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洞国回忆录揭孙立人与杜聿明在东北的矛盾

2013-05-22 10:41:21 首页

  孙立人将军是一位治军严整、才华横溢的优秀将领,在抗日战争中以卓越战功闻名中外。新1军开入东北不久,他应英皇之邀,前往伦敦授勋,以后又去美国游历了一番。蒋先生对此事曾大为不快,但考虑到同美国人的关系,一时对他也无可奈何。在四平街会战后期,孙氏方回到部队,很想借攻占东北名城长春使新1军扬威东北,却未想到杜将军把攻击长春的任务划归了新6军,因而心中十分不满。孙将军一向认为新6军廖耀湘部,是杜聿明将军的基本部队,怀疑杜有偏心。这次事情未能如愿,便不大高兴,不愿积极执行杜将军的命令。

  当时我正在泉头指挥所指挥作战。听到新1军仅派50师向公主岭、长春方向推进,主力尚未出发的报告,十分焦急,即与新1军联系,要该军主力迅速出击。但孙将军在电话中吞吞吐吐地强调部队耗损太大,需要整补,就是不愿服从追击作战的命令。我与孙氏于抗战期间在印缅战场虽曾一起共事几年,彼此相处甚好,但亦知此时他与杜将军矛盾较深,一时很难说服他。正踌躇间,杜聿明将军忽然于20日清晨乘专车来到泉头指挥所,我便委婉地将此事告诉了他。杜闻言大怒,连连问我孙军长为什么不肯服从命令。我担心杜将军性情急躁,倘与孙将军一下子闹翻,后果更难收拾,所以有意不提孙氏对杜的不满,只是建议一起找孙将军谈谈再说。杜将军略想了想,也只好同意了。

  于是,杜将军与我马上乘车赶往四平街,到达双庙子车站后,得知通往四平街的桥梁尚未修好,即在该站停留指挥。此刻,杜将军心急如焚,显得十分焦躁,一边皱着眉头,怒气冲冲地在室内来回踱步,一边焦急地对我说:“现在左右两翼都在追击作战中,只是孙军长的中央兵团不能配合行动,倘被解放军看出破绽,集中主力向新6军反攻,我们会吃大亏的。”我心里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却又怕给杜增加烦恼,所以只说了些宽慰他的话,同时劝杜见到孙氏时,最好以大局为重,对孙多加劝导,尽量不发脾气,切勿将两人关系彻底搞坏。正说话间,孙立人将军赶来见我们。他仍以部队作战过久,必须整补为由,当面向杜提出宽限追击期限。杜将军压住火气,向他详细分析了北满战场情势及我们的处置决心,希望他能遵令率部向长春追击前进,并提醒孙说,50师孤军深入,倘在长春附近遇敌反扑,必遭覆没,应当迅速前往接应。我亦从旁多方规劝。无奈孙氏坚持不肯前进。这时时间已到正午,杜将军见反复劝导均无结果,不禁勃然变色,站起身厉声对孙说:“现在廖耀湘、陈明仁两部进展极为顺利,并未遇到敌人有力抵抗。新1军应迅速照令前进,否则长春攻不下,部队遭受损失,你是要负责任的!”孙氏见势成僵局,才怏怏回部,但始终未按杜的命令行事,只是担心北进的50师受梨树方面解放军的袭击,曾派遣一部前往扫荡。当晚,我们接到新1军的报告,说“梨树之敌经派队扫荡后,已向辽河北岸撤退,正面50师到达辽河南岸附近”。素以办事强硬果断著称的杜将军,此时也只有长叹一声,别无他计了。

  幸亏后来情势的发展并未出现我们担忧的情况,解放军主力无意恋战,便纷纷撤到松花江以北。杜聿明将军和我紧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