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的奶妈为何对袭人嫉恨如仇?贾宝玉与袭人

2014-07-20 11:42:15 首页

  李嬷嬷当过贾宝玉的奶母,这是一段非常尊荣的经历,以至贾母王夫人都对她另眼相看。花袭人则是贾宝玉贴身丫头中的头领,深得贾母、王夫人的宠。她们都爱贾宝玉,把全部的心思都花在贾宝玉身上,按理说目标是一致的,为什么竟闹得水火不容呢?

  在《红楼梦》第19回中,已告老解事出去的李嬷嬷柱着拐杖重游旧地,发现了盖碗里的酪,拿起就吃,一个丫头说:“快别动!那是说了给袭人留着的,回来又惹气了。你老人家自己承认,别带累我们受气。”这下子可触着了李嬷嬷的痛处,便把一腔子久蓄的嫉恨发作出来,锋芒直指贾宝玉和袭人:“李嬷嬷听了,又气又愧,便说道:我不信他这么坏了肠子!别说我吃了一碗牛奶,就是再比这个值钱的,也是应该的。难道待袭人的比我还重?难道他不想想怎么长大了?我的血变了奶,吃的长这么大;如今我吃他碗牛奶,他就生气了?我偏吃,看他怎么着!你们看袭人不知怎么样,那是我手里调理出来的毛丫头,什么阿物儿!一面说,一面赌气把酪全吃了”

  李嬷嬷的这番发作,贾宝玉和袭人都不在场。紧接着到了第20回,李嬷嬷分明气犹未平,故意来找袭人的岔子了。因袭人“病了,才出汗,蒙着头”躺在炕上,没有迎接李嬷嬷,李嬷嬷便借故咒骂起袭人来,正好贾宝玉也在面前。“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棍,在当地骂袭人:忘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处于此场景中的贾宝玉,“也不好怎样,少不得替袭人分辩病了吃药等语”,李嬷嬷听了更是气上加气,说道:“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谁不帮着你呢,谁不是袭人拿下马来的!我都知道那些事。我只和你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去讲了,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丢在一旁,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一边说,一边伤心地哭了起来。幸而凤姐赶来,把李嬷嬷劝走,否则还不知耍闹到什么时候。

  李嬷嬷如此嫉恨袭人,难道仅仅是因为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不完全是这个!她是在和袭人争夺一种“母亲”的角色地位,一种强烈的占有“儿子”全部情感的性爱心理在心中作祟。

  我们从《红楼梦》书中知道,作为主子的王夫人,在生下贾宝玉后,便将其交给了李嬷嬷,由她哺乳,由她每夜伴贾宝玉而眠,执行一种属于“母亲”的种种责任和义务。由于这种朝夕相处的哺乳和带养,使贾宝玉产生了很浓重的恋母情绪,他对她是颇为尊敬的,甚至是言听计从的,真正把李嬷嬷“惯的比祖宗还大”的,恰恰是贾宝玉,否则李嬷嬷不会这么肆无忌惮。茜雪给贾宝玉留的“枫露茶”她拿起就喝,贾宝玉留给晴雯吃的“一碟子豆腐皮儿的包子”她敢拿回去给孙子吃,贾宝玉给袭人留下的“酪”她吃个精光。是的,“母亲”吃儿子的东西有什么要紧呢?同时推断出她在哺育贾宝玉期间的属于“母子”关系的亲密无间,已在她的心灵上打下深深的烙印。

  李嬷嬷和贾宝玉的亲密关系,并非杜撰,她夜夜与贾宝玉同榻而眠,直到袭人从贾母处来到贾宝玉处,仍然如此,“当下王嬷嬷与鹦哥陪侍黛玉在碧纱橱内,宝玉乳母李嬷嬷并大丫头名唤袭人的陪侍在外面大床上”;“是晚宝玉李嬷嬷已睡了”(第3回)。不过,李嬷嬷再不是一人独伴贾宝玉同榻共寝,还添加了一个袭人,这一点最让李嬷嬷受不了。《红楼梦》书中虽没细说三人同寝的情形,但可以想象,一个孩子绝对会喜欢一个年轻的女性的,贾宝玉定会对袭人表示一种属于儿童才有的特殊性爱心理,做出一些亲昵的举动也就势在必然,这对李嬷嬷不能不是一种相当残酷的心理折磨!

  在日本人依田新所撰的《青年心理学》一书中,谈到由于儿童的生理上的“断乳”,年事渐长,必将出现心理上的“断乳”,因而带来一种“欲求而又得不到满足”的深刻的不安。贾宝玉自然是早已不吃李嬷嬷的奶了,但通过吃奶所带来的对“母亲”的依恋情绪却余音袅袅,因而产生不安。恰恰这时又来了一位袭人,正好补充了这个空白,使贾宝玉的恋母情绪又有了一个倾泻的对象。

  从《红楼梦》书中看,袭人年长于贾宝玉,而心理上的成熟更远胜于贾宝玉。她美丽而不轻佻,娴静端庄,“细挑身子,容长脸儿,穿着银红袄儿,青缎子背心,白绫细褶儿裙子”;她不像其他女性那样活跃和浪漫,举凡吟诗、赏雪、斗草、簪花、猜谜,她一概无兴趣,闲时做做女红外,一门心思侍候贾宝玉,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脾性儿又宽厚温驯,受得委屈,刻意忍让;敢于对贾宝玉进行劝谏,很有些为母之风。这些在贾宝玉心中,无不唤起一种关于“母亲”形象的记忆。贾母和王夫人十分赞誉袭人,说她通情达理,行事稳重,“我索性就把他交给你了”。

  贾宝玉之所以喜欢袭人,当然是她与其他女性有着殊异,对其他女性,“爱怜”的成分相当大,但对袭人却爱中有敬有畏,竟发展到不可须臾离开的地步。当袭人以要离开贾宝玉为胁,贾宝玉竟泪流满面,伤心至极,并非常驯服地答应袭人所提出的三个条件,即,说那些“等我化成一股轻烟”之类的话;其二,“作出个爱念书的样儿来”;其三,再不许弄花儿、粉儿,吃人家嘴上的胭脂,改去那“爱红的毛病儿”。贾宝玉居然宣称“都改,都改”(第19回)。当史湘云替贾宝玉梳头,袭人索性不理睬他,贾宝玉只得表示决心要痛改前非,拿过一根玉簪,一折两段,以示心迹,何其听话。(第21回)

  贾宝玉在秦可卿处“梦游太虚幻境”后,袭人替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沾湿”(第6回),便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因“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第6回)。接着,贾宝玉与她有了第一次“云雨”之事,“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这说明贾宝玉在袭人身上找到的“不同”处,是一种恋母情结在性爱对象上的实现,这当然有别于其他女性,更有别于李嬷嬷。

  由于年长的关系,李嬷嬷终于“告老解事”,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取代她位置的是袭人。但她依旧不断地前来强化自己“母亲”的形象,打听贾宝玉一顿吃多少饭,什么时候睡觉?强调曾经哺乳过贾宝玉的隆恩厚德,这自然引起贾宝玉的反感,处在心理上“断乳”期的贾宝玉,正是青春骚动得很厉害的关键时刻,他渴望在年轻的女性身上得到消释这种“不安”的补偿,而袭人足可以起到这种作用,既能“充当母亲”的角色,又能兼作性爱的对象。因此,贾宝玉对于李嬷嬷的种种干预,报以怨恨和恼怒,“不过是我小时候吃过他几口奶罢了”,高呼:“撵出去大家干净!”(第8回)

  李嬷嬷对袭人的嫉恨也源于此,特别是对于袭人能每夜陪伴贾宝玉安睡,并做出那种“云雨”之事深为愤怒。她对于“炕”这种物件,是相当敏感的,要知道她曾经夜夜陪贾宝玉睡在上面啊,她一见袭人睡在“炕”上,不来迎接她,使借机发作,这是由于潜意识所驱使。那么对于“炕”上发生的事,更是不可容忍的了,直指贾宝玉和袭人的“隐私”:“我都知道那些事”,那些事是什么?当然是“云雨”之事。当时做这事时,房中并无人,李嬷嬷是怎么知道的(晴雯也知道)?可见她是相当敏感的了,唯一知道这件事的“通道”,只可能是她的听觉,这“老货”好生厉害。

  至于李嬷嬷骂袭人“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只听你的话”,此中有两层意思。一是自感年事已高,颜色衰落,再已引不起贾宝玉好感的慨叹和愤懑。二是,这个“哄”字值得玩味,袭人岂不是将贾宝玉作孩子对待么,“哄”孩子正是女性长辈常用的技巧;另一方面,许多男子往往在所爱的女性面前,暴露出只有对母亲才有的那种调皮、温驯和无知,甘愿受“哄”。

  你说李嬷嬷怎么能不嫉恨袭人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