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藏书最多的亚历山大图书馆焚毁之谜

2014-07-24 11:06:35 编辑:zhaoxiaoyan 首页

  亚历山大图书馆简介

  亚历山大图书馆被誉为古代藏书量最大的图书馆,它是第一所大学,同时也是古代许多伟大学者的归属。如今,亚历山大图书馆笼罩了层层神秘色彩。它的毁灭被描绘成人类思想史上最凄凉的篇章之一,不仅导致欧洲进入黑暗时代,同时也阻碍了科学、哲学、医学和文学千年来的发展与进步。人们把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毁灭形容为“历史失去记忆的一天”。围绕着亚历山大图书馆,有种种神秘的猜测,这更增加了它的传奇色彩。它的规模有多大?里面收藏了哪些令人难以置的图书珍品?它是怎么被毁灭的,是被谁毁灭的?它的遗址又是在何地?

  ■关于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传说

  对于亚历山大图书馆曾有如下详细的描述: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建立了亚历山大港,他花费了很长时间规划主要的街道布局,之后才开始动工建设。亚历山大大帝去世几年后,他手下一位名为托勒密·索特的将军开始统治埃及。托勒密把亚历山大港设为埃及的首都,并且建造了许多宏伟的宫殿和寺庙,包括缪斯神庙(或博物馆)。托勒密的儿子托勒密二世(公元前282~前246年在位)开始建造图书馆。图书馆位于或临近博物馆,且以亚里士多德的个人图书馆为整个建筑的中心。托勒密三世即位以后,继续修建图书馆,并决心把世界上所有书籍都聚集于此。为此,他执行了一项书籍掠夺政策,即取得手稿,进行复制,然后收藏手稿原本,归还手稿复制件。他还下令搜查所有经过亚历山大港的船只,一旦获得图书,马上归入亚历山大图书馆。另外,他从雅典档案馆借出所有的手稿原本,并仿造了大量的副本归还给希腊,而真迹原件却被送往亚历山大图书馆了。据说亚历山大图书馆馆藏的各类手稿逾50万卷,或是70万卷,这其中有很大的浮动空间,它被誉为古代藏书最多的图书馆(可与之相提并论的白家孟图书馆,据说藏书达20万卷,但是这些书被马克·安东尼作为礼物送给了克利奥帕特拉而进入亚历山大图书馆,而罗马第三大图书馆藏书量最多为2万卷)。

  除了收集羊皮纸藏书(之后为牛皮纸),托勒密国王们还花费巨资供养30~50位学者在亚历山大图书馆工作及生活。几个世纪之后,古代大多数最知名的学者都曾在该图书馆工作过,其中包括欧几里德(几何之父)、埃拉托色尼(他计算出了地球的周长)、阿基米德(神奇地发现了杠杆原理、螺丝钉和圆周率)、伽林(1400年来最具影响的医学作家)。

  由于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存在,600多年来,亚历山大港一直是整个地中海地区学习和知识的中心,而有关它的传说也层出不穷。从学者学者亚里斯提亚(公元前180~前145年)那里流传下来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他讲到,有72个犹太学者怎样被带到亚历山大图书馆翻译希腊文的《旧约圣经》。他们各个单独工作,但是由于受到神的灵感的发,最后却出现了72个完全相同的版本,这是最早提及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一个故事了。

  除了皇家图书馆之外,还有许多类似的图书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萨拉皮雍图书馆,它是一座宏伟的寺庙,建于托勒密二世时期。随后,罗马皇帝,包括克罗蒂亚和哈德良,也在亚历山大港修建了图书馆。

  亚历山大图书馆消失之谜

  尽管古代的和拜占庭的许多史料都提到过亚历山大图书馆的遭遇,但是它们相互矛盾、抵触并混淆,而当时也没有任何权威性的描述。历史上一般把亚历山大图书馆毁灭的责任归咎于三个人身上。据说在公元前47~前48年间,裘力斯·恺撒大帝被围困于此,他放火焚烧周围的舰队和港口时,火势蔓延导致了亚历山大图书馆意外遭殃。还有一种说法是,在公元391年,总主教提阿非罗手下的一个基督教暴徒在扫除萨拉皮雍异教时,捣毁了它。最后一种说法是,在公元640年,伊斯兰军队征服了埃及,哈里发·奥玛下令在一处公共浴室烧毁了亚历山大图书馆里的藏书。在哈里发·奥玛看来,所有与古兰经相悖的书籍,就应该被毁灭,而与之内容一致的,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有关亚历山大港的发展、规模及毁灭,有许多不同的描述,然而这些公认的或传奇的说法并非真实可信。这些传说中的信息通常比事件发生的日期晚很多,而且其中很多说法都不能令人信服,因为古代作家倾向于粉饰故事或者是写作时带有政治或宗教观点。

  ■亚历山大图书馆有多大?

  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规模或许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据历史学家詹姆士·汉南的计算,要收藏50万卷书籍,则需要40千米的书架,这也就说明亚历山大图书馆必须是一座非常雄伟庞大的建筑。但是没有任何资料提到过如此庞大的建筑。因为该图书馆的残迹还没有被完全挖掘出来,所以它的总面积也无从知晓。

  来自其他古代图书馆的有力证据表明,即使是那些以富足和规模著称的图书馆的藏书也有只几千卷,而不是成千上万卷。古罗马历史上最好的图书馆是图拉真图书馆,它大约有20万卷藏书,而萨拉皮雍图书馆,即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劲敌,可能只有3万卷藏书。马克·安东尼从萨拉皮雍图书馆取了20万卷书作为礼物送给了克利奥帕特拉,从而让它们流入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说法,是出自一个作家之手,他记录了这个数字作为证据,作为马克·安东尼的敌人散布谣言的证据。

  众所周之,卡利马科斯是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一个图书管理员,他对馆藏书的数量作了广泛而详细的记录,被称为《皮纳克斯》(卷录),其中包含了摘要以及作家的生平传记。《皮纳克斯》本身包括120卷书,大约有100万字,它远不能涵盖50多万卷藏书。因此,我们的结论是亚历山大图书馆的面积可能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这种理解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它的消失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任何痕迹。有关它的数据可能是由于在古代文献或其复制(很多年来,这些工作都是靠人工誊写,而那些版本可能也是多次复制了原稿)的过程中出现失误,导致对它夸张地描述。长久以来,由于缺乏更多翔实的证据,这些夸张的数据则成为了亚历山大图书馆神话传说的一部分。

  当我们对亚历山大图书馆馆藏书的数量进行争论的时候,有关它的命运,还有一个最基本的疑惑,那就是或许我们不应该只把它看成一个图书馆。我们知道,在亚历山大港至少有两座重要的图书馆,临近博物馆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和位于萨拉皮雍的子图书馆。它们各自都有一些分散的建筑或收藏,这样一来,对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历史认识变得越来越模糊。

  在受罗马统治的几个世纪里,亚历山大港经历了一段时期动乱。公元前30年,奥古斯都征服亚历山大港时,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为了洗尽公元215年所受的耻辱,卡拉戈拉大帝对亚历山大人民进行了大屠杀。随后,叛逆者们把它当成自己的基地,几乎将其夷为平地。公元273年,奥里利安大帝粗暴地摧毁了它,再后来,戴克里安帝王也在小范围内对其进行破坏。在4世纪末,亚历山大港已经成为一个非常简单的城市,许多专家认为如果亚历山大图书馆(临近博物馆)在恺撒时代之后仍然存在,它很有可能是在某一纷争事件中遭到破坏、推垮和捣毁,但是至今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相关记载。

  这一期间,或许还有其他图书馆存在,一直到4世纪末,当宗教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出现时。对这些图书馆的描述,以及它们在后古时代、拜占庭和中世纪遭到损坏的描述或许是引起对亚历山大图书馆是否存在及其终极命运的疑惑的原因。几乎确信无疑的是亚历山大图书馆早就消亡了,但是亚历山大弥足珍贵的学术氛围却保留了下来,传递给萨拉皮雍神庙,即萨拉皮雍图书馆。

  萨拉皮雍图书馆是一座神圣的寺庙,大部分是由托勒密三世(公元前246~前222年在位)指导建造,坐落在一座小山上,或者说是位于亚历山大港东南方的雅典卫城。古代的资料没有指明寺庙建立该图书馆的时间。一些学者认为,直到公元2世纪中期,当萨拉皮雍图书馆经历了前几个世纪的洗礼之后,亚历山大港的罗马统治者才在此完成了主要的收藏,这意味着它在恺撒大帝之后才受到关注,这个重要的细节正好解释了藏书在何时遭遇了什么事情。

  图书馆究竟有何遭遇?

  有关亚历山大图书馆最神秘之处是它们被毁坏的遭遇,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它们的消失。尽管它们规模宏伟、享誉四方且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们却一点也不清楚它们究竟遭遇了什么。它是在一次活动或灾难中被损毁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谁又是罪魁祸首呢?

  至少有一种传统的观点可以立即排除在外,即亚历山大图书馆和其他子图书馆在伊斯兰征服埃及期间就已经消失的说法。有关哈里发·奥玛一世和浴室焚书的故事很有可能只是拜占庭和中世纪反伊斯兰教的作家们散布的流言。至于其他两个被怀疑者,裘力斯·恺撒和提阿非罗主教手下狂热的暴徒,他们是有罪的还是无辜的,也并没有直白地说明。

  指责恺撒的主要是一些罗马作家,在放火事件发生几十年或几个世纪之后,他们歪曲事件,炮制自己的版本以实现他们的政治目的,并把恺撒描述为一个恶棍。恺撒在描述自己进入亚历山大港时承认,为了抵御埃及军队的进攻,的确在海港一带放过火。但是,他没有提起对亚历山大博物馆的损害,虽然很有可能是他掩盖了那次不光彩的事件。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亚历山大港远离港口船坞,此外,它的构造坚固且有防火功效,所以火灾很难对它造成危险。其他人则认为,从古代资料来看,当时只有一间藏书室的书籍被烧毁。

  时至今日,要找出事实真相不太可能,而且一些证据资料互相矛盾。一方面,有些资料显示亚历山大图书馆确实在公元20年就已经消失了。另一方面,又有资料证明至少在公元200年时它依然存在。地理学家斯特拉波在描写他于公元前20年游览亚历山大港的著作中,并没有提到亚历山大图书馆。但是,在他的另一篇文章《芳邻疑影》中却有所提及。这些提示性的证据和在罗马发现的一座碑铭相悖。碑铭是献给台比留·克劳蒂亚斯·巴尔比路斯的,他死于公元56年,碑铭显示他是博物馆和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负责人。这表明博物馆和临近的图书馆在恺撒之后一定继续存在。

  另外一份证据是公元200年左右阿森纳乌斯的《餐桌上的健谈家》,在争辩恺撒是否有罪时,赞成方和反对方都曾采用过。在文中,他写道:“有关藏书的数量、图书馆的建造以及博物馆的收藏,人们头脑中已经有了印象,我又何必再提起。”对于那些赞成亚历山大图书馆在罗马统治时期仍完好存在的人来说,这篇文章的意义被诠释为该图书馆已经闻名于世,阿森纳乌斯没有必要再作描述。对于反对方来说,文章意味着该图书馆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

  人们普遍认为,提阿非罗主教对于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毁灭难逃其责。如前所述,实际问题是有关萨拉皮雍图书馆的藏书,是由埃及统治期间罗马的最高领主捐献的,并且直到4世纪末依然存在。根据这种说法,萨拉皮雍图书馆是在公元391年被毁掉的,当时任亚历山大港教堂总事的提阿非罗主教带领一群暴徒将异教徒寺庙夷为平地,最后在原址上建造了一座基督教教堂。一般认为,收藏于此的书籍和手稿要么被偷,要么和寺庙一起被烧毁了。人们经常提起这段插曲,作为警示原教旨主义者危害性的事例,正如现今人们经常谈论塔利班组织对阿富汗巴米扬佛像的毁坏那样。但是,亚历山大图书馆确实已经被毁灭了,至于萨拉皮雍图书馆的藏书是否是在同一时期消失,或者当时的藏书是否还存在,这些问题仍然很难解释清楚。

  ■新的疑点

  历史学家詹姆士·汉南坚持认为,通过仔细研读古代史料并不能证实历史上有关亚历山大图书馆和萨拉皮雍图书馆毁灭的任何怀疑,也就是归咎于是裘力斯·恺撒和提阿非罗主教的看法。相反,他认为这两个图书馆的藏书在所谓的毁灭事件发生之前,很有可能就已经消失了,而且在历史学家看来,真正的罪犯带着书志目录逍遥法外了。

  根据汉南的看法,法老托勒密八世菲斯康(公元前145~前116年在位)应该为学术史上毁坏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罪孽负责。菲斯康是一个血腥的暴君,他纂取王位,并在亚历山大港制造死亡事件和破坏活动。他极有可能在攻占亚历山大港时,意外损毁了该国最伟大的财产。没有可信的资料表明在他统治之后亚历山大图书馆继续存在,而且在一个古代垃圾场发现的图书管理员名单是有关这一时代最后的描述。

  汉南把萨拉皮雍图书馆的消失归罪于卡帕多西亚的乔治,他是提阿非罗主教的祖先。据说卡帕多西亚的乔治组织了对萨拉皮雍图书馆早期的一次抢劫活动。在他去世的那年,即公元361年,他还占有大量的书籍和手稿。恺撒大帝对这批藏书垂涎已久,他在文章中写道:“它是一批非常大而全的藏书,涉及每一个流派的哲学家,还有许多的历史学家。”

  总之,在这些真伪难辨的传说中,对于那些恶棍所扮演的角色仍有许多的疑点。如果可以对犯罪现场进行勘察,就很容易将罪行锁定在一个目标了,但是关于亚历山大图书馆究竟位于何处又是另一个大难题。

  亚历山大图书馆位于何处?

  公元640年,伊斯兰征服了埃及,并将首都改在开罗,此后,亚历山大港的重要性和规模开始下降。紧随而来的火灾和毁灭性的地震使名噪一时的亚历山大港的地位每况愈下,加上海啸侵袭、地面下沉和海平面变化(现今的海平面是2米,远远高于罗马时代的海平面)的影响,它的大部分被地中海的海水吞没。到了现代,亚历山大港许多的建筑瑰宝都消失了,例如奇异的法洛斯灯塔、布鲁申地区的皇家宫殿和庙宇,还包括博物馆和与之毗邻的亚历山大图书馆。

  希腊地理学家斯特拉波认为,布鲁申地区的宫殿和皇家广场位于古代亚历山大城的东北部,它们几乎占据了亚历山大港三分之一的面积。博物馆的具体位置无从知晓,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地址更是一个谜团,因为古代资料没有写明它究竟是博物馆的一部分,还是单独的一座建筑。如果它是单独的建筑,它和博物馆具体的方位如何也不清楚。1979年,有一群名为莫比乌斯团的怪异通灵考古学家到此,虽然他们尝试把亚历山大图书馆包括在内的消失的建筑归位,但直到20世纪90年代,在亚历山大港依然没有任何考古发现。

  莫比乌斯团是商人及探险者史蒂芬·史瓦兹的成果。史蒂芬·史瓦兹认为,通过遥感预知,传统的侧向声纳和实际的挖掘等考古学方法的使用,也可以产生喜人的结果。遥感是通过心灵和星光体探寻,使自己的思想透视一个目标和周围的地区,并且能够在地图上准确定位。根据史瓦兹1983年的《亚历山大计划》一书,莫比乌斯团成功定位了沉入亚历山大港污水中的遗迹。水手们遵循通灵的方向,甚至发现了史瓦兹宣称的克利奥帕特拉夏宫的遗迹。他们的许多发现随后在1995年被法国-埃及调查组证实,该调查继续寻找第一次沉淀的遗迹。是否该认真看待这些说法值得探讨,因为没有发现具体的证据进行论证。无论怎样,该调查组在海洋上取得的成功比在陆地的成功要多,但并没有发现亚历山大图书馆。

  ■被发现的礼堂

  更多传统的考古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果。2004年5月,当通灵探寻失败后,波兰-埃及考察组宣称他们在布鲁申地区发掘出了一系列的讲堂和礼堂遗址。30个讲堂遗址被发现,而且每个都建有教师授课的中心讲台,总共有5000多个座位供学生听课。这清晰地印证了亚历山大图书馆曾是古时的大学和学院的观点。

  它是否就是真正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是否发现了一些收藏的手稿呢?这些问题仍是一些谜,因为自从首次宣称发现讲堂和礼堂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发现或是继续进一步的调查工作。但是,正如历史学家詹姆士·汉南所揭示的,寻找证据印证传说中的大量藏书可能只是一个幻想。亚历山大图书馆可能从来没有存在过。在神话传说中它享有不朽的声誉,但是最后的事实真相还埋葬在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下,等待着人们去发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