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乙未战争

乙未战争又称乙未之役,意指中日甲午战争后,中国清朝于公元1895年(农历乙未年)被迫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帝国时,所发生的一连串台湾人民反抗日本统治的大小战役之总称,同时也是台湾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

  乙未战争又称乙未之役,意指中日甲午战争后,中国清朝于公元1895年(农历乙未年)被迫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帝国时,所发生的一连串台湾人民反抗日本统治的大小战役之总称,同时也是台湾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

image.png

  公元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清廷战败后,一纸马关条约将台湾、澎湖永久割让给日本,清廷的腐败决定让台湾人民悲愤至极,而世界各国也因各自的利益袖手旁观,台湾也在此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愤而自立自强,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5月25日建立台湾民主国,同年夏初,日军在台湾北部的澳底(现今台湾台北县贡寮乡境内)登陆,同年秋末攻下台南城,维持不到五个月的台湾民主国正式瓦解,至此,全台仅剩台湾南部六堆地区的客家军还在跟日军周旋,直至11月26日六堆客家军于火烧庄(现今台湾屏东县长治乡长兴村)一役决战失利后,台湾人民抗日的乙未战争也随之终告落幕。此战从公元1895年5月29日日军登陆至同年11月底火烧庄战役持续了约近6个月,共造成台湾14000名士兵战死、无可计数的台湾义勇军牺牲及台湾人民无辜被屠杀,而对日本帝国军队于战役虽仅有164名的日本远征军战死,却也因为台湾的瘴疠致使日军4700名官士兵病死(其中还包括在日本颇有盛名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与山根信成少将)。

  1895年年初,缘由为朝鲜宗主权之争的清日甲午战争,因清接近败象与积极谋和而近尾声。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与其日本内阁早已研议,不论是战还是和,都要以拿取辽东半岛与台湾作为此战争成果的打算。同年1月,萨摩藩为主的日本军队,约4000名陆军正规军所组成的5500名远征军,积极为登陆澎湖为目标而备战。1895年3月15日,该军队从广岛佐世保港秘密出港,并在3月23日清晨没遭到任何抵抗的登陆澎湖群岛最大岛:马公市所在的澎湖本岛的里正角。

image.png

  另一方面,人数有步兵12营,炮兵2营,海军1营的驻澎湖清兵,因为装备老旧与甲午战争失利带来的士气低迷,并没有多少抵抗。期间驻澎湖厅最高主管,台南府粮捕海防通判陈步梯于战役发起不久后,也逃往中国大陆。因此,1895年3月24日,日军就以不到两天的时间占领澎湖首府,马公市。澎湖一役,日军死伤虽少,这段时间,日军水土不服,罹患霍乱的士兵,总数约一千七百名,死亡则达一千名。

image.png

  1895年3月26日,已经拿到台湾海峡战略位置,确定可轻易拿取台湾的日本,在日本下关接受清朝的和议要求。

  1895年4月17日,百般努力谋和,却仍奉命以辽东半岛与台湾岛换取和平的李鸿章,签下了割让台湾的马关条约。早在此之前,得知澎湖被占领消息的台湾士绅已人心惶惶,在得知被"勒占领土"消息之后,部分清朝台湾官员与一些台湾士绅共同合作,于1895年5月23日宣布成立"台湾民主国",年号"永清"。原清国派驻台湾的巡抚唐景嵩被推为台湾民主国的总统、刘永福被推为大将军、丘逢甲则为义勇军统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乙未战争又称乙未之役,意指中日甲午战争后,中国清朝于公元1895年(农历乙未年)被迫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帝国时,所发生的一连串台湾人民反抗日本统治的大小战役之总称,同时也是台湾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

image.png

  战争过程

  第一阶段

  1895年5月10日,萨摩藩所属海军中将桦山资纪被擢升为大将,并受命为台湾首任总督,负责台湾交接军政大权。同年5月24日,桦山自广岛宇品港程,准备前往台湾与清朝处理"交接台湾"事宜。从伊藤博文亲拟的《该岛接收事宜》训令信件显示,日本的原本接收台湾态度为:令清朝兵员尽速离台并于撤离之前全数缴械,并要求清朝官员和平移交公务文件。不过于启程前的5月21日,桦山得知台湾部分官民积极备战后,心知和平接收台湾已不可能,于是随即派常备舰队赴冲绳监视台湾敌情。另一方面,他更指派驻于旅顺大连,本预计攻击北京的近卫军团转进台湾。

  近卫师团是日本天皇亲卫军,团长是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近卫军团其中的7000余名兵力在1895年5月27日与桦山总督于冲绳会合后,5月29日遵照桦山"登澳底,攻基隆,占台北城"指示,登陆澳底,并在遭到小幅度抵抗中,于6月3日下午攻取基隆制高点狮球岭炮台,6月11日因鹿港商人辜显荣之助进驻台北。另外,6月初起,近卫兵团则将没参加任何战斗,自行聚集于淡水的数千名原清国兵士,分数梯次遣返回中国大陆。

  约在1895年6月2日,中国全权代表李经芳与台湾总督桦山在日舰横滨号完成台湾交接。不久,基隆被日军攻陷的台湾民主国,内部发生纷乱。华兵广勇多不能战,而该国总统唐景嵩与统领丘逢甲分别乔装与卷款逃离台湾前往厦门(部分文献称丘氏挟带军饷10万两),至此,乙未战争胜败之势渐趋明朗。

  1895年5月29日至1895年6月18日止,此战争的两方正规军交战告一段落。此阶段,清兵及台湾民主国辖下兵勇,共约3000名余名正规军参与战役,战死者不下200人。日军因为装备新颖,实际伤亡并不多,其中,实际参加战役的4000余名近卫军团中,死亡大约只有7名,受伤者25名。不过这段时间,日军水土不服,因为霍乱疟疾死亡者,远比这阵亡的这数字多很多。

image.png

  第二阶段

  1895年6月14日台湾总督桦山资纪自基隆乘火车入台北大稻埕(但事实上铁路因战乱已近不堪使用,行驶数里后即遣夫后推)。6月17日,桦山总督于设于清国原"布政使衙门"的总督府举行台湾"始政式"。

  始政式后,1895年6月19日近卫师团派出拥有数千名的"混成支队"下攻桃园、新竹,本以为会如之前战况顺利,但是在6月22日前锋部队占领新竹城前后,却意外遭到此区域台籍客家人的游击式的"壮烈反抗"。(《瀛海偕亡记》。)

  1895年6月24日至6月26日,以胡嘉猷、吴汤兴、姜绍祖、徐骧为首的客籍义勇军首先在平镇、湖口、龙潭间伏击日军,获得某些进展。随后于7月9日,并在新竹城制高点十八尖山与近卫师团展开激战。因为兵力装备悬殊及军士素质参差不齐,在姜绍祖战死后,吴汤兴领导的客籍义勇军于7月23日退居苗栗。

  1895年8月8日,从日本获得增援兵力的近卫师团,由北白川宫能久亲自领军,直指北台湾与中台湾的孔道城镇-苗栗。在猛烈炮击苗栗尖笔山,歼灭200名台湾民主国兵士后,随即该师团于8月14日进占苗栗。自此台湾民主国,以客家人为主的北台湾反抗,终告结束。

  这阶段,台湾民主国除了台籍客家人主要游击力量之外,亦有以苏力、苏俊、陈小埤为主的三角涌义勇军。他们在台北附近对日军的后勤与军夫部队展开一连串袭击。1985年,7月12日近卫师团特务曹长樱井茂夫率领运粮船队在三角涌隆恩埔附近,遭到三角涌义勇军的攻击,全军覆没。也因这些反抗,让本来以"军事目标"为主的总督府与其日军在"良、匪难辨"情况下,不得不于7月下旬开始在桃园,中坜,甚至大汉溪流域,实施所谓"无差别扫荡"的焚村与杀害平民事件。(野口胜一,《风俗画报之台湾征讨图绘》,1895,东阳堂)

image.png

  第三阶段

  1895年8月23日日军的近卫师团进占台中南部的大肚市街。另一方

  面,吴汤兴、徐骧、黎景嵩会合吴彭年、严云龙率领的"黑旗军"共数千名兵士除据彰化城。此外,台湾民主国方面,另有400名兵士利用彰化八卦山炮台,首度使用重武器的大炮炮击进驻于大肚溪对岸的近卫师团。

  1895年8月27日,日军开始零星炮击八卦山。于29日半夜发动进攻,历经八小时,29日上午八时日军宣告胜利。这是乙未战争最大的正面会战,此称八卦山之役。此战役台湾民主国统领吴汤兴、将领徐骧、吴彭年、严云龙皆力战阵亡。

  首因瘴疠造成日本近卫师团的严重死伤,又因加上台湾民主国新任总统刘永福坐镇台南凤山间的威胁,日军再增派援军第二师团及混成第四旅团分别于台湾最南端阿猴枋寮与嘉义布袋嘴登陆。经过稍作歇息,上列两支援军加上近卫师团,1895年10月3日,日军开始分别于三方向进占台湾南部各城。其中近卫师团在浊水溪遭到简义率领的民兵攻击,混成第四旅团在布袋、盐水遭到义勇军的袭击,另外,第二师团于进攻南部据点打狗、凤山时,也在茄苳脚及该两城巷战中,遇到小部份抗拒且造成百名兵士伤亡。另外在此阶段,北白川宫能久亲王与山根信成少将也接连因为热病相继弃世。

  乙未战争诸多战事中,除八卦山之役之外,以台湾南部六堆地区的客家义勇军抗日活动最具规模,在台湾南部六堆客家义勇军总共与日本军队发生2次大规模战役,一为步月楼战役、另一为火烧庄战役。

  公元1895年10月11日,由日本乃木希典大将率领的台湾远征军第二师团约7930人,从枋寮登陆往东港行进,沿途虽有台湾民主国所属正统军零星抵抗,直至行经茄苳脚(现今屏东县佳冬乡)遇到由左堆总理萧光明带领的六堆客家义勇军之左堆军才真正受到剧烈战斗,此冲突也是该军团首遇激烈战役,此役即为步月楼战役,此役为台湾南部六堆客家义勇军与日军发生之首次大规模战役。于茄苳脚巷战中,六堆客家义勇军左堆军因不敌日军的武力优势,最后以茄苳脚的萧家古厝步月楼为最后防线奋勇抗日,但因六堆客家义勇军之左堆军等不到六堆客家义勇军其他各堆客家军支援之前,即不敌日军强势武力,孤军奋战直至翌日(10月12日)丑时,日军攻陷茄苳脚,步月楼战役终告结束。

  在于步月楼战役结束之后,日军第二师团为免六堆客家军其他各堆军的侵扰而耽误日军包抄台南城(现今台湾台南市)之日程计划,故留下少数兵力牵制六堆客家军其他各堆军,其余大部份主力军力继续按照原定攻击行进路线(枋寮-->;东港-->;凤山城-->台南城)挺进包抄台南城,并于1895年10月12日占领东港、10月16日攻陷凤山城(现今高雄市左营旧城)之后,继而如日军原定计划继续北上包抄台南城。

image.png

  1895年10月18日,日本近卫师团、第二师团与混成第四旅团皆抵达台南城近郊,形成三方包抄形势,台湾民主国第二任总统刘永福在得知台南城被三面夹攻,已知大势已去,当日军准备以两师团之兵力围攻台南城之际,1895年10月20日,刘永福化妆为老妪,连同20名随从由位于台南城总统行馆(位于现今台湾台南市内的大天后宫)赶至台南安平港,并先藏匿在中国籍戎克船船舱内,隔日(10月21日)随即改乘转搭英国籍商船「塞里斯轮(Thales)弃职逃亡到厦门。在刘永福弃职逃亡后,台南当地士绅便循台北模式推举英国牧师巴克礼请求日本军队和平进城协助维持秩序。10月21日日军第二师团山口素臣少将首先领军进入台南城,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顺利进入台南城,此情此景犹如当初进入台北城的翻版,至此台湾民主国亡。

  在于日军进占台南城,台湾民主国亡后,1895年10月26日,日本军司令部下令第二师团接替近卫师团担任大肚溪以南的守备任务,由第二师团负责台南、凤山、恒春守备队,混成第四旅团负责彰化守备队,在于改由第二师团接手担任攻击守备的主力部队的2天后,10月28日日本政府宣布日军近卫师团司令官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因疟疾病死于台湾台南的消息(对于此日本官方对于能久亲王病死的说法,台湾父老陈述却都否认日本政府的此项说法)。11月13日日本近卫师团从台湾南部打狗港(现今高雄港)离台返日。

  1895年11月9日,第二师团与近卫师团完成守备任务交接后,因台湾南部六堆地区仍常有较大抗日活动,第二师团即命令第三旅团凤山守备队消弭台湾南部之六堆抗日势力,日本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凤山守备队于11月26日(农历10月10日)在火烧庄 (现今屏东县长治乡长兴村)遭遇到更大规模抵抗,六堆客家义勇军与日本第二师团终于爆发台湾南部第二次大规模战役,即长兴会战,也是乙未战争中客家人抗日的最后一场战役。此战役由六堆大总理邱凤扬亲率六堆客家义勇军3000余人于火烧庄奋勇血战日军1万大军至翌日午时(11月27日),六堆客家义勇军因不敌日军火烧攻势及强大武力而战败,此役全庄被日军火烧殆尽死伤惨重,此役又称火烧庄战役,也因乙未战争的最后一场战役火烧庄战役战败,台湾人民抗日的乙未战争也随之终告落幕。

  历史影响

  有关乙未战争记载,因为台湾民主国的资料匮乏,史料通常来自日中两国的相关文献。在此文献,两者资料常有所出入或欠缺客观性。不过总体来说,这场台湾史上最大的战役,其规模与影响是难以忽略的。不算1895年3月底登陆澎湖的混成支队,光是进攻台湾本岛,从登陆澳底开始到同年10月完全占领台南城止,日本军就共出动了近卫师团与第二师团两大师团合计3万7千余人,马匹7千头,其中还不包括军夫与后勤预备部队。另一方面,台湾民主国正规军也前后出动约3万3千人,民间乡勇与反抗军数量,则无所从估算。战争结果,日军不含军夫战死160名,病死达4600人,其中还包含领军的一亲王及一少将。而台湾方面,在这场战争中不但折损不少将领,包含被日军"无差别扫荡"波及的平民,伤亡的民与兵更是难以估算。经草估,约至少有在14000人以上。

  由于无法台湾人民群众激烈抵抗,日本对台湾实施高压的军政。这现象迟至大正年间才有所改善。另一方面,台湾自主与反日势力并没有因为战争落败后,完全平息。以"保家"重于"卫国"的台湾民间反抗,不但出现在1895年的反扑台北城动乱,更在后续的二十年间的日人统治下,陆续出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战争总是残酷的,虽说没有无缘无故的和平也没有永远的和平,但是无情的战争总是剥夺着本性善良的百姓们那原本平静的生活。相信大家从初中的历史课本都了解过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但是,却有一场战争似乎被人们所遗忘了,那便是发生于1895年的乙未战争。历时六个月的战争,战死了14000名台湾士兵,却只死了164名日本士兵,就连上天都发怒了。

image.png

  中日甲午战争永远是国人心中永远的痛。无论大家是从历史书上了解还是听评书人讲述,当年因为国力赢弱的中国,因为战争的失败,迫不得已只能签订所谓的“马关条约”,把当年的台湾和澎湖割让给日本作为赔偿(当时台湾和澎湖还是属于两个不同管辖区)。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生性淳朴的台湾人民们骨子里却是如此的刚烈与勇敢,百姓们都纷纷奋起反抗。他们没有日军的精良装备,却用手中耕作的锄头、铁锹来强烈反对日本的统治。因此,也就发动了1895年那令人咬牙不已的乙未战争。

image.png

  八卦山因为丰富的地形景观因此山上景色还算秀丽,山上高达二十余米释迦摩尼大佛也吸引了大批的游客前往游玩。八卦山其实说山也不算山,只有大约97米高,因其地处台湾中部之军事要冲,所以自古以来便有着特殊的地位,属于兵家必争之地。

  看到一楝新的建筑物,上面写着一句话相信总会一起大量游客的注意,“1894甲午战争,1895乙未战争,日军进占台湾。”甲午有听过,但是乙未呢?亚龙因此被吸引入了八卦山抗日保台史迹馆。

image.png

  八卦山在1895的台湾乙未战争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政府特地在八卦山上建造了一处抗日保台史迹馆来缅怀当年的战争。其实乙未战争没有大家想象中战争的样子。因为其中有非常多的百姓参与其中,有没有太多武器装备,可以说使用人海战术去斗争,没有什么奇迹,也没有什么传奇人物,就是普普通通的反抗,只持续了数月之久的乙未战争,功死台湾士兵14000人,百姓并没有纳入统计,而日军只死了区区164名。是的,就是这么精准的数字。这样的结局不仅让人沉默,可能老天也看不下去,在期间因为水土不服和瘴疠的原因,日军另外有4000余名士兵死亡。

image.png

  从外观上可以看出抗日保台史迹馆已经是有一些历史的痕迹了,其中还另有乾坤,内部是由地下防空坑道改建的。在这里不得不说,台湾在抗日战争时期前后设立的防空通道真心不少,可以看出其实防范意识都非常好,亚龙曾去金门游玩走过战备坑道,虽然这里跟金门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但是还有另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可能是知道了其中的历史缘由了吧。

image.png

  因为史迹馆为了保护文物,所以里面是不能拍照的,入门介绍的是明末的衰败,讲述了一系列的原因才造成的乙未战争的形成以及乙未战争的惨烈过程,因为后面的部分是由地下防空坑道改建的,因此内部有点闷,在加上了解了这么一场战争,不禁让人心情沉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桦山资纪(かばやま すけのり,1837年12月9日-1922年2月8日 )台湾日治时期总督。萨摩藩出身 (今鹿儿岛县) ,1885年累升至海军中将,任海军军务局局长,旋出任海军次官。1890年任海军大臣,1893年任海军军令部长。甲午战争时参与指挥,擢海军大将,封子爵。1895年5月出任日本第一任台湾总督,翌年封伯爵,任枢密顾问官。

image.png

  桦山资纪(Kabayama Sukenori 1837年-1922年),日本海军重要将领,甲午战争时任日本海军军令部长。曾亲自策划和指挥了黄海海战。战后,晋升海军大将,1895年5月出任日本第一任"台湾总督"(任期1895年5月10日 – 1896年6月),翌年封伯爵,官至:从一位,叙大勋位、功二级。

  1837年,出生于日本萨摩藩(今鹿儿岛县) ,本姓桥口,名觉之进。他有一个哥哥就是死在寺田屋事件中的桥口传藏,他后被桦山四郎右卫门收为养子,改名桦山资纪。成年后志愿从军。1871年任陆军大队长。琉球渔船失事漂流台湾,渔民被恒春一带的原住民杀害时,桦山资纪主张出兵台湾。1873年与海军通译水野遵等人到台湾侦察。1874年日本派兵征讨牡丹社时,以陆军少佐随西乡从道出征。次年任陆军省第二局长。1876年任熊本镇台幕僚参谋长兼熊本卫戍司令官,西南战争时期辅佐谷干城死守熊本城,战后成为警视总监,1884年陆军少将转为海军少将,以功封子爵。翌年,晋海军中将,任海军省军务局长、海军次官。1890年任第一届松方正义内阁海军大臣,因造舰预算遭议会否决而发表蛮勇演说而被解职退为预备役,甲午战争前恢复现役为军令部长,组建联合舰队向北洋舰队主动出击,并亲临战场督战。1895年5月10日被任为第一任台湾总督。1896年封伯爵,历任枢密顾问官,第二次松方内阁内务大臣。第二次山县内阁文部大臣等职。1905年为预备役,1910年退役。1922年病故,终年85岁。其儿子是日美友好协会会长桦山爱辅伯爵。

  1890年任第一届松方正义内阁海军大臣,他当大臣时正好是海军的造舰预算被议会以海军内部腐败,政府被长州萨摩凡两藩阀把持而否决的时候,桦山火了,跳到讲台上大喊:"开口闭口就是'萨长'政府,没有这个萨长政府,四千万生灵活个屁",结果议会解散,内阁辞职。日本军队逼政府下台不是稀罕事,但开第一个先例的是海军而不是名声在外的陆军,桦山从此就被人称为"蛮勇将军",被解除了海军大臣职务,改任枢密顾问官,并转为预备役海军中将。

image.png

  甲午战争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7月17日, 日本大本营召开御前会议,决定准备对中国开战。甲午战争爆发前,由于当时的海军军令部长佐贺藩出身中牟田仓之助认为日本海军还没有能够主动挑战北洋水师进行舰队决战的实力,只能防守,不能进攻,因此被撤换。而桦山资纪主张把日本海军力量集中,组成一支联合舰队,采取攻势方针,消灭中国海军有生力量,夺取制海权。得到明治天皇赞赏,特颁旨恢其为现役,成为海军军令部长,进入大本营 ,并作为大本营成员参与整个战争的指挥,而且不设军令部次长,就桦山一人唱独角戏。当时的海军第一人海军卿西乡从道也是从陆军转行干海军的,是著名的甩手大掌柜,他认为他的任务就是从政府内给海军要钱,对战术战略一概不问。桦山就这样成了海军的第一当家。7月20日,他在佐世保完成了战争动员和部队整编。他将原来的常备舰队、西海舰队和一些零散舰只集结起来。组成了一支适合战时体制的联合舰队,海军中将伊东佑亨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这样海军大臣西乡从道,军令部长桦山资纪,加上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伊东佑亨全是清一色萨摩藩出身,组成甲午战争战的日本海军三套马车 。

  1894年7月25日, 日本联合舰队在朝鲜半岛西海岸的丰岛海面突然袭击了北洋水师的济远、广乙二艘执行护航任务的战舰(见丰岛海战),并紧接着击沉了中国租用的商船"高升号",截获了炮舰"操江"号,挑起中日甲午战争的全线爆发。由于轻而易举地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日军战争气焰陡增。为了进一步夺取黄海海域的制海权,桦山资纪下令联合舰队倾巢而出,率舰队寻找北洋舰队主力决战。为了防备伊东佑亨犹豫不决放跑战机,也为了显示他的武士道精神,他化名参谋军官,选了最弱的一条船--战前由商船临时改装、只加装了一门火炮、充代巡洋舰的"西京丸"督战。1894年9月17日午后13时许,中日海军各自的主力在黄海大东沟大鹿岛附件的海面上遭遇。日本舰队分本队和游击队,采用纵队战术来对应北洋舰队的冲击横队。联合舰队本队转过北洋舰队以后是一个右转弯往北洋舰队后面包抄了下去,可是最后面的"扶桑"、"比睿"和伴随着"西京丸"的炮舰"赤城"被"来远"、"致远"和"广甲"咬住了。这时桦山资纪立即升旗发出旗语:"'比睿'、'赤城'危险",召唤还没有做完左转弯的第一游击队前来救援。第一游击队做完左转弯以后和做完了右转弯的本队相隔6000米对北洋舰队形成了夹击之势,各自在三千米的距离上对北洋舰只射击。坪井航三率最精锐的第一游击队四艘巡洋舰"吉野"、"浪速"、"秋津洲"、"高千穗"环击北洋舰队之背超勇、扬威两艘弱舰,而桦山乘弱舰在本队抵挡北洋主力舰队之冲击。北洋舰队"定远"、"镇远"、"平远"、"广丙"等舰围住并猛轰他乘坐的"西京丸"。"西京丸"前后共被12发炮弹击中,其中包括305毫米炮弹4发,210毫米炮弹1发,150毫米炮弹2发,120毫米炮弹3发,但是由于北洋水师炮弹威力有限(北洋水师装备的作战弹头有开花弹、实心穿甲弹、教练弹,开花弹里填充的还是传统的黑火药,且备战不充分,携弹量不充足),"西京丸"舰仅伤11人。

image.png

  "西京丸"是艘被海军征用的日本邮船公司的一艘排水量2,900吨的客轮,装了一门炮就出海混市面来了,赶上这门炮还出了故障,打不响。船上的人除了合掌拜老天之外什么方法没有,就在下午14:40分、船上的桦山军令部长已经发令撤出战场的时候,平远、广丙和援兵中的鱼雷艇"福龙号"又冲了上来。桦山也咬了咬牙:"拼了",下令转过头来,用临时加装的冲角去撞只有115吨的小鱼雷艇"福龙"号。"福龙"号鱼雷艇(艇长蔡廷干)乘机高速逼近"西京丸"号,连发两枚鱼雷,但均未命中。"福龙"号右转后,已抵近到"西京丸"左舷舰艏仅40米处,于是发射了第3枚鱼雷,由于距离太近,"西京丸"号已无法规避。桦山资纪此刻正好在舰桥上观战,见此情景吓得目瞪口呆,"以为我事已毕"。但"福龙"号所发射的鱼雷竟从"西京丸"号舰体下通过,从右舷逸出,未触发(正因为发射距离过近,鱼雷发射后未及上浮就已经从西京丸船体下边擦底而过;另分析可能是原厂鱼雷的水中攻击深度调节有误,让吃水较浅的西京丸侥幸逃脱),桦山资纪侥幸逃脱,慌忙退出战场。战后以功晋大将,赐子爵。

image.png

  台湾总督

  甲午战争最终以清廷战败告结,被迫与日本议和,派户部左侍郎张荫桓、署湖南巡抚邵友濂前往谈判,被拒。乃派李鸿章为全权大臣。于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2月23日,李经方与马建忠、伍廷芳、罗丰禄等随李鸿章抵达日本马关,与伊藤博文等开始谈判。28日在第三次会谈结束后,有日本浪人用手枪刺杀李鸿章,击中左颊骨,血流不止,子弹未取出,登时晕绝。3月12日,清政府任命李经方为对日谈判的全权大臣。经请示清廷,得旨意后,3月23日,李经方、李鸿章与伊藤博文、陆奥宗光在马关春帆楼签订了《中日马关条约》,割让台澎。

  1895年4月24日,光绪帝命李经方赴台湾,交接割让台湾事宜。五月初七日,李经方带马建忠、伍光建、科士达等从上海程赴台,5月10日,与日本代表桦山资纪在基隆口外的西京丸号军舰上办理了交接事宜。李经方与当天离台;桦山资纪也在同日被任为第一任"台湾总督",在台北正式成立"台湾总督府",开始对台湾进行殖民统治。作为首任总督的桦山资纪对台湾各族人民掀起的反侵略抗斗争极为仇视,先后请派两个师团,到台湾作战,死伤惨重,最后才将孤立无援的台湾抗日民众镇压。1896年3月31日日本政府颁布「台湾总督府条例」,4月1日台湾废除军政,复归民政,同时以「关於施行於台湾之法令的法律」(即「六三法」)确立台湾总督的委任立法制,并依此设置台湾总督府评议会,5月,总督府以律令第1号公布「台湾总督府法院条例」,台湾法院分设地方法院、覆审法院、高等法院三级制,建立台湾的司法制度。 1896年6月卸任台湾总督后,曾任枢密院顾问官、内务大臣、文部大臣等职。桦山是个运气强硬的家伙,大东沟海战鱼雷打他不中,后来晚年患了脑溢血,昏迷了一个星期,人们都认为这老头没救了,正在准备丧事的时候,桦山突然自己又醒了,除了右半身有点偏瘫之外,结结实实地又活了十年,直到1922年在85岁高龄才亡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此战役由六堆大总理邱凤扬亲率六堆客家义勇军3000余人于火烧庄奋勇血战日军1万大军至翌日午时(11月27日),六堆客家义勇军因不敌日军火烧攻势及强大武力而战败,此役全庄被日军火烧殆尽死伤惨重,此役又称火烧庄战役,也因乙未战争的最后一场战役火烧庄战役战败,台湾人民抗日的乙未战争也随之终告落幕。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