之战的战场在今济南市、历城县一带。这一地区位于泰山山脉与济水相隔的狭长地带,山水相依,地形复杂,自古以来即为齐国的战略要地。汉高祖三年六月,刘邦夺取韩信、张耳兵符印信后,即命韩信东向破齐。齐王田广得悉汉军进攻的消息,即调集全国的兵力,号称20万大军驻于历城、济南一带,积极备战,准备与韩信军决战。刘邦谋士郦食其对汉军攻齐提出了不同建议,郦食其认为北方燕赵已经完全平定,唯有齐国未下,不必强攻,应通过游说,迫使齐国屈服。他建议刘邦说:“齐王田广占有千里之广大土地,齐相国田横调集20万大军于历城,田氏宗族统治的地区背靠东海,前有河济阻隔,南近楚地,且齐人诡诈多端,虽发数十万大军,未必能在年内将其攻破。不如下书招降齐王。”刘邦同意郦食其建议,遂派他出使齐国招降。郦食其见到齐王后,首先就楚汉双方的优劣形势对比,说明汉强楚弱,楚必为汉败的道理。郦食其指出:汉占据敖仓之粟,据有成皋之险,守白马津,且有太行山之屏藩。楚军已不能西进。燕赵之地已尽为汉有,齐楚则无法与汉优越的形势相比。郦食其进而威胁齐王说:“后服者先亡”。如果齐国能够早些向汉王降服,则齐国定能保全,如若不然,齐国的危亡就在眼前了。齐王田广认为郦食其的分析颇有道理,立即答应叛楚附汉,并命令撤除历城附近的戒备。

  韩信正率兵向东进发,大军尚未渡过平原津,忽然得知刘邦已派郦食其说降了齐国,韩信想停止前进。但谋士蒯通却建议韩信不要停止进军。他对韩信说:“将军奉命进攻齐国,而刘邦自己又派谋士去说服齐国,难道他又有命令要你停止前进吗?既然没有,就应该前进。况且郦食其这个人,凭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一下降服齐国70余座城邑,将军率领数万部队,血战一年多才攻下赵国50多座城邑,身为将军多年,反而不一如个见识浅陋的人功劳大吗?”,韩信觉得蒯通言之有理,于是接受了他的建议,渡过黄河继续东进。

  齐国因已与郦食其商定归附汉王,就解除了对汉军的戒备。这时韩信大军已迫近历城,以突然袭击的行动,歼灭了齐国历下的部队,并乘胜攻克齐国都临淄。齐王田广以为郦食其出卖了自己,于是将郦食其煮死。田广遂败退高密,派人请求楚王援救。韩信攻占临淄后,向东追击田广,到达高密以西地区,楚王派其大将龙且,率领20万人马,前来援救齐国。龙且是一位不久前击破九江王英布、进占寿春等地颇负盛名的楚军将领,他统率大军援齐,动作迅速,很快进入战区,并与齐王田广等军在高密会师,楚汉两军的潍上决战即将展开。

  汉和楚齐军的作战策划

  汉军由韩信统率,本欲在今济南历城一带与齐军大战,但由于郦食其说降了齐王田广归附汉王,齐王田广放弃了对汉军的戒备,韩信即利用此一良机,以对齐军实行突然奇袭取得了初战的胜利。但由临淄推进到潍水以西地区时,即得知楚大将龙且20万大军已与齐军会师,兵力大大优于汉军,两军隔潍水对峙,韩信军对潍上决战做了如下策划:派兵于潍水上游,沉放大量沙袋,以堵塞潍水,到一定时间掘开沙袋放水,以水阻隔和淹没楚齐联军;以主力军于潍水西岸待机,随时准备进击被阻于西岸之敌军;由韩信亲率主力军,乘潍水水浅之时渡河攻击楚军,引诱楚齐军出击,追击汉军至西岸。

  齐军在经过韩信军突然袭击后,20万大军已七零八落。齐王田广败退高密,相国田横败走傅阳,将军田既退守胶东,守相田光败走城阳。面对齐军的这种形势,齐王广只能调集附近军队,等待已散败的军队重新集结于高密,以便与楚军协同作战。

  楚军有素养的将领向龙且建议说:“汉军远征,其锋锐很难抵挡。齐、楚联军在家乡附近作战,士兵会很容易逃亡,不如坚壁待机,让齐王派人去告知所有被汉军占领的城市,这些城市得知齐王还安在,并且楚军也来救援,必然群起而反抗汉军,这样,汉军深入2000多里作战,齐国城邑都起来反抗,汉军就根本无法获得粮食柴草,那就可以不战而迫降汉军了。”但是,龙且听不进这些正确的作战主张,自认为韩信不过是一个平庸之徒,很好对付,并且好大喜功地说:“且夫救齐不战而降之,吾何功?今战而胜之,齐之半可得,何为止”!遂坚持与韩信军决战。

  潍上战役作战经过

blob.png

  汉高祖四年十一月,韩信为了利用潍水阻隔与分割楚齐军,按照预定的作战策划,利用夜暗,派兵携带大量沙袋,于潍水上游堵塞水流。命令部分汉军乘水位降低之机,涉过潍水,向楚齐军进攻。龙且见汉军来攻,立即挥军迎击,经过交战,汉军佯装战败,退回潍水之上。龙且见状喜形于色地对众将说:“因知信怯也”,遂命令部队渡水追击汉军。

  韩信见龙且指挥楚军涉渡滩水,于是命令按计划掘开上游之沙坝,河水急流而下,龙且军被河水分割为东西两个部分。主力军全被阻于东岸,无法继续渡河。此时汉军机动部队乘机出击,反击楚军。龙且被曹参军斩于阵前,楚亚将周蓝被灌婴俘获,汉军将潍水西岸的楚军全部歼灭。停留于潍水东岸的楚军见西岸楚军惨败,遂立刻溃散,韩信军乘胜急渡潍水,追杀楚齐败军。韩信亲率大军追至城阳,俘获齐王田广;灌婴率骑兵追击并俘获了齐相田光;曹参率军向胶东进攻,击破齐军,斩杀了齐将田既。齐相国田横得知齐王田广被汉军擒杀的消息,即自立为齐王,与前来进攻的灌婴军战于赢下,田横军战败,率败军奔往梁地,投靠彭越。至此,齐地已全部为韩信军平定。

  韩信平定齐地后,便派人向刘邦请求封自己为齐之假王。这时,正值项羽军围困刘邦于荥阳之际,刘邦听完韩信来使的请求后,立即大骂道:“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谋士张良陈平见刘邦怒,急忙踩了一下刘邦之足,并悄声对刘邦说:“现在形势对汉军十分不利,阻止韩信当王恐发生变故,不如将计就计,就立韩信为齐王,以便使他安心防守齐地。”刘邦领会了张良、陈平的意思,随即又改口骂道:“大丈夫平定了诸侯,就应当成为真王,何必要做假王”。于是即派张良去齐立韩信为齐王,并征发韩信之军进攻楚。

  韩信率劣势之军,继平定代、赵、燕地之后,又在短短数月之内平定齐地,特别是潍上战役,一战而歼灭龙且20万之众,并斩杀了项羽大将龙且。韩信之名已威震天下,韩信的势力,在刘邦、项羽之间已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为此,项羽急派盱眙人武涉去韩信处游说,劝韩信背汉并与楚合作。武涉见韩信后说:“秦朝被击破后,按照功劳大小,割地封王,安定天下,休养生息。现在汉王突然又发兵向东方进攻,侵掠别人的封地,已经灭亡了三秦,又引兵出函谷关,征服诸侯并强编诸侯之兵再东向进攻楚地,看来汉王的意图是非全部吞并天下不可,他贪得无厌已达到极点”。武涉接着进一步指出,刘邦决不会放过比他强的人,定会将他们一个一个消灭掉。武涉说:“今足下虽自以汉王为厚交,为之尽力用兵,终为之所擒矣。足下所以得须臾至今者,以项王尚存也。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左投则项王胜。项王今日亡,则次取足下。足下与项王有故,何不反汉与楚连和,参分天下王之?今释此时,而自必于汉以击楚,且为智者固若此乎”。韩信想到过去自己曾在项王手下“官不过郎中,位不过执戟,言不听,划不用”的往事,谢绝了武涉的劝告,并请武涉代谢项王的好意。

  谋士蒯通也深知当今天下大局之关键在于韩信,因而苦苦相劝韩信不要依靠和相信刘邦,要自立为王,三分天下,才是万全之策。蒯通为了彻底说服韩信,还引述张耳与陈余,范蠡、文种与越王勾践等人的经历和遭遗告诫他再思再想。蒯通说:自古以来“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蒯通说:“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足下欲持是安归乎?夫势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名高天下,窃为足下危之”。几天以后,蒯通又复劝韩信当机立断,脱离汉王,否则将失掉天赐之良机,悔之晚矣。蒯通引用古人之话说:“猛虎之犹豫,不若蜂虿之致螫,骐骥之跼蹀躅,不如驽马之安步;孟贲之狐疑,不如庸夫之必至也;虽有舜禹之智,吟而不言,不如瘖聋之提指也。”蒯通最后说:“夫功者难成而易败,时者难得而易失也,时乎时,不再来。愿足下详察之”。

  韩信始终认为汉王对他甚厚,不忍心背离刘邦,同时自信为汉王立了许多战功,刘邦不会忘恩负义而剥夺他的王位。遂谢绝了蒯通的劝告。蒯通见劝说韩信无效,假装疯癫而去。

blob.png

  评 析

  楚汉之间的潍水之战,虽然不是主战场的正面作战,但对双方的战略全局却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汉军由于潍水之战的胜利,进一步从北面与东北面对项羽形成了战略包围,这一包围态势置项羽于十分被动的境地,使西楚失去了北方的屏障,直接威胁着项羽大本营彭城的侧背安全,使项羽如芒刺在背。

  潍水一战,汉军歼灭了项羽20万大军,而且斩杀了楚军名将龙且,这对项羽军的军心斗志是一次极其沉重的打击。项羽也由于龙且的被杀十分惊恐,已经感到依靠自身的力量将难以战胜刘邦和韩信两大集团,于是想通过外交游说拆散刘邦韩信的联合。一贯极端自负、刚毅不屈、坚信以武力征服一切的项羽,这时竟然想通过外交游说获取战场上难以得到的东西,可见他当时的处境已经到了何等岌岌可危的程度。这无疑反映着项羽心理上的重要变态,楚汉战争的结局由此已经有端倪可察了。

  潍水之战韩信军的胜利,还严重地破坏和威胁着项羽军的后方供应。鲁南和淮河南北地区一向为项羽军的粮食供应基地,但三齐为韩所占,淮河南北也朝不保夕,使项羽大军的粮草供应已大有枯竭之感,这就不能不给予楚汉战争的发展以决定性的影响。

  骄兵必败已是战争的基本规律。楚将龙且由于多次作战的胜利,尤其是新近又战胜九江王英布,更加轻视韩信,不对汉军和韩信做基本的分析研究,也不侦察了解敌人的作战意图,便轻率出战,导至20万优势大军的兵力,毁于潍水一战的可悲下场,这其中的教训实在值得人们深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虽然潍水之战发生在齐地,并不是楚汉的正面战场。但是这场战役在楚汉之间有决定性作用,称之为转折点也不为过。汉军不仅剿灭了西楚的除正面战场的最后一股力量,还掌握了战争主动权。西楚的后方暴露在汉军面前。潍水之战结束后,狂妄自大的项羽也有了极大的危机感,派人游说韩信自立,分裂汉军力量。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