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鸦片战争中林则徐为何骑虎难下的真实原因

2014-07-10 14:46:01 首页

  导读:不管林则徐是否有意夸大战果,也不管林则徐是否受了属下的蒙蔽,总之,战报经林则徐之手,最后都来到了道光案前。道光不看战报则可,一看,二百五劲头就上来了,对夷衅的恐惧也忘到脚后跟了。对于九龙的胜利,他在林则徐的奏折上批曰:“朕不虑卿等孟浪,但戒臣等不可畏葸。”给林则徐下谕说:“我兵先奋后勇,大挫其锋,该夷等自必畏慑投诚,吁求免死……既已大张挞伐,何难再示兵威?”(《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第一册,中华书局1964年版,第226页)同时,道光还对广东夷务一直不能了结,林则徐一直不能赴两江总督之任表示了不耐烦。道光的意思,直隶总督是天朝大吏第一位置,现有琦善占着;两江总督是老二的位置,乘陶澍病退赶紧转移给自己心目中的能臣林则徐。林则徐一直不去赴任,不是个事儿啊。道光的心里,广东的夷务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儿,或者说,虽是大事,但很简单,林则徐一办即可。所以道光在谕旨里告诫林则徐:“日后再有反复,即当示之兵威,断绝大黄茶叶,永远不准贸易。”(《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第一册,中华书局1964年版,第232页)这傻皇上,受林公奏折影响,依然认定,夷人离开茶叶、大黄就无以活命的,把它当作天朝最后的王牌打出来了。傻皇上一耍二百五,林则徐就骑虎难下了。跟邓廷桢商量了一下,搞了个骑墙政策。宣布从12月6日起停止中英贸易,在此之前,英商把货物转给其他国家夷商,仍准英货具结进口;在此之后,一切英船、一切英货不得进口;鉴于英船“担麻士葛”号和“皇家萨克逊”号早已遵式具结,所以可以区别对待,准许通商。林则徐一面骑墙,一面继续上奏,虽不敢明里反对道光的二百五,但却希冀皇上能改正一下。

  如果说九龙战报是让道光吃下的第一粒兴奋剂的话,那随后而来的穿鼻及官涌冲突“俱系全胜”的一系列战报,相当于让道光超剂量连服数粒,其亢奋程度可想而知。1840年1月2日,林则徐接到了道光谕旨:“即将英咭利国贸易停止,所有该国船只尽行驱逐出口,不必取具甘结,其……凶犯也不值令其交出。”这个亢奋到极致的可怜的皇帝,看不到贸易停止的后果,他认为贸易一停,哗,世界就清静了,具结啦、交凶啦、续缴鸦片啦、恢复正常贸易啦,就都用不着了。当然他看到了关税的丧失,但这个小气鬼皇上大方地宣布:“区区税银,何足计论!”让林则徐感到难受的,并不仅仅是自己几个月来具结、惩凶、恢复中英正常贸易的努力全都白费了,而是,作为道光最宠爱的封疆大吏之一,林则徐从来没有一次性挨过这么多批评。在林则徐的奏折上,道光加了多处朱批:对林则徐“奉法者来之,抗法者去之”的提议表示不屑,认为“所见甚是,而所办未免自相矛盾矣”;对林则徐保护具结商船的措施表示不同意,说:“恭顺抗拒,情虽不同,究其一国之人,不应若是办理。”(《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第一册,中华书局1964年版,第242~243页)。

  1840年1月5日,林则徐无奈地遵旨出示,宣布正式封港,完全断绝中英贸易。就在同天,道光看林则徐迟迟不能赴两江任上,遂准了穆彰阿所奏,干脆任林则徐为两广总督,调邓廷桢为两江总督(21日改云贵总督,26日又调闽浙总督)。并依例解除了林则徐钦差大臣的职务。不能怪道光头脑简单,他的二百五,是被林则徐的战报忽悠出来的,他的傻,也是天朝官员们对夷情的集体无知成就的,所以他才会简单地认为,只要断绝中英贸易,原先快乐的日子就要回来了!宣布林则徐为两广总督的同时,道光就把禁烟这个皮球完全地踢给了他:“林则徐已实授两广总督,文武皆所统属,责无旁贷。倘查拿不能净绝根株,唯林是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