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大妃阿巴亥是被迫殉葬? 阿巴亥殉葬之谜

2014-05-06 09:57:38 首页

  努尔哈赤大妃阿巴亥殉葬之谜清王朝(早年叫后金)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这个王朝始建于关外,又入主中原,从努尔哈赤的天命元年(公元1616)到末代皇帝溥仪宣统三年(公元1912),共经历了296年的岁月,这个王朝离今天的人们最近,却偏偏留给人们的宫闱谜案最多。清王朝的宫闱谜案,实际上在它远在关外称“后金”的时候,就已经层出不穷,这其中最大的几桩谜案,都围绕在同一个女人的身边,她就是努尔哈赤的“大妃”乌拉纳喇氏阿巴亥,然而要想说明阿巴亥的人生经历,必须要先讲一大堆看似无关其实对她的人生结局至关重要的人物,时间更要从她出生前三十一年开始,那一年出生了她的丈夫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是一个雄才大略、心狠手辣的人物。从各种记载来看,他身边的人不分男女,无论是生还是死,是恩宠还是冷淡,都完全取决于他的利益需要。只要攸关他自己的利益,所有的兄弟儿孙部属,他都能够毫不手软地痛下杀手。话说回来,他对自己也并没有怎么厚待:为了政治利益和开疆拓土的野心,他甚至把自己的情欲也贴了进去——他一生中明确娶纳过的16名妻妾,绝大多数都是他出于政治军事需要、而不是因为美色动心才迎娶的——至于娶回来之后发现确是美女,只能属于意外惊喜。

  明嘉靖三十八年(公元1559),努尔哈赤生于赫图阿拉(今辽宁省新宾县),他的母亲是都督阿古之女喜塔腊氏厄墨乞,她一共为丈夫塔克世生下了三子一女,努尔哈赤是长子(次子舒尔哈齐,少年时和大哥一起吃尽了苦头,却在帮哥哥打天下之后父子一齐被杀。三子雅尔哈齐、女儿嫁给噶哈善哈斯虎)。努尔哈赤九岁这年,母亲去世了,父亲又从哈达部娶来了继弦妻子纳喇氏。这位纳喇氏生下了儿子巴雅喇。随着时间的推移,塔克世对前妻留下的儿女渐渐“另眼相看”。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努尔哈赤十五岁时曾和弟弟舒尔哈齐一起,被明朝辽东大将李成梁(朝鲜族)所俘,三年后才返回家乡。面对死里逃生的儿子,塔克世却没有多少怜惜的表现,反倒按照纳喇氏的要求,与努尔哈赤兄弟分了家,而给予他们的财产更是少得可怜。幸好,努尔哈赤的婚姻及时地挽救了他眼看就要陷于贫困的生活。就在这一年,他结婚了,迎娶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也就是《清史稿》里所说的“元妃”佟佳氏哈哈纳扎青。佟佳氏的娘家比较富有,对努尔哈赤有相当的帮助。婚后第二年(公元1578)二月二十二日,元妃生下了努尔哈赤的第一个孩子:未来的端庄固伦公主东果格格。不久长子禇英和次子代善也相继问世。

  就在代善出生的同一年,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早已暗潮汹涌的满洲各部族之间发生了一件大事:努尔哈赤的父祖被明军误杀,努尔哈赤虽然不敢跟明朝为敌,却迁怒于建州左卫图伦城主尼堪外兰,说父祖被杀是出于他的唆使。岂料不久明边关守将却说要封尼堪外兰为“满洲国主”。这样急转而下的局势很快就使努尔哈赤陷入了众叛亲离的绝境。——那位继母纳喇氏的家族,在这时更是火上浇油。她的弟弟萨木占甚至还居然诱杀了努尔哈赤的亲妹夫噶哈善,使喜塔腊氏的女儿做了寡妇。万历十一年五月,绝路求生的努尔哈赤率部众三十人,持遗甲十一副联合噶哈善、常书、杨书等外援,攻克图伦城,迫使尼堪外兰出逃,从此踏上了统一女真各部的路途。

  在战乱之中,佟佳氏恪尽妻母之职,用尽全力保护年幼的子女、照顾从战场负伤归来的努尔哈赤。这样的生活对一个刚刚生产过的女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合适了。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年青的佟佳氏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假定她十六岁出嫁,那么死时还不到二十五岁。佟佳氏死后,明万历十三年(公元1585)年,努尔哈赤迎娶了“继妃”,莽塞杜诸祜的女儿富察氏衮代。

  努尔哈赤与富察氏可算是正宗的二婚夫妻。因为衮代本是努尔哈赤守寡的堂嫂。衮代与前夫生了一个儿子昂阿拉,改嫁之后又为努尔哈赤生下了两子一女:莽古尔泰、德格类、莽古济格格。富察氏嫁给努尔哈赤之时,正是他开始频频得胜斩获颇多的时候,他的势力增强了,各部落主动或被动来搞政治联姻的自然也就多了。(胜董鄂部,得庶妃钮祜禄氏及兆佳氏;胜苏克苏护河部,得庶妃伊尔根觉罗氏……)因此,努尔哈赤不可避免地妻妾成群(有人说,男人有钱就讨小变坏?错了,你见过几个忠厚老实的男人真能靠自己混得很有钱的?努尔哈赤敢喊打喊杀四处征伐,那就不是老实巴交的男人干得了的事)。富察氏虽然是继弦嫡妻,但是并没能她的前任佟佳氏那样照排行连续生育长女长子次子。她的女儿是第三女;她的儿子是第五子和第十子。

  皇太极之母----孟古姐姐

  富察氏嫁给努尔哈赤的第三年,万历十六年九月,清王朝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富察氏早已危机四伏的婚姻里。这个女人就是叶赫那拉氏孟古姐姐,她将要生下努尔哈赤的第八子、清太宗皇太极——也就是终结本文女主角阿巴亥生命的人。孟古姐姐是叶赫那拉部酋长扬吉砮的小女儿,她出嫁的时候十四岁,努尔哈赤三十岁。她的出身显赫,是努尔哈赤重要的政治联姻之一,而且品貌俱佳,因此很得努尔哈赤的宠爱。叶赫部,是女真部族在松花江流域逐渐发展起来的四个大部落之一(另三部为乌拉部、哈达部、辉发部)。四部合称“海西四部”,也称“扈伦四部”。海西女真四部中,哈达部与叶赫部之间虽然频频联姻,但是彼此杀戮不断。哈达部首领还曾经参与杀害过扬吉砮的祖父。于是,扬吉砮在迎娶哈达部首领王台之女并将亲妹妹也嫁给王台的同时,也努力地和其它部落维持关系,期待能够合力向哈达部寻仇。而他首先选中了努尔哈赤。为了表示自己联姻的诚意,明万历十年(公元1582),扬吉砮决定将自己的小女儿孟古姐姐许配给努尔哈赤。这个决定在一开始很让未来女婿犯嘀咕:“为什么不把已到婚龄的长女立刻出嫁,反倒要我去等待一个才八岁的小女孩成长呢?” 扬吉砮回答说:“我是一片好意。我的大女儿虽然年长,但是相貌平平人品庸俗,小女儿尽管还未长成,却是聪明貌美品德非凡,只有小女儿才能配得上你。”努尔哈赤听后心花怒放,立即同意了这桩婚事,并送了一份丰厚的聘礼给叶赫部。当孟古姐姐在娘家慢慢长大的同时,努尔哈赤已经打出了一片新天地。明万历十五年(公元1587)正月,基本摆平建州女真诸部的努尔哈赤在呼兰哈达南冈建“宫室”费阿拉城,四月正式称“女真国淑勒贝勒”,格外意气风发。

  努尔哈赤的势力如此之大,使得海西女真诸部都不得不重新估量他。第二年四月海西女真哈达部贝勒扈尔干便主动将自己的女儿哈达那拉氏阿敏格格嫁给了努尔哈赤。这时叶赫部的首领已经是扬吉砮的儿子纳林布禄了。眼看哈达部抢了自己的先机,他决定在联姻事宜上格外加码,亲自将十四岁的妹妹送到费阿拉城去。九月,孟古姐姐的婚车来到了费阿拉城外。由于送嫁的是部落首领,努尔哈赤也给予了这位小新娘极高的待遇,亲自率领着诸贝勒大臣出城远迎,并举行了盛大的宴会。这非比寻常的迎亲仪式,使孟古姐姐从一开始就在努尔哈赤的后宫里后来居上,占据了首要的地位。而父亲当年对女儿的评价也确实实至名归,她以过人的品貌迅速得到了努尔哈赤的宠爱,在事实上掌管了努尔哈赤复杂的家庭,并培养出了一个才智过人的儿子皇太极。

  皇太极出生于明万历二十年十月二十五日,是努尔哈赤的第八子。据说他的这个名字就代表着努尔哈赤传位于他的殷殷厚望。皇太极七岁之时,努尔哈赤对他的喜爱已经超过了七个年长的儿子,竟向众人宣布,家中所有的事务,都由皇太极全权决定。——虽然继妃富察氏衮代这时还活着,但是毫无疑问,她已经失宠了,自叶赫部送亲的那一天起,费阿拉城的女主人就已经是孟古姐姐了。然而在夫妻之情的背后,联姻的真相只不过是诸部落之间的外交手段而已。随着努尔哈赤的权力及野心越来越来大,统一建州女真之后的他已经成为海西女真、东海女真乃至蒙古科尔沁的威胁。感觉苗头不对的叶赫部及哈达部在几次挑衅失败之后,干脆联络了其它诸部落于明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3)九月集结,对努尔哈赤发起了“九部之战”——包括两个联姻部落在内的扈伦四部;长白山二部:朱舍里与讷殷;蒙古科尔沁部、锡伯部、卦尔察部)。

  可能由于孟古姐姐毕竟是叶赫部的女儿,对九部作战时,跟随在努尔哈赤身边的女人是富察氏衮代。在正式开战的前夕,富察氏曾经毫不避忌地唤醒努尔哈赤:“你究竟是乱了方寸,还是心里害怕呢?如今九国兵将要来攻,你怎么还能睡得着觉?”努尔哈赤答道:“我如果真是害怕的话,怎么可能睡得这么安稳?我早知道叶赫部要侵犯我,因为不知确切日期而时时掂念,现在它来了,我倒真是安心了。我如果有负于叶赫,老天就不会帮我,我才害怕;如今是我顺天命安疆土,叶赫部纠集九国来侵犯我,天不会佑它,我有什么好怕的。” 留在史书上的这一个晚上,恐怕是富察氏衮代与努尔哈赤和美夫妻关系最后的回光反照了。九部大战结束之后,富察氏的身影又淹没在努尔哈赤的妻妾群中,又恢复了不冷不热的生存状态。

  九部大战的挑起者,正是孟古姐姐的哥哥布斋与纳林布禄,布斋死于战乱,乌拉部贝勒满泰的弟弟布占泰也被俘虏——他的这一场被虏,也使得本文的女主角阿巴亥在八年后登上了历史舞台。布占泰被俘后,在费阿拉城过起了软禁生涯。三年后,他的哥哥满泰去世,叔父兴尼牙想要接任部落首领贝勒之位。努尔哈赤闻讯,立刻将布占泰送回乌拉部,并支持他与兴尼牙搞了一场内斗,使他成为新一任贝勒。随后,乌拉部与建州女真之间为了巩固利益,开始了频繁的联姻。努尔哈赤的女儿穆库什、侄女额实泰与娥恩哲(舒尔哈齐之女)都嫁给了布占泰,布占泰则把哥哥满泰的女儿阿巴亥嫁给努尔哈赤,布占泰还将妹妹嫁给了岳父舒尔哈齐(岳父?妹夫?)。万历二十九年十一月,乌拉部年仅十二岁天真可爱的小姑娘乌拉那拉氏阿巴亥被送进了费阿拉城,成为四十二岁的努尔哈赤第十位妻子。努尔哈赤对这个姿容不俗又机灵聪明有些小性子的小妻子非常喜爱。当阿巴亥的地位扶摇而上之时,孟古姐姐的人生也在丈夫与娘家的尔虞我诈中逐渐走向了尽头。

  叶赫老女----东哥

  九部大战以努尔哈赤以少胜多的大胜结束,女真诸部之间的纠纷与战乱也逐渐愈演愈烈、纠缠不清。而孟古姐姐的娘家叶赫部更与努尔哈赤结下了深仇。在叶赫部与努尔哈赤所结的仇恨里,有一个特殊的女人:叶赫老女----东哥。明万历二十五年(公元1597),海西女真四部在“九部之战”大败四年后,遣使向努尔哈赤通好,叶赫部还表示愿将死于“九部之战”的布斋之女东哥许配给努尔哈赤。东哥又名布喜娅玛拉,于1582年出生在吉林梨树县,是女真族第一美女,自幼就美名远播,部落巫师还说她“可兴天下,可亡天下”,有着非比寻常的来历。努尔哈赤当然心花怒放,立即下聘定亲。东哥假如顺利地嫁给努尔哈赤的话,那就是要与姑姑孟古姐姐共侍一夫了。然而她坚决反对,向哥哥布扬古贝勒说:“努尔哈赤是杀父仇人,谁能够杀了他,我就嫁给谁。”于是,叶赫部毁掉了东哥与努尔哈赤的婚约,并以“杀努尔哈赤”的条件向诸部落公开为东哥征婚。事实上,这在东哥的婚姻史上,已经是第三度毁婚了。她九岁时许嫁哈达部歹商贝勒,然而这只是一条美人计:在迎亲的路上,歹商被“岳父”叶赫部伏兵所杀。随后,叶赫部又将东哥许配给乌拉部布占泰,以诱使他参与“九部之战”,布占泰随后便在这场战争中做了努尔哈赤的俘虏。当布占泰四年后被释放打算迎娶的时候,东哥却早又被许配给了努尔哈赤。听说东哥征婚,哈达部酋长孟格布禄立即血气上涌,报名应征,订下婚约后遂于万历二十七年五月向努尔哈赤宣战。九月孟格布禄兵败,向努尔哈赤投降。努尔哈赤找了个借口把他给杀了,又将富察氏所生的女儿嫁给了他的儿子武尔古代,万历二十九年以后,哈达部彻底被努尔哈赤吞并。

  孟格布禄的结局并没有使得垂涎东哥美色的男人们停止前赴后继的脚步。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辉发部的首领拜音达理贝勒与东哥订婚,背弃了原来与努尔哈赤之女的婚约。九月,怒火中烧的建州女真出兵扈尔奇城,没费多大力气,就把辉发部给消灭了。接着,东哥又再次与乌拉部贝勒布占泰订下了婚约。布占泰听说有机会抱得美人归,立即把自己与努尔哈赤六度联姻、七度盟誓的事情全丢到了脑后。当年,他就派重兵埋伏自己的岳父之一舒尔哈齐以及舅子禇英与代善,被击败后又以鸣镝射了舒尔哈齐嫁给他的女儿娥恩哲。忍无可忍的努尔哈赤于万历四十年九月亲率大军攻打乌拉部。第二年正月,乌拉部灭亡,布占泰逃往叶赫部。然而眼光极高的东哥根本就没把败军之将布占泰看在眼里,她拒绝履行婚约。又气又羞的布占泰不久郁郁而终。

  万历四十三年(公元1615),东哥已经三十三岁,东蒙古暖兔部首领之子吉赛看中了她,向她的哥哥布扬古求娶。然而东哥没看中吉赛,即使他以征讨叶赫相要胁,她也坚决拒绝出嫁。正当吉赛与努尔哈赤为争夺东哥而准备大打出手的时候,东蒙古喀尔喀部达尔汗贝勒之子莽古尔岱也来向东哥求婚。已被妹妹弄得筋疲力尽的布扬古大约是想要把吉赛和努尔哈赤的两支队伍引开,让他们找莽古尔岱的麻烦而自己坐收渔利,终于不顾明朝边防将领的警告,下定决心在当年九月将东哥嫁到蒙古去了。东哥出嫁之时,年龄已经远远超过了当时普遍的婚龄(当时有些女人在她这年纪,恐怕已经是祖母级了),因此她在史书上也被称为“叶赫老女”。然而布扬古没想到的是,东哥出嫁后不到一年就死了,努尔哈赤的怒火仍然要向叶赫部发作。努尔哈赤是在东哥去世的那一年正式称帝建立后金的。三年后即后金天命三年(明万历四十六年)四月十三日,后金汗努尔哈赤发布“七大恨”,与明王朝决裂,其中“第四恨”即为明朝廷偏帮叶赫,使该部将本来许配给自己的东哥转嫁蒙古(原文为:“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此恨四也”)。

  第二年八月努尔哈赤用同样的理由灭掉了叶赫部。叶赫那拉东哥,恐怕是中国历史上最奇异的人物之一。她似乎是专为给努尔哈赤制造统一女真、挑战中原王朝的借口而降生的,她的婚姻经历,即使最拙劣的言情剧编剧也甘拜下风,这匪夷所思的一切,验证了巫师关于她“可兴天下,可亡天下”的预言,当这个任务完成之后,她也就离开了人世。东哥应该是个性极强的女人,她强烈地拒绝了做“礼物”的命运。就在她将婚姻一变再变的同时,她的又一个姑姑(孟古姐姐的妹妹)在明万历三十八年,姐姐去世七年后甘心接受了和亲的命运,代替她嫁给了努尔哈赤。然而即使如此,也不能改变东哥必置努尔哈赤于死地的主意。努尔哈赤曾因为自己居然不能征服这位绝代美女而诅咒连声,说:“此女生不祥,哈达、辉发、乌喇三部以此女构怨,相继覆亡。今明助叶赫,不与我而与蒙古,殆天欲亡叶赫,以激其怒也。我知此女流祸将尽,死不远矣。”——努尔哈赤真是太不应该了。东哥给他带来的好处,仅亚于他的生身母亲。中国的男人,多数都喜欢把亡国的责任推到女人的头上,曰:“祸水”。若是照这种说法,东哥堪称是天下祸水第一人。当然东哥所惹出的这一系列变故,她的姑妈、皇太极的母亲孟古姐姐并没有全部看到。因为早在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的秋天,东哥第一次与努尔哈赤悔婚并促使哈达部灭亡之后,年仅二十九岁的皇后孟古姐姐就离开了人世。

  孟古姐姐的病情为何发展得如此迅速,以至于毫无求生的意志?原因当然是不言而喻的。而在她临死前发生的一件事,不但使得努尔哈赤对叶赫那拉部的仇恨层层加码,就连叶赫那拉部的外孙皇太极,都对母亲的部落割断了最后一丝亲情。孟古姐姐自出嫁以来,整整十五年都没有回过娘家,当她自知不起的时候,向努尔哈赤提出了她人生的最后一个愿望:和自己的母亲见最后一面。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父子当然立即应允。特使随后便从费阿拉城出发了。然而孟古姐姐的这最后一个愿望落了空。她的哥哥纳林布禄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努尔哈赤对抗到底,既怕母亲被妹夫扣为人质,又想要借妹夫对妹妹的情谊敲敲竹杠,因此他拦住了想要去见女儿的母亲,仅仅派了一个仆人随特使返程,准备进一步地和努尔哈赤就此事谈谈交换条件。

  然而纳林布禄失算了。他没有料到年青的妹妹竟然是如此的病入膏肓:自特使出发之后不久,孟古姐姐就已不进饮食,仅靠大量药材和见母亲的心愿勉强维持生命,当她苦苦盼来的不是生母而仅仅是一个家仆的时候,连“回光反照”的机会都没有就含恨咽了气。虽然孟古姐姐是自己年命不永,然而看着她死去,自己却连她的最后一个愿望都不能实现,这使得一向自视甚高的努尔哈赤又恨又气又伤心。据记载,孟古姐姐死后,努尔哈赤长达数月之久不沾酒肉。皇太极更因此对所有的外家亲戚恨之入骨,当十六年后努尔哈赤领兵灭叶赫的时候,他成了逼降叶赫那拉氏贵族的主力,为了逼迫亲舅父金台石投降,他差点没把表弟给杀了,倒是努尔哈赤觉得实在有点说不过去而制止了他。叶赫那拉部被努尔哈赤灭后,不再成为一个独立的部落,而是归入了八旗下的正白旗。这支部落的灭亡,使明朝失去了一个重要的边陲支持力量。

  孟古姐姐死后,努尔哈赤一面继续跟丈母娘家大打出手,一面用超越常规的礼仪隆重办理妻子的身后事。他将孟古姐姐的棺木暂停在院中,用了整整三年时间在赫图阿拉的尼雅满山冈为她修建了豪华的坟墓,才于明万历三十四年(公元1606)将她正式入葬。

  后金天命六年(公元1621)八月,努尔哈赤筑辽阳新城并迁都于此,因为不愿让孟古姐姐离自己太远,他又在辽阳的杨鲁山为她修建了新的陵园,于天命九年将她和自己的祖父、父亲一起隆重迁葬。天聪三年(公元1629,明崇祯二年),继承父位的皇太极为努尔哈赤修建了福陵,并将生母的灵柩合葬在陵中。崇德元年(公元1636),皇太极正式登基为后金皇帝,他为母亲上谥号为“孝慈昭宪纯德真顺天府圣武皇后”。只是,再多的身后荣耀、夫儿追思,也换不回孟古姐姐身不由己的悲苦人生。

  大妃----阿巴亥

  作为大妃的孟古姐姐青年早逝,后金国的宫院内不可无主,谁能继承她的大妃之位?这个空缺很快就被补上了。几乎令所有人都意外的,是补缺的居然是一个刚刚脱去童稚之气的女子,她就是努尔哈赤的最后一位大妃:乌拉那拉氏阿巴亥。孟古姐姐死时,她仅有十四岁,甚至还没有为丈夫生下一男半女。

  阿巴亥是什么时候正式称大妃的,似乎没有确切的记载,但是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她一定非常得宠,即使不是在前任死后立即“转正”,后宫中的其它女人也没有谁能够抢得了她的风头。阿巴亥为努尔哈赤生下了三个儿子,他们分别是:第十二子阿济格、第十四子多尔衮、第十五子多铎。阿济格出生于1605年,那已经是孟古姐姐去世两年,阿巴亥已经当上大妃后的事了。作为敌对部族的“换亲礼物”(换到乌拉那拉部的女人甚至还被杀了),这个十四岁的女子不但保住了性命,游走于复杂的后宫、面对着一个比自己大三十一岁、阅历甚广且狠辣多疑的男人、一群家世复杂的争宠对手,又没有儿子撑腰,能够达到这样的成效,这就已经足够证明她拥有绝顶的手段和聪明才智了。总而言之,阿巴亥终于后来居上,当上了努尔哈赤的大妃,这个位份既给她带来了显赫,也给她带来了诡谲多变的下半生。

  册立阿巴亥为大妃之时的努尔哈赤,正处在即将登上自己人生巅峰的前夕。这时的费阿拉城里城外,都堪称风云变幻之中。1608年,努尔哈赤携胞弟舒尔哈齐去往北京,向明王朝进贡,当时兄弟之间还维持着表面的手足之情,岂料第二年的二月,事情就完全变了。有一天,他借新营落成饮宴,又装出一副亲密无间的模样,将舒尔哈齐召入新营的寝室,然后就地翻脸,舒尔哈齐就这样被哥哥幽禁了起来:这间寝室的门被铁汁灌注,仅留两孔:一通饮食一出便溺。除了待遇极其恶劣,他的儿子阿布什和两名亲武将也惨死,所有的财产与“阿哈”也都归努尔哈赤所有。两年后——万历三十九年(公元1611)八月十九日,舒尔哈齐暴毙。随后遭殃的是努尔哈赤的长子禇英。

  在努尔哈赤的亲信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四大贝勒五大臣。四大贝勒是:次子代善、侄儿阿敏、五子莽古尔泰、八子皇太极;五大臣是:费英东、额亦都、扈尔汉、何和礼、安费扬古。这九个人都不愿意让禇英成为努尔哈赤的继承人——禇英做人确实有问题。在他们共同的努力下,禇英很快就失去了父宠,最终在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613)三月二十六日,被父亲幽禁了起来。和叔父一样,禇英再没有活着走出那扇门。两年后,当努尔哈赤打算正式称后金大汗之际,他处死了三十六岁的长子,为自己心仪的继承者扫清了又一个障碍物。

  努尔哈赤这时候所选择的继承人,是次子代善、禇英的同胞弟弟。有了哥哥的前车之鉴,代善在处理与重臣皇亲的关系时格外小心谨慎,为人宽厚,众人都非常拥护他。看起来代善似乎是无懈可击的。然而有心人若要挑刺,即使你没刺,他也要给你硬栽上一根。公事上找不出岔,私事上就来找岔,于是意外发生了,而这桩“意外”更将大妃阿巴亥也扯了进去。

  后金天命五年(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三月二十五日这天,努尔哈赤的小福晋(即小妾)德因泽向努尔哈赤告状:大福晋行为不检点,几次亲制佳肴送给代善和皇太极食用,代善受而食之,还频频夸奖;皇太极则受而不食,不但不受拉拢而且非常正派。大福晋跟代善拉上了关系,时常派人去跟代善联络,而且还几次深夜出宫,行踪诡秘。

  努尔哈赤立即严命调查,结果回报更火上浇油,说是大福晋与代善之间早有暧昧,每当有聚会时,大福晋都会刻意打扮,与代善眉来眼去,找各种借口来回走动,众人早就看不顺眼了。努尔哈赤调查“属实”,顿时勃然大怒,然而假如拿这样见不得人的理由公开处罚儿子和妻子,那真是“骂了亲家丑了自家”,大汗的脸面何存!于是他另找了一个借口,说大福晋“窃藏金帛”,而且查有实据——从阿济格的住处抄了出来。她德行太差,本该处死,但是幼年的子女需要生母照料,因此勒令离婚。小老婆德因泽告发有功,给予与大汗同桌吃饭的奖赏。

  这桩蹊跷的“绯闻”,不但搞倒了大福晋,更重要的是把代善原本一片光明的前途毁得不成模样,代善从此失去了父亲的欢心,手中所掌握的兵力也被削去一旗,再也没有问津汗位的机会了。因此很多人都认为,这整个事件,都是故大妃之子皇太极的精心策划:不但将风头正劲的对手打倒,更能让自己在父亲心目中加深好印象。至于选中大福晋更是一石三鸟,这将使她所生的儿子再也进不了父亲选择继承人的考虑范畴之内,减少了潜在对手。不过,史书上对这位“大福晋”语焉不详,很多人认为她并非阿巴亥,而是那位早已被人们淡忘的“继妃”富察氏衮代。一个重要的间接证据,就是她不但“获罪死”,而且正好死于天命五年三月。

  第一、努尔哈赤贬子贬妻,原因不仅仅是恼怒妻子向儿子献食讨好(这无疑使老头感到儿子的权力对自己形成威胁),更因为疑心儿子与妻子之间有暧昧关系。我们都知道,富察氏原本是努尔哈赤的堂嫂,年纪再轻恐怕也轻不过弟媳妇即代善的母亲佟佳氏。且不说代善是否有这样特殊的品味,就凭这样年貌悬殊的偷情案又怎能使老奸巨滑的努尔哈赤立马相信?总之未免太说不过去。换成是阿巴亥这位时年三十、比代善还小七岁的大福晋,才有点儿道理。

  第二、皇太极继位后,为了拉拢手握重兵的富察氏之子莽古尔泰,特地将富察氏迁葬至福陵,“附葬”在父亲身边。假若富察氏之死是皇太极阴谋所致,又因此导致莽古尔泰继承权受损,这区区附葬又怎么能收买得了呢!

  第三、皇太极曾经说,富察氏之死,是因为她得罪了努尔哈赤,其子莽古尔泰为撇清便将母亲杀死。这虽是皇太极一家之言,口说无凭,但也要立此存照为好。

  富察氏死在天命五年三月这个敏感的时期,也许还有另一个可能:本已长年失宠的她恰好在此时触怒了气头上的努尔哈赤,于是成了被殃及的池鱼。总之,富察氏衮代的人生就此告终。然而属于她的悲剧还没有结束。天聪九年(公元1635,明崇祯八年)十二月,她的女儿哈达公主莽古济之仆冷僧机出首告发,说富察氏与努尔哈赤的儿子莽古尔泰生前曾与弟弟德格类、妹妹哈达公主图谋不轨、私造金印。皇太极立即雷厉风行地予地严办,结果——哈达公主被处死,哈达公主的女儿则被表哥丈夫(皇太极之子豪格)所杀,莽古尔泰和德格类家族一律削除宗籍,沦为平民,从此淡出清王朝的历史舞台。早已死了十五年的富察氏则被不幸株连,骨殖被迁出福陵,不知所踪。富察氏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被消灭了。正当所有的人都认为阿巴亥再无出头之日的时候,努尔哈赤却在一年后做出了特殊的决定,再一次对她恢复了宠爱,她又重登了大妃宝座。

  重登大妃位的阿巴亥比从前更重视自己的权力,对努尔哈赤百般揣摩逢迎,与此同时,她的三个儿子也给她增添了不少光彩。努尔哈赤不仅被小妻子的千娇百媚所打动,更因为她三个聪明能干的儿子而进一步爱屋及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甚至常将发生在朝堂之上的政军大事说给这个心思灵巧的女人听,渐渐地阿巴亥在后金宫廷中,拥有了非比寻常的地位,然而努尔哈赤的“天命”就快走到头了。

  后金天命十一年(公元1626,明天六年)正月,六十七岁的努尔哈赤雄心未已,亲自率领十三万人马,向明王朝发起进攻。无能的明王朝这时几乎将所有的军权都交代给了一帮阉党,靠拍魏忠贤马屁起家的新任辽东经略高第就是个中翘楚、不抵抗政策的先驱。他一听说后金来攻,就立即下令放弃山海关外所有的大明王朝疆土,从而使得努尔哈赤的大军一帆风顺地在辽东辽西长驱直入。

  正当努尔哈赤志得意满的时候,在山海关外辽西宁远城,他遇到了自己的克星:文官出身的宁前道袁崇焕。这个来自广东东莞、身材精干的书生,不但是所有关外城寨中唯一一个敢于违抗指挥官错误指令的人,更在在保卫宁远的战役中,带领四万余名将士,表现出了比大多数明帝国武将还顽强的斗志。于是,努尔哈赤不但未能攻下小小宁远城,更在战役中被袁崇焕的红衣大炮(早期加农炮)所伤,输得一败涂地。宁远之战后,袁崇焕迅速得以提升,而努尔哈赤则不得不返回沈阳养伤。

  七月中旬,努尔哈赤伤势越来越重,伤口大面积感染溃烂。二十三日这一天,他不得不向病魔低头,前往清河汤泉(威宁堡狗儿岭汤泉)疗养。然而即使是杀菌消毒的温泉,这时也已经无济于事了。八月初七,自知命不长久的努尔哈赤决定返回后金国都沈阳,同时他派快马向皇宫中的大妃阿巴亥报信,让她立即前来迎接自己,阿巴亥所乘的船,在浑河上的叆鸡堡河段与努尔哈赤所乘的船相遇,准备随后一起赶往沈阳。然而努尔哈赤再也没有回到沈阳,再也没有见到他的儿子和部属们。

  八月十一日未时(下午13-15时),六十七岁的努尔哈赤死在了浑河的船上,地址正在叆鸡堡,距离沈阳四十里,阿巴亥只能陪着丈夫的尸体返回皇宫,阿巴亥成了陪伴努尔哈赤最后一刻的唯一一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